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日寇暴行 > 惨案实录 > 山东惨案 > 内容正文

日机轰炸沂源东里店惨案
来源:山东抗日战争纪念馆   2019-05-30 10:36:39

  1938年1月,日军占领山东交通线上各城市后,因特殊的地理环境,这一带即成为日军控制较薄弱的区域。是年,该区域成为沂蒙山区抗日根据地后,这一带山区既是中共山东分局、八路军山东纵队领导机关和国民党省政府、鲁苏战区司令部驻地,又是山东分局和山东纵队东西连接胶东和泰西、鲁西抗日根据地,南北连接临费滕峄边区根据地和清河区的通道,因此,战略位置极为重要。

  沂源县东里店(现东里镇驻地)是沂蒙山区腹地的山间古镇,清朝至民国初一直是沂水县丞驻地。抗日战争爆发后,国民党山东省政府于1938年11月退居沂源县鲁村后,即派人在东里店营建省府办公设施,翌年2月迁至东里店。沈鸿烈政府退居东里店后,不顾敌后的艰苦环境,继续大兴土木,修马路,建礼堂,设立四厅八大处。驻在这里的还有省动委会、教导团、儿童移动剧团、党政干校及2家报馆等许多军政文化机关,商店、饭馆、理发店也增加了不少。一时,这座山间古镇成了偏安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人称“小济南”。国民党省政府并将沂源县鲁村、悦庄、三岔、东里等地划为“省会区”。同时,国共两党两军首脑机关都集中于附近山中。

  1939年初,抗日战争转入战略相持阶段后,日军逐渐停止对国民党正面战场的进攻,由华中回师华北,巩固其占领区,加强了对沂蒙山区抗日武装的进攻。

  是年六、七月份,在山东地区的日军第十二军以第5师团为基干,配属第21、32、114师团及独立第5混成旅团各一部共计2万余人,首次对沂蒙山区进行大“扫荡”,以消灭活动于该山区的八路军山东纵队、国民党省政府和鲁苏战区部队,摧毁沂蒙抗日根据地,夺占战略中心地区。日军在植田大将指挥下,从津浦、陇海、胶济铁路及台(儿庄)潍(县)公路沿线和沂水、大平邑、新泰、莱芜、博山、临朐、安丘、诸城等据点,分十多路出动,以沂蒙北部(沂源)地区为中心,采取长驱直入、分进合击战术“扫荡”鲁中根据地。日军占领莒县、沂水、大店、河阳、坦埠、南麻等要点后,继续压缩包围圈。至此,境内大部被日军侵占,当日军汹涌扑来之前,首先出动飞机,狂轰滥炸了国民党山东省政府驻地东里店,犯下了不可饶恕的滔天罪行。

  6月7日上午,日军出动15架飞机,由北向南,越过凤凰崮,向崮前的省府办公地袭来,东里店东村的群众遭了殃。日机投下的是重型炸弹,大街上一棵5人合抱粗的古槐树被炸得沿树根凿下去6、7米深,地下水随即溢出。油坊里千斤重的碾砣被炸得飞出村外,砸死2个行人。省府《大公报》、《国民日报》报馆被炸毁,死伤四五十人。沿街密集的电话线杆全被摧折,沿街两侧的“元兴”、“大兴”、“同兴”、“天兴”、“汇丰和”等商店和“三星”、“大同”等饭馆,被炸得墙倒屋塌,浓烟滚滚。振兴书店的店主、伙计四五人,全被埋在屋里,美容理发馆中的顾客连同理发员八九人同被弹片击中,倒毙在座椅上、盆架边、断墙根。省府的工作人员大都散居于村中,此时他们被炸的与村民一起挣扎、呼唤、呻吟。省儿童移动剧团的女教师高园这天结婚,好友王家秋等上门贺喜,十六七名团员忙着帮她收拾新房、去三星饭馆包席招待宾客,一颗炸弹落在院中,高园、鞠以芝夫妇和王家秋等5人被炸塌的墙坯砸死。院里的孩子死的更惨,缺胳膊少腿没一个囫囵尸首。张彦亮家的门楼下5人被炸死,省动委会主持人张维中等人也被炸死。

  在血泊与浓烟烈火中,人们拼命夺路奔逃。村北山中虽可逃生,但因是沈鸿烈省府驻地,有岗哨无法靠近,慌乱的村民只得纷纷蹿出巷口,穿过大街,向南逃向沂河滩。这里因地势开阔、平坦,毫无遮挡,加之逃难人群顺飞机飞行方向跑,村民们从炸弹空隙和飞机扫射下往外钻,因而导致了更大的伤亡。

  几分钟过后,日军第二波8架飞机又飞来仍下无数炸弹和燃烧弹,一时浓烟卷着烈火笼罩了整个村庄。翟作志被爆炸气浪掀到半空,倒栽下来头撞进了胸腔里。田信眼见炸弹落下慌忙抱住一棵柳树,结果头和树干一起被弹片削去。省府的朱副官捂着受伤的肚子跌跌撞撞逃命,一松手,肠子淌了一地。杨守廷拖着一条断腿艰难地爬行着逃生,翟以本被炸去一条胳膊仍爬起来奔逃。杨希志被埋进沙石中仍在呼救,翟作传被燃烧弹击中,整个人成了一个火团,他抖落掉烧成灰烬的衣服,可凝固汽油仍在肉皮上“吱吱”燃烧,他跌撞地跑出小南门便一头栽到,被烧成了焦碳。

  此次轰炸,东里店变成了一片废墟,大火烧了三天三夜未熄。

  飞机去后,幸存的人们纷纷聚拢回村,大声呼唤着找寻亲人。张彦亮闯进封住村头巷口的大火,找到着火的自家,看到妻子和两个孩子已被倒塌的房屋砸死,其状惨不忍睹。就在这地方,人们又扒出了翟所常一家三口和省府干校的一名学员。

  就在翟家巷,翟作荣一家八口炸死了五口,五人的残体,竟填不满一小瓷盆。80多岁的孤寡老人谢元老伴和宋院福母等五六人也被活活烧死。张凤祥之弟和翟作民的老婆孩子四五人被炸得难寻踪影,尸骨难以辨认。何兴彪到处寻其母,三天后才在南门外麦场边一只戴有铁顶针印记的手上,辨认出其母,内脏被炸飞挂在树枝上。村民何加成背着5岁的儿子到处寻找妻子的尸体,一直哭着找了三天,才在村边发现脚上穿着他刚买的袜子的妻子的一条腿,接着,又在附近发现了半截身子,腹部挂到了炸断的树干上,露出了肚子里的胎儿……

  6月10日,村民们还没有来得及将亲人的尸体全部辩清埋葬,“扫荡”的日军又扑向了东里店,一架飞机又扔下10颗凝固汽油弹,将东里店西村也烧成了一片焦土。“小济南”4000多间房子被化为灰烬,唯一剩下2座省府办公房和礼堂,也让沈鸿烈在撤逃前浇上煤油焚烧了。

  日军制造的这次惨案,据不完全统计共有306人被炸死,其中当地村民84人,省府军政人员187人(其中政府人员56人,担任警卫的教导一团131人),各地到省办理公务人员22人,外地客商13人(文献、档案、走访三方综合)。东里店另有部分村民因受伤后无钱医治而死亡,翟所学等七八户人家被炸绝了后代。

  此次惨案,使国民党山东省政府损失惨重,首脑机关、中枢指挥系统及通往省会区各部的通讯系统被全部摧毁,国民党地方政权组织全部垮台。警卫省府的教导团被打散损失1000余人,沈洪烈本人仅带少数随从化装成农民才得以逃出日军包围圈,并长时间与省府机关和51军、新四师等失去了联系。日军的此次“扫荡”,使鲁苏战区各部队损失较大,51军损失1150人,中将师长方叔洪战死。新编第四师损失3000余人,秦启荣第27梯队损失130余人。“扫荡”后,日军在东里店等地均安插了据点分兵把守,暂时切断了山东抗日指挥中心与各根据地的联系,使沂蒙抗日根据地对敌斗争从此进入残酷阶段,形势更加严峻。

  此次轰炸,使东里店这座千年古镇大伤了元气。居民财产和社会财产损失数额巨大。不少土地荒芜,商业败落,民生凋敝。交通、邮电、文教、卫生几乎所有的社会事业和基础设施被损毁殆尽,社会经济发展呈现倒退趋势。不少受伤农民因医疗而使家庭背上了沉重的经济负担,被迫卖儿卖女,逃荒要饭,生活极其艰难。轰炸后,日军在东里店建立了据点,在东里区、乡、村层层建立日伪政权组织,进行奴化统治,控制金融经济,强制流通日伪银票,催粮征夫,苛捐杂税。打击抗日组织,残酷迫害抗日人员眷属。经数年野蛮统治,致使东里店这座悠久的历史人文古镇,再也没有恢复它往日的风采。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