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日寇暴行 > 惨案实录 > 山东惨案 > 内容正文

侵华日寇在德州的暴行
来源:德州新闻网   2019-06-20 10:45:50

  1937年10月3日,日军占领德县县城。

  1937年10月,日军占领德州城。

  奴化教育。

  强制役使劳工从事军事工程、筑路、开矿、拓荒和大型土建工程。

  日本兵破门而入民居。

  日军残杀我抗日军民,制造了骇人听闻的霍庄惨案。

  日军火烧民房。

  日军狂轰滥炸。

  日军强迫中国人在德州飞机场为其搬运炸弹。

  日军抢夺德县佛像。

  日军诱降老弱妇孺。

  日军在临邑抢夺群众家畜。

  日军在沦陷区进行奴化教育。

  在临邑耍亲善把戏,鼓吹“大东亚共荣”

  1937年7月7日,日本侵略者制造“卢沟桥事变”,全面发动了侵华战争。同年9月30日,日军开始大举侵占德州,所到之处肆意烧杀淫掠。据不完全统计,14年抗战期间,日本侵略者在德州制造大小惨案上百起,并进行了残暴的政治统治、疯狂的经济掠夺和野蛮的文化侵略,造成德州平民伤亡10余万人,财产损失不计其数,众多家庭支离破碎,犯下的累累罪行罄竹难书。

  制造惨案

  1937年10月3日,日军攻陷德县县城后,一路沿津浦铁路南下,相继侵占平原、禹城、齐河;另一路由河北沧州顺公路向南进犯,先后占领庆云、乐陵、陵县、临邑等县。德州各县相继陷落。日本侵略者为达到其“速胜”的图谋,一路南下主要以大举杀戮为主,同时奸淫抢掠、烧毁各类建筑等,妄图一举摧毁整个中华民族的意志。日军所到之处,多是将那里的百姓包围集中起来,采用扫射、刀砍、枪挑、活埋等毒辣手段,进行惨无人道的大屠杀。10—11月份,德州铁路、公路沿线几乎所有的村庄都惨遭洗劫。

 1937年9月30日中午,日军侵入德州于庄、后赵庄,大肆烧杀抢劫,将于庄未来得及逃难的百姓残酷杀害,又将10名老百姓和后赵庄7名百姓带到赵庄桥上,惨无人道地全部杀害。 10月3日,日军占领德州城,对手无寸铁的老百姓进行了血腥屠杀,仅在小西门里王振海家的地窖中,就用手榴弹炸死了躲藏在里面的老人、孩童20余人,炸伤12人。10月5日,日军在德州南许庄以搜查中国士兵为由,将村民梁福山等10人拉至村西道沟全部枪杀,又将宋国庆、王老实等53名无辜百姓屠杀后,连同10余名中国士兵的尸体全部抛入猪圈,抱来干柴点燃后往尸体上扔,最后推倒猪圈围墙,将60多具尸体压在里面,制造了骇人听闻的许庄惨案。

  10月17日,驻平原李家桥据点的日军20余人,闯入张吉野村,惨杀手无寸铁的村民12人。 26日上午,驻李家桥的日军4人到梅家口、官道孙一带田间,奸污正在拾棉花的妇女3名,其中2名日军被闻讯赶来的村民打死。第二天,日军纠集200余人,分三路对梅家口、官道孙、曲六店3个村庄进行疯狂报复,野蛮杀害无辜百姓87人,烧毁房屋355间,掠夺鸡鸭500余只,抢去衣物、牲口、农具、车辆万余件。日军在曲六店村西头大堤下将正在摘杜梨的村民高信、张金池二人开枪打死,并剖腹挖心,掏出肠子挂在树上,又将人头割下,挑在刺刀尖上,涌进村子。在村中十字街上,将冯义、管成汇夫妇、岳福贵、张法周等11人割首、破腹、挖心。

  10月23日,大批日军开进陵县凤凰店,在1个多月的时间里,仅凤凰店一个村被杀群众达108人。另外,在平原县马腰务村附近有二三十名群众被杀;150余名外村来凤凰店的群众被杀;20多名过路流亡学生被杀;小高家、李车户、赵家油坊也有十几人遇难。总计遇难人数在300人以上,被烧毁房屋仅凤凰店、高家两个村就达1200余间。

  11月13日上午,日军纠集百余辆汽车、装甲车包围了济阳县城,经过猛烈攻击破城后,将1800多名壮丁和200多名逃难的群众逼出西门,赶进其伏击圈,疯狂地用炮轰,用机枪射击,不到半小时,两千余众,百不剩一,鲜血染红了大地,尸体摆了二三里路长。从14日起,日军指挥官下达了七天之内杀光全城百姓的命令,凡是城内搜出的人一律斩尽杀绝。仅14日一天,就在文庙用机枪打死40多人,在南大门外大堤杀害百姓13人,在马家湾南崖活埋群众30多人。从11月14日到21日,日军杀害无辜群众402人,重伤19人,奸淫妇女102人。因日军不允许群众掩埋尸体,致使2400多名死难者暴尸街头40多天,很多尸体最后被狗啃得面目全非,无法辨认。

  大规模扫荡

  1938年10月以后,日军调整侵华战略,回师华北,加大了对中国共产党、八路军的围剿,通过实行治安强化运动、“囚笼政策”和“铁壁合围”等,对华北抗日根据地连续进行大规模“扫荡”,野蛮实行杀光、抢光、烧光的“三光”政策,给根据地人民带来了惨重损失。

  1938年5月23日,盘踞禹城的日军纠集张庄火车站日军300多人,分乘10辆汽车、4辆摩托车包围了辛店大集,将赶集的百姓和商贩赶到村北的一座院子里,逐个查看手掌搜捕八路军。对怀疑者,用绳子拴上,10余人一串,驱赶到村西北的梨园内,分批用步枪和机枪扫射,共杀害124人。 8月17日,侵入济南的日军为报复津浦铁路被破袭,纠集300多人,于拂晓开动装甲车包围了禹城县东唐庄,把全村群众集中到场院内,将70多名老百姓捆绑起来,用机枪疯狂扫射,然后再用刺刀补刺,杀害百姓75名,其中有3户被杀绝,随后又在村内纵火,30多户民房被烧毁。

  10月16日凌晨,驻德州日军沿德 (州)恩(城)公路南下,由东南向西北包抄驻扎于武城四女寺村的抗日义勇军。战斗结束后,日军挨家挨户搜查义勇军战士,杀死顾清玉、顾云龙、顾金盛、李英奎、王进喜、米二掌柜等村民及外地商人等80余人,轮奸妇女2名,烧毁房屋60余间、店铺3家,抢劫财物无数。

  10月22日,30余名全副武装的日本军侵入齐河县楼王庄村,架起小钢炮、支起机关枪朝村内狂轰滥炸,然后冲向村内见人就杀。一阵疯狂杀戮后,日本兵开始了更为卑鄙的野蛮行径——火烧楼王庄。王士俭、王士让两兄弟因藏匿在村南场院里的豆秸垛内,被大火活活烧死。在这次惨案中,有17名无辜平民被日军杀戮残害,270余间房屋被烧毁,村民的柴、粮等生产生活用品几乎损失殆尽,致使群众流离失所,饿死、病死百余人。

  12月4日夜,陵县民团将日军设在宋堤口村南公路上的电线杆锯倒了3根,并挖开了公路,致使日军交通中断,联络失灵。日军大为恼火,认定是宋堤口村民所为。翌日清晨,土桥据点的日军鸣枪闯入村内,将未来得及逃脱的村民赶到村西的一棵大椿树下逼供。穷凶极恶的日军先后将蔡万树、蔡万章绑在树上刺死。人们目睹惨景,拼死冲破日军的包围圈,向四处奔逃。日军开枪扫射,蔡富德、蔡德秀、蔡玉贵、李金升、宋书文、宋书玉、吕春发、吕春芳、吕清太等11人相继中弹死去。

  1939年1月30日,日军纠集500余人向庆云县东贾村扑来。进入村庄后,对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展开了疯狂地烧杀抢掠,杀害群众15人,烧毁房屋5处,并抢劫了大量的衣服、钱财和牲畜。3月,日军从夏津县城开着4辆汽车,运载50多名日军、装载大炮与弹药,向柳元庄杀气腾腾扑来,对村内进行炮击,持续打炮50余发,后向村内放了毒气弹,中毒者达100多人,10余人中毒死亡。然后日军进村烧杀,奸淫妇女20多人,杀死无辜百姓7人,烧毁房屋30余间。 4月2日,日军集结2000余人向禹城展开大扫荡,在赵庄杀害群众78人,14户被杀绝,加上外村以及被杀的八路军伤病员,共计140余人遇害;烧毁房屋250余间,烧死牲口九十余头。大火浓烟持续了两天两夜。当时的赵庄尸体横陈,血流遍地,片片焦土,处处哭声,悲惨至极。惨案发生后,人们把赵庄改名为“火烧赵村”,警示后人牢记仇恨。

  1941年1月10日,日军修据点,宁津县李满庄村民抗工不出,且日伪军在催工时遭到八路军袭击。日军头目大为恼火,认定村里有共产党、八路军。于是,纠集黑龙、长官、黑魏、双碓、大柳、宁津城里6个据点的日伪军,将李满庄包围。杀害无辜村民14人,其状惨不忍睹。日军把村民们的衣物、被褥、牲畜抢劫一空,用汽车运走,最后将村民们的房子点燃,全村一片火海,烧毁房子720间。 5月,日伪军到庆云县李店村扫荡,打死了村民李风荣和王老根。日军见到一农妇抱着几岁的孩子,就用滚烫的开水往孩子的头上浇,在孩子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中大笑。

  同年11月,日军在武城县城(今武城县老城镇)大肆抓捕有“通共嫌疑”的人,被抓捕的有工人、农民、商人50余人。其中10余人被押往城西预先挖好的大坑旁,惨无人道的日寇把他们当作靶子活活刺死。其他30余人被反绑着手,在刺刀威逼下,被强行推到一间小仓库内,由于人多屋小,空气不流通,几天后30余人全部窒息而死。死者全被埋在城西坑里,日寇不准家属认尸。

  1942年4月29日,侵华日军驻华北方面军司令冈村宁次,指挥3万多日伪军,在3架飞机、30多辆装甲车的掩护下,对冀南抗日根据地进行“铁壁合围”大扫荡,在武城霍庄(今属河北故城县)杀害了380名八路军伤病员、地方干部、学生和群众,40多人失踪。残忍的日寇连少年儿童也不放过,其中12岁—15岁的少年儿童有18名被杀害。 5月,冈村宁次指挥日伪军2万人对宁津、东光、南皮等县进行拉网扫荡。在宁津城北村将42名无辜村民推入猪圈内,往里推石碌碡,村民被砸得惨叫怒骂,日军开枪射击全部屠杀,这次扫荡中靳庄有800间民房被焚烧。

  从1940年12月到1943年3月,乐陵大孙据点的日伪军烧毁民房1000多间,抢粮4万多斤,杀害无辜群众1004名,留下了惨不忍睹的“千人坑”。杀人成性的刽子手,对抗日军民几乎用尽了世所罕见的酷刑:大刀砍、铡刀铡、剖腹挖心、割耳挖眼等等。被抓去的妇女,强迫“成婚”的16名,被奸污的不计其数。当时的乐陵一带流传着这样一句话,“阵阵枪声寒,天天有惨案,村村都戴孝,家家有哭声”,反映了在日伪军铁蹄蹂躏下,广大民众所遭受的巨大灾难。

  1945年6月5日,临邑县300余名伪军侵入徐店子村,对该村进行疯狂烧杀、抢掠,将该村所有粮食、牲畜、家具、衣物等财产洗劫一空,并放火烧毁全部房屋。共枪杀该村共产党员、民兵和群众7人,押走群众100余人。

  奴役德州劳工

  日寇占领德州期间,为了达到掠夺资源、修建军事工程等目的,利用骗招、抓捕等手段强征大批德州劳工在东北、华北、华东和本地从事繁重的劳动,使广大劳工身心都受到严重摧残。在日本侵略者的残酷压榨下,劳工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他们在日军的刺枪和棍棒下,挖山洞,筑堡垒,搬运砂石,浇铸水泥,没有片刻休息,不敢有半点怠慢,否则就要遭到毒打。劳工们住在破烂的工棚里,衣不蔽体,食不果腹,长年遭受非人的奴役,受尽了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许多人因不堪忍受非人的折磨而惨死。据不完全统计,抗战期间德州各县共伤亡劳工76396人。

  日军于1938年4月至1945年7月,分多期对德县原飞机场扩建,其区域南至城郊的罗庄,北至长庄,东到肖何庄,西近津浦铁路,占地2.1万余亩。在扩建之初,日军与伪德县政府在德县城乡和外地抓劳工3000人。两年后,改由德县各伪区、乡摊派,多时达五六千人。机场中长驻日伪军150余人,有4名日军大工头。在这些日伪军的监视下,数千名民夫夏顶烈日,冬冒严寒,平场地、修跑道、筑机窝、建岗楼、挖壕沟,没日没夜的从事着繁重的劳动。监工们见谁行动迟缓或不顺眼,就拉出去毒打,扒光衣服罚站示众,用刺刀刮筋条等。武城县广运办事处钱庄村钱保山被日军用刺刀刺伤后昏迷,几天后才苏醒。

  战争后期,日本为解决国内劳动力严重不足问题,大规模强征中国劳工到日本做苦役。 1944年11月8日,临邑、盘河、芦院(陵县)等处据点的日军就将姜坊子村包围,进村后枪杀8人,烧伤40多人;抓走38人,其中8人被掠往日本做华工。据不完全统计,日军共强行抓捕和诱骗德州各县1255名劳工去日本。日本政府和企业根本不把中国劳工当人看待,叫中国劳工“苦力”、“清国佬”“亡国奴”。监工们手中都拿着棍棒、鞭子、锤子、铁棍等,驱使劳工们不停的干活。很多劳工因不堪折磨客死他乡,侥幸活下来的直到1946年才得以陆续返回祖国。

  实行奴化教育

  日本侵略者为了巩固其在德州的占领区,在学校里、在社会上施行奴化教育、愚民政策。他们对学生和民众灌输“东亚联盟”,宣扬“大东亚共荣圈”,企图从思想上、灵魂上瓦解德州人民的斗志,泯灭中华民族精神,使德州民众接受其“反共亲日”的说教,甘当其统治下的顺民。

  德州各县沦陷后,日军对各类学校设施肆意摧残,平原简易农村师范学校、德县初级中学以及各县、区立完全小学等许多学校被迫解散或停办。此后,日军为实行奴化政策,一方面开办许多短训班培养汉奸官吏和师资,另一方面接替旧的,或改头换面成立新的学校,逐渐将一些学校恢复。为加速消灭民众的民族意识和民族文化,日军强制各学校增设日语课程,要求各学校必须向学生宣扬和灌输 “王道乐土”“中日亲善”“大东亚共荣圈”“安居乐业”和神道,对中国学生进行奴化教育。在社会教育方面,日伪政府利用报刊、图书和电台广播等大众传播媒介,进行奴化宣传和反共宣传,欺骗群众。 1938年4月,德县日军将“宣抚班”改组为“德县新民会”,成为日军进行反动宣传和推行奴化教育的主要工具。与此同时,各县也建立新民教馆、新民学校等。至1940年,仅禹城县就有新民教育馆一处、新民学校5处;各县日伪战区有初级小学2080处,教职员224人,在校生5482人。1941年德县日伪当局在马家溜口街建立日本小学。

  日伪所开办的学校,在教学内容上,更充满了殖民奴化色彩。汪伪教育部规定的统一教材,及日本文部省编印的课本,无不充斥着“中日亲善,和平反共”“圣战必胜,帝国万岁”等美化日本帝国主义,反对共产主义运动,消除抗日思想的内容。同时,在这些教材中,还塞进大量污蔑我中华民族、侮辱中国人民的内容,如日本文部省编印的小学语文课本中,蓄意把太阳比作日本,将雪人比作中国,说什么:“太阳、雪人,太阳一出,雪人融化了。 ”处心积虑地对中国儿童进行奴化心灵教育。当时教唱学生一首歌词是“旭日升,耀光芒……,富士山顶彩凤翔。”日本侵略者及其走狗的险恶用心很明显,就是让孩子们从小只知道富士山、太阳旗,而忘记祖国、忘记民族,长大后甘当其统治下的顺民。

  侵华期间,日伪还强行把日语定为沦陷区各学校的必修课程,规定从小学五年级开始设日语课,每周不得少于3小时。日伪还通过举办日本语文检定试验、奖励公私立中小学学生修习日本语文、举办兴亚日本语学艺大会等形式,极力推行日语教育。当时,各日伪学校,小学的日语教师由伪教育厅指派;中学的日语教师由日本人担任。省立平原简易农村师范学校有日籍教官2人,省立德县初级中学有日籍教官1人。这些日籍教官分到各校后,实际上并不只是教日语,他们对学校的行政,对教职员、学生的言论行动实施干预,宣扬“共同防共”“经济提携”“完成大东亚圣战”等强盗哲学,鼓吹封建主义的奴隶道德及所谓“东方文化”,宣讲“黄种人的同意识”“超国家集团”等灭我国家民族的谬论,他们绝对禁止学生言论结社的自由,无论课内课外,教师与学生都被他们暗中监视。

  为彻底清除青少年的国家民族观念,日伪学校里还经常请日军头目去训话。每当日本人训话时,或是遇到日本天皇生日之类的所谓节日,都要强迫学生喊 “大日本万岁”“天皇陛下万岁”等口号。日伪学校里音乐课教唱的歌,也都是些赞美日军胜利的《大东亚进行曲》之类的法西斯歌曲和《支那之夜》等靡靡之音。由此可见,日本侵略者为奴化沧陷区青少年,无所不用其极。同时,日军在占领区,还强迫各家悬挂日本国旗,老百姓进城办事,见到站岗的日伪军,必须鞠躬行礼,如有不从,轻者被拳打脚踢,重者坐牢,甚至被刺杀而死。

  面对日本侵略者的疯狂进攻和残酷暴行,有着强烈民族意识、爱国热情和光荣革命传统的德州各县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的领导下,迅速行动起来,投入到伟大的抗日战争中。他们组织抗日武装,开展平原游击战争,创建抗日根据地,前赴后继,不怕牺牲,为拯救民族危亡、夺取抗战胜利,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斗争。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