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日寇暴行 > 惨案实录 > 江苏惨案 > 内容正文

马山惨案实录
来源:飞龙在天c个人图书馆   2018-08-16 09:48:27

  马山,又称马迹山,位于太湖西北部,原为太湖三大岛之一,1970年围湖造田后与陆地连接成为半岛,现隶属于无锡市滨湖区马山街道,距无锡市区18公里。马山岛为月弧形状,面积为31.4平方公里。抗战前夕,常住人口约4000人。以柴前村为界,全岛分为东半山和西半山,土地肥沃,物产丰富。由于四面环水,马山岛和太湖沿岸来往只能依靠船只,抗战初期与相邻地区相比,较为安全。上海沦陷后,上海、苏州等地难民纷纷逃到此地避难。

  1938年2月,从淞沪战场溃退下来的国民党军队某部600余人在田文龙的率领下退守太湖,欲以马山等地为依托,抗击日军。3月12日(农历二月十一日),驻沪宁线侵华日军司令部调集1400余人,分乘40多艘汽艇,在3架飞机掩护下,重兵包围马山。日军首先对岛上国民党军队狂轰滥炸,尔后在东半山燕尾嘴强行登陆。经过激战,田文龙部被击溃,日军占领桃坞岭。此后的两天时间,日军对马山人民进行了一场惨无人道的血腥屠杀。

  在这场屠杀中,紧靠燕尾嘴的钮埼村(今属檀溪村)首当其冲。这个村分涧南、涧北两部分,共有 10 户人家,50 间房子,48口人,全以种田打柴为生。村民看到日军入侵,有些人逃到山上,隐蔽在树林中,有些人则躲在家中。日军进村后,挨家挨户搜出25人,用刺刀把他们赶到涧北的一块空场上,并在场边架起了2挺机枪,逼迫村民按男女分开,跪在场地上。当时,人群里有个叫“小四子”的男青年,身上穿着一件破棉袄,腰部束了根草绳,年少气盛,硬是不肯下跪。日军见状,冲上去对准他的头部、胸口连戳几刺刀。“小四子”顿时鲜血四溅,倒了下去。目睹日军惨无人道的暴行,人群中一阵骚动,妇女和孩子吓得哭了起来。

  马山惨案纪念碑

  紧接着,日军用机枪对着无辜村民疯狂扫射,24人应声倒地。为防止有人幸存,日军让翻译对着倒下去的人群喊话:“没死的起来,太君的不杀。”钱杏新的母亲信以为真,把压在身上的两个死人推开,慢慢地爬了起来。但她两脚还未站定,一个日军士兵冲上去对她连戳5刀,活活将她戳死。人群中还有活着的人,见此情景,再也不敢站起来了。日军对躺在地上的村民,不管死活,每人身上再戳几刺刀。17岁的堵宪章并未受伤,眼看难逃劫难,一跃而起,向场旁山沟冲去。刚冲出二三十米,堵宪章的左肩胛处连中数弹,倒在地上。日本兵以为他死了,没再用刺刀捅他。就这样,除了堵宪章幸存外,其他24位村民全部惨遭屠杀。更为残忍的是,日军还把 24 具尸体堆在一起,将村民家里的床、凳、门板等堆到尸体上,浇上汽油,放火焚烧。

  在这场屠杀中,钮埼村3户被杀绝,钱双大祖孙三代9口全遭杀害,房屋被毁48间。日军撤走后,逃难的百姓回到村里,面对场上被烧得一片焦黑的尸体,一时无法辨认自己的亲人。钱杏新从场边发现一只母亲的绣花鞋后,才从死人堆中找出自己的母亲,并草草将母亲的断腿焦躯安葬掉。堵宪章经过大伯等人的救治后得以生还。为使后人铭记侵华日军的罪行,钮埼村的后人把这片场地称为“仇恨场”。

  日军血洗钮埼村之后,接着又侵犯西南方向的檀溪村。檀溪村有 53 户人家、278人、305间房屋。人们得知日军在钮埼村的暴行后,纷纷逃到山上,其中大部分躲藏在树木茂密的脊山嵝。日军进村后,发现全村空无一人,便放火烧房。杨月海、杨增大、杨阿义等3家男女老少共 18人躲藏在山脚下毛竹林旁的一个深潭里。这个潭是他们几天前挖的,目的是预防日军来犯时有个紧急躲避之处。在日军纵火焚烧之时,躲在深潭里的杨阿义老人担心自家房子被烧,就从潭里爬出来张望,不料被日军士兵发现,于是他转身跑进潭里。徐善根等两三个青年人知道藏身之地已经暴露,迅速从潭里爬出,往山上跑去。而留在潭里的其他人,由于年老体弱和过度恐惧,无法从潭内爬出。日军士兵搜寻到深潭后,端起机枪朝着潭里一阵扫射,10人被当场打死,死者分别为杨月海的父亲杨祥明、母亲杨氏、哥哥杨月潮、叔嫂许仙大、姐姐杨杏宝、杨月海1岁的弟弟及1岁的侄儿、杨月海的表哥徐尔忠、姑母杨金凤及村民杨阿义。此外,还有3人被打伤。在这次屠杀中,杨月海一家9口人只有9岁的杨月海和5岁的弟弟杨月中因被母亲压在地上而幸免于难。抗战胜利后,为使后人记住这笔血债,人们将此潭称为“血泪潭”。

  3月12日下午,日军进入脊山嵝,拉开队伍搜山。顿时,飞机轰炸声、机枪射击声、受伤者的哭叫声交织在一起,震荡山谷。日军在搜索中,发现隐蔽在杨梅树丛里的望春、汉大、阿轩、才泉、根保等5个男青年,就用刺刀将他们全部捅死。一些孩子经不住惊吓,哭出声来,结果招来杀身之祸。为不暴露躲藏目标,个别年轻母亲忍痛将奶头、雪团或衣襟塞进婴儿的嘴中,时间一长,多名婴儿被活活憋死。尽管山上树林茂密,躲藏的村民最后还是被赶出了山林,70余名男性青壮年被日军捆押到冠嶂峰北坡进行集体屠杀。这些男性青壮年在冠嶂峰北坡与日军展开殊死搏斗,有的拿起石头投掷,有的赤手空拳拼命,结果除徐炳荣等3人因跳崖没被当场屠杀之外,其余全部被残杀。徐炳荣等3人跳崖后,其中两个又被乱枪打死,只有徐炳荣一人侥幸活了下来。在押往冠嶂峰北坡途中,13岁的徐锡春因路滑不慎撞到前面的日军士兵身体,结果被这个日本兵残忍地踢下山涧。

  次日,村民到冠嶂峰北坡认尸时,发现尸体横七竖八、东倒西歪,有的手里拿着石块,有的嘴里咬着泥土,有的身旁抓、蹬出了一个个小土坑¼¼在日军屠杀中,檀溪村被杀绝9户,被害人数达97人,伤7人,186间房屋被烧毁。全村仅剩下5名青壮年男性,成了一个“寡妇村”。

  日军在冠嶂峰一带山冈上过了一夜后,3 月 13 日(农历二月十二日)又扑向西南各村烧、杀、抢、掠。

  在古竹村,裁缝洪根正匆匆从后街逃出,结果被日军一刀砍下脑袋。13岁的周正业在逃跑途中被日军抓住砍成三段。对于二三岁的孩子,日军也不放过。被日军戳死的孩子,有的被挂在刺刀尖上,有的被砍成几段挂在树上或者村民的门框上,惨不忍睹。日军在烧杀抢掠的同时,还大肆奸淫妇女,被污妇女年龄最大的六七十岁,最小的年仅十二三岁。更有甚者,日军在强奸几个怀孕数月的妇女后,不仅用刺刀将她们的肚皮剖开,而且将血淋淋的胎儿挑在枪尖上取乐。

  在新城村(今名群丰村),日军没有看到老百姓,首先焚烧房屋,然后上山搜索。在后南山脚下的树林里,日军搜出30余人后,当即加以杀害。年仅7 岁的殷素英,腿上被戳了两刀,她哥哥的脸也被刺了两刀。兄妹俩因此落下终身残疾,其母亲、弟弟、姐姐等4位亲人均惨遭杀害。

  在千年古刹祥符寺,吃斋念佛的僧人也没逃过日军的屠杀。日军冲进寺庙里,将中庸禅师、道空师、达法师、一心师等人一一枪杀。

  日军血洗东半山后,又向西半山烧杀过去。在西村,日军把村民鲁月子、鲁恺子兄弟俩抓住后,吊在村西的水车棚梁上,当作活靶子,一刀一刀地戳,借以取乐,直到把他们戳死,然后连人带棚付之一炬。在嶂青村和耿湾村,日军肆意杀戮。5 岁的杭柏年被父母抱在怀中跟随群众逃出村庄,日军一阵乱枪扫射,他母亲当场被打死。杭柏年脸上中了一枪,子弹从他的右耳朵进去、左脸部出来。后来村民发现他还有点气息,就把他抬回家救治,经过 8 个多月的救护才从死亡线上抢回了一条命。从此,杭柏年左脸部瘪了下去,被称为“半个头人”。

  为躲避日军屠杀,内闾(今归属万丰村)附近村庄的群众逃到板残山上。此山光滑、陡峭,不易攀登,日军就用机枪进行扫射。雁门村(今更名和平村)18 岁的青年钮海荣,受伤后肠子从肚里流出来,自己把肠子塞进肚里,用身上的竹裙扎住伤口,躺在地上,不能动弹。日军追到他身旁,又用刺刀把他活活地戳死。在马山最西边靠近太湖的龙头渚,200余名村民被日军追赶到这里后,面对茫茫太湖,无路可逃,抱头痛哭。对这些手无寸铁的难民,日军不仅在地面和湖上用机枪扫射,而且动用飞机进行轰炸,致使这些难民全部惨死在这个小山渚上。

  仅仅两天时间,日军在马山共杀害1500余人,其中本地人999名,其余为来自苏州、无锡、常州、上海等地的难民和渔民,以及国民党田文龙部官兵100余人;烧毁房屋3600多间、渔船40多艘(一说:被毁5道桅、7道桅的大渔船28艘)。经历这场屠杀后的马山,出现了“田地无人种,孤儿寡妇忍饥饿”的凄凉景象。20多天后,许多尸首仍然无人认领,任其暴尸荒郊,野狗争食,情形十分悲惨。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