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日寇暴行 > 惨案实录 > 江苏惨案 > 内容正文

日本侵略军在如东的暴行
来源:如东大观   2019-05-14 14:19:33

        抗日战争期间,侵华日军在如皋东乡制造了无数惨案血案,累累罪行罄竹难书。

  1938年3月如皋沦陷,日军板垣师团饭冢旅团青木部队侵占了如皋丁埝一线。农历五月初十,驻丁埝日军出动100多人向东扫荡。遭到国民党薛承宗部一个中队的阻击,伤亡30余人。中午时分,日军从如皋、白蒲等地调集200多兵力,进行报复性扫荡。在一线担任阻击任务的国民党官兵除少数突围外,80余人壮烈牺牲。闯进崔家河和石甸镇的日本侵略军兽性大发,见人就杀,见屋就烧。40多岁的农民崔兆元为国民党军送饭,未及躲避,被迎面杀来的日本侵略军用刺刀连戳11刀,倒在水沟里。农民崔兆锁正在河里罱泥,看到日本侵略军越过崔家河,连忙回家抱起8岁的小孩往外逃。刚走出家园,就被日本侵略军机枪打中腹部和腿部,当即绝命。崔长安的瞎子母亲尚在产褥期,躲在家中,被日本侵略军搜到。凶残的日本侵略军剥光了她的衣服,用铁叉捅过阴部,恣意蹂躏,最后用刺刀将其活活捅死,婴儿也惨遭荼毒。老农宋长林生病在床,听到枪声强撑起来“跑情况”,谁知刚跨出门槛就被日本侵略军一枪打死。崔志和的母亲在转移时爬墙头被一枪打中头部,掉在烈火中被烧焦。镇上卖花生蚕豆的朱老爹和北庙的住持也被无辜枪杀。日本侵略军由西向东,沿途烧杀。当时下雨,房屋不易着火,他们就用硫璜弹引燃,向木器家具上浇煤油,硬是将崔家河跟石甸街烧成一片火海。双甸镇西半部也被挨家挨户放火。至今当地仍有“石甸烧得精打光,双甸烧得夹花样”之说。整个石甸街40多家商号,96户人家,除两户未能烧着,其余1762间房屋全部化为灰烬,崔家河东西505间房子也被烧得寸草不留。这次烧杀抢掠一直持续到天黑,日本侵略军共打死、烧死无辜百姓21人,烧死生猪186只,抢走壮猪30头、耕牛2条,被烧毁的家具、农具、粮食等不计其数。

  在以后的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日本侵略军先后7次流窜这里继续烧杀。农历七月初七这一天,农民陈映和一家人发现日本侵略军又来了,急忙转移。陈映和被日本侵略军一梭子子弹打穿腹部,肠子都流了出来;弟弟陈映发想背走哥哥,被日本侵略军赶上,用刺刀戳死在水田中;陈的姑母宋陈氏当下被活活打死;祖母陈陆氏也被子弹打碎头颅。全家7口竟被杀死4人。市民宗二保被日本侵略军抓住后,强令劈柴。宗的力气小,被日本侵略军拳打脚踢,直至七窍流血,昏死过去。残酷的敌人溺便将他浇醒。宗二保就这样被日本侵略军活活折磨而死。杨玉田、吴羊子兄弟俩被日本侵略军抓住用铁丝穿过手心,串在一起,两头拖住。日本侵略军用刀砍开大半个头颅,砍下的头连着脖子垂挂下来,还拖着走,一路鲜血淋漓,惨不忍睹。这天,日本侵略军还将崔家河东西农民刚搭起来的栖身草棚全部烧光。

  日本侵略军在如东进行的“报复性扫荡”,先后烧毁1328户民房,计3900多间。除派捐派款、搜刮民财以外,还用绑票手段,敲诈勒索。群众在其“清乡”、“扫荡”中被劫衣物及牛、羊、猪、鸡、鸭不计其数。日本侵略军还出动飞机轰炸,1941年4月18日,日机轰炸掘港,一次就炸死炸伤军民10余人,炸毁房屋数十间.

  日本侵略军抓住共产党干部或被他们怀疑为抗日分子的人,更是滥施酷刑,随意杀戮。1941年9月27日,日本侵略军抓住当漆匠的共产党员凌宝连和另一个抗日干部缪怀仁,先用刺刀戳穿他们的手心,再用铁丝穿连起来押往栟茶城隍庙日本侵略军司令部。把他们绑在柱子上,用刺刀乱戳,纵狼狗乱咬,直折磨得血肉模糊了,再架起木柴将他们活活烧死。1943年5月14日,县农抗会副会长顾尊三为日本侵略军所俘,5月18日,日本侵略军也是这样将他活活烧死。1941年12月的一天,日本侵略军抓住共产党干部韩金荣,用绳子扣住他的脚在碎砖乱石上拖行,直拖得血肉淋漓、骨头外露。拖到日本侵略军驻地后,先往他的嘴和鼻子里灌辣椒水,向绽开的肉上浇硝镪水,再把他绑在老虎凳上,用烧红的烙铁烫,用烧开的热水浇,最后用刺刀将其戳死。同年,日本侵略军抓住共产党员徐希荣,先用缝衣针刺进他的十指,再用乱刀将其刺死。1943年,日本侵略军抓住摆渡女缪永英,硬说她私通共产党,竟剥去其衣裳,用刺刀乱戳她的肚子,将其活活捅死。

  日本侵略军侵占如东以后,残杀无辜百姓和当地干部、民兵的手段极其毒辣,酷刑令人发指。他们的杀人手法多达十余种。一曰“呛虾儿”,强迫被抓去的人自挖土坑,往坑内上水打成泥浆,然后再将该人栽进土坑。驻曹埠据点的日本侵略军朴田小队长惯用此法残害我多名同胞。二曰“捣蟹渣”,将所抓之人用黑布蒙住眼睛,强令其站于土坑前,领头的日本侵略军首先当胸猛刺,受害者仰面倒进土坑后,其余日本侵略军一拥而上,围在四周用刺刀乱戳,把人体捣成肉酱。当年里仁乡乡长杨果年、马塘镇皮匠孙清华等就是被日本侵略军如此杀害的。三曰“戳钢针”,把烧红的钢针戳进被抓者的10个手指头里,再强迫受害者在地上爬。驻莫家园的日本侵略军还用烧红的鱼叉戳我同胞的手臂;驻汤家园的日本侵略军竟用烧红的通条捅我同胞的肛门。四曰“滚钉桶”,在木桶四周钉满铁钉,钉尖向内,将人装进桶内,在地上滚动,受害者全身被戳得如同蜂窝。五曰“军犬舞”,将被抓者剥光衣服,放出军犬来咬,受害人被军犬咬得浑身是血,最后被军犬活活咬死。掘港镇茶食店一学徒就是这样被日本侵略军军犬撕咬而死。六曰“剥皮抽筋”,将受害人剥光衣服,全身涂上生漆,粘上麻丝,干后再把麻丝从身上撕下,受害者变成血人,日本人还将此刑另取了一个名字,叫“披麻戴孝”。七曰“火马桶”,即在马桶内放置木柴,浇上火油点燃,逼被捕的女同胞坐在马桶上。汤园鲍老太不肯给日本侵略军带路,便遭此酷刑。八曰“煎油饼”,将烧红的钢板放到受害人的前胸或后背上,皮肉被灼得吱吱冒烟,顿时变得焦黑。马塘附近一个姓郑的老乡,受此酷刑后再被戳死。九曰“泡开水”,将被抓去的同胞捆绑起来,放入沸水中浸泡,或用开水泼浇全身。新四军一师三旅七团两名侦察员在丰利据点被捕,即受此酷刑而牺牲。十曰“满天星”,将被抓者衣服全部剥光,用燃烧中的木柴拷打。受害者全身布满火星,被烫成一个个水泡,坐卧不得,疼痛而死。此外,日本侵略军还用“灌肚肺”、坐“老虎凳”、上“夹棍”、电刑、火烧、打“活靶”等手段折磨和残害抗日同胞。

  日本侵略军疯狂野蛮的暴行给如东人民带来了极其深重的灾难,也激起了他们对侵略者的无比仇恨。新四军东进以后,如东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同仇敌忾,与全国人民一道投入了如火如荼的抗日斗争,直至将日本侵略军彻底打败。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