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中日历史 > 综合资料 > 内容正文

近百年来东亚历史中的“琉球问题”
来源:中国琉球网   2018-02-26 11:07:39

  在“弱肉强食”的近代国际秩序中,一个国家疆土的增减往往反映了其国力的兴衰变化。因此,要理清近代以来日本在东亚崛起的头绪,必须首先考察日本领土的变化。而在日本领土的扩张过程中,琉球国并入日本成为日本的冲绳县又是首先值得关注的问题。二战以后,日本通过《冲绳归还协定》再次将冲绳划入自己的版图。琉球故地两次划归日本都适逢日本国力渐强,国内民族主义抬头,可以说“琉球问题”是日本对外政策的一个风向标。因此,我们就很有必要从历史的角度对琉球问题作一梳理,以期能认清日本近代以来领土扩张之源头。

  一 琉球”的地理位置和近代以前的历史

  在地域史的研究中,受历史及政治因素影响,国家或区域的政治称谓往往会与地理学名称存在一定的差异,因此很容易造成研究范围的含混不清。所以在文章之始,有必要对地理学上的琉球群岛、古代的琉球国和今天日本的冲绳县三者所指代的区域范围进行比较,以使本文将讨论的“琉球问题”具有准确的外延。

  琉球群岛位于我国东海与太平洋之间,在地质构造上与日本列岛和台湾岛一脉相连,都属亚洲东部大陆架的边缘地带。从地理经纬上看,琉球群岛北迄北纬31度,南至北纬24度,东端始于东经123度,西端达于东经131度。群岛成弧形分布,绵亘一千多公里,包括了从日本九州以南的萨南诸岛至冲绳诸岛再至台湾以北的先岛诸岛和钓鱼列屿(日本称为尖阁列岛)的广阔海域。

  地理学上的琉球群岛可以粗略划分为萨南诸岛、冲绳诸岛和钓鱼列屿三大部分。历史上的琉球国定都于冲绳诸岛。最初,萨南诸岛亦属琉球国所辖,但在1609年,萨摩出兵入侵琉球,萨南诸岛被割让给了日本萨摩藩,成为萨摩藩的属地。琉球国在明治维新时为新崛起的日本所吞并,成为其冲绳县,二战后又遭遇美军占领及归还日本等变故,现在的冲绳县所辖范围基本上仅限于地理学上的冲绳诸岛,包含种子岛和屋久大岛在内的萨南诸岛则归鹿儿岛县管辖。琉球群岛最南端的钓鱼列屿临近台湾岛,自古以来就为中国所有。钓鱼列屿的归属争议是因近代日本逐渐发展起来、亟需扩张领土才产生的,近代以前日本一直承认钓鱼列屿为中国领土。题签为“日本天明5年(1785年)秋东都须原屋市兵卫梓”的日本著名兰学家林子平编著的《三国通览图说》所附《琉球三省并三十六岛之图》中,明确标出钓鱼列屿为中国属地。针对近代兴起的钓鱼列屿属日之说,京都大学井上清教授曾专著《尖阁列岛———钓鱼列屿的历史剖析》一书予以驳斥。

  纵观历史,琉球群岛的主权一直非一国所独有。这种一个地区由两国甚至三国分治的格局,使琉球群岛成为中国、琉球、日本间政治、经济、文化交融的缓冲地带。周边国家力量的不断消长变化,使得琉球注定成为一块多事之地。

  琉球在历史上一直与中国关系紧密,乃至有学者认为日语中对琉球的称谓是衍生自中文的“LIUCHIU”,只是日语中没有对应“L”的读音,才变为“RYUKYU”。中国与琉球的正式外交往来始于明代,“洪武初,其国有三王,曰中山,曰山南,曰山北,皆以尚为姓,而中山最强。五年(1372年)正月命行人杨载以即位建元诏告其国,其中山王察度遣弟泰期等随载入朝,贡方物。”随后“山南王承察度亦遣使朝贡,礼赐如中山。”“时二王与山北王争雄,互相攻伐。命内史监丞梁民赐之敕,令罢兵息民,三王并奉命。山北王怕尼芝即遣使偕二王使朝贡。”琉球三王遣使入朝,标志着琉球被纳入了中国的朝贡体系,成为了中国的藩属国。

  中国古代所谓藩属反映的是以中华为天朝,四海为夷属的国家间政治仪制,而绝无近代宗主国对殖民地国家的政治强力。中国对琉球的国内纷争只是“命内史监丞梁民赐之敕,令罢兵息民”而非以强力威压偏袒一方,更未动一兵一足。且中国对琉球三王礼赐相同,没有为扶植自己的势力而厚此薄彼,足见中国对藩属的琉球国主权的尊重。对于海外朝贡,明政府也秉宣示天威,怀柔远人的宗旨加倍赐还,海外诸国往往以此为贸易的手段而竞相朝贡,甚至达到了屡禁不止的地步。琉球对明的朝贡只是掩藏在不平等礼制下的朝贡国单方面受惠的贸易形式,而不宜从政治从属的角度加以判断。“藩属”是抱着“天朝上国”理想的中国对世界认识的形式,琉球的藩属恰恰反映了中国对其作为独立国家地位的认同。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