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日寇暴行 > 惨案实录 > 内蒙古惨案 > 内容正文

侵华日军血洗厂圪洞村
来源:论文网 作者:王兴官   2018-04-28 14:41:54

  呼和浩特和林县城关镇厂圪洞村是中小学生接受爱国主义教育的基地。抗日战争时期,侵华日军实行“三光”政策,于1938年农历四月初一,血腥屠杀厂圪洞村民四十余人,烧毁村庄,抢掠财物,犯下滔天罪行。

  我国民间有个传统,每逢春节、清明等节日,都要上坟祭祖,以示缅怀先辈,继承遗志。

  呼和浩特和林县城关镇厂圪洞的村民上坟祭祖时,往往勾起悲愤心酸的往事,总会听老人们痛说一段村史,并指点着说,西梁这座坟埋着日军杀害的某某人,北山那座墓葬着一家遇难的几口人。好多人也曾听说过,厂圪洞在日军侵占时期,竟有半村人家在同一天过周年。那是同祭倒在血泊中的众乡亲,那是控诉日本侵略者的滔天罪行。

  为了查清那段罪恶的历史,记下日本侵略者实行“三光”政策的罪证,以史为鉴,教育后人,笔者于2000年3月份,在厂圪洞村专门走访了从那时过来的老年人和遇难者家中的年长者。

  厂圪洞村位于和林县城正西5公里处,北面紧靠山梁,村南是下湿的平滩。这里滩梁地兼有,除了适宜农耕外,还是宜林宜牧之地。在这块约有16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居住着60来户人家,二百多口人生生息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爱土不离乡,祖祖辈辈守家业。

  自古以来,为了区分两个厂圪洞,人们习惯把本文讲述的厂圪洞称小厂圪洞或东厂圪洞,称本县西川的另一同名村为西厂圪洞。

  战火烧到家门,百姓四处逃生

  1938年4月,傅作义将军率国民党三十五军抗击日军,攻克清水河后向和林格尔进军。4月26日拂晓攻克和林县城。4月28日驻归绥日军派岩田骑兵联队袭击傅作义部,战火烧到厂圪洞。当时,老百姓看到日军进犯到家门,为了逃生,纷纷背井离乡,逃往周围偏僻的小山村。年轻男女只顾携儿带女,牛羊牲畜无力顾及,甚至连生活必需的粮食衣物也都来不及带走。

  日军侵占我村庄后,白天打仗,进村烧杀抢掠,夜晚找个僻静的村庄或山沟宿营。这个行动规律被三十五军所掌握。4月29日,一支鬼子兵夜宿在厂圪洞村西的死马洼。这个地方四周高,中间低,周围长满了树木。鬼子兵、军马和其他作战物资都隐蔽在这块十余亩大 的洼地内。傅作义部孙兰峰的一个营在摸清日军这个底细后,于当晚由厂圪洞农民张满和张二老虎引路,偷偷逼近死马洼。这些中国兵猫着腰,轻放步,急行军,很快摸到死马洼,手榴弹嗖嗖扔进洼内,机关枪居高临下扫射,鬼子顿时人仰马翻,血肉横飞。鬼子兵被包剿,人畜伤亡及其惨重,被劫军马四百多匹。

  多行不义必自毙,那是侵略者应得的可悲下场。日本鬼子遭受沉重打击后,气急败坏,就像受伤的饿狼一般,进行疯狂的报复,见中国人就杀,不管男女老幼,抢掠财物,烧毁民房。

  刺刀寒光闪,百姓遭屠杀

  在日军占领县城前夕,厂圪洞村的百姓,只是那些年轻男女逃生外村,村里还有年老体弱者没有离开。善良的人们以为,不管什么兵进村,只不过强迫百姓给他们挑水,遛马,哪有非要人命的不可?也有的人舍不得撇下家中的牲畜和坛坛罐罐,没有离开家园。谁能料到,日本鬼子的钢枪已装上刺刀,一场血腥的大屠杀即将开始。

  4月30日中午时分,一群恶狼般的鬼子兵闯进村,手持钢枪,刺刀闪着寒光。他们在一处处院落搜寻,在一户户屋内找人,见到牲畜开枪打死,寻出百姓用刀刺杀,无辜的人们一个个倒在血泊之中。窦福生、李毛鱼、云马小、老罗旦藏在山药窖里,鬼子兵刺刀挑起窖盖,叽里咕噜喊他们出来,示意都跪下,一人背后站着一个鬼子兵。先是窦福生、老罗旦相继被刺倒。云马小被割下头,每人身边一摊鲜血。李毛鱼扭头一看,吓得惊恐万状,当鬼子刺他时,本能一躲,刺刀穿皮从他肋下刺入,顿时血流如注,昏倒在地。鬼子兵以为他们都被刺死,没再理论,窜入其他院内。鬼子走后,窦福生、老罗旦拖着血迹淋淋的身体,爬到王正山正房炕上,再也无力动弹。李毛鱼伤势较轻,爬到本村张润喜家中,后被送往外村养伤,活到解放前夕。鬼子兵屠杀百姓后,离村时放火点着了房屋,浓烟滚滚,房倒屋塌,窦福生、老罗旦最后被烧死在屋内。

  张喜元被鬼子从家喊出院内,见刺刀捅来时,用手去握,手指被割断,掌心露出骨头。老汉被刺几刀后,可能当下未死,鬼子又向他开了枪。解放后,张喜元老伴病故,儿女们拣出他的尸骨与老伴合葬时,从白骨堆中发现一粒锈蚀变黑的子弹头,据此推断,是鬼子把他刺倒后又开枪致死。

  朱二表的母亲被刺杀在自家的猪圈旁;云三板的奶奶和姥姥中弹倒在屋檐下;王玉成五岁的女儿,被鬼子压在石头下,翻不起身,哭不出声。

  与厂圪洞一里之隔的章胡窖村,人们住在一条沟中的土窑洞中,都以为鬼子不会窜进这个小山村,结果也在同一天,鬼子窜进村,把邓文扣、邓宝贵等11人赶到沟底的水坝边,用机枪扫射,村民有的倒在坝沿,有的被打死掉在坝内,鲜血染红了坝中水。

  李润虎十三四岁的童养媳死的更惨,她被一伙兽性发作的鬼子轮奸后,腹部胀痛难忍,不几天离开了人世。

  日本鬼子此次大屠杀,厂圪洞和章胡窖这两个不到百十户人家的小村子,有四十余名无辜的百姓惨遭杀害,老年人,妇女和儿童都不能幸免。由此,出现了半村人家在同一天过周年的凄惨景象。

  烧毁村庄,民不聊生

  日本鬼子在杀人的同时,见牲畜开枪打死,见东西抢掠一空,临走时放火烧毁房屋 。战后人们返回村里,到处是房倒屋塌,尸横庭院的凄凉景象。牛棚马圈推不开门,被打死的牲畜死死堵着,腐烂的臭气呛得人们不能接近。两眼发红的野狗吞食着死羊死猪,留下白骨一堆又一堆。夜晚常听到饿狼的嚎叫声,它们也要来叼食扔在村边的死牲畜。

  张喜元家、王正山家的几处院子,都被鬼子付之一炬。即使到了解放后,在这些被毁的院内,还能看到烧焦的泥土、木料燃烧留下的灰烬。

  另有许多民房也被拆毁,鬼子把拆下的木料运到戏庙院,连同古建筑戏楼一起点着火,把死马洼丧命的鬼子全部火化。随后,在村西南立起大大小小的牌位,连续三年的四月份到此举行悼念活动,一人念念有词,他人伫立默哀。日本鬼子本身还讲究悼念死人,但对无辜百姓却肆意屠杀,纯粹是杀人不眨眼的魔鬼!

  为了架桥、修铁路,运送兵员和杀人武器,鬼子把厂圪洞房前屋后和路边的树木一砍而光。他们用锋利无比的长条钢锯站着锯树,二三十分钟锯倒一棵,到处留下半人高的杨树墩。

  日本鬼子的大屠杀过去七十多年了,我们永远不忘历史,缅怀先烈,每年的四月初一或“九·一八”雪耻日,各中小学都在该村进行“勿忘国耻,振兴中华”的爱国主义教育。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