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日寇暴行 > 惨案实录 > 黑龙江惨案 > 内容正文

抗日战争期间日军 731 部队进行过哪些残忍试验?
来源:知乎   2017-08-24 10:35:45

  干燥实验:将受害者关入密闭实验室,捆绑在椅子上。高热风一直吹,将人活活烤死,其标准是汗水不能落在地面上。此实验得到纯粹干尸,得出水分占人体重量78%的数据。

  饥饿实验:只给受害者水喝,测试人能只靠水活多久。最高记录一说60多天。

  干渴实验:前者的姊妹篇,只给干面包吃。人死时吐血不止。

  气压实验:将人关进密闭空间,利用装置不断抽出室内空气。受害者感到头剧痛、眼压暴增、想呼喊却发不出声音,痛苦到以头撞墙或者撕扯自己身体。最后眼球从眼眶迸出,内脏在体内炸裂,或者从肛门飞出。

  冷冻实验:长时间将裸露肢体暴露在东北冬天室外,或者将其深入液氮。然后后敲打、浇热水,骨肉分离。

  活人解剖。

  将人捆绑在某处固定,在不同距离引爆手榴弹观察杀伤力。

  强迫男女受害者性交,在达到高潮时释放毒气观察毒气效果。

  婴儿抽血抽成乌龟大小。

  将动物血液输入人体,排异反应强烈到“两名士兵按不住”。

  最多的就是强制将人捆绑,裸体或穿军装,关入实验室,施放各种毒气观察毒气效果。

  以上均来自日本作家森村诚一《魔鬼的乐园》

  附带一提,731部队活人实验受害者有3000余人,有苏联人,中国人,蒙古人,朝鲜人,可能有少量西方战俘。3000余人无人生还。

  1.日军细菌部队中最有名的是驻哈尔滨的731部队,和驻齐齐哈尔的516部队。

  2.日军将实验受害者称为“马路大”,也译作“马鲁他”,日文(好像是)“丸太”,意思是圆木。这些受害者失去人格,只有代号。各实验室需要做实验时,往往是给看守部队打一个电话,“x室要10个马路大”“5个男马路大”,诸如此类。

  3.男性和女性受害者被分别囚禁在被称为“七栋”“八栋”的两座监牢中。主要的杀人工厂是一座口字型建筑,这些建筑都是钢筋水泥建造的,墙体加厚,与砖房相比异常坚固。苏联对日宣战后不久731部队匆忙撤退(毋宁说是溃逃)前,将还活着的受害者全部施放毒气杀害,尸体投入炼人炉焚毁。储备的毒气弹深埋或者投入河流,携有鼠疫,炭疽等细菌或病毒的数以万计的野鼠,跳蚤,大眼贼(东北土话,一种类似松鼠的啮齿动物)全部放出,亲历者说那是难以描述的灾难场景。至于监牢和口字楼,由于太过坚固,埋了大量炸药才炸毁。大约2008年,齐齐哈尔市新建一小区,破土动工时挖出几罐遗留毒气,还有几人中毒。

  4.日军所用毒气中,最有名的是神经性毒气路易氏气和号称毒气之王(重说三)的糜烂性毒气芥子气(重说三)。除此之外还有氯气和光气等。氯气和光气首先由德国人在一战中使用,日本人是后辈。不过到了二战,德国的门格勒和731相比,还是小巫见大巫。

  5.《新人性的证明》中记叙了一件事,不知真假。某年夏天,两名被囚的苏联士兵装病突袭了日本看守,打开多间牢房,释放了数十或几百名受害者。他们人多势众,只是碍于最外面的一扇大铁门,未能逃出。日本军医和卫兵人少,一时被震慑住不敢动弹。苏联士兵乌拉诺夫隔着铁门大声怒斥:“你们这些日本人欺骗我们,拿我们做惨无人道的鼠疫实验,快放我们出去!”(此处完全原文)并高呼苏维埃万岁。日本方面哑口无言,无地自容。最后,一名日军军官下令开枪,乌拉诺夫被枪杀。作者写道:“乌拉诺夫是作为人死去的。”其他被释放的受害者后来被重新关押,很快被日军全部放毒气杀害。日军军官开会研究处理方案时轻描淡写地说,“马路大嘛,随时都有。”

  6.事实上,一些年轻的学生级731队员对发生在眼前的惨状并非如同死硬军国主义分子一样残酷无情,他们长年不能从心理阴影中走出,战后站出来承认和忏悔当年罪行的日军也多是这些人。

  7.但是,大多数731队员没有受到历史的制裁。他们或许有一些为自己当年的罪行感到良心上的不安,但是更多的仍然认为自己为皇国和军部立下了殊勋,并带着这种想法一直到死。今年是2016年,他们中绝大多数已经自然死亡了。

  8.关于婴儿的问题,具体情况是这样。来自《新人性的证明》。日军抓到一个年轻女子(其父是北京大学教授),找来一个被感染了梅毒的男性受害者,强迫两人性交。女子生下婴儿后被活体解剖,婴儿被送去抽干血液,“缩成乌龟大小”(我忘了他们怎么做是要干啥)

  9.印象深刻的还有一件事,是他们麻醉解剖一个苍白瘦弱的小男孩,是《新人性的证明》这本书中女主角(杨君里)的弟弟。作者借一名年轻的731队员视角记叙了过程,包括如何诱骗,麻醉剂注射位置,人体脏器的形状和重量……

  死于路易氏气的受害者大多出现面部变成红色的症状。芥子气属糜烂性,近距离接触会导致眼部,鼻腔,呼吸道,肺部,皮肤肌肉组织受到严重刺激和溃烂。

  除了毒气,731对鼠疫和炭疽有特殊的兴趣。他们反复设计各种剂量和病菌载体以及传染方式,对各种对象进行活体实验。直接注射入人体,在毒气中混入,陶瓷炸弹,注射进食物,等等。除了人之外还要研究鸽子兔子土拨鼠猫狗鸡猪马之类。我记得他们研究发现毒气实验中的人和鸽子基本同时死亡。

  由于关东军要应对中国东北和朝鲜半岛以及苏联远东的军事行动,731还要研究人体冻伤问题。形式五花八门。测试裸露或穿单衣的肢体在不同温度不同时间的冻伤程度,多久失去知觉,多久肌体坏死,接触热水如何,木棍敲打如何,缓慢低温环境和瞬间接触液氮有什么不同,各种各样。人体这方面,日本人的脑洞总是独出心裁。

  活体解剖是个绕不过去的问题。731大量的实验结果需要解剖人体观察内脏的变化,或者没事的时候也要解剖一个活人研究体态差异和医学手段,又或者纯粹为了获得标本。我至今清楚记得那个男孩的肝脏重量是988克(那时我才知道,原来人的内脏有这么重。那还是一个瘦弱的小男孩,健康成年人的肝脏想必更重)。作者还形容,被摘取内脏的人如同清理干净的鱼,用骨锯锯开头盖骨摘取大脑“像掏豆腐似的”。军医把大脑放入福尔马林器皿交给学生保存,看学生手抖,警告他说:“这是重要标本,不许闪失!打碎了,用你的脑袋补偿!”

  为了研究跳蚤和虱子对鼠疫细菌的传染,日本人抓住中国的老人强迫他们在东北盛夏穿棉衣,以利于跳蚤寄生。

  731队员也有因为不小心感染了细菌而死的。我觉得对于他们来说是可以称为殉职的。这也是森村的用词。小说里说,出于心理安慰,日本人实验楼里有很多苹果,让队员经常咬几口吐掉,清除口腔里的细菌。虽然并没有什么卵用。

  a.731部队头子叫石井四郎,我竟然忘了提到他。此人留着大八字胡,相貌和电影《黑太阳731-杀人工厂》里差不太多,但是目测没那个演员个子那么魁梧。此电影据说在央视6套上映过,B站里听说也有,不过现在不知道了。可能是删减版,然而当年给无数7080后留下了心理阴影。奈何,这就是经过艺术加工的残酷历史。虽然我们希望世界和平,但是历史证明,战争才是人类文明的主轴。

  b.731部队有数量非常庞大的军方经费,据说达到4000万日元。石井还拿它包养情妇。日本战败后,石井把相当一部分细菌研究成果交付美国以换取保全性命。他的确是善终了。死于千叶县。

  c.臭名昭著的“母性实验”:一对苏联母女被日军关入实验室——一个小房间,日本人不断从外部加热地面,目的是观察苏联母亲是否会为了暂时避免脚部烫伤而把女儿踩在下面。女儿还是个幼儿。实验结果我不知道。真实性也不知道。不过我不怀疑日本人能干得出来。

  d.受害者们在囚禁期间有相对不错的伙食。白米白面,面包(主要供应其中的苏联人),鸡蛋,豆腐(印象深刻),蔬菜,砂糖,甚至酒,肉类可能够呛。基本没有营养不良的情况发生。当时日本国内居民也很难吃到细粮,或者根本就吃不饱饭。顺便说一句,1941-42旭日旗插满西部亚太到日之丸都吃不上只隔了不到三年哪。大和号决死出征时日本搜刮了占领区全部力量也只凑了2500吨燃油,还不够大和单程油耗。二次工业革命之后,侵略者的生命在战争机器开动的时候就注定是短暂的。

  e.遭受细菌实验和活体解剖的受害者的年龄集中在40以下,“50多岁的一个也没有”。

  f.《魔鬼的乐园》里记载了这么一件事。某冬,日军将很多受害者捆绑在野外的十字木桩上,准备进行细菌炸弹实验。捆绑之后日本人开车离得远远的,大概1-2公里。这时一名受害者挣脱了绳子逃开,马上又给最近的另一个受害者解开绳子,后者逃开又给第三个松绑,如此1-2-4-8-16,很快就有很多人逃走。但是大雪后空旷的原野,他们跑不太远。日本人瞠目结舌,又因为距离太远一时想不出办法,而且他们现场没有多少人。为了死守罪恶的秘密,日军开卡车冲向那些受害者,把他们全部撞死。作者形容,遭到汽车撞击的受害者如同上了弹簧的木偶(那是什么木偶?)远远飞开。总之,日本人最后完美保住了他们的秘密。

  g.毒气实验时,受害者无不遭受了极大的痛苦。因为过程不快不慢,他们几乎没有瞬间死亡的,往往拼命试图挣开绳索导致铁索勒进皮肉,全身血迹斑斑,多处溃烂,面部充血紫涨,眼睛充满血丝,情形想必极其恐怖。

  h.731的炼人炉长年冒着黑烟,可能混杂着人体高温下分解的可怕气味。一般日均有2-3名受害者被焚化。正如纳粹集中营部队宣称的:“你们离开此地的唯一途径——通过烟囱。”——奥斯维辛集中营看守军官卡尔.弗利奇

  i.最恐怖的事物,不是骷髅,不是半腐烂的尸体,不是核弹。一是人心,二是生化防护服——那种全身生化衣,脚穿胶靴,手上防护手套,戴着大透视镜,口鼻处是那种大橡胶呼吸管的鬼东西。

  作者:一个漂泊者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7173159/answer/121153805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