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日寇暴行 > 惨案实录 > 辽宁惨案 > 内容正文

稻池惨案
来源:清净流芳的博客   2018-05-10 16:17:29

  七七事变后,日本侵略军网罗大批汉奸、特务到处杀人放火,济南南部山区的群众自发组织起了红枪会,拿起大刀长矛抗击日军的侵略,日军手握先进武器对我抗日群众进行残杀,“稻池惨案”便是日军在此犯下的又一血腥罪行。

  1938年,惨案发生地稻池村是仲宫到大佛寺的必经之地,村内有100多户、450多人,以傅、赵、张姓居多。全村共有房屋450多间,耕地800多亩,平均亩产量150公斤左右。全村共有牛40多头,羊1000多只,猪100多头,鸡2000多只,牲畜家禽繁多,村内设有小学和私塾。

  在稻池村东,是稻池惨案的另一重要发生地刘家村,时年该村有180余户、600余人。在稻池村附近,还有邱家村、东路村、于家村等与之相连。

  日伪军侦察获悉稻池一带有红枪会活动,他们认为这种组织带有抗日性质。1938年12月24日,日军宪兵队纠集历城伪县长周鼎带领的100多人的伪县大队,杀气腾腾地沿着仲宫南杨家、邱家村、稻池这条大路向东而来,妄图一举消灭群众组织起来的抗日力量。

  当他们气喘吁吁地到达大佛寺村时,被当地群众组织红枪会成员团团包围。数倍于敌的红枪会成员凭着一腔爱国热血,用大刀、长矛与敌拼搏。一阵激战,日、伪军寡不敌众,丢下几十具尸体狼狈逃窜。日军队长小林来不及逃跑,被群众逮住,砸死在山坳里。驻济日军得到消息,当夜前来报复。由于当地抗日武装早有准备,将日军到大佛寺的必经之路二仙桥和泉泸河桥毁掉,使日军车辆无法通行,日军当夜败兴而归。

  红枪会料定日军不会善罢甘休,必然进行报复。果然,次日(1938年12月25日)凌晨,一个正规连日军约100人由仲宫伪区长陈洪年带路,气势汹汹地又从仲宫向邱家村、刘家村、稻池这条路窜来。红枪会得到消息后,立即擂响集合鼓,周边数村几百名成员迅速集合在邱家村东头小庙前,在首领叶冠英的指挥下,用大刀、长矛、滚木、礌石对日、伪军进行围追堵截。但因红枪会成员手中的武器落后,只能近搏,而敌人可以在百米外射击。叶冠英恐久战吃亏,于是经过一阵拼杀,在其负伤后,主动带领大家撤到了南山。据统计,由于和日军近战,死亡的红枪会成员共29人。其中,刘家村死5人,稻池村死14人,邱家村死8人,东路村死2人。

  敌人杀得兴起,突然见不到红枪会的踪影,便窜到刘家村,到村里见不到人,就烧了村西沿路的240余间民房,放了一阵枪。时年35岁的胡文兴一家10人因来不及逃入山中,只好到自家地窨中躲避。大火过后,只抢救出两人,其余8人皆被呛死于地窨中。

  随后,日军向稻池村迂回而来。稻池村的群众听到了敌人的枪声,看到了刘家村的浓烟,大部分人躲进了南山,只有少数老弱病残行动不便的人无可奈何地躲在家里。敌人进村后,见人就开枪,见房子就烧,见东西就抢、砸。从上午9点到11点多,敌人烧毁了420多间民房,群众的粮食、衣物、家具、牲畜及其他财产全部化为灰烬。没有来得及躲避的5名村民被日军残杀,3名村民受重伤。其中,红枪会成员傅志邦被日军逮到村西头,绑在树上。凶残的日军把他开膛破肚,将其心脏挖出,令人毛骨悚然。赵立生的身上被子弹打穿了几个窟窿,死在南面的黄崖下。傅展凯、孙振海被大火烧死。赵洪奎老人在他家北屋被刀劈死。67岁的张玉兰老人被堵在院子里,当一个日本士兵从大门口往里看时,他用长矛对着日本士兵刺了一下,日军把他拉到了村西头用刺刀捅死。老百姓房屋内的粮食及全部财产都被烧光、抢光,所养的牛、羊、猪、鸡都被付之一炬,损失惨重。

  日、伪军走后,人们从山上陆续回到村中,看到的是烧焦的房舍、树木、家具,再就是亲人那血肉模糊的尸体。就这样,稻池村在遭洗劫后化为一片废墟。稻池村当时有125户,有4户被杀绝。幸存的群众无衣、无食,无处安身。80多户外出逃生,卖儿卖女,扛活卖苦力。武文祥等人被迫到张店为日本人开矿干活,生活环境极其恶劣,再加上水土不服,超负荷的劳动,受着非人的折磨。无处投靠的傅长泉、傅长怀、张延顺等3户16人被生活所迫,逃到芜湖,有11人客死他乡,有的生死不明。稻池村的群众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受尽煎熬,直到新中国成立后才逐渐过上好日子。

  在“稻池惨案”的整个过程中,红枪会成员和群众共死亡59人,其中直接死亡人员45人,间接死亡14人,其中11人客死他乡。全村生产力遭到极大破坏,人口减少,经济全面崩溃,由此而产生的灾难性后果严重而深远。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