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日寇暴行 > 惨案实录 > 上海惨案 > 内容正文

竖河镇大烧杀
来源:崇明报   2019-05-13 09:59:49

  1938年3月18日(农历二月十七日),日寇千余人从崇明岛中部南边海桥港登陆。从此,崇明人民陷入了水深火热之中。一批爱国志士,为保家卫国,同日寇做殊死斗争。日寇屡遭车毁人亡、损兵折将的挫折后,恼羞成怒,调集上海等地大批日寇于1940年7月30日(农历六月廿六日)对崇明中东部地区实行惨绝人寰的大烧杀。数千烧杀兵在汉奸引领下,兵分两路,以装甲车为前导,西起北二条竖河,东到汲浜镇,南至公路,北至老岸,方圆数十里范围内反复“扫荡”,见屋就烧,见人就杀。我家东北的一个朱姓农民,不巧正遇到烧杀兵,鬼子用军刀劈他的头,他头一闪被劈去了一只耳朵,随即倒在桥边的一条河里鲜血直流。他装死不动,待鬼子走后,终逃得一命。因耳朵只剩一小块,以后人家叫他小耳朵。这次大烧杀,历时六七天,被杀群众数百人,被烧房屋4000多间,涉及乡镇18个。

  笔者当时十一二岁,对大烧杀情景历历在目,那天早饭后,见西南方向浓烟直冒,一个宅接一个宅起火冒烟,中间仅隔数分钟。那时农民多数住的是草房,有的用竹子做椽子,噼噼啪啪的竹椽爆裂声不绝于耳。烧到我家对南沈家的瓦屋宅时,只见烟火中瓦片被冲飞到空中,远望像无数黑色的燕子。沈家宅是四桯头宅沟,南桯架有跷桥,即中间一段桥片侧转后,人无法从桥上进去。后来听人家说,鬼子是用硫磺弹打进去烧着的。烧杀队向东到竖河镇时,将镇上居民及上早市的农民驱赶到镇上的城隍庙内,威逼他们交出游击队员未遂,即关闭大门,用机枪扫射,再投燃烧弹,其状惨烈之极。以后每年农历六月廿六日,做豆制品的作坊特别多做些豆腐,以应烧羹饭人家的需要。

  大烧杀那天,我们的家在南与北烧杀带的中间,与许多邻居家一样,把衣被打包后藏于长有茅柴的坟墓上,家具都搬到了庄稼地里,连小火油盏、筷笼都搬出去了,只剩个空屋壳,平时不舍得吃的鸡鸭都杀了吃掉。大家说,今天不知明天事啊。我家邻居龚家寄公爬到大树上望望南北烧杀带的情况,并不时告诉我们,直到夜幕降临,大家才回家。

  在这次大烧杀中,住在黄依香桥的大姑婆一家,房屋全被烧毁,衣物尽付一炬,一家流离失所,大姑婆等来我的大伯家和我家住下,其啼哭之状犹在脑际。过了一段时间,他们搭了个能遮风避雨的小屋后就回去了,以后我们和二表兄等仍不时来往。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