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日寇暴行 > 惨案实录 > 上海惨案 > 内容正文

日寇在宝山地区暴行
来源:凯迪社区   2019-05-13 10:18:05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军国主义为了扩大对中国的侵略,妄图灭亡中国,称雄亚洲,1932年、1937年对上海相继发动了“一·二八”、“八·一三”淞沪战争。宝山位于万里长江的入海口,扼长江与黄浦江的咽喉,因其特殊的地理位置,宝山成为两次淞沪抗战的主战场,惊心动魄、英勇悲壮的民族保卫战,在吴淞口、在宝山大地展开。在两次淞沪抗战的史册上,宝山人民为反对侵略,捍卫民族独立而作出了重大的牺牲和贡献。日本侵略者也给宝山人民造成深重灾难和巨大损失。侵略成性、残忍暴虐的日本法西斯军队,在宝山犯下累累罪行。他们残杀百姓、焚烧房屋、奸淫妇女、破坏公共设施和文化古迹、强占民地、奴役劳工,到处无恶不作,构成宝山历史上最野蛮、最黑暗的一页。

  宝山地处长江入海处,有"东南第一险要"之称,是两次凇沪抗战的主战场。侵华日军造成巨大灾难,其烧、杀、抢、奸的兽行,实在是令人发指,罄竹难书。

  据《凇沪战事之统计》,在1932年"一二八"凇沪战争期间,上海北区(包括江湾、吴凇、殷行、南翔、闸北、彭浦、真如。除闸北、真如外均在宝山县境内)住户损失48687万元(法币,下同),商店财产损失12859万元,房屋损失20117万元,工厂损失4532万元,加上间接损失,共达98521万元。江湾、吴凇的中央大学医学院、劳动大学、持志大学、中国公学、复旦大学、同济大学等高校以及吴凇商船学校、吴凇中学等中小学。大多数被炸毁、烧毁或捣毁。民房损失更其严重,单江湾一地,房屋被烧,被炸就达7539间。日军在战地残酷杀害无辜平民,2月24日,在江湾东隍庙前枪杀乡民20余人;张巷宅一带乡民,被日军驱入一处草屋内纵火焚烧,有70余人葬身火窟。28日,日军在高庙杀害平民数十人,有一地窖内避40余人,全部被放火烧死;在徐家巷日军杀中国平民17人,还把人头当球踢。3月1日在浦西村夏家塘,日军杀死平民40余人,夏兴生的祖父母、父母被杀,夏本人被日军用8只大铁钉钉在木板上,惨叫了一天一夜,血流尽身亡。日军还奸淫杀害中国妇女,据当时的《时事新报》记载,"日军在侯家木桥轮奸妇女十八人";"凡未及逃生之村中少年妇女,均遭日军强奸,事后且加杀戮,以致裸体女尸触目皆是,其残忍兽性行为,殊令人发指"。据查,"一?二八"期间在宝山境内施暴的日军是第九师团、久留米混成旅团及海军陆战队。

  在1937年"八一三"凇沪战争中,日军的暴行更加残酷。仅据此后汪伪宝山区公署对蕴藻浜以北各乡的不完全统计,商店损失I073万元,住宅毁损16134万元,农作物损失672.5万元;工厂损失402.3万元,堆栈仓库毁损5万元;学校毁损183.97万元,其他182.29万元,合计18653万元,加上南部繁华之地,损失则数十倍于此。据不完全统计,"八?一三"战争期间,全县被日军残杀的平民达11233人,连同战争带来的瘟疫、饥饿、 全县有2、3万无辜平民死于战祸,占战前人口的19.27%。日军还放火烧房、强占民地,使无数乡民无家可归。

  1937年8月23日(农历七月十八)夜,日本侵略军第十一师团(师团长山室宗武)在第三师团(师团长藤田进)和第一特别陆战队步兵一中队的掩护下,在罗径小川沙登陆。首当其冲的闻家宅,村上9户人家的房子全部被日军烧毁。农民闻爱生一家三代9口,被关在屋里活活烧死。赵家宅农民赵志冲带着即将分娩的妻子和2个孩子逃到淬杨坟躲避,不料孩子受惊吓哭,被日军发现。几名日兵对着这手无寸铁的一家老小又是开枪、又是用刺刀戳一 个孩子一个被砍去头颅,另一个被拦腰砍成两段。更为残忍的是即将分娩的赵妻惨遭日军剖肚,没有来得及出世的婴儿被日军用刺刀挑出来甩来甩去作乐。在三桥村石家宅,31名男女老少被日军赶到坟场,用铁链拴在一起,然后身上浇汽油,用火活活烧死。在合众村小龚施宅,日军放火烧毁了全村几十间房屋。村上没来得及躲避的30多名老人、小孩被赶到宅后,用机枪全部扫死。韩家、牌楼两宅50多户人家,房屋财产全部被烧。当时韩家宅有14位乡亲没有跑远,就躲在附近观望。一位老人见自己的房子被烧,不顾一切地跑出去,被日军一枪打倒。日军撤走后,乡亲们都出来看那位老人。不料日军闻声返回,结果除一人死里逃生外,其余13人全部被杀。幸存者名叫顾庆贞,当时13岁。当日军枪击刀砍时,顾庆贞的父母扑在他身上掩护。日军的刺刀穿透扑在上面的母亲的心脏,又穿透父亲的身体。顾庆贞被刺伤头部及右肩,深夜,她从父母的尸体下面爬出。因而,在韩家宅有14位乡亲被日军杀害十三个半之说,在合建村蒋家宅,十多名大人小孩被日军枪杀,8岁女孩王佩英独自逃到田野里,过了几个月的野人生活。当乡亲们找到她时,她面黄肌瘦、眼珠深陷、满头白发,所以后来被称为罗泾的"白毛女"。据不完全统计,日军登陆不到100天的时间里,仅罗径一乡,就有2244人被日军杀害,占当时乡民数的十分之八。房屋基本彼烧光(约10908间),妇女被强奸者数以百计。后来,罗径人民把农历七月十八日定为"总忌日",要子孙后代永远记住日本侵略者欠下的这笔血债。

  日军在罗径小川沙登陆的同时,还沿海塘向狮子林一带侵扰,在月浦沿江一带共杀害无辜百姓2782人。农历七月三十日,在大村宅屠杀男女老幼38人。中秋节那天,日军包围大徐宅。(今月浦乡西河村),用绳索把抓到的40名百姓拴在一起拉到后沟用机枪扫射。几天后,日军再次包围该宅,把全宅妇女围在一起,逼令她们脱去衣服,赤身裸体站在一起,日军在周围拍手狞笑。接着又在周围堆上柴草放火焚烧,惨号声远闻数里。不久,日军又至该村屠杀村民48人,村民徐配岩被日军用刀劈死,全家12人被杀光。狮林乡周彭、朱阿福全家5人与村民32人躲在地洞里,被日军用机枪扫射,全部身亡。村民姚其珍的妻子怀孕,被2个日本兵缠住,一个猜是男胎,一个猜是女胎,两人打赌,将她肚于剖开看,姚妻惨遭杀害,姚其珍也吊死在路旁。日军在罗店争夺战中受到沉重打击,占领罗店后,更加兽性大发,疯狂报复,滥杀无辜百姓s00多人,王家楼一次被杀26人。罗店镇赵家巷留守家园的男女老人43人,被日军用机枪扫射,一起死在一棵大榆树下。留在村上未逃走的46人,被日军赶到棉花田里,用机枪扫死。全村有11家被杀绝灭户,日军还在罗店镇枪杀中国红十 字会上海分会第一救护队副队长苏克己和队员谢惠贤(女)、刘中武、陈秀英(女),苏克己遗体被日军碎尸6段。为此,宋美龄女士当时曾在中央广播电台作英语广播,揭露日军无视国际公法、残害红十字会医务人员的暴行。 1937年10月27日(农历九月二十四日),日军在彭浦乡制造"火烧杨家楼""血洗大马桥"惨案,屠杀百姓121人。大马桥张春林一家3人被杀,张春林被日军割去睾丸抛在井里淹死。徐家阁107间房屋被烧毁,17人被杀。庙头张家宅后浜20人被绑在一起用机枪扫射死。从此,彭浦乡民把农历九月二十四日这天定为"祭祖日"。

  在大场,惨遭屠杀的平民有443人,十多个村庄2424间房屋被毁,村民郁小弟一家6人被炸死5人,场南村朱林珍的姑母家9人,全部被杀。场南夏家宅东场,日军放火烧屋,点燃后离去,躲在村内的老人沈兆园、周小金、孟敬堂提水救火,日军复回,见状,即予枪杀。

  在吴凇乡泅塘村,农历八月初四,应阿友等3名青年被日军绑到城厢镇五圣堂,和其他100多名老百姓一起,被集体枪杀。杨东村张福松被日军用刺刀捅了13刀,还把桌子压在他身上,日军站在桌上大笑,张被活活折磨死。

  在盛桥乡沈家村,严友生15岁的女儿被日军绑起来丢在着火的房子里活活烧死,聚源桥张礼尚的父亲、妻子、儿子3人躲藏在一个泥坑里,出来觅食时被日军发现,全被赶回泥坑活埋,张父用力钻出,被日军用枪柄砸碎脑壳。日军还强迫村民站在旁边看,要大家拍手笑,不拍就挨打。村民王友德的妻子拍手时流泪,被日军重揍两记耳光。在凇南乡,612人被杀,2132间房屋被烧。其中19人被日军浸在牛*池中淹死,村民陈飞龙的父亲被日军浇 硫酸活活烧死,在顾村乡,日军集体屠杀村民近百人。日军抓住程连生、程金桃父子后,先杀伤程连生,再逼程金桃砍下程连生的头颅。

        在"八,一三"战争期间,宝山全县被日军强奸的妇女达1672人。江湾乡徐家巷一年轻妇女被5名兽兵轮奸后,吃明矾自尽。张桥乡徐某70多岁的妻子遭日军奸污后,还要交10块银元,因交不出,被绑在树上刺死。杨东乡同心村殷某之妻两次遭兽兵轮奸,一次7人,一次12人,因此得病身亡。月浦乡潘桥村王某之妻刚生小孩,即被日兵强奸,4天后死亡,王某被割掉鼻子,罗店谢家宅吴阿七全家7人,17岁的女儿被兽兵轮奸后绑在毛竹上,用腰刀剖肚杀死,其余6人被砍头,同村吴某之妻怀孕临产,遭奸后被剥光衣服用腰刀剖肚挑出胎儿。

  1938年,日军为扩大侵华战争的需要,在宝山境内强占民地,拆毁民房兴建机场、仓库、兵营,码头等军事设施。为建丁家桥王洪飞机场(即今宝钢厂所在地),强占土地2858亩,平毁村庄22个,民房759间,使172户百姓无家可归。同年,又在大场圈地4136亩建大场机场,毁村庄17个,使397户百姓流离失所,次年,在江湾建机场,圈地7000亩,有400多年历史的殷行古镇和周围48个村子全毁,使1121家人家6000多乡民无家可归。日军工兵部队对殷行镇作毁灭性铲除, 1082间房屋顷刻间化为焦土.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