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日寇暴行 > 惨案实录 > 浙江惨案 > 内容正文

日军在鄞县的暴行
来源:360图书馆   2018-05-10 11:49:02

  1937年8月24日上午8时,日机1架在栎社机场上空投下500磅炸囘弹2枚,1落场内,另1落在赵家附近稻田里。炸伤小贩一名。

  1937年9月1日晨6时30分,日机大批侵袭栎社机场,计12架,分2次投弹,合计21枚。这些60磅重的爆破弹多数落在场内和栎社站附近。农民胡庆堂,年22岁,日机投弹时避入茭白田中,被弹炸伤右肩肋下,负伤甚重。又陈文炳之母被弹片擦伤。太平桥庵一和尚,跳入河中避弹,入水过久淹死。栎社汽车站玻璃窗全损,保佑观后面华姓房屋坍毁7间,农民赵阿裕的黄牛被炸死。

  1937年9月27日,一艘日舰自象山港东祁门驶入横山埠海面,炮击新德兴号渡轮,渡轮立即中弹沉没;日舰又转向鄞东里蔡、外蔡、三峡岭等地开炮16发。

  1938年4月12日午后,日机22架,向栎社机场投弹50余枚,村民逃避不及,炸死6人,炸伤10余人。附近的徐家中燃囘烧囘弹起火,全村房屋付诸一炬,仅有断垣残壁,遍地瓦砾。

  1940年1月19日上午11时,日机3架至栎社东南北角投弹10枚,继在东庄会稽庙赵家屋边有张瑞兴者,年36岁,务农,在半途被弹片伤左眼、左手腕、左脚等处,当有救护队包扎后送中心医院医治。

  1940年10月13日,敌舰6艘轰炸横山,死伤10余人。

  1941年4月19日上午8—9时,一架飞到萧皋碶上空时,村人无知,都出外观望,日机连续投下三颗炸囘弹。一颗落在朝东屋边田畈里,一颗落在三进头屋里,一颗落在新屋屋里。共炸死3人,重伤1人,轻伤10余人,炸毁楼房4间,平房4间,震坏房屋10余间。20日,日军从江东出发,一路抢掠财物,奸囘淫囘妇女。在萧皋碶拉走民夫3人,在陈婆渡拉民夫时,有个开豆腐店的吉祥父亲,因抗拒被当场枪囘杀。然后去石家,在石家抢劫民食,奸囘淫囘妇女,抢到的鸡、蛋就叫民夫挑着。又到汪家,抢去姚立芳拴在晒场上的黄牛。到了周韩前横,又牵走了周阿法家的一头黄牛。

  1941年4月20日,鄞县沦陷,日军即派相当兵力驻扎栎社机场。从此机场周围民无宁日。他们首先通过汉囘奸、地痞,将附近村庄的妇女、儿童征去修筑机场,嗣后借口“支囘那兵”出没,经常到方圆10里的村庄骚扰。有的被怀疑为国民党士兵,即加杀戮。如在栎社街上开豆腐店的李阿郎,被推倒在地,用刺刀乱戳,幸有泥块遮掩,尚未毙命。有一次,机场内日军夜间互相殴斗,竟至火拼,次日竟然谎称游击队夜袭机场,于是四出搜索,在蒋家等处抓去无辜平民10余人,其中蒋瑞芳被打成瘸子,蒋阿定被打得遍体鳞伤。

  1941年4月20日鄞县沦陷后,五乡碶的汇牵桥,成了一道鬼门关。有一次,一对青年夫妇过桥,日军不问情由,把男的抓起来打得血肉模糊,女的就被拉进哨所奸囘污。一段时间,五乡碶街上人心惶惶,有的妇女夜晚不敢在家留宿,偷偷避到河岸的船上过夜,但日军跟踪而至,竟有在船上被蹂躏的。过皎碶桥的吴姓大屋里,屋主人是位叫吴艾生的老人,日军闯进大屋,看见壁上挂着他子女儿媳的照片,日军竟兽性大发,声嘶力竭地逼老人交出“花姑娘”。老人说这是从上海寄来的照片。日军遍搜不得,恼羞成怒,竟将老人掀翻,拉到门边,把头枕在门槛上,用刀活活斩死。

  1941年4月21日,日军从奉化江口翻长岭墩,骑自行车进犯鄞江。日军一进鄞江,就窜街钻巷,口口声声要“花姑娘”。在许家桥弄内,瞥见一个妇女,但追之不及,就开囘枪打死另一个奔跑不动的老妇泄愤。因为鄞江桥是山区与平原的交接处,地位重要,所以日军在此设司令部,在各要口站岗放哨,在官池墩垒沙袋,拦铁丝网,总兵力有四五百之众。他们在大德会开设“俱囘乐囘部”,把各地掳掠来的妇女,充作军妓,供日军发泄兽囘欲。据不完全统计,日军盘踞鄞江三年,仅鄞江镇一地,被日军残杀的中国老百姓不下30人。

  1941年4月,日军进驻横溪。日军时常出外找“花姑娘”,被糟蹋的有数十人,其中有个聋?老大的妻子,竟被当作军妓,供长期淫乐,染上性囘病。有次日军去象山港口,途经大岙,见有一家农民正在田间劳动,日军上前问语,语言不通,日军大怒,把上下两代四口人全部杀死.还有一个二三岁的孩子,耳朵被削去一角。

  1941年5月7日上午,侵占宁波日军兵分三路进袭鄞西凤岙镇。 日军占领凤岙后,当日即强占行宫与涤源小学为指挥部。队长名叫德源,凶狠歹毒。仅过三日,即纵令部下任意进村抢掠奸囘淫。凡年轻美貌女子来河埠洗涤,一被日军看中,即尾随到家,入夜即上门强行奸囘污,被害者不计其数。地方建立所谓“维持会”后,日寇强令广招花姑娘,由日军四出掳掠妇女凡40余人,集中拘留在涤源小学楼上,供日寇泄囘欲。

  1941年5月30日,日军一个旅团分五路到大皎(今章水)“扫荡”,当时鄞县、余姚等6个县政囘府均迁至此地。日军“扫荡”开始时,县府人员均已逃离大皎,大部分村民也已逃到附近的山上。日军到达大皎时,碰见2个农民,先将他们杀死,然后放火烧村,300余户的大皎村,烧得只剩下6间破房。在烧村的同时,日军上山抓到20多名妇女,其中有2人是未成年的女孩子,日军将她们全部拖到一座坟墓拜台前强囘奸,顿时惨叫声和哭声响成一片。该村有个女孩子,到邻村去乞讨,途中遇到了日军,日军将她的两脚分别绑在两匹马上,然后鞭打两马,把她的身体对半扯开以取乐。

  1941年5月30日,100余名日军火烧大皎后从樟村翻岭进犯锡东乡(今鄞江)建岙。建岙村自下边桥至上边桥的上塘地段被劫掠后焚毁共计471间,致使700多人流离失所。

  1941年夏,日军到处“清乡”。住在姜山凌家的国民党游击队,有一个正班长、一个副班长、一个炊事员来不及撤走,被敌人捕获。日军绑着他们,过乡穿村,到处‘示众”。到了桃江,见这个村子大,人多,就拉拢不少老百姓,叫他们看杀“游击队”。日军割断了捆绑在正班长身上的绳索,然后叫他跪在地上,一刀砍去,那班长将头一侧,刀砍在肩上,班长不顾疼痛,拔腿就往庙后跑去,一连涉过两条小河,终于保全性命。被抓的炊事员已经52岁了,则惨遭毒手被砍下了头颅。

  1941年东吴大庙“菩萨诞辰”,东吴镇请来的王传香戏文班子在大庙演出,正值日军从五乡碶经过大涵山到东吴,观众四处逃散,18名女演员由于来不及撤退遭到日军强囘奸、轮囘奸。

  1942年2月2日早晨,日军第一次来咸祥扫荡。咸祥大街上集市货物都被日伪军抢光。日军军官和伪军副师长等住在球山书院(即今咸祥乡中心小学),将来不及逃走的老百姓一二百人,赶到球山书院大礼堂训话。日寇想收买人心,假惺惺地说:“黄头发、高鼻子、蓝眼睛的美国人是坏人;日本人和中国人面貌相象,肤色一样,是自己人,不要怕……”接着还分“旭光”牌日本香烟给老百姓。可是在书院外面,日寇、伪军却端着亮晃晃的刺刀到处抓人。镇民朱坚定、朱仁安、朱定仙三人躲避在七八房晒场地角落灰间里,被日伪军搜着,揪住胸襟使劲地摇晃,说他们是游击队,当场把三人打得皮破血流,并用布包住他们的眼睛,强迫跪在冰天雪地里,用枪毙相威吓,并查问镇长在哪里。这次日军在咸祥住了两天两夜。老百姓不及逃出的,男人被打的很多,几个妇女被奸囘污,许多人家被翻箱倒柜,细软抢劫一空。

  1942年春耕时节,驻凤岙张家村炮楼日寇把一里山青年捉住,咬定他为游击队员,不容分辩,即用绳索将他五花大绑,拖到一棵大树下,拷打审问之余,把他吊上树去,几上几下,直搞到那青年力竭声嘶。之后,日寇还放出狼犬,任意撕咬,令人惨不忍睹。

  1942年8月10日,日伪军火烧咸祥镇长朱绣芳房子。共烧毁楼房五间两弄、平屋六间。接着,又去纵火烧毁设在咸祥石墙头的鄞县警囘察局四分局房子。

  1943年1月1日至5日,敌伪扫荡下水、韩岭、俞塘、管江、邹溪、塘头、咸祥,大嵩、海南、瞻岐等乡镇,被敌伪抢劫、勒索之财物、粮食无数,烧毁房屋60余间,县府仓库食米50余石,谷4000余斤。公家损失达6万余元,民众受灾35户,损失达3015万元。

  1944年10月16日,日军进驻大嵩城内东北小山上的真武官,作为据点。然后,又派兵在咸祥西南黄牛岭上的古峰堠上设岗哨,拉民夫在烽堠周围挖掘壕沟,控制咸祥通往奉化的要道,搜查、劫掠过路行人。以后,又在大嵩卫西门处江宁庙后面的咸塘岙构筑工事,强征民夫二、三十人,运木料、做苦工、历时20余天。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