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日寇暴行 > 惨案实录 > 浙江惨案 > 内容正文

日军在余姚暴行
来源:余姚新闻网   2019-05-08 08:49:50

        1941年4月23日,余姚沦陷。但是日军在占领余姚前就对城区及周边乡镇实施了大规模轰炸。从1938年至1941年沦陷期间,余姚境内遭到的造成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的轰炸(以有档案和文献资料记载的为准)就有14次,共计伤亡178人。

  余姚沦陷后,日军为维持其统治,对百姓实施高压政策,肆意进行烧、杀、奸、掠,疯狂实施烧光、杀光、抢光的“三光”政策,余姚人民在日军的铁蹄蹂躏下遭受了深重灾难,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其中,火烧长泠江、洋菜厂事件、火烧南黄就是日军在余姚犯下的无数暴行中的3个典型例子。

  火烧长泠江

  1943年2月6日(农历正月初二)。两名从五夫驻地外出架设电话线杆的日本兵闯进金孟殿村(今马渚镇长泠江村),向保长敲诈了两篮鸡蛋、年糕和两只鸡后,又窜到农户叶兆圣家里,要酒索肉,大吃大喝。在该村活动的地下党员陈英浩得知后,立即把消息告诉了在西江沿宿营的三五支队便衣队,大家商量后决定干掉这两个日本人。地方党员和便衣队分头准备,火速赶到叶兆圣家,打死了这两个鬼子。

  便衣队惩办了鬼子,为群众出了一口气,人们从心底里感到高兴。考虑到事后可能会被敌人发觉,为保障群众安全,决定由地方同志抓紧处理善后工作,便衣队即回部队汇报情况,要求部队在当晚攻打马渚日军据点,以转移鬼子的注意力。不料因部队被调去围歼土匪,原定计划未能实现。

  第二天,驻五夫日军发现两个电话兵一夜未归,就追查下落。当晚,日军用刺刀逼着马渚镇的老百姓到镇东的相公殿前,四周架起机枪,迫令他们说出电话兵的踪迹。马渚镇的群众根本不知道这件事,全场寂静无声。鬼子头目见无人答话,便挥舞着指挥刀狂叫,四周的鬼子兵个个凶神恶煞地将上着刺刀的枪口对准人群。

  这时,人群中走出一个过路的道士。原来这个道士6日下午路过长泠江魏家村(今马渚镇长泠江村)时,看见有人搬运家具,就起了疑心,他只意识到眼前同胞的危险处境,便贸然将此情景讲了出来。马渚镇的群众得救了,但灾难却降临到长泠江一带的群众头上。鬼子连夜调集百官、五夫、余姚等据点的大队人马,向长泠江一带“扫荡”而来。

  8日早上7时左右,数百名鬼子、伪军从马渚出发,向长泠江季家堰村(今马渚镇长泠江村)开进。派去马渚侦察鬼子行动的地方同志发现敌情后,立即跑回村子报信,并组织群众扶老携幼撤离村子。不一会儿,鬼子包围了长泠江两岸,冲进了金孟殿、季家堰、南魏等沿江村庄。因保长已逃走,就先放火烧了保长的家。然后,挨家挨户搜查,并对未能撤离的群众进行刑讯逼供,逼他们交出两名日本兵。但是,顽强不屈的长泠江群众不为所动。

  不久,鬼子在双江坟头附近找到了被打死鬼子的两具尸体,顿时兽性大发,疯狂地对附近5个村庄进行了残酷的烧、杀、抢。天寒地冻,村里的一位老大妈被鬼子剥光衣服踢进池塘,看到她在结冰的池塘里将要冻僵时,鬼子又将另一位老大伯推入池塘,让他把老大妈拖上岸。当老大妈被拖上岸后,鬼子又用皮靴狠狠地踩在大妈喝饱了水的肚皮上,进行惨无人道的摧残。一个患有精神病的妇女,被鬼子轮奸致死……惨遭鬼子鞭打者更是不计其数。鬼子一边杀人,一边放火烧村,大火从8日(初四)中午开始一直烧到10日(初六)中午,5个村庄全部烧毁,烧死老人1人、小孩3人、耕牛10余头,烧毁房屋562间,受难群众158户。10日早上,鬼子忽闻杏山、回龙方面传来枪声,才押着足足装满10余条大船的财物匆忙逃走……

  洋菜厂事件

  1942年秋,为了迅速打开四明山区抗战局面,开辟和建立敌后抗日根据地,在中共四明地委的领导下,姚南、慈南一带分别成立了群众性的武装自卫队。抗日自卫队一般以村为单位建立,不脱产,负责站岗放哨,巡逻盘查,刺探敌情,配合主力部队作战,保护我方物资安全运输及交通联络,救护伤兵等工作,并有计划地带领群众坚壁清野。有的地方还数乡、数村联合起来,成立联乡联防自卫队,逐步由不脱产的群众性自卫武装上升为脱产的地方武装,成为主力部队不竭的兵源。

  1943年初春,中共姚虞县委为促进和巩固根据地建设,筹组慈南、姚南地区的抗日联乡自卫队,并与陆埠、郭姆的国民党乡(镇)长谈判,议定由乡镇长负责自卫队的经费供给。其中,陆埠联乡自卫队由罗永元担任队长,杨义忠担任政治指导员,成为一支由我党领导下的脱产的联乡抗日自卫队。

  陆埠联乡自卫队驻扎在陆埠镇上田屋(现址为陆埠中心卫生院),逐步发展到20余人,后移驻到洋菜厂(旧址)。不久,自卫队就在收集敌伪情报、镇压土匪、宣传抗日方面开展了一系列卓有成效的活动。

  但自卫队的发展也遇到了种种困难,处境十分艰难。4月下旬,汪伪镇长周某等把自卫队驻洋菜厂的情况密报日军,4月30日,余姚城内的日伪军乘我主力部队不在陆埠地区之机,对陆埠联乡自卫队下了毒手。当天下半夜,日伪军100余人,由汉奸带路,在夜幕的掩护下,将毒手伸向了陆埠联乡自卫队。一股敌人抢先占据了撞钟山制高点,架好机枪,居高临下对准自卫队驻地洋菜厂。另一股敌人则越过田野和溪滩,呈包围之势向洋菜厂扑去。

  当放哨战士从黑沉沉的夜色中发现敌人时,日伪军已近在眼前,哨兵当即鸣枪报警,不幸被敌机枪击中,当场牺牲在冷水堰坝上。自卫队指战员听到枪声后纷纷起床,打算突围出去,但已经来不及了。就在瞬间,敌人冲进了洋菜厂,枪口逼在战士们的胸前……战士章荣宝从楼上破窗而逃,被守在下面的日军发现,当场用刺刀刺中后脑昏死过去;罗永元亦瞅准机会从窗户跳下,幸而他熟悉地形,又略懂军事常识,终于成功突围;通讯员章龙水年仅16岁,且个子矮小,身着便衣,也乘敌人不备之机脱身。其余包括指导员杨义忠在内的14名指战员,不幸被俘,同时被捕的还有一位管厂的职工施永水。另有两名队员因那天住宿在家,也得以幸免。事后,惨无人道的日本鬼子用铁丝穿过被捕自卫队员的手掌,用船押至姚城,并将洋菜厂的19间房子,全部放火焚毁。

  次日清晨,当地群众闻讯赶来,发现一个受伤苏醒过来的自卫队员,马上用土制担架抬到我后方医院,但因伤重失血过多,这名队员经抢救无效最终牺牲。陆埠联乡自卫队遭敌袭击的消息,很快传遍了陆埠,传遍了整个四明山区,震惊了中共姚慈县委。但由于当时我浙东抗日武装主力不在附近,被俘的自卫队员又羁押在日伪军防备森严的余姚城内,难以营救。

  关押期间,被俘的战士尽管受尽了敌人种种非人的折磨,但是他们个个宁死不屈,坚决不向敌人透露我方情况。

  敌人见从自卫队战士口中得不到任何信息,决定对他们下毒手。5月18日,日军把被捕的14名自卫队指战员押到余姚城东的玉皇山,强迫他们挖了2个坑,且未等土坑挖成,就残暴地将战士们一个个刺倒在地上。

  据当时目击的群众介绍,其中有一名战士未被刺中要害,还在低声呻吟,日军竟把他盖土活埋。战士马先能的母亲在现场亲眼看到儿子被鬼子刺倒在血泊之中,当场昏倒在地,滚落山坡。这一天,陆埠联乡自卫队被捕的杨义忠等14名指战员,把自己的宝贵生命,献给了中华民族伟大的抗战事业。

  火烧南黄

  1943年12月7日,日军从余姚、宁波调集了千余人的部队到四明山区进行扫荡,四明山人民再一次蒙受惨重的灾难。此时,新四军浙东游击纵队的教导队正在四明山一带活动,12月9日,教导队得知鬼子要从上庄向深坑、陈天龙(今属鹿亭乡)一带扫荡,便在当天下午埋伏在深坑山岙里。下午4点左右,鬼子果然来了,待他们一进入埋伏圈,教导队就向鬼子猛烈开火,当场打死两名鬼子。

  为躲避鬼子的报复,当晚,当地群众便在地方组织的安排下撤退到云灯寺山上隐蔽。第二天一早,大家发现对面浓烟滚滚,原来是鬼子放火烧了南黄(今梨洲街道境内),这场大火使南黄267户人家被烧234户,68岁的村民黄德桂和另一个出生才几个月的婴儿被活活烧死。

  在鬼子的扫荡中,先后有南黄、夏家岭头、蜻蜓岗等十多个村庄被烧,千余户群众受灾。这是日本鬼子在当地欠下的一笔笔血债。

  南黄被烧之时,该村党员黄连同志及时向正在附近开展工作的南山县办事处主任朱之光汇报。朱之光得知情况后,立即带领干部赶来慰问,告诉大家浙东区党委已向全区党政军民发出号召,全力支援受害群众共渡难关,重建家园。

  听到南黄遭难的情况后,附近群众在党员干部的带领下,送来了粮食、日用品、建筑材料。浙东区党委党政机关和三五支队的指战员们宁愿自己少吃一口,纷纷把节省下来的粮食送给南黄百姓。同时还把衣物、津贴节省下来送到南黄群众手中。在朱之光的指挥下,南黄成立了救灾委员会,领导村民开展生产自救。救灾委员会的工作人员把收到的各种救灾物资及时验收、登记后发放到群众手中。虽然正值隆冬,且在如此严重的大灾大难下,但是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南黄没有饿死、冻死一个人,创造了一个奇迹。

  位于马渚镇长泠江村的侵华日军火烧长泠江史迹馆

  为纪念抗日战争期间被日军残忍杀害在玉皇山的抗日志士和平民百姓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