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日寇暴行 > 惨案实录 > 江西惨案 > 内容正文

日军在抚州的暴行
来源:抚州日报   2019-05-08 10:40:07

       日军侵华,对抚州人民犯下累累罪恶,罄竹难书。从地方史志及报刊所载加以汇集,可见日本军国主义所有罪恶中的极小部分。日军在抚州的疯狂暴行,给抚州人民留下世代不忘的耻辱、血泪和对侵略者的深仇大恨。

  轰炸之下的抚河两岸

  1939年日军侵占南昌后,日机开始对抚州地区频繁实施狂轰滥炸,至1941年,对东乡、临川、南城、崇仁、宜黄、南丰、广昌等县轰炸37次。其中对东乡县城的轰炸多达20余次,仅东乡、南城、临川、崇仁炸死炸伤平民就多达1700余人,烧毁房屋1242栋。

  1939年4月7日,9架日机两次轰炸东乡县城,炸死80余人,烧毁房屋90余栋。6月5日,9架日机分3次对临川温圳实施轰炸,炸死炸伤近200人,炸毁民房10余栋,炸沉船只4艘。24日,2架日机空袭李渡,炸毁民房4栋,炸伤14人。次日,3架日机袭击临川县城,炸毁民房5栋,炸伤百余人。8月初,日军又出动6架飞机空袭临川县城,炸死群众100余人。

  1941年3月3日,日军出动飞机27架次,分3批飞临南城上空,盘旋一阵后丢下大量炸弹,炸死炸伤1000余人,炸毁房屋400多栋。中学教师尧孝杰一家5口仅剩1人;孝子巷张姓新婚夫妇洞房被炸飞,夫妇俩的尸体悬挂在电线杆上;永丰坊附近一防空洞被炸塌,砖石堵塞洞口,60余人窒息致死;包幼臣两个孩子刚从浙江回来,在日军的轰炸中丧生,树枝上挂满了血淋淋的鲜肉。11月14日,9架日机再次轰炸南城县城,投下大量燃烧弹,县城内一片火海,西街、天一山、府背等大片房屋被烧毁,其中西街几百户商店民宅除七八户外,全被烧光。

  1942年6月8日,9架日机轰炸崇仁县白路镇,炸死炸伤军民百余人;接着,又在凤岗圩上空投弹3枚,炸死1人,炸伤1人。

  六县沦陷悲惨烧杀

  1942年6月,日军入侵抚州,先后在东乡、临川、宜黄、南城、崇仁、金溪等地,用极为残忍的手段屠杀手无寸铁的民众,其暴行骇人听闻。

  6月5日至15日,10天之内,抚州境内东乡、临川、宜黄、南城、崇仁、金溪等县相继沦陷。日军所到之处,烧杀奸掠,无恶不作,其残忍程度见所未见,闻所未闻,抚州人民惨遭浩劫。日军在侵占临川县的70余天内,杀害民众15885人。6月6日,日军进入临川县城(今抚州市城区)。他们将抓到的居民50多人一个个反绑成串,押至行易桥(文昌桥)上,首先推一人下河,后面的人也随之坠入河中淹死。19日,日军120人乘夜包围唱凯岭上徐家村,136名村民躲在附近禾田内,日军发现后,用机枪疯狂扫射,村民全部被杀害。

  日军在抚州残杀百姓的罪行有当时的血色记录。1942年11月25日《新民报》载:“浙赣之役后的赣东,一片凄凉,崇仁、宜黄、贵溪、上饶、玉山等各县……景况凄凉,亟待善后。敌此次进扰时,口号有曰:烧杀以助军威,奸淫以助军乐,抢劫以助军食。其杀人方法有二十六种。临川文昌桥下,被害者数千人。崇仁、宜黄一带,数十里无人烟。”由此可见日军暴行之一斑。

  在东乡县,日军杀害民众1609人。在崇仁县,日军杀死民众266人,杀伤54人,日军侵入县城时将抓住的民众19人推入河中活活溺死。在宜黄县,日军杀死民众809人,杀伤159人。在金溪县,日军杀害民众798人,在黄坊村福音庙前把老弱民众26人全部刺死后,丢入旁边的池塘内;血洗洛城村,死者数以百计。南城县麻姑山大山村,被日军血洗一空,老少无一幸存;县城西边葫蓉山有一古庙,40多人为躲避战火,藏在古庙里,被日军发现后,有的被割去耳朵,有的被挖鼻子,有的被割断舌头,然后将他们抛下悬崖;万坊有个小村20多人被杀光。在侵略者的践踏下,到处田园荒芜,鼠疫横行。全县从14.5万人锐减至10.2万人。日军还到处放火焚烧民房,临川、南城、宜黄等县城整片整片房屋被烧毁。

  淫虐妇女令人发指

  日军到处烧杀的同时,四处抢掳妇女,恣意奸淫,凡被日军所掳妇女,不论老少,皆被奸淫,有的被轮奸多次,奸后被杀。从十一二岁的少女到七八十岁的老妪,只要被日军抓获,都要被奸淫。侵略者在抚州犯下了令人发指的强暴妇女、伤害女性的滔天罪行!一位受害者曾指控他们:纵将这群禽兽不如的恶鬼千刀万剐,亦不足以抵偿其凶残、邪恶、无耻的罪孽之万一!

  1942年6月,日军在崇仁烧杀之后,又疯狂地四处抢掳妇女。全县有200多名妇女遭日军强奸,仅县城受害妇女就有50余人,其中不少是少女,这些人被奸后皆被杀死。从南昌逃亡宜黄途中,江西葆灵女中300多名师生在崇仁县许坊小学暂住,遭遇日军,30多名女学生在校内被集体奸淫后杀害,余者四处逃散。从许坊到宜黄县城途中,又有多人被日军奸后残杀。黄坊村5名60多岁的老妇被日军抓获,遭轮奸摧残;三山庙(今三山乡)70余名妇女遭日军强奸。

  1942年6、7月间,日军有一次在临川抓到30余名妇女,把她们赤身裸体地押到坤贞观,集体轮奸后残杀。同期,东乡县店前乡便塘村,有7名妇女遭日军奸淫致死。南城县城沦陷时,日军把抓获的大批妇女集中关押在河东饶家大屋,在光天化日之下进行集体轮奸,王玉英等5人当场被奸淫致死;钟保生的女儿身怀六甲,即将分娩,在被奸淫后,日军用刺刀剖开她的腹腔,挑出胎儿,抛甩在石板上;在遭日军蹂躏时,罗细仔之妻拼命挣脱后,跃入水塘自尽身亡。日军撤走后,南城许多裸体女尸暴露在街头巷尾、塘边田头,惨不忍睹。

  蹂躏之下人财巨损

  抚州在日军的频繁空袭和肆意蹂躏下,满目疮痍,惨不忍睹,抚州人民遭受了惨重损失,人口伤亡33289人,财产损失763亿元(法币,下同)。

  日军给抚州造成的人口伤亡33289人,其中:死亡22573人、重伤6012人、轻伤4704人。抚州六县沦陷后,遭日军奸淫的妇女8232人,其中:奸后杀害6254人,奸后重伤1978人;遭日军残杀的儿童2893人,重伤儿童1025人。

  日军侵入江西后,曾使用化学毒弹和细菌武器,在水井水源里投放毒药,给当地人民造成深重灾难。1939年3月中旬后,日军攻打南昌外围,向中国军队发射2万多只烟雾喷射器毒气弹。在进攻南昌时,沿途施放毒弹,严重危害中国军民的生命。由于日军在各地肆意杀人,大量尸体无人掩埋,腐尸臭气熏天,致使细菌繁衍,疾病流行。日军将米缸、水缸、水井当作粪窖、便池和垃圾箱,使许多水源被严重污染。日军每到一地,疯狂抢劫家畜、家禽,将不食用部分随处抛掷,对来不及食用的畜禽也都加以宰杀,任其腐烂,毒害地方。这样,进一步促使鼠疫、伤寒等各类瘟疫在各地蔓延,其中受瘟疫祸害最严重的有南城、南丰、九江等地,许多人未死于战火却死于流行病。1942年10月5日《解放日报》载讯:“赣东于战争中遭敌寇烧杀洗劫者有10余县之多,灾民在300万以上。灾情以南城、金溪、崇仁、宜黄、南丰、鄱阳、清江等县最为严重。灾民多四散逃亡,十室九空。目前灾区传染病极流行,饿毙及因传染而死者极多。”

  战后,1946年国民党江西省政府对全省抗战损失进行调查,据《江西省抗战损失调查总报告》统计,抚州各地抗战财产损失763亿元,其中财产直接损失496亿元,包括行政机关、学校、农业、工业、商业、交通航运、电讯、公教员工等损失,其中行政机关直接损失42700.5万元,学校直接损失28516.9万元,农业直接损失2284465万元,工业直接损失141281.2万元,商业直接损失1196642.4万元,航运直接损失8761.6万元,电讯直接损失3482.6万元,公教员工直接损失1255733.5万元。财产间接损失267亿元,包括工业、农业、商业生产额减少值和可获纯利减少值;机关、学校等机构和人员的迁移费、防空费、疏散费、救济费,死亡人口的埋葬费,伤残人员的医疗费,死亡人口家属的抚恤费,等等。

  抚河在哭泣,抚河在控诉!日本侵略者给抚州人民造成的物质损失略可计数,而让抚州人民承受的精神伤害无以清算,心灵的痛楚永难磨灭!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