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日寇暴行 > 惨案实录 > 江西惨案 > 内容正文

日寇对吉安的侵略
来源:中国江西网   2019-05-08 10:47:20

  吉安市位于赣中西部,抗战时期曾作为江西省政府所在地,是东南抗战的大后方,是江西战时工业建设的中心地区和军粮的主要产地,同时也是沦陷区人民南下逃亡的主要寄居地。即使如此,吉安也同许多地方一样,未能避免日寇的残酷侵略;在此过程中,吉安人民同样遭受了巨大的灾难和痛苦,其生命财产同样遭受了极其惨痛的损失。

  日本侵犯吉安,首先是飞机狂轰滥炸。1937年12月13日,日军飞机首次侵扰吉安城区上空,此后日军便有计划地对吉安进行轰炸。1938年6月的一天,上午10时许,一队日机沿国民党吉安县政府(现吉安市委院内),国民党第三行政专员公署(现市政府院内),阳明路、高峰坡、古南镇一带进行轰炸,回头时又在高峰坡狂炸。国民党专员公署和吉安县政府中了几个大炸弹,炸塌了好些房屋,空地上炸成了几个大坑。紧邻公署边新建不久的阳明中学校舍全被炸毁,幸亏防空洞未直接中弹,躲在洞内的200多名师生得以死里逃生。损失最严重的是高峰坡居民区。日机刚轰炸完后,高峰坡的居民们便纷纷走出防空洞。敌机一发现人群,便立即调头用机枪扫射,并向防空洞方向投掷炸弹,炸伤炸死居民20余人,炸毁房屋二三百间;吉安城遭日机轰炸损失最为严重的一次,是1939年6月14日,这天日机不仅投掷了一般炸弹,还投了汽油燃烧弹。导致书街口的木板房引发了大火,持续烧了两天一夜,使澹阉路(现工农兵电影院内)至南湖桥头数百间房屋全部焚毁。吉师附小(现仁山坪小学内)的防空洞洞口被炸塌,洞内20余名师生全部遇难。后来,市民们只好每天清早疏散到郊外,或过河到水东,躲避空袭,傍晚才敢陆续返回城内。据统计,从1937年冬日本飞机首次轰炸吉安,至1945年7月15日最后一次轰炸吉安城区止,吉安城区共遭日机轰炸59次,投弹1729枚。炸死488人,伤741人,炸毁房屋1851栋,汽车16辆,民船6艘。

  不仅如此,日军还对吉安各县进行了轰炸。1938年日军一架军用飞机闯入永丰县城郊区螺田塅飞机场投掷炸弹,伤亡各1人;1939年至1940年8月,日军共出动飞机46架次,对泰和县空袭10余次,投弹70余枚(其中燃烧弹64枚),炸死炸伤80余人。遂川机场建成后,从1942年9月至1944年12月,遭日机袭击103次,日军共出动飞机455架次,投弹1.5万余枚,炸死平民76人,炸伤97人,毁坏房屋35栋。吉水县城遭日机轰炸2次,共伤亡70余人,炸毁房屋30余栋。新干县被空袭3次,伤亡40余人,炸毁房屋80余栋。日军飞机还对峡江、安福、莲花等县都进行了多次轰炸,各县被轰炸后,均有人员伤亡和房屋毁坏。

  除飞机轰炸,日本地面部队也曾大规模入侵吉安,从1943年12月开始,至1945年8月中旬即日军投降前夕,共3次。

  第一次(1943年12月):1943年12月,日军1个加强联队,由湖南酃县(今炎陵县)经宁冈,欲突破国民党政府军第58军黄洋界防线,南窜广东,并企图攻占遂川机场。在黄洋界阻击战中失败后经遂川窜往赣州。

  第二次(1944年12月—1945年2月):1944年4月,日军为打通从中国东北经北平、郑州、武汉、南宁通往东南亚的大陆交通线,发动了豫湘桂战役。12月下旬,日军第六方面军二十军团二十七师团,在师团长落合的督领下,由湖南茶陵侵占莲花县,12月27日,经永新里田、江畔入侵永新县城,并集结于永新拿山、泰和碧溪一带。尔后,其先头部队两百余人于1945年1月24日开始向遂川新江大旺进犯。1月25日,日军增至千余人,由横石经溪口渡河,接着又增至五六千人,凭借优势兵力和精良装备,直扑长隆坳、猪婆岭一带,很快侵占了遂川机场。1月31日,遂川县城沦陷。2月2日,集结在遂川县境内的日军一部沿赣粤公路侵犯万安县柏岩乡。2月7日,日军八九千人由永新经泰和侵入万安白土乡。2月8日,侵占潞田,2月10日,经罗田、丁脑向遂川方向进犯。2月12日,日军又从永新增兵4000余人,向遂川和源藻林防线进攻,2月21日,日军再次侵占遂川县城。

  第三次(1945年5—8月):1945年5月,德国宣布无条件投降,日本侵略军孤立无援,便开始收缩兵力,缩短战线,企图在我国东北作垂死挣扎。于是,侵占广东、赣州等地的日军便沿赣江而下,准备往南昌集中。7月12日,日军第27师团由赣县良富窜入万安弹前,翌日另一股日军沿赣粤公路从赣县沙地窜至万安柏岩。这两股日军共五六万人,在沙坪会合后又分成两股向北撤退。一路沿赣江经万安枫木坑、棉津、茶坑至蛤蟆渡,因无法过渡,改经嵩阳抵罗塘;另一路经钟鼓、东源、麻油滩至丁脑。7月17日,散驻在赣江东岸的日军四十师团及二十七师团一部计三万余人,乘船沿赣江顺流而下至万安良口。7月19日,万安县城沦陷。7月26日,日军二十七师团、四十师团陆续侵入泰和县境,先后侵占苏溪、马市、栖龙、南溪、上田、塘州、沿溪、上模、冠朝、灌溪、苑前、樟塘、万合等地,并于8月2日乘船在罗家圩、樟塘登岸,经吉安永和、泰和固陂侵入吉安县曲濑、水东。在螺子山附近,日军数次企图渡河,都被吉安城军民打退,只得转向铜坪往南昌方向溃退。7月27日,一股日军经吉安值夏窜扰吉水平湖、砖门。7月29日,一股日军流窜吉水葛山、三元,另一股经吉安李家坊往吉水黄桥、尚贤、枫江、盘谷、阜田一带流窜。7月30日,几股日军分别沿公路进犯吉水县城和三曲滩。8月1日,日军分三路侵入峡江县城。8月3日,日军侵入新干县,然后往南昌窜逃。8月中旬日本投降前夕,一股日军由赣南沿赣江北撤,欲经吉安,吉水窜入永丰境内,到达吉水双源后遭到中国军队的阻击,日军失败后,转至吉水乌源、八都等地,最后被中国军队追至峡江县水边附近。

  日军地面部队,穷凶极恶,在吉安所经之地残忍施行“杀光、抢光、烧光”的“三光”政策,犯下了累累罪行,引起了吉安人民无比愤怒。

  虐杀无辜,残害百姓。日军常常以杀人为乐,杀人多者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所到之处,几乎见人就杀,其杀人的残暴手段,骇人听闻。他们用刀劈、砍头、剖腹、腰斩等残忍手法,杀害手无寸铁的无辜群众。据不完全统计,吉安全市有13810多人伤亡在日寇的屠刀之下。其中吉安县伤亡最惨重,达3850多人,其次是万安县2590多人,吉水县1496人,泰和县1189人,永新县1125人(据永新县志记载),遂川县1107人,新干县1059人,莲花县929人,峡江县564人,宁冈县75人,安福县11人,永丰县3人。永新县北谷村来不及逃避而留在村里的群众全被捕捉关押,施以刑罚,四五天不给饭吃,不给水喝,饿死或渴死后,将尸体抛人河里或厕所里,不许掩埋。泰和县仓岭龙洲近百名群众,在抗拒日军失败后,全被日军用板子压、杠子踩、开水烫及辣椒水灌等毒刑杀死。

  焚烧民房、毁人家园。泰和县马家洲本是屋宇栉比,人烟稠密的集镇,日军窜入该镇后便一把火将该镇化为废墟。日军先头部队,竟以放火烧屋为信号,与后续部队联系。永新县北谷村是一个大村庄,日军闯进村后,将它烧为废墟,夷为平地。万安县城在日军横行期间,有200余家店房被烧。素有“小南京”之誉的万安良口镇,有商铺300多家,1945年7月19日被日军烧成一座死城。莲花县富源村20余栋房屋全烧光了,有个不到一周岁的男孩其父母来不及抱走,被日军丢进大火,活活烧死。据不完全统计,全吉安市被日本侵略军烧毁的房屋达19630多栋,其中吉安县7230多栋,永新县3479栋,新干县2790多栋,泰和县2120栋,万安县1240栋,峡江县1050栋,吉水县80多栋,遂川县530多栋,莲花县340栋,永丰、宁冈县各3栋,安福县2栋(数字来源:建国前国民党档案统计)。

  奸淫妇女、禽兽不如。日军奸淫妇女的暴行,令人发指。从十来岁的幼女到七八十岁的老妪,都逃不过兽兵的蹂躏。有的被强奸后,还被逼赤身裸体当众羞辱取乐;更有甚者,有的妇女被强奸后,日军强盗还往其阴道内灌辣椒粉,放爆竹,恣意取乐,摧残妇女。万安县良口镇14岁的杨某和11岁的刘某被日本兽兵轮奸致死;莲花三板桥院村,全村64户,被日军奸淫的妇女16名,年龄最大的65岁,最小的14岁,其中一妇女被20多名日军轮奸。遂川机场附近的阶田、岭排等地被日军轮奸的妇女84人,其中有80多岁的老妇,12岁的幼女,有妊娠的孕妇,被轮奸致死者多人。抢劫财物,强抓挑夫。仅吉水县八都的银村,日军抢去毛猪300多头,耕牛6头,鸡鸭1600余只,棉被200多床,打破大小锅500多口。抓去青年挑夫几十名。遂川机场附近的阶田、岭排等地抓走挑夫106人,因年老体弱挑不动,走不动,惨死在日军屠刀下的30多人。日本兵还把衣物撕烂用来擦枪,或蘸上药水点燃熏蚊子。还把门板、楼板、桌椅、衣柜等木器劈烂煮饭用。耕牛杀死后,只吃一点腿肉,其余的扔进厕所或随地丢弃;吃不完带不走的米、油、酒等食物投毒或撒上大小便。银村的两口水井均被日军投毒,解大小便。据不完全统计,吉安共被日军抢劫猪87190多头,耕牛38590多头,鸡鸭843610多只,损失财产约合4925030多万元(法币),被强抓的挑夫不计其数。总之,各地凡日本侵略者铁蹄所到之地,无不遭受烧杀、奸淫、掳掠的灾难,其残暴程度,不亚于禽兽,在古今中外,闻所未闻。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