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日寇暴行 > 惨案实录 > 安徽惨案 > 内容正文

日寇在淮南凤台和潘集地区的血腥罪行
来源:淮南新四军研究会   2019-06-21 08:55:41

  1938年2月初,日军攻陷蚌埠等地,6月初占领淮南煤矿和凤台县城。日军在蚌埠设立了兵站,在田家庵设立绥靖公署和宪兵队、护矿队等侵略武装组织,凤台县和潘集地区成了日军水陆两路侵略残害百姓的前沿。

  一、日军侵占凤台县城恶贯满盈。

  1938年6月3日凌晨,日军侵犯凤台县城,3架飞机轰炸。下午4时进城后,放火烧毁房屋3000多间,全城几乎成一片废墟。日军对城内居民进行惨无人道的大屠杀,杀死群众500多人,活埋10人,奸污妇女200多人。城内商店关门,学生停课。此后又窜到乡镇,所到之处,实行“三光”政策,烧光、杀光、抢光,无恶不作。尤其1940年5月15日,血洗城北三里沟,更是灭绝人性。全村500多人被杀死84人,伤百余人,杀绝两户,烧毁民房500多间。为了达到长期霸占凤台的罪恶目的,1938年9月组织了以汉奸走狗何生石为首的县维持会和区维持会,推行伪法令,直到1945年8月战败无条件投降。

  二、侵占潘集地区罪恶累累。

  1938年6月至1945年8月,日军入侵潘集地区后,在沿淮修建碉堡,设立据点,建立日伪政权县、区、乡维持会,推行伪法令,实行以华制华,残酷欺压百姓,大肆烧、杀、抢、掠。据典型调查和不完全统计,平圩镇谢家岗,高皇镇龙窝村、王岗、后圩、小猪行四个村庄被毁,扒掉高皇寺、地葬庙、三官庙、汪庙等多处庙宇,盖炮楼建碉堡;飞机狂轰滥炸,到处实行“三光”政策。拆烧民房570多间,杀害百姓100多人,奸污妇女知道姓名的80多人,掠夺财物不计其数。成千上万群众背井离乡逃往他处。

  1、1938年6月3日,日军3架飞机到芦集滥炸,丢了3颗炸弹炸死了绰号叫傻老三夫妻二人,还炸伤了他的孩子,炸毁5间房屋。同年农历五月初五,日军窜到芦集,320多户居民差不多跑光,只剩下些七十岁以上的老人在家看门,凶如豺狼的日本鬼子,到处抢东西,抓住农民金传振叫他找花姑娘,他没去被一枪打死,金薛氏因舍不得家里的东西,被鬼子一枪打中上身,鲜血直流,疼痛难忍,在地上乱滚后惨死。在桥西打死胡化俊的母亲,在桥东又刺死邓花匠。不但在芦集抓了3个妇女,10多个禽兽般的日军轮奸外,在逃往杨湖镇的难民中有60多个妇女被他们抓住后,全被糟蹋。 2、谢家岗是靠淮河岸边的村庄,住有二三十户人家,100多口人,百多间房屋。侵华日军为控制淮河航道,能和上下游连接成线,实施瞭望侵略,选中在谢家岗建据点。1939年农历8月16日,日本鬼子强占了该村,残暴地将所有住户赶走。强迫周围老百姓为其锯树、挖壕沟、拉铁丝网,强扒了附近的庙宇,利用庙里的砖石瓦椽和锯的树干,建起两层楼高的炮楼,作岗亭和瞭望台,四周设有树枝、铁丝网、壕沟、围墙四道防护,占地近60亩。伪军鬼变子还强占了一所学校。

  日军侵占谢家岗长达几年时间,经常四乡抢粮抢物,强奸妇女,随意杀人。在平圩村就杀死了无辜百姓平多礼、邓永善的母亲、平治友的妈妈,外号叫二老边的农民等多人。平维礼从家去冲茶,日军在瞭望台把他当成活靶一枪打死。平维多去田家庵卖甘蔗,回来路过日军驻地,被其哨兵开枪打死后抛到淮河里。平治亮的表弟是个十几岁的孩子,来平圩走亲戚,被日军无端用刺刀捅死,肠子淌一地。四周不少妇女被奸污后杀害,有的蒙羞自尽。

  3、1939年秋日军侵占高皇,在后圩、王岗、小猪行(桃园井小郢子)三处设立据点,强行将三个庄一二百户人家赶出家门,连家中的东西都不准搬,使近千百姓居无定所。强迫当地群众为其挖壕沟、锯树头、拉铁丝网、筑围墙、盖炮楼。除驻扎少数日本鬼子外,在三处分别住有鬼变子汉奸花庆旺团的三个连兵力,助纣为虐残害百姓长达五六年时间。不仅如此,因其临近田家庵,淮河南岸的日军还经常小股10人8人不等窜来多端作恶,烧杀抢掠奸淫妇女草菅人命。同年秋涨水时,日军开来几只汽艇,抢走百姓家鸡鸭数千只,猪、羊百余头,还抢走了何家庄程云东家的几千斤黄豆。一次新圩村程晋忠的父亲等十几个人,雇一只船去田家庵卖面粉,不幸遇上日军汽艇,不但面粉全被抢走,十几个人全部丢了命。程法祥、李广胜等5人去寿县做生意到蔡家岗遇上日本兵,日本兵迎面将程法祥、程浩友开枪打死,程东学被逮住用刺刀活活捅死。李广胜、程东开拼命跑掉了。1940年秋,后集村程法礼连同亲戚10多人用一只小船逃难,碰上日军巡逻艇,除一人潜水逃命,其余全被杀害。

  4、1938年10月,当时属于祁集管辖的王圩子许开国等十几户贫穷的农民,为了生计去大通煤矿当掏煤工,被日军走狗杨维银告密说他们是“山猫子”(共产党、八路军),十几个人被无端杀害,尸体抛到淮河里。1943年春,日军小股窜到祁集,见小学校长黄明超、老师毛德富穿戴不顺眼,以共产党的密探之名将其逮捕,同时被捕的还有苏传银。在审训黄明超时,日军使用灌辣椒水等残忍手段,后将其和毛德富一起杀害后,装进麻袋丢进淮河。架河的苏涂村,因离河边较近,多次惨遭日军杀戮抢劫。一次日军进村,不仅抢劫鸡鸭猪羊,还放火烧掉苏家庸等9户人家45间住房。1941年元月26日除夕晚上,土匪出身的汉奸伪绥靖团长杨立言,带一个营的人到苏涂村作威作福吃派饭,搅得百姓年都过不安。农历年初六早晨,日军五六艘汽艇开到苏涂村南面的河边上,几十个日伪军野兽般的蜂拥而至抢粮抢东西,还无端的杀死了王克耀、盛同、苏玉成的父亲等百姓。奸污妇女后扬长而去。

  三、家住高皇镇淮上村的老党员程东山亲眼目睹日军惨无人道、杀人如麻的罪行。1939年他十七岁时接替父亲在淮上渡口用木船摆河养家生活。那年日军在淮河南北两岸渡口码头,都拉上铁丝网专门盘查过往行人,一位外地过路老人,身带三块银元,藏在穿袜子的鞋底下,被日军盘查,说他是刁民。当时把其捆起来面向上绑在板凳上,用河水向肚子灌,后用军刀刺,活活把这位老人折磨死。每到晚间,日军规定所有木船都集中河南岸,他多次发现日军的宪兵队在夜间12点后分批把人装在麻袋里,向淮河抛,每次都约二三十人不等。有一次把约一二十个活人捆绑着带到离他停船很近的河下,用军刀把头砍下装到麻袋里抛到淮河去,当时溅在他船上、身上都是血,他非常害怕,慢慢爬到其他人的船上,艰难的熬到天亮。

  日军这些野兽般的侵略罪行,让中国人世代难忘。以安倍晋三为首的日本右翼势力否认罪责、否认侵略、否认历史,妄图复活军国主义,中国人民不答应,亚洲人民不答应,世界人民不答应!日本右翼势力肆意妄为,必将自取败亡。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