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日寇暴行 > 惨案实录 > 安徽惨案 > 内容正文

日寇在淮南田家庵的暴行
来源:淮南新四军研究会   2019-06-21 08:58:57

  南京沦陷后,日军沿津浦铁路北犯。1938年农历正月初五,日军占踞上窑,国民党军队沿窑河、淮河设防抗敌,直至农历五月端阳田家庵沦陷。在为时4个月的田家庵地区拉锯攻防战中。进犯的日军先为高桥师团提固联队,后为荻洲师团仓林联队;御敌的国军先为第31军138师,后为48军173、174两师,其军部设黑泥洼,师部设姚家湾、田家庵。

  由于当时田家庵距上窑前沿阵地仅15公里,且为军事首脑机关所在地,故成为敌人炮击空袭主要的地区。在持续4个整月的鏖战中,田家庵炮火纷飞,硝烟弥漫。但支前的人民(运送工事材料、弹药、伤兵)昼夜不绝于途,农、商有序,各业不辍,军民同仇敌忾,共赴时艰。日军多次集结重兵在空军掩护下发动强大攻势,意欲长驱而下攻城掠地。中国军民虽伤亡甚众,但意不馁志更坚。团结一致重创日军,直至农历端阳,因左翼蒙城、颍上,右翼合肥失陷,此处陷于敌人钳制态势中,军旅遂弃守。人民亦扶老携幼泣别家园,在滚滚硝烟中向寿县西部逃难。

  田家庵沦陷初期,居民大多逃亡未归,仅有少数老人留守故土。稍后,有少数贫困者陆续回故里。那时,日军经常三五人一行出据点,到四乡“打粮”——捉鸡、摸鱼和搜寻妇女.发泄兽欲。他们遇到男人或杀或抓为“苦力"。搜到妇女即进行奸污,虽老妪幼女亦不能幸免。据《田家庵镇志》记载: 新店集开药店的方神仙(因腿瘸.戏称)和他姐姐(均六旬左右)沦陷时留守未走。一次在南周郢的周家花园碰上几个下乡“打粮”的日军,他们将方氏摔倒强奸,姐弟二人在与日军拚命撕打中均惨死于日军屠刀之下。

  当地小有名气的外科医师小李先生,在路过新店集东头石碑前遇上几个日军,由于语言不通,加之从其身上搜出了手术刀、剪,日军便认为他不是“良民”,竟将其刺死。

  新店集有个姓姚、绰号二狗皮的老人,沦陷时未逃,被日军抓住捆在兴隆庵(今田区钢材大市场)大殿的木柱上饿死,当村民回故里发现时已腐烂不堪,恶臭难闻。

  住在姚湾村前门口的姚宜河(绰号石凉头)和王大2人在沦陷时未逃走。一次三个骑马的日军下乡“打粮”,叫姚、王二人牧马,自入民室搜索无获,开枪击毙姚、王二人。待村民回乡发现时,早已臭气熏人,惨不忍睹。

  一次,数名日军至某村“打粮"逮住了一青年妇女,剥裸其体,拖到村头树荫下实施轮奸。

  1939年,姚家湾村民姚国亮由蚌埠乘船回田家庵,下船时,为日军逮住,作为活靶,被蒙住眼绑在西河下一个大木柱上,由12个日军用枪刀刺,后又被射枪弹。又一次河北(今高皇寺一带)的程豁子也于同一地点被用同一方式刺死。

  以上各例仅为沦陷初期日军警备队一斑兽行,类似者比比皆是。1939年日军宪兵队左藤、中村(号称三阎王)进占田家庵后,表面上制造“安民”假象.令日军警备队少下乡“打粮”,但却利用汉奸特务为宪兵队爪牙,以“中央军、新四军密探”、“山猫”等罪名四处抓人,死于日军屠刀下者,无法统计。其残酷的屠戮手段,令人发指,诸如,摔掼:大量灌辣水,至腹鼓如牛后,在肚子上踩杠子,使辣水从鼻、口、肛门等处喷出;指使狼狗将人活活撕死;把人绑在柱子上作练刺刀的靶子;将人装在钉满有尖锋铁钉的木箱内,用力摆撞至死为止;将活人大解成若干块装包丢下淮河等等。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