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日寇暴行 > 惨案实录 > 福建惨案 > 内容正文

日寇在福州两次沦陷期间的暴行
来源:东南网   2019-06-24 12:39:19

  一

  “七七”事变后,日本军国主义加紧了对华南的侵略步伐。作为东南沿海的重要省份福建自然是日军侵略的重点。1937年10月26日,日军占领金门,揭开了侵略福建的序幕。 1938年5月13日,厦门岛沦陷。此后日军又集结兵力先后侵犯平潭、诏安、东山岛等地。1941年,日本军国主义者为准备发动太平洋战争,迫切需要解决中国问题,为了断绝美英援华通道,封锁华南沿海,决定占领福建省的首府福州。1941年4月18日,集结在川石岛海面的日军先以飞机轮番轰炸连江、长乐、福州等地。地面进攻福州的日本侵略军系以陆军第四十八师团为主体,并配合海军第一舰队所属之海军陆战队一部,这些部队属于日军华南派遣军,而特工人员分别来自台湾和厦门。日本侵略军并非从闽江口正面进犯,而是先占连江(4月19日)、长乐(4月19日)、福清(4月20日)、闽候(4月20日)等周边县城。4月21日日军分兵数路包围福州,一部分由营前渡乌龙江,登峡兜,沿福马路进入市区,一部分由峡兜环南台岛抵湾边,切断福州与永泰交通;—部分上趋西门外洪山桥,截断闽清、古田,建瓯联络;一部分由连江丹阳越汤岭,占北岭岭头,后由辛店进入市区。国民党军队未经抵抗,即行溃退.直至1941年9月3日,福州才克复,入侵敌军也相继从连江、长乐、福清撤走。这是抗日战争中福州的第一次沦陷,历时四月零一十三天。

  但是,福州人民的苦难并未就此完结。日本发动珍珠港袭击后,美国对日宣战。在太平洋战争中美国通过中途岛等战役逐渐取得了战争主动权,开始向菲律宾逼近,日本面临东南亚至本土的海上交通线被切断的危险。在面临包围的环境下,日本选择最薄弱的一环即中国的正面战场进行突破,决心打通从马来西亚、泰国、越南经中国至朝鲜釜山的铁路、公路运输线,以支持它在东亚继续打下去。1944年日本发动了“大陆交通线”战役。1944年9月27日,日本侵略军在连江大沃、小沃,官岭及浦田一带国民党军队防守薄弱处登陆,28日攻陷连江,随即分兵两路,一经丹阳向罗源县境进犯,另一路向潘渡与汤岭一带前窜而会于福州、闽侯县之北区。10月4日福州市内所有国民党军队完全撤退,成为真空。5日日本侵略军先头部队进入市区.同时长乐也陷于敌手。这是福州第二次沦陷。直至1945年,日本侵略军为挽救败局,决定收缩兵力,撤退在福建沿海的部队。5月18日,先从福州撤退,经罗源、宁德、福安、霞浦、福鼎等地,向浙江永嘉方向逃窜。福州第二次沦陷共计七个半月。

  二

  在福州,日本侵略军如同侵占中国其他地方一样,用尽所有野蛮的法西斯手段,实行残酷的军事镇压,烧杀淫掠,暴行累累。

  1、狂轰滥炸,大肆焚烧。日本侵略军倚占其军事优势,每次入侵前,都事先出动军舰飞机进行轰炸炮击,作为其陆上行动之前奏。并且所经之处奉行“杀光、抢光、烧光”的“三光”政策,大肆焚烧工厂、商店、学校、机关、民房、渔船等。

  1941年4月20日,日本侵略军飞机为配合其地面军事行动,先行轰炸福州,在仓山龙潭角一带炸死炸伤100多人。同年4月,侵略军从马尾造船厂撤出时,纵火焚烧厂房,厂区成为废墟。1941年农历二月初五,日机36架狂炸平潭县城,投弹70多枚,炸毁房屋数十间,死30余人,近百人受伤。1941年7月,日机飞临福清上郑一带,用机枪猛烈扫射,打死村民100多人。日军撤退前又两次出动飞机16架次对渔溪轰炸,并用机枪反复扫射,房屋倒塌无数,死82人,伤300多人。1941年9月3日上午,侵略军撤离连江前,出动飞机俯冲扫射,投下燃烧弹,并用架设在霞釜山的大炮向县城轰击,使城关十字街陷入一片火海,烧毁房屋600余间。据统计,福州两次沦陷,公私房屋被炸和破坏的达2745座,被炸面积达0.84平方公里。长乐县被敌毁屋达2100余间,闽侯县被毁1000余间。在敌人炮火疯狂轰击下,无数人家破人亡,无数美丽的家园变成了荒芜的废墟。

  2、屠、奸、辱福州市民。日本侵略军进入福州,在全市大小街口布满岗哨,手持军刀,架设机枪,任意残杀市民。当时,南台中洲岛日宪兵队驻地,水部涵园,王庄十四桥,马鞍山等地,都是日军杀人的场所。杀人手段除枪毙、活埋、砍头、剖腹外,还有火烧、灌水、蛇咬、倒悬、投河等酷刑,令人发指。1941年5月,日本宪兵在连江西门外莲湖头玉山上,开枪打死防空壕里躲藏的乡民十余人。6月,长乐县维持会串通日军“剿办”,枪杀仙桥乡民19人,伤30多人,焚屋290多座,在沙京乡打死40多人。7月,侵略军侵入闽侯县南屿乡,用机枪小钢炮袭击乡民,死伤100多人。7月19日,在福清县海口星桥村拘捕村民23人,硬说是游击队员,把其中13人蒙上黑布,用刺刀活活捅死。据亲身经历过福州两次沦陷的陈是麟老人回忆,当时的国货路上有座十二桥,日军日夜在桥上巡逻。有一酒店伙计下乡收酒罐路过,被日军士兵抓住盘问,伙计听不懂日语,挣扎反抗,日军士兵把他绑在电杆上,脱去衣服,在面前放两把锥子,见没有人扎,就自己拿起锥子往身上乱戳,惨叫声令人发指。日军士兵还不罢休,拔出军刀将伙计的头颅砍下,挂在电杆上示众,尸体则投入河中,从此,十二桥变成了“送命桥”。此外当时在东门外岳峰有个刑场,每隔一两天就有一两车福州市民在那里被活埋、枪杀、砍头,哭声震天,惨不忍闻。

  日军在福州等地还到处奸淫妇女。福州第一次沦陷时仅大根区被奸致命达30人。在福清五龙村,被强奸妇女20多人。当时轰动全市的福州北门云步山蔡永宽家和九彩园陈旋琨家两大惨案,就是因不甘受辱而反抗,全家遭到屠杀。

  日本侵略军还任意侮辱市民,践踏人格。在福州东街口、大桥头、南街等主要交通路口设立岗哨,盘查行人。常借口不行礼或行礼不标准就殴打罚跪,甚至捆缚抛人河中或当场杀害,来往行人无不胆颤心惊。侵略军侮辱市民方式无奇不有,掴脸,弹鼻,扭耳朵,拔头发,搥击脑袋等。更有强迫市民趴在地上作虾蟆式、鲎式、犬式、竖蜻蜓等各种怪状,供其笑乐。

  日本侵略军两次侵占福州期间,据统计,福州被杀340人,有18万难民;连江被杀723人,难民3万;闽侯县被杀299人,难民62000人。

  三

  日本侵略军不仅对福州人民烧杀抢夺,武力征服,军事镇压,而且政治、经济上实行殖民统治。

  日军政治上采用所谓的“闽人治闽”策略,扶植一批汉奸傀儡伪政权。按日方与南京汪伪政府的商议,将福州、厦门两地伪政权合并,成立省政府,由训练总监、陆军上将萧叔宣任省府主席。福州方面,主要有:(1)于1944年12月成立的“福州市政委员会”,人员组成由两部分,一是日军中尉岁森熏信从厦门带来的,主要是福州第一次沦陷时投身日寇,参加伪政府随后撤往厦门,今又卷土重来者,如:王之纲(任委员长)、吴大庄(主任秘书)、林思尚(民政科长)、林忠(警察局长)、叶勉薪(财政局长)、郑贞藩(水警局局长)、监粮管理处处长吴南山、副处长王岱年(王之纲之弟)等;另一部分为新加入者,如尤柳门(军统,税务局长)、吴汉章、萧其燊(萧叔宣之兄,闽侯县长)、徐天胎(军统,任主任秘书)等。市政委员会下设民政、建设、司法三个科。(2)福州总商会,由尤柳门负责,是个半政治、半经济性质的机构,其主要任务是调查、登记福州全市商人所掌控的物资,并按20%比例予以抽税,所收费用用于支付日军的水菜费用,同时征用部分物资运往上海等地换取生活消费品。(3)外围组织:福州救火联合会(吴西坡)、新东南日报(陈公光)、福州青年联合会(叶箐)等。(4)“蓝机关”,因头目为台湾人蓝国成而得名,投靠日本帮会“黑龙会”,收容福州社会上落伍军人、政客、文人等,下设“司令部”等,试图掌控福州伪政权。以上机构包括上、中、下级伪官员,人数约400人以上,成为日军“闽人治闽”的工具与帮凶。

  经济上,日军采取“以战养战”侵略政策,掠夺我国资源财物,以支持侵略战争的需要。福州第一次沦陷时,日军设立“钞券交换所”,发行日本政府的军用票。军用票与国民党政府发行的法币比值为1∶2,后升1∶3。日军还通过伪政权,设立“物资调查委员会”、“木材处理班”、“商会”、“物资交换所”等机构,疯狂掠夺粮食、钢铁、木材等战略物资。1945年4月,派兵拆卸福州公私建筑物,将木料铁器悉数运走。并派人到内地搜索铜钱,以供国内军火生产。福州、厦门存盐被掠夺一空,经常闹盐荒,日军还加强封锁,严禁闽盐流入内地。据统计,福州两次沦陷,被掠夺杉木估值347000元,粮食约31967担,棉花204000担,布匹24000匹;闽侯被抢粮食30312石,棉花7266斤,布匹1233市丈。日军每经一地,公开抢劫财物,经常三五成群,洗劫银行、商店、民宅、工厂、学校、机关等。他们搜走金银贵重物品,抢走米粮牛羊牲畜,洗劫过后,十室九空。福州市区商店也悉遭洗劫,长乐县银行库存30余万现款被洗劫一空。据统计,福州第一次沦陷被抢走衣服估值12万元;闽侯县被抢8000件,估值为26000元。第二次沦陷福州被抢衣服23000件,估值92000元;闽侯被抢11342件,估值56710元。闽侯县两次沦陷耕牛被日军宰杀740头,运走50头。日军经济上对福州地区的掠夺,使得福州地区的农、工、商业蒙受巨大损失,急剧衰弱。

  抗日战争期间,日本侵略军对福州乃至福建沿海人民犯下的滔天罪行,铁证如山,罄竹难书。然而现今日本国内右翼极端分子、军国主义又有重新抬头之势,他们妄图否认侵略,美化历史。所以今天重新回顾日军暴行和人民蒙受的苦难,是为了尊重历史,汲取教训,不让悲剧重演。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