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日寇暴行 > 惨案实录 > 台湾惨案 > 内容正文

日军侵华暴行-台湾篇
来源:铁血社区   2017-10-28 11:45:17

  云林大屠杀

  1896年(清光绪二十二年)6月台湾中南部人民在柯铁等领导下发动反日起义,以云林县斗六镇东南大坪顶(起义后改称"铁国山")为根据地,时称"铁国山起义"。6月13日,柯铁率部众突袭斗六镇的日人酒店。次日,一小队日军进犯大坪顶山麓讨伐,遭到抗日义军巧妙伏击,死伤10余人而退。6月16日,日本殖民当局从台中增调一联队日军进犯斗六镇,大举围捕铁国山义军。抗日义军退入深山老林坚守;日军仍无所获。日军回到斗六镇后兽性大发,自19日至23日间,疯狂的日军见人即杀,见屋就烧,对斗六镇及其附近70多个村庄血腥屠杀达五天之久。无辜居民被杀害者达三万以上,4300多户房屋被烧成灰烬。据一个参与此次屠杀行动的日军事后在其手抄《蛮烟瘴雨日志》中供述:"则斗六堡东南面一带,鲤鱼堡及打猫东堡各地五六百里间,凡兵烟之下,无不尽成肉山血河,……几千房屋竟付诸一炬。无数生灵顷刻间尽成斩首台上之冤魂",6月23日,"倏忽间九穹林庄成为焦土,村民血肉飞散,变成惨绝人衰之地狱"。"同时讨伐队横扫云林平原,残烟死灰未灭,满眸极其酸鼻,大有天柱将折,地维将裂之慨,世人称之为屠杀案"。日军的残暴行径激起了台湾人民的更大义愤,铁国山抗日军发布檄文,愤怒声讨日寇"惟嗜杀戮:拿之即决,烧庄毁社,淫虐妇女"的暴行,号召人民掀起大规模的抗日斗争。经此次浩劫,云林县满目凄凉,数年后当日人在云林进行土地调查时,他们所见到的仍是"地方荒废,居民离散,甚至有数庄人烟灭绝,棒莽满目,田园荒废"的凄惨景象。

  日军三期讨伐大屠杀

  1898年(清光绪二十四年),日本政府任命儿王源太郎为"台湾总督"。儿玉上任后,面对各地蜂起的抗日暴动,采取了怀柔、欺骗和讨伐、镇压相结合的策略,企图各个击破各地的抗日义军;是年秋冬,儿玉在台湾北部的诱骗政策收到一定成效后,遂将注意力转移到台湾中南部,从11月开始,对抗日义军进行了三期大讨伐。第一期:11月12日至23日, 重点讨伐云林一带抗日义军;第二期:11月27日至12月14日,重点讨伐淡水溪一带抗日义军;12月20日至27日,讨伐高雄一带义军。在讨伐中,日本军警穷凶极恶,烧杀抢掠。据日人统计,在三期讨伐作战中,台湾人民被杀害者达2053人,伤者不计其数。居民房屋全被烧毁者达2783户、未完全烧毁者3030户。而台湾人民实际被杀死杀伤者当大大高于此数。在第三期讨伐战中,日军在阿公店(冈山)大规模屠杀,遭当地英国、西班牙传教士指责,并投书《香港日报》予以揭露。日本殖民政府遂假惺惺地拨一万日元抚恤灾民,以平息国际舆论的谴责。(郭贵儒)

  后壁林惨案

  林少猫是日本侵台初期台湾南部抗日集团重要领袖,日方《警察沿革志》记述其"号令严格,毫不侵害良民,概以屠戮日本文武官员为旨",颇得当地人民拥护。但日本殖民当局必欲除之而后快。1899年5月,林少猫在日方答应其10项条件后表示"归顺",并于翌年迁居于打狗(今高雄)以南十二三公里的凤山后壁林(现名凤林村)。到后壁林后,林少猫面对穷乡僻壤,全力投入建设事业,率众凿渠引水,开垦荒田,很快成为当地富豪。但就在此时,日本殖民当局却暗中部署,准备消灭林少猫部。1902年(光绪二十八年)5月30日,日本当局调动混战第三旅团、第十五宪兵大队和大批警察,突然围袭后壁林。日军先以大炮猛轰,堡内火焰冲天。林少猫率部众奋勇抵抗,因寡不敌众全数死难,仅林少猫尸体旁就散布着80余具部众尸体,其中有妇女、儿童30多名,日军占领后壁林后,又以凤山和屏东为中心,进行斩草除根式的搜索与屠杀,当地居民被杀害者达数千人之众。

  罗富星遇害事件

  罗福星,字东亚,原籍广东镇平(今蕉岭),1903年时来台,住新竹苗栗一堡。1905年回广东,路过厦门时加入中国同盟会。1912年返台,以台北大稻埋为基地进行地下活动,以"华民会"、"三点会"、"同盟会"、"革命会"等名义秘密发展组织。至翌年春,已在台北、基隆、新竹、桃园等地发展党员500余人,并联络东势角的赖来、关庙的李阿齐、大湖的张火炉、南投的沈阿荣等谋划发动抗日起义。1913年3月在苗栗召开革命同志代表大会,发表《大革命宣言书》,号召民众奋起驱逐日寇;罗福星等人的活动引起日本警察的注意,日本侵台当局在他们未举事前便开始大搜捕,罗于12月19日不幸被捕。赖来、李阿齐等在事泄后仓促举事,很快被镇压。日本殖民当局将罗福星案和台南关庙、新竹大湖、台中南投、东势角等案一并处理,称为"苗栗事件",四案被告多达1211名;次年2月由苗栗临时法庭判决,罗福星等221人被绞杀,285人被判刑。罗福星临刑前赋有遗诗:"海外烟氛突一岛,吾民今日赋同仇。牺牲血肉寻常事,莫怕生平爱自由!"

  余清芳事件

  余清芳亦作余清风,字沧浪、台南长治后乡庄人。余17岁时,即怀亡国之恨,参加武装抗日,失败后即长期潜伏:后来他以斋教西来庵主持人身份广邀徒众,并结识抗日志士江定、罗俊等,准备再举起义。1915年余清芳、罗俊等利用扶轧、详梦、神示等等会教活动揭露日本暴政,宣传日本气数将尽,以坚定教徒信心,其徒众增至数千人。余见时机逐渐成熟,就以"大明慈悲国本台征伐天下大元帅"名义发表文告,痛斥日寇侵台罪行,号召全体台胞"奋勇争先,尽忠报国,恢复台湾"!日警闻讯大惊,立即在全岛开始大搜捕,于6月29日捕获罗俊、余清芳。江定见势危急,于7月6日率义军进攻瞧吧阵支厅牛港仔山。7月9日又突袭甲仙埔支厅及附近几处日警派出所,杀死日警数十人。8月2日,再袭南庄派出所,占领支厅,旋又乘胜攻占虎头山。日本驻台总督闻风大惊,调集大批军警驰援,起义军在顽强抵抗后退入山地。日军警兽性大发,将附近村庄居民3200多人集中屠杀,其状惨不忍睹。据目击者追述,这些居民经简单讯间后,"以台人一百为一次被屠杀集团,依次屠杀,除妇女外,男子不分少壮老幼,皆就缚俯卧。……由特选精壮之日兵约80余人手持锋锐长刀,肆情挥舞,竟相斩杀",瞧吧眸经此浩劫后人口大减,户籍一空,25年后始恢复到当时屠杀之数。8月22日,余清芳等人不幸被捕。翌年四五月间,江定等人也被诱捕。余清芳等1957名抗日志士被日寇判处死刑866名,有期徒刑453名,行政处分217名;江定等一批志士被判处死刑37名,有期徒刑14名,其余220余人定为不起诉处分,但没有一个人回到家中,相传全数为日警所坑杀。两项判决公布后;连日本国内也为之震动。总督府检察官上内恒三郎也不得不承认:处死刑者超过千人,为世界裁判史上未曾有之大事件。

  "二一二事件 "

  1919年五四运动后,随着中国共产党的成立和大陆工农运动的勃兴,台湾人民的抗日斗争也逐步走向崭新的阶段。台湾进步知识分子组织了反日联合战线组织"台湾文化协会",农民成立了"台湾农民组合",工人也开始建立工会,此外还出现了台湾民众党、共产党等政党组织,台湾民众在各政党、团体的领导下,不断掀起反对日本殖民统治者的浪潮。日本侵略当局为扑灭台湾省人民的抗日烽火,于1929年2月12日,突然出动全部警察、特务,在全岛范围内进行大检举、大搜捕,袭击台湾文协、工会、台湾农民组合的所有机构,逮捕1000多名抗日积极分子和革命团体的领导者,并对他们起诉或非法判刑,这就是有名的"二·一二"事件,这次事件虽然使台湾的许多革命团体遭到破坏,但人民的反日斗争仍此 起彼伏,连绵不断。

  雾社惨案

  雾社位于台湾中州能高郡(今属南投县),居住着数支泰雅尔人。日本侵略者占领该地后,山胞倍受欺凌奴役,生活苦不堪言,1930年10月上旬,马骇坡社首领摩那·罗达奥主持本族人婚礼,恰逢日警吉村路过此地;罗达奥长子达拉奥向吉村敬酒,反遭吉村百般刁难和毒打。罗达奥父子和众山胞在愤极之下痛殴吉村,日警当局扬言"报复"。就在这时,日本当局又在雾社大兴土木,强迫山胞到马骇坡社森林中砍伐巨木。此项劳役极重,工资低廉,且常有人遭日本监工吊打致死,摩那·罗达奥忍无可忍,决定联络附近各社举行反日起义,10月27日,罗达奥率起义山民数百人冲进雾社公小学运动场,杀死参观运动会的能高郡郡守、台中州著务嘱托等日人139人,伤10余人,并攻占雾社警察分室及12个警察驻在所,日本侵略当局得报后惊恐万状调急忙调集数千军警前往镇压。31日日军发动总攻,用山炮猛轰半日,各社房屋大半化为灰烬,参加起义的各社相继失守,起义民众退人深山,据险强抵抗,日警死伤甚众,束手无策。此时雾社起义的消息已传遍岛内外,日本统治阶级内部为此事也引起激烈争吵。丧尽人性的日本侵略者为了把起义迅速镇压下去,竟然违反国际公法,出动飞机,向起义民众投掷毒气弹,把大部分起义乡民毒死在山谷里。摩那·罗达奥等在弹尽粮绝的情况下集体自杀,起义失败。日本军警在此次"围剿"中肆行杀戮,雾社人民被炸死、毒死、枪杀或自杀的多达800余人。参加起义的六社中,有些社的民众死伤殆尽。日本殖民者极端仇恨摩那·罗达奥这位抗日民族英雄,在发现其尸体后,竟将其头颅割下放在台北帝国大学,当作民族学"标本"示众。直到台湾光复,其遗骨才得以安葬故里。

  第二雾社事件

  日本殖民当局在镇压了雾社起义后仍不罢休,又进一步强迫逃散各处的六社民众561名集中在西拖和罗多大两社,以便于监控和迫害。1931年4月25日,这些被拘民众又被日本殖民当局转移到桃巴拉社。日军为斩草除根,暗中挑唆与其中三社人有宿怨的巴兰社人,发给武器弹药,让他们在中途突袭转移中的斯克、罗多夫等社山胞,结果有250多名山民惨遭杀害,使原有人口1200多人的六个社,只剩下290多名老弱妇孺,雾社原住民几乎濒于灭种状态。当时被拘禁在某日本警所内的10多名高山族人也同时被害。名军连续大规模屠杀雾社人民的暴行,引起广大台湾同胞的极大愤慨。

  镇压高雄反战暴动

  日本帝国主义发动全面侵华战争以后,为支援侵华战争,日本侵略当局在全岛征兵, 20岁至40岁的青壮年男子多不能幸免,数以万计的台湾同胞被当作军士、通译、海军工员、学徒兵等驱赶到大陆战场充当炮灰,其中许多人葬身异地。台湾人民不愿成为日本法西斯的战争工具,纷纷起来发动反战暴动。1938年10月8日、11日,高雄、六甲等地相继发生袭击日警的反战暴动,日本侵略当局急调军警镇压,参加暴动的民众有200余人遭杀害,四五百人被逮捕。1939年3月13日,高雄地区被强征入伍的1000多名农民正要被押往侵华战场,他们不愿去打本国同胞,于领到枪械后在高雄车站突然"哗变",与日本宪兵队激战半日,互有死伤。最后暴动失败,有600名义士惨遭杀害。

  "五·二七"事件

  1940年春,台南东石郡朴子街小学青年教师李钦明、李启明兄弟,团结志同道合的志士50余人,秘密组织"台湾民族主义青年团",进行反日斗争。他们经常集会。收听大陆抗战广播,准备在祖国军队复台时发动起义响应,配合祖国军队收复台湾。是年5月,日本警宪在侦知李钦明等人的活动后,于27日突然实行大搜捕,李钦明兄弟等近百人被逮捕。李钦明兄弟及吕江横、吕丁殿等五人受尽酷刑,惨死狱中,其余人被判处八至十二年徒刑。

  东港事件

  1941年11月,日本侵略当局诬陷原台湾文化协会主要成员吴海水(凤山郡医师)有反日举动,以"图谋使台湾脱离日本统治"等罪名予以"检举",并株连至黄本、苏泰山等人。黄被逼供述东港有所谓"联络机关",张明色为"负责人"。翌年,日警检举张明色,迫他供出台南市律师欧清石是反日事件"主谋"。郭国基、郭生华。洪雅、黄周等200余名知识分子因受此案牵连而被捕。由于其中以东港人居多,故称"东港事件"。此案审判拖延三年,欧清石被判无期徒刑,张明色等彼判处有期徒刑。在严刑拷打下许明和等多人惨死狱中。1945年美国飞机空袭台北,欧清石、洪雅被炸死。到8月15日日本投降时,被逮捕关押的200余人中仅有四人幸存。

  蔡忠恕事件

  蔡忠恕是台北"帝国大学"(今台湾大学前身)学生,台湾学生抗日运动领袖,1944年,在中国人民和盟军的英勇抗击下,日本法西斯的崩溃已为期不远。在祖国大陆人民抗日浪潮的影响和激励下,蔡忠恕集合200余名青年学生,秘密集会,酝酿反日起义,以期驱逐日寇,收复台湾,迎接抗战胜利,但不幸消息泄露。是年4月,日本警宪大肆搜捕参加反日活动的 学生,蔡忠恕等1000余人被捕入狱。蔡受尽酷刑折磨,惨死于狱中。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