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日寇暴行 > 惨案实录 > 贵州惨案 > 内容正文

侵华日军在贵州独山欠下的血债
来源: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华语台《中国之窗》   2017-10-28 10:50:25

  这里是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华语台的《中国之窗》节目,今天的节目是由中国贵州人民广播电台为您制作的。我是主持人丹宁。欢迎收听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特别节目--侵华日军在贵州独山欠下的血债。

  “听众朋友,我是贵州台记者侯莹。现在我所处的位置是贵州省独山县的深河桥,黔南人民抗日纪念碑就静静地矗立在山清水秀的深河桥头。对于独山人民来说,深河桥具有不同寻常的意义。面对此刻的宁静,60多年前的深河桥显得特别沉重。”

  “深河桥当时是一个险隘之处,周围是悬崖深谷,日本人沿黔桂线正面战场的进攻,就打到了独山县,占领独山城。深河桥炸断以后,日本人就到此为止了(独山是他进入的最后一个重镇)。”

  独山县政协副主席、独山县“黔南事变”研究会会长朱荃告诉记者,在60多年前的抗日战争中,贵州独山成为了中国大陆正面战场上日军沿黔桂线侵占的最后一座城市,而侵略者的铁蹄正是被阻挡在独山城北的深河桥。

  “1944年,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已进入全面反攻日本侵略军的力量已经很弱了。这时候它为了扭转在太平洋战场的不利局面,在中国战场发动了豫湘桂战役,企图打通大陆的交通线。在1944年11月下旬,日本侵略军占领了广西柳州以后,就分兵进犯了贵州黔南;12月初,日寇侵占了黔南重镇独山;同时占领了荔波、三都、丹寨县城,并侵入都匀境内。”

  中共独山县委宣传部长文龙斌所说的这次入侵,就是贵州抗战史上最惨痛的“黔南事变”。这次事变中有5个县38个乡镇遭受侵犯,而独山县受害最为严重。日军从1944年11月27日进犯黔南,到12月10日撤出贵州,短短半个月时间,却给这个具有500多年历史的古城带来灭顶之灾。

  最近,在独山县城,记者见到了今年77岁的周锦江老人。“黔南事变”爆发时,他还是个16岁的少年。回忆往事,61年前的那场灾难老人历历在目。

  “1944年11月下旬,当时听说日本鬼子要打来了,独山很慌乱。后来传闻说日本鬼子已经到了独山麻尾,当时我的母亲就把东西收拾了,带我和弟弟去乡下避难。那一天我记得是44年11月29日,天刚亮我们就逃亡了。当时我们向着东门出去,从黄埔路口由筑柳公路向贵阳方向逃去。”

  “黔南事变”之前,江苏、浙江、安徽、江西等省已相继陷落,不少不愿做亡国奴的同胞,逃离家乡,暂居在湖南、广西。1944年10月,衡阳失守,接着桂林、柳州沦陷,超过百万的中国难民一起涌向了西南大后方。在这段时间里,经过独山北上的难胞就有上百万人,滞留在独山的也有十多万人。一时间,独山县城的人口从原来的不到两万骤增了十多倍。

  独山县政协副主席朱荃说:

  “大多数群众是通过黔桂公路逃往大后方,当时的陪都是在重庆。战事紧张的时候,每天道路上都充塞着凌乱的难民队伍。一家人如果稍不注意被冲散了,就再也找不到家人了。这样留下来的难童在独山境内就有几百个。”

  周锦江老人也回忆说:

  “当时路中间是车,用木炭作动力开的车,还夹有军车,甚至有炮车,汽车两旁就是马车、人力车,还有人肩挑背抬。木炭车上堆满了行李,行李堆得高高的,上面又坐了老人和小孩,在上面摇摇晃晃的,路上走不下了,就走到了田里面,路两旁两三丈的地方都走满了人。当时个个面黄肌瘦,母亲拉着孩子,孩子拉着母亲,当时又是饥寒交迫,又是拖儿带女,哭声震天。”

  1944年11月,桂林、柳州、南宁相继在日寇铁蹄下失陷,为巩固已打通的大陆交通线,侵华日军第11军第3师团和第13师团的主力约1万人,分3路北上,追击溃退的中国军队。由于中方狙击力量单薄,日寇轻易突破广西西北边界,短期内侵入贵州,12月2日,占领独山、荔波、三都、丹寨等县。日军在独山火车站附近的墙壁上狂妄地书写“无血占领”四个大字,直逼贵阳,震动重庆。

  侵华日军沿途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激起中国民众无比义愤,纷纷自发抗击敌寇,给日军以沉重打击。当时奉命死守独山的国民党29军91师,正好是“七七事变”时在芦沟桥抵抗日军的部队。王铁麟师长率领三个团,在独山境内公路沿线,从黎明关到黑石关,从甲捞河到深河桥,对敌军层层阻击,展开了一场场生死存亡的激战。由于深河桥已被炸断,侵华日军行动受阻,进入独山的日军最终没能越过深河桥一步,终于在12月4日夜开始撤离独山城。91师于12月8日拂晓收复独山。

  周老先生清楚地记得1944年12月8日,当听说日本侵略军队已经从独山撤走,他们一家人就迫不及待的往县城里赶,希望早点回家。

  回忆路上亲眼所见的一幕幕惨剧,周先生老泪纵横。

  “我看到在深河坡下坡的右侧,有四个妇女全是裸体,日本鬼子强暴了她们,然后把她们杀了,用刺刀杀向她们的下身,那种死前的痛苦啊,简直不知道怎么形容。后来我听一个民办教师罗怀国说,还不止这些,他被抓去给日本鬼子挑东西,在黑石关下面一个山崖上,看到有30多个难民妇女全是这样被杀的。”

  一路上横尸遍野,大量的难民尸体还来不及掩埋,那情景令人胆寒心惊,惨不忍睹。而据不完全统计,仅独山境内,死亡难民近两万人,掩埋尸体持续三个月。周老先生回忆说,当他们一家人回到独山县城后,眼前的一幕让他们惊呆了。

  “太惨了!走前一个繁华的城市,变成了一片瓦砾,整个都烧平了。有一些墙没有倒塌,里面夹着木柱子,都还在冒残烟。我们出去的时候,一个热热闹闹的城市现在毁灭得一点不剩,怎么会不难受?我们走到城中间,找不到自己的家了,因为都烧光了。”

  日军撤走时为了破坏各种设施、工厂、军需品,派工兵在城内各处爆破、放火。大火烧了七天七夜,熊熊大火中,有着500多年历史的古城独山毁于一旦。众多极具价值的寺观庙宇,亭台楼阁,古籍珍典被付之一炬。全城被烧毁房屋1万6千多栋,只有2百多栋幸免遇难。

  独山县文物管理所的焦斌所长给记者看了一张老照片,那是原本位于独山城中心的过街楼,当年独山的标志性建筑。老旧的照片上这座三层的中空开放建筑斗拱飞檐,非常独特,可惜也在大火中消失,无迹可寻了。

  1945年元旦,当时的国民政府在《告全国军民书》中说:“……回溯这八年来,要以去年这一年为危险最大而受患最深的一年。敌人侵豫犯滇,窜扰桂柳,猖狂盲进,最深入的时候,侵犯到贵州独山……战地同胞流离痛苦之深,国家所受到耻辱之重,实是第二期抗战史中最堪悲痛的一页。”

  女:好了,听众朋友这次的节目就到这儿了,采访制作侯莹,播音丹宁,我们下个月的23号再见。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