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日寇暴行 > 惨案实录 > 贵州惨案 > 内容正文

日本空军对贵州的轰炸
来源:团结报党派e家   2019-04-23 15:30:54

日本空军对贵州的十次轰炸

  日本空军从1938年7月起,到1944年10月,先后对贵州进行过十次对贵州造成损失的轰炸。比起很多被日军占领的地区来说,贵州遭受的损失并不算很大,但至今回忆起来,仍然是使人十分心痛,十分愤恨,是需要永远铭记的。其中最大的一次是1939年2月4日(农历腊月十六)对贵阳的“二四”轰炸。

  一、日军对贵阳的“二四”轰炸

  1939年2月4日,日军飞机轰炸贵阳,贵州人称之为“二四轰炸”,以示永志勿忘。

  这次敌机轰炸,被炸死和受伤的人数有多少?被炸毁的住房、商铺有多少?损失财产、物资有多少?事后有以下几种报道:

  1、贵阳《中央日报》2月5日报道:“这次轰炸死伤人数在五百(人)以上,计卫生事务所(收容)不足百人,省立医院(收容)一百余人,中央医院(收容)约二百人,因伤重不及救治者五十余人。另被压在房屋下者,一时不能挖出,故无法统计。参加救护者有中央医院、万国红十字会、省会各防护团、华洋义赈会贵州分会掩埋队、消防队、三青团留筑军官队,还有人民自愿参加者”。

  2、诗人聂尊吾《聱园诗稿》的一首纪事诗的诗题写道:“腊月十六日(即二月四日)午,敌机十八架袭贵阳市,投弹百余,焚毁房舍千三百余所,死伤千二百余人,吾黔空前未有之大劫也。”

  3、贵阳商会的调查:“此次遭受轰炸,损失动产和不动产约值两千四百一十万元,炸伤死亡人数约为一千九百人。”

  4、灾民救济处处长余华沐、副处长陈世贤二月十五日报告:“此次伤亡人数为一千二百二十三人。(死521人,伤702人,受伤后死33人),房屋被烧毁一千三百二十六幢,估计损失约为二千五百万元。”

  5、灾民救济处二月二十一日报告:“截至二月十六日止,登记灾民为八千九百九十人。截至二十日止,领取救济灾民为八千五百三十九人,留送医院人数为一百三十一人(中央医院51人,省立医院41人,若瑟医院39人),收到人民捐款五万三千五百三十七元,支出三万二千四百二十六元六角。”此项所列留送医院的一百三十一人,似为五日贵阳《中央日报》所载各医院收容人数之外的数字。

  以上所载伤亡及损失数字,互有出入,以灾民救济处的报告及贵阳商会的调查较为具体。大致可以这样说,这次日机轰炸给贵阳造成的损失是:死伤一千二百至一千九百人,被炸焚毁房屋一千三百余幢,可以计算的动产和不动产损失二千五百万元,登记灾民九千人。这些数字,只能说是最低的估算,实际可能要高些。以死伤人数论,有户籍可查,又有灾民登记可查,似乎比较确实。但当时户口异动,办理并不认真,有些过境的旅客,留居的亲友,以及由外地来省城暂居而没有登记户籍的,为数不少。这些人伤亡后,往往无人登记。所以死伤人数还不止统计的数字。被焚毁房屋的幢数是比较可信的。但是所谓一幢(所),区别甚大,有些深宅大院,一幢往往包括五六个四合院甚至十多个四合院。因此,被烧毁的房屋是很难得到一个合理的数字的。动产和不动产的损失,种类繁多,情况各异,是很难估算的。当时显然是仅以可以计算的部分折算的。当时法币尚无多大贬值,法币一元仍可换银元一元。按当时黄金价每两七十元左右,米价每筑石(老秤二百二十斤)三元上下计,二千五百万元的财产损失等于三十五万七千多两黄金,一十八亿多斤粮食。

  灾民是不是仅有九千人呢?可能还有很多没有登记的。我们的人民自尊心很强,很多人不愿以灾民自居,不到救济处登记,不愿接受救济费。

  二、日本空军对清镇飞机场的轰炸

  1938年7月某日上午,敌机六架,轰炸清镇飞机场,投弹数十枚,炸毁伪装飞机六架,死伤各一人。

  三、日本空军对贵阳团坡桥飞机厂的轰炸

  1938年九月廿五日,敌机九架于上午十时许,轰炸贵阳团坡飞机场,投弹多枚,有受伤者。

  四、日本空军对贵阳太慈桥的轰炸

  1940年五月一日,敌机八架于上午十二时许侵入贵阳市上空,在太慈桥附近投弹十余枚,死伤数人。

  五、日本空军对贵阳团坡桥机场附近的轰炸

  1940年七月廿八日,敌机八架于上午十时许侵入贵阳,在南郊团坡等处投弹十余枚。中央医院中一弹,死伤十数人。

  六、日本空军对贵阳花溪防空学校的轰炸

  1940年七月廿九日,敌机九架于上午九时十四分,分两批空袭贵阳的花溪镇,投弹多枚,企图炸防空学校的汽车场,未命中。一弹落于镇东南水田中,震倒房屋数间,震死老妇一人。其时适有商人的驮马一批经过,被敌机以机枪扫射,毙马两匹。

  七、日本空军对荔波县和三合县的轰炸

  1940年九月十日上午十一时五十二分(一作十二日上午九时许),敌机八架,自荔波县经三合飞往炸八寨城,炸死三十余人,伤二十余人。折转三合县,首炸锑矿厂,死伤各一人,毁屋数间,并炸毁“寿宁园”屋一部分。

  八、日本空军对北盘江公路桥的轰炸

  1941年六月八日,敌机九架于上午九时许,窜入本省西南盘江公路桥投弹,未命中。旋窜至安龙县城上空,时有学生一队经过,敌机投弹一枚,落于县政府东侧罗家院,震倒县政府房屋一间,民房二十二间,炸死二十人,(男十四人,女六人),伤三人(女)。

  九、日本空军对南盘江桥的轰炸

  1941年六月十三日,敌机九架于上午九时许,窜至本省西南盘江公路桥,投弹命中,桥毁。

  十、日本空军对三都县城的轰炸

  1944年九、十月间(时间不明),敌机窜扰三都县,投弹三次,落弹六枚,轰炸县城锑矿厂与胡家大楼,死伤锑厂卫兵各一人,炸毁锑厂房屋数十间。在上江投弹三枚,死亡二十五人,第三次炸毁民房一百余间。

  抗战中,敌机袭击贵州各地区当然不止这几次,有时敌机以侦察或骚扰为目的而来,没有投弹,有时敌机滥炸,投弹不准,未造成损失。据贵州省政府秘书处在抗战胜利后编制的《战时敌机空袭投弹表》和《战时人口伤亡表》两表所载,在整个抗战时期,日军飞机入侵贵州共达33次,使用飞机358架次,共投弹604枚,造成伤亡4363人(其中死亡1482人),涉及贵阳、安龙、龙里、丹寨、三都、独山、镇宁、桐梓、正安、晴隆、沿河、清镇等12个县市。其中受损失最重的是贵阳,遭受空袭10次,来袭日机达100架次,伤亡多达1939人(其中死亡597人)。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