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日寇暴行 > 惨案实录 > 陕西惨案 > 内容正文

西安大轰炸的集体记忆
来源:西安晚报    2017-10-28 11:05:12

王尚斌

刘兴业

  ■文/图记者吴飞

  作为咽喉重镇,抗战时期的西安担负着西北政治、经济、文化、军事中心的重任,自然也成为侵华日军狂轰滥炸的重点目标。1937年11月13日,日军开始出动飞机对西安

  进行轰炸。其轰炸力度之猛烈,在1939年前后达到极点。在刺耳的防空警报和隆隆爆炸

  声中,十余万城区居民熬过了整个抗战岁月,全城居民死伤达两千余人,有1万余人家破人亡,流离失所———

  炸弹落在西大街,一枚穿甲弹击中防空洞,炸死炸伤400余人,棺材从桥梓口一直摆到琉璃街

  1938年,河南沦陷。简师毕业的刘兴业在太行山上躲避了整整一年,直到日本军队退守县城才辗转来到西安,成为万千难民中的一员。

  在位于西大街的“汇远长”(字号),18岁的刘兴业谋到了一份出纳的差事。“当时‘汇远长’正在筹备阶段,东家买了两栋土木建筑的大楼作为门面,打算经营布匹批发生意,大门就开在西大街上。”刘兴业回忆说。

  1940年6月30日凌晨4点,随着一阵长声警报的响起,西安市民接到了日军即将前来空袭的消息。“

  躲避时间还算充裕,刘兴业一行先是前往勿幕门(即今小南门)外的张家村防空洞。“到早上10点,仍未见空袭的飞机,我们决定返回西大街找些吃的,等空袭紧急警报响了再躲避。11点,我们还没来得及把做好的饭吃到嘴里,空袭紧急警报突然响起。东家带着妻子和女儿躲进了位于西大街的公共防空洞。由于我是出纳,随身携带的皮箱内有布行的印章和账簿,被强行要求躲在东家家里的防空洞。”刘兴业回忆说。

  东家的防空洞除了深度有保障外,还在上面加了四寸厚的榆木板。刘兴业觉得安全有了保证,在好奇心地驱使下他跑到凉台上去看日本飞机。

  “紧急警报过后十几分钟,日本飞机飞临西大街(上空),每3架为一个小队,一共有36架,都是大型的轰炸机。飞机投下的炸弹落在西大街路面上,而路面下正好就是公共防空洞。”

  刘兴业在防空司令部一位熟识军官的帮助下弄到了两副担架,学徒杨玉宝戴着防毒面具破例跟随军人一起进入了防空洞把东家他们抬了出来。“他们身上并没有带伤,只是神志模糊,不断呻吟。”几经辗转后,刘兴业把东家他们送到了一所教会医院救治。

  当天下午4点,刘兴业从医院返回西大街时所看到的场景令他终生难忘,“人(尸体)已经从防空洞中被拉出来,有的人(尸体)连芦席都没有覆盖。个别幸存下来的,不是在路边呻吟,就是因为受了刺激胡喊乱叫。”

  事后,刘兴业得知,他们共从防空洞内抬出了450余名死伤人员。他亲眼看到,棺材从桥梓口一直摆到琉璃街,而西安主要销售棺材的竹笆市市场已经无棺可卖,遇难者家属将临潼、周至、户县周边地区的棺材都买空了。

  他的东家及其夫人在入医院后第10天相继死亡,5岁的女儿因缺氧时间过长而大脑受损。一年后,在乡下坠井身亡。

  根据刘兴业的叙述,记者核实相关史料查阅到的记载内容为:1940年6月30日,日军出动飞机36架,狂轰滥炸西安城,炸死炸伤400余人。

  硝烟中的婚礼,大喜之日遭遇日军炸弹,新郎心中充满了对日军的仇恨和险些失去新娘的恐惧

  能够寻觅到以下这段关于日军轰炸西安的记忆,实属不易。这段记忆的主人傅瑞熊在2000年3月,92岁高龄时已经去世。他于1977年9月将这段记忆融于笔墨,并将其复制数份后送与每个子女珍藏,告之他们不要忘记家庭和国家曾经历过的那段苦难。

  从老人的回忆录中我们得知,傅瑞熊1937年考入上海欧亚航空公司,“七七事变”后随公司迁到西安。1939年10月10日是他大喜的日子。但婚礼当天日军对西安进行了轰炸。

  “那是日寇侵略中国最疯狂的时候,日寇在山西运城的飞机几乎两三天就要空袭西安一带。按照日寇飞机空袭的惯例一般在下午四时就飞回运城,所以我们把婚礼定在下午五时举行。地点在钟楼东南角的旅馆。”

  “出乎我们预料的是,当日为中华民国的国庆日,日寇飞机加紧了对西安的轰炸,从早晨五时警报响起后,日寇飞机一架接着一架地对西安城区进行轰炸,每次来两三架,一直到下午六时警报才解除,这一天日寇飞机向西安城区轰炸多达85架次。警报一解除,我就向航空站主任借了小汽车,向城内开去。”

  “汽车拐到北大街后进入梁府街(现青年路),在梁府街上我怎么也找不到女师附小了,汽车在小街上转了几个圈,经过仔细辨认,原来女师附小的前半部校舍已被日寇飞机投下的炸弹夷为平地,地上瓦砾一片。我的心已揪成了一团,事先约好我到这里来接她的,人现在在哪里呢?我急忙往学校后面找去。在学校后院的西厢房内,一丝光亮荧然,我三步并做两步冲了进去,只见我的表姐陪着她正在烛光下试新装呢,我心中一块大石头顿时落了地。”

  婚礼终于于当晚8时举行,而傅瑞熊对这次婚礼的记忆则是——终生难忘。难忘的不仅仅是人生的喜悦,其中还包含着对日军的仇恨和差点失去新娘的惊恐。

  哥哥被日军的炸弹炸死,母亲因此抑郁而亡。这挥之不去的阴影伴随他直至古稀之年。

  王尚斌是土生土长的西安人,日军轰炸西安时他还不满5岁。但通过脑海里依稀拼凑的画面,他记得哥哥是在放学的路上被日军的炸弹炸死的,母亲因此抑郁而亡。这一切成为他人生中挥之不去的阴影,伴随他至古稀之年。

  从记事起,1935年出生的王尚斌一家七口就住在西安城内的开通巷。父亲在当时西安市最大的一家当铺当管账先生,家人过着相对富足的生活。

  王尚斌在家是老小,日军轰炸西安期间,两个哥哥都已经上学。他隐约记得,二哥出事那天,日本飞机是在快吃中午饭的时候飞来空袭的,一颗炸弹正好落在了开通巷小学附近。当时正是放学时间。炸弹在学生中间爆炸,一时间血肉横飞,“缺胳膊少腿的,横倒了一大片。”家人赶到现场后,根本无法找到遇难的二哥王尚武。后来在祖母的建议下,家人从死者系的腰带上才辨认出了二哥的尸体。

  王尚斌的母亲为此受了很大的打击,全家从西安搬回了长安老家。不久,母亲也在失去爱子的悲痛中抑郁而亡。

  童年经历的这一切,成为王尚斌心中无法摆脱的阴影。而历史的安排,又使这段阴影中的记忆在王尚斌心中加深。

  1950年,王尚斌当兵后,其驻地就在下马陵附近,距离哥哥被炸死的地方很近。“每次看到炸弹留下的那个弹坑,心里总不是滋味。”王尚斌说。

  时间、数字、死亡、毁灭,构成了我们这个城市近代记忆的一部分。我们的搜寻,正是为了恢复和铭记那段苦难的历史

  抗日战争胜利六十周年之际,记者多方搜寻资料,史海钩沉,为了将那段苦难历史铭记:

  1937年11月13日日机首次轰炸西安,经中国飞机驱逐和高射炮射击,在郊外投炸弹九枚后向东北方向逃去。

  1937年11月20日上午11时45分,西郊机场遭轰炸。1937年11月27日上午7时50分,西郊机场再次遭轰炸。

  1938年11月8日上午8时半,革命公园、体育场、南城一带遭轰炸。

  1938年11月16日日军飞机13架分两批轰炸西安火车站一带,投弹40余枚,炸毁车皮6辆,路轨数段,民房20余间,死伤40余人。

  1938年11月23日日军20架飞机轰炸西安城西北隅回民居住区,投弹80余枚,四座清真寺被炸,炸死炸伤160多人,炸毁房屋150多间

  1939年1月18日日军飞机31架分两批轰炸西安城区,投弹80余枚,被炸40余处,炸毁民房300余间,死伤200余人。

  1939年3月7日下午4时,日军飞机14架狂炸西安城区,投弹百余枚,死伤平民600余人,炸毁房屋千余栋。遭袭地点:马坊门、东西大街、莲湖公园、糖坊街、北城根。

  1939年5月24日日军飞机空袭西安,炸塌西大街桥梓口防空洞洞口,千余平民被活活闷死在防空洞内。这是抗战时期日军轰炸西安最大的一场惨案。

  1939年10月4日日军飞机36架上午分三批侵入西安上空,在西京电厂、大华纱厂投弹数十枚;下午又分三批侵入市空,投弹128枚,炸死18人,炸毁民房205间。

  1939年10月11日日军12架飞机轰炸长安大华纱厂,投弹50枚,纱厂全部炸毁,死伤40余人,烧毁棉花2.5万担,经济损失236万元(法币)。

  1939年11月25日,下午2时,敌机16架侵袭西安,飞机场东端落弹数枚,毁坏房屋数十间(以前东北大学校址),死伤数十人。

  1940年1月3日日机空袭,五岳庙门城墙下天水行营防空洞被炸,在东大街、莲湖公园一带投掷重型炸弹多枚,居民死伤近百人。

  1940年5月19日晚8时,西大街及北易俗社附近地区遭轰炸。

  1940年6月30日日军出动飞机36架,狂轰滥炸西安城,炸死炸伤400余人。

  1941年5月6日上午7时40分日军飞机17架侵入西安上空,在尚仁路、大华纱厂等地投弹25枚,炸死炸伤平民30人。8时20分又有日机9架在火车站投弹20余枚,炸死炸伤平民32人。

  1941年5月18日日军飞机37架入侵西安上空,在闹市区投弹129枚,还有部分燃烧弹,炸毁房屋472间,炸死平民24人,炸伤30余人。

  1941年12月2日日军飞机再次空袭大华纺织厂,投燃烧弹4枚,烧毁棉花库棉花1456包,损失100余万元(法币)。

  1941年9月12日上午9时半,日机28架,连续两次轰炸火车站、崇耻路、北城墙、六合新村、雷神庙街、九府街、红埠街、莲花池街。

  1944年9月21日凌晨2时许,日机两架窜入本市,仓皇在郊外投弹数枚。5时零5分,日机两架低空窜至本市郊外,并以机枪扫射。我战机迎击,当场击中一架,着火下降,坠于机场以西。

  1944年10月8日凌晨2时40分,西郊机场遭轰炸。

  1944年10月30日11时许,日机一架由鄂入陕,11时55分窜入我市,我战机于南郊将敌机击落。

  据非官方不完全统计,日军对西安进行长达7年之久的轰炸中,共投弹3440枚,造成1244人死亡,伤1245人,毁坏房屋合计6783间,一次造成死伤百人以上的轰炸多达6次。我们尤其要记住:仅在1939年5月24日西大街桥梓口防空洞洞口被炸塌的轰炸中,就有千余平民被活活闷死。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