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日寇暴行 > 惨案实录 > 陕西惨案 > 内容正文

侵华日军暴行录-陕西
来源:网易博客   2017-10-28 11:22:33

日机轰炸西安的暴行
  1938年10月12日上午7时许,日机20架分三批侵袭轰炸西安。同年11月23日,日机20余架侵扰西安市区上空,共投掷80余枚炸弹,市区人员、房屋损失惨重。当天是穆斯林的开斋节,居住在城区西北的西安回族民众正在各清真寺聚礼,轰炸中有130余人伤亡,四座清真寺和数十间民房被炸毁。 
  1939年4月2日中午1时30分,日机七架侵扰西安市区上空,盘旋轰炸,计投弹50余枚,受灾地点10余处,死伤平民l0余人。西京工商日报社院中弹三枚,排字房震毁,该报即日宣告停刊。同年5月24日,日机侵袭西安,市民纷纷躲进防空洞内。位于西门内的桥梓口挖有很大的防空洞,附近汉、回族市民在里面躲避的很多。日机的三枚炸弹落在该防空洞口,将其炸塌,致使1000余名居民活活闷死在洞内。这是抗战时期西安最大的一次惨案。空袭结束后,警察封锁了路口,组织人力抢挖,洞口挖开后,扒出来的已是一具具尸体,惨状不忍目睹。同年10月11日午后1时许,日机12架侵袭西安,以位于西安市区东北的大华棉纺织厂(即今陕西第十一棉纺织厂。该厂为西北地区建立最早的近代化纺织企业,抗战时期为前线供给了大量军用布匹)为轰炸目标,在大华厂上空投下炸弹及烧弹30余枚(另说50余枚),以致纱厂几乎全部被焚毁。烧掉棉花25000担,炸毁工人饭厅两栋,其它房屋住宅60余间,炸死工人12名,炸伤4名(另说工人死伤40余名);被毁纱机约合法币870余万元、纺厂建筑约177万元、棉花约200万元、杂类约60万元、物料约40万元。 
  1940年某月,日机侵袭西安。回民居住区西大街、大学习巷、小学习巷、洒金桥、大麦市街、小皮院、城隍庙后街等处均遭轰炸。共炸毁寺院五所,死伤回民200余人。 
  1941年5月6日,日机再次侵犯西安大华纺织厂上空轰炸,厂内外共落炸弹20余枚,炸毁折包机一部,烧毁棉花5000余斤,炸毁工人食堂一栋。同年12月2日,日机第三次窜犯西安大华棉纺织厂上空轰炸,投燃烧弹四枚于厂内,击中棉花仓库,烧毁棉花1456包,损失约l00余万元(法币)。(王宝成) 

 
日机轰炸临潼县的暴行
  临潼位于西安东北,距西安30公里。1940年7月3日上午9时,日机轰炸西安返回时轰炸临潼县城,炸死五人。(王宝成) 
 
日机轰炸高陵县的暴行
  高陵县位于西安以北4l公里。1939年10月13日,日军飞机侵袭轰炸高陵县城,北街中和粟店被炸毁,死亡28人,重伤4人,轻伤23人。城内居民纷纷适移外逃,乡村居民不敢入城。(王宝成) 
 
日机轰炸咸阳县的暴行
  咸阳县(今咸阳市)位于陕西关中中部,是陕西重要城镇之一。抗战时期,日机数十次侵袭轰炸该县。其中,1940年8月30日--1942年12月(另说l941年),日机先后l2次(首次出动12架)轰炸位于县城北关的湖北省纱布局与咸阳中国打包公司合组的临时纺织工厂(对外简称咸阳工厂,今为陕西第八棉纺织厂),共计投弹125枚(另说200多枚),炸死职工10人,伤数人,经济损失折合法币约30万元(另说36万元)。(王宝成) 
 
日机轰炸宝鸡县的暴行
  抗战时期,位于陕西关中西部的原宝鸡县辖区包括今宝鸡市和今宝鸡县(迁治貌镇)两部分,县城在今宝鸡市区。日机对这座陕西重镇先后进行了几十次侵袭轰炸,有确切记载的就有10次:1938年 4-5月间,日军七架飞机首次轰炸县城。由于居民缺乏防空常识,共被炸死炸伤100余人,其中仅县女子高小(校址在今宝鸡市原城隍庙)东北一个窑洞内即被炸死30余人。同年8月20日,日机轰炸县城。当天防空警报刚发,日机即来,正逃往城内北崖茹家窑防空的人群被日机发现,即向窑门投弹,炸死窑内20余人。同年11月29日中午12时许,日军八架轰炸机窜犯县城上空,对城内柴市、菜场、马道巷一带进行轰炸,炸死平民11人(另说约八九十人)。城内北崖张家窑也遭轰炸,死亡五六人。此后一个多月,城内居民白天即逃往乡村躲避空袭。 
  1939年7月,日机36架连续两天对宝鸡县城进行轰炸。第一天所炸地点是车站及城内北崖一带,并将姜城堡之油库和火药库炸燃,共死伤600余人。第二天轰炸地点在城南河滩一带,中国军队某部的新兵约300人在一个空院子内全部被炸死。此外,河滩之防空沟及田问路畔也有许多人被炸死炸伤。据统计,两天死伤共达2000人左右,这是日机历次轰炸宝鸡造成伤亡最大的一次。同年11月,日机轰炸宝鸡,炸毁县城北崖郭发家后院防空洞,除一小孩外,其余30名平民全部死亡。 
  1940年7月,日机36架轰炸宝鸡,投弹落在三马路和北崖防空洞,共炸死、闷死和平居民50余人。其中有一名叫赵至善的市民,一家共闷死八人。同年8月31日,日机36架分三批轰炸宝鸡城郊。当天上午l0时,日机进犯宝鸡上空,先后投下100多枚燃烧弹,部分落在宝鸡申新纺织厂(今陕西第十二棉纺织厂。系中国最大的民族资本企业-荣家企业之内迁厂)周围,厂区内中弹2l枚,厂内各处顿时起火燃烧,致使在厂内承包工程的一名建筑公司工人死亡,四名厂警受伤。厂内建筑物和其它财产损失巨大,共计焚毁棉花1000余包(另说2000包);炸毁织布机60台(另说70台)、码布机一台、打印机一部、染场的伸幅机一台、布车10辆;修理间机房、栈房、宿舍屋瓦和墙壁、门窗玻璃也都震碎。有一颗炸弹落在一座办公室旁边,钻进地下未爆,警报解除后由工兵挖出,倒出火药,后来又制作了木质底座,陈列于申福新大楼前厅多年,现藏宝鸡市博物馆。另外,其它损毁伤亡情况如下:申新厂太白庙前的中学操场落一弹,炸伤农民一人;斗鸡火车站中弹,轨断道移;龙泉巷口房屋被炸毁10余间;中山西路城隍庙前焚毁房屋七八间;姜城堡娘娘庙被炸毁;渭河南乡村伤亡二三十人。(注:另说本次轰炸发生在1941年8月) l941年5月22日,日机再次轰炸宝鸡申新纺织厂。  当天先是一架飞机窜入申新厂区上空,一小时后,八架日机列队进犯厂区上空,盘旋多次后即分四架为一批,轮番投弹,掷下各种类型炸弹40多枚,都落到厂内,炸死炸伤正在厂内进行施工的包工单位-新建营造公司的建筑工人各一人,炸毁房屋20余间和一部分面粉机,炸毁棉花1000余包。同年6月某日下午5时,日机轰炸宝鸡。居民以往日日机多在午前轰炸、午后4时即解除警报的规律,未作任何准备。因此,日机进入县城上空时,人们来不及跑进防空洞,只得匆忙进入防空壕。日机在三马路、西街防空壕和中山西路县政府后院三处投弹,共计炸死居民近20人。同年8月,日机三批连续轰炸宝鸡渭河两岸,死伤平民二三百人。 1942年6月,日机28架(另说38架)轰炸宝鸡,伤亡多人,火车站附近电杆全被炸断,炭市街一些房屋被震毁。(王宝成) 

 
日机轰炸凤翔县的暴行
  凤翔县位于原宝鸡县(今宝鸡市)东北,日机曾三次侵袭轰炸该县。l941年8月22日上午,日军七架轰炸机沿北山东来,然后转向飞入县城上空。当时的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第七分校第十五总队的学兵,正在城内道背后张某的西墙根及都家园子东墙根作隐蔽练习,日机发现目标,俯冲而下,连投三颗重型炸弹,其中一颗落在张、郗两墙之间,炸死21名军校官兵(另有五说:1、炸死20人;2、炸死30人;3、炸死37人;4、死伤共计四五十人;5、死伤共计六七十人)。同年9月初的一天上午11时许,日机27架排成"人字形"由北而南,在临陈坡上空投弹并加以机枪扫射,有农民四人死伤。同年9月中旬某日(另说距上次时隔两日)黄昏,日机一架再次轰炸县城,投弹三枚,炸毁北大街民房一座。(王宝成) 
 
日机轰炸渭南县的暴行
  渭南县(今渭南市)位于陕西关中东部,抗战时期,日机多次侵袭轰炸该县。1938年4月某日黎明,日机轰炸县城老市场,投弹四枚,炸死八人,伤三人(另说死伤合计12人),炸毁房屋13间。同年l0月12日上午7时许,日机20架分三批轰炸西安,经渭南时扫射。8时30分,又有九架轰炸县城,向南门外投弹13枚,死伤四人,毁房六间。下午l时40分,日机九架向铁路两旁投弹30余枚。同年12月某日,日机轰炸县城北塘巷,投弹数枚,死伤l0余人。 
  1939年10月12日上午11时36分,日机九架轰炸县城。 1941年6月13日,日机六架轰炸县城南塘巷外,死伤14人。同年8月 25日中午,日机轰炸县城,向二马路雷家堡投弹六枚,死二人,伤五人。     
  1942年5月某日上午9时,日机轰炸县城,向北门外旷野投弹四枚,伤一人。同年7月某日,日机轰炸县城,向二马路涝池岸投弹三枚,未爆炸,砸毁房屋三间。 
  1944年8月21日,日机轰炸县城,向南塘巷口投燃烧弹四枚,未起火。同年8月31日,日机再次轰炸县城南塘巷,毁房11间。(王宝成) 

 
轰炸华县的暴行
  华县位于陕西关中东部。抗战时期,日机多次侵袭轰炸该县境内陇海铁路沿线城镇。1939年3月9日,日机五架侵入县境上空,两架飞向东北,三架盘旋于县城周围,投弹六七枚,炸伤二人,毁民房八间。同年10月13日,日机九架轰炸县城,投弹20多枚,炸死50余人,伤40余人,炸塌东城门楼和两家商店房屋。 
  1940年6月24日,日机轰炸县城,所投燃烧弹落在南街大壕内,伤二人。 
  1941年8月25日,日机10架轰炸县境西部的赤水职业学校、圪塔庙坡一带。 
  1944年4月20日,日机八架侵入县火车站上空,适遇中国军队某炮兵团正上火车,遂用机枪扫射,打死一人,伤六七人。     l945年3月31日,日机侵入县境上空,对行至石堤河西附近的一列火车进行轰炸,炸死司机和工役各一人,伤10余人。同年4月2日,日机侵入县境上空,对正在小涨村扫墓的人群投弹一枚,惊散村民。(王宝成) 

 
日军轰炸、炮击潼关县的暴行
   潼关县位于陕西省关中盆地东端,北隔黄河与山西省芮城县相望。抗战初期,日军进犯山西后,隔河对潼关县频繁空袭和炮击,据《秦风日报》战后刊载的统计数字,仅炮击发弹就达1.76万发。据原潼关县政府上报救济总署统计资料,仅潼关县城(今港口镇)死于空袭和炮击的军民即达358人,城内文物古迹、民用建筑十之七八被毁,财物损失达16.37亿元之巨。1937年11月7日,日机首次轰炸潼关。早晨9时左右,六架(另说12架)日机由北窜入县城上空(当时尚未设防空监视哨),先后在东关黄河渡口、西关火车站正街等处投弹,炸死旅客、小贩、车夫多人。此后,城内居民才依山掘洞、开沟,以备防空。 
  1938年2月28日上午10时左右,日机12架自东北方向侵袭县火车站、西关公路上空投弹,炸燃货场待运的汽油,车站顿成一片火海,l2间库房被毁,炸死铁路工人和车夫12人、骡马五匹。同年3月5日(另说7日),日军首次炮击潼关县。当天下午4-5时开始,驻山西永济县和匼河镇日军野炮兵隔河连续一昼夜对潼关县城的火车站等处炮击,共计发射炮弹321发,站西花园林场、凤凰山铁路桥、南城墙等处中弹较多。其中,农林场的六间房屋、厩舍被焚。此后,日军炮击不断,县政府和各单位撤离县城,迁驻禁沟口。同年7月10日下午4时,日机九架分三组轰炸潼关县城。日机沿东大街折向南街,在张家巷、徐家巷、水坡巷等处投弹,炸死炸伤各一人,炸毁民房25间,炸死牲口二头。水坡巷沈木田住宅前房全被震塌,居住在此的中国守军一O九师一个排的40多名士兵全被淹埋,孟占元家门前停放的一辆军邮视察车也被炸毁。日机最后在西大街孔庙投弹一枚,未爆,挖出后送西安省民众教育馆展览。同年11月,日机23架轰炸潼关火车站,将机务段和机房全部炸毁。 
  l939年2月21日(农历正月初三),日机趁春节期间轰炸潼关县城,在南北街、头层山、二层山、第一巷等处投弹,炸毁民房46间,炸死居民三人,仅二层山因房屋被炸塌受伤者即达40余人。同年7月上旬,驻山西芮城县赵村的日军野炮兵(下同)对潼关县城内铁路桥以东之刘家巷连续炮击,摧毁 12个居民院落的30多间房屋。同年12月21日,日军发炮袭扰县境铁路,运输受阻。 
  1940年9月中旬某日上午l0时左右,日机六架轰炸潼关县城南大街,沈凤山住宅后院依麒麟山脚之防空洞被毒瓦斯炸弹击中,洞内七人全被毒气窒息而死。同年9月某日,日军隔河炮击潼关县凤凰山下铁路,丹凤巷李自新后院窑洞震塌,洞内八名居民全部死亡。 
  1943年8月,日军隔河炮击潼关县潼河铁路桥和桥东之隧洞,桥东附近的孔家崖头、刘家巷和桥西之火神庙巷许多民房成为瓦砾。(王宝成)
日军炮击、空袭平民县的暴行
  平民县(今大荔县境内)1929年由原朝邑县析置,位于今陕西省关中盆地的大荔县东部,隔黄河与山西省永济县相望,1950年并入原朝邑县,1958年继并入大荔县。抗战时期,日军于1938年3月侵占山西永济县后,即隔黄河用重炮轰击平民县境,并加以飞机扫射,炮弹、炸弹落入县境有时达每日二三百枚,平民伤亡、民房毁坏情况严重。(王宝成) 
 
日机轰炸和可郃阳县的暴行
  郃阳(今合阳)县位于陕西省关中盆地东北部,东隔黄河与山西省相望。1939年10月4日上午,日军轰炸机自山西方向两次侵袭郃阳县城上空进行轰炸,先后在文庙、屈家巷等处投弹,炸伤数人,炸毁民房数l0间。此外,日军还多次炮击黄河西岸的县境。(王宝成) 
 
日机轰炸韩城县的暴行
  韩城县(今韩城市)位于陕西关中东北角,东隔黄河与山西的河津、乡宁等县相望。1938年日军侵占河律等县后,即多次出动飞机轰炸和炮击韩城县境。其中,l940年11月22日,日机首次轰炸县城,中山堂(今市政府第二招待所)后殿中弹,被陕西省"军队组训民众动员总指挥部商同区指挥部"(由西安迁来)秘密关押在那里的50余名进步青年,伤亡13人。(王宝成) 
 
日机轰炸澄城县的暴行
  澄城县位于陕西省关中盆地东北部。1941年5月6日,日机侵袭轰炸澄城县城。当天上午8时,日机进犯县城上空,先后在端正街、衙门前街、北门、北横街、南街小学、南城墙外大路等处投弹几十枚,同时用机枪扫射,时间持续约半小时,共炸死和平居民14人,炸伤数人,炸毁房屋和窑洞二三十间(孔)、店铺五家。(另说毁街房七间、砖窑一孔)。(王宝成) 
 
日机轰炸蒲城县的暴行
  蒲城县位于陕西省关中盆地东北部,东距黄河约50公里。抗战时期,驻防有中国守军第九十军等部队,加之为杨虎城将军故里,因此日机先后四次对该县进行侵袭轰炸。1939年10月l6日,日机首次轰炸蒲城。17架(另说15架)日机(从运城来犯)共投弹200多枚,炸死和平居民41人,炸伤37人,炸毁房屋300多间,是轰炸最重、损失最大的一次。其中:尧山中学中弹百余枚,炸死四人,重伤一人;炸毁学校仪器室三间,标本、仪器、门窗、玻璃毁坏甚多;勿幕图书馆楼东南角中弹一枚,楼顶被炸塌。南街小学办公室也全被炸塌。文庙的大成殿中燃烧弹一枚(系明治十年造,重100公斤),幸未爆,但砸坏部分建筑。同年12月9日(另说 12月19日),日机再次轰炸蒲城县城。共出动人架飞机,投弹44枚,炸死八人,毁房158间。 l941年5月18日,日机第三次轰炸蒲城。日机一架在城西南郊投弹数枚,毁麦田数亩。同年9月11日,日机第四次轰炸蒲城。当天上午,日机五架在城西的总里局巷、中山街、关帝庙后巷等处投弹20余枚,炸死五人,炸伤八人,毁房50余间。(王宝成) 
 
日机轰炸延安的暴行
  抗战时期,延安是中共中央、陕甘宁边区政府所在地,因此成为日军轰炸的重点地区。从1938-1941年,日机先后l7次侵袭轰炸延安。其中:1938年11月20一21日,日机首次轰炸延安。连续两天共出动30多架次,投弹150枚(另说159枚),炸死炸伤152人,炸毁房屋309间(另说380间)。另有材料说,11月20日出动七架次,死伤30余人;11月 21日出动七架次,无人员伤亡。同年12月12日,日机再次轰炸延安。当天上午10时25分,市区发出空袭警报,市民迅速疏散隐蔽。10时40分,七架日机进入市区上空,城防部队高射炮齐发,日机投弹40枚后迅速逃去。此次轰炸毁民房100余间,炸死牲畜五头。之后,为防止日机轰炸,中央、边区机关由市区迁至城外。同年12月14日,日机七架轰炸延安,投弹40一50枚。同年12月15日一l939年3月,日机先后四次轰炸延安。 
  1939年3月10日下午,日机14架轰炸延安,投弹70枚,炸死六人、牲畜八头,毁房七间。这是日机首次下午轰炸延安。同年8月15日,日机10架轰炸延安,投弹40枚,炸伤五人,失踪一人,毁民房17间。同年9月8日,日机先后出动46架次轰炸延安。当天清晨5时30分,市区发出空袭警报,随后三架日军轰炸机多次飞至市区上空盘旋侦察后离开。9时许,日军15架轰炸机从东南方向飞来,投弹后向东北方向飞去。接着,又有28架日机由东南方向飞来,进行第二次轰炸,警报至11时才解除。总计日机两批43架次共投弹200余枚,多落在市区北街及西山上,毁房150余间,死伤军民58人。 
  9月l0日,延安举行追悼大会。(另说:8月15日至9月8日,日机共110多架次轰炸延安,投弹250余枚,炸死炸伤40余人)同年l0月15日,日机一次出动71架次,分四批轮番轰炸延安。当天上午9时,36架轰炸机进入市区上空,盘旋投弹计100余枚。下午2时许,先有一架日军轰炸机进入市区上空,往返盘旋达一小时之久。2时40分,35架轰炸机分为三批,相继侵入市区上空轮番轰炸,先后投弹120多枚(多为重磅),直延续到4时40分才离去。总计日机当天共投弹225枚,炸死10人,炸伤13人(有说死伤合计27人),炸毁大批房屋,延安市区一片火海,成了瓦砾遍地的废墟。
  1940年4月2日,日机12架轰炸延安,投弹52枚,炸毁窑洞四孔、房六间,炸死马一匹。 
  1941年8月4日,日机27架次轰炸延安,投弹l00枚,炸伤六人,死伤牲畜35头,毁房五间。同年10月26日,日机最后一次轰炸延安。 (王宝成) 

 
日机轰炸榆林县的暴行
  榆林县(今榆林市)位于陕北北部,历来为陕北要地。抗战初期,日军曾五次出动飞机入侵轰炸榆林县。1938年10、11月间某日,日机首次轰炸榆林。当天下午2时许,五架日机进犯县城上空投弹,炸毁位于县城南街的县立新明楼巷小学六间教室,学校被迫迁至城外。 
  1939年6月21日(农历端阳节)上午10时许,日机五架第二次轰炸榆林县城。驻城内的中国守军晋陕绥边区总司令部移驻城外东南郊金刚寺。同年9月27日(农历中秋节)上午10时许,日机五架第三次轰炸榆林县城。同年10、11月间某日下午5时许,日机五架第四次轰炸榆林县城。同年11、12月间某日下午2时,日军出动36架飞机第五次轰炸榆林县城,主要目标是城西的飞机场,无人员伤亡。(王宝成) 

 
日军在府谷县的暴行
  府谷县位于陕北最北端,东临黄河与山西保德、河曲两县相望,北与内蒙古伊盟接壤。抗战时期,侵入山西、绥远的日军屡次进犯府谷,仅飞机轰炸就达l09次,炸死炸伤174人,炸毁民房1300余间。其中:1938年3月5日上午7时,日军轰炸机五架由东北方向飞来侵袭,在府谷县城和对岸的保德县城两岸投弹20余枚,其中府谷街市民房被炸毁20余间。下午4时,日伪军1000余人侵占保德县城。同年3月6日拂晓,日军在保德县城头,用四门大炮向府谷县猛轰。同时,日伪军约600人分乘五只大船,由保德县马家滩向府谷岸强渡,当地中国守军不支后撤,日军进入府谷县城。这是抗战时期日军屡次进犯陕西沿黄河各县唯一得手的一次。日军在县城西关一带焚掠商号、民房400多间,枪杀平民38人。当天下午5时,日军渡河撤回保德县城。(日军攻入府谷县城时间还有三说:2月28日、2月 29日、3月2日)同年3月21日下午4时,占据保德县城的日军隔河炮击府谷县城民房,企图再次渡河,被中国守军扼要狙击。次日,日军在飞机、大炮的轰击配合下,再次实施强渡,中国守军顽强抗击,日军未能渡河。同年 9月12日下午,日机轰炸府谷县城。同年9月29日上午10时,日军轰炸机三架由东北飞来侵扰,在府谷县城关投弹九枚,炸毁民房40余间,伤亡三人。同年11月21日上午8时,日机一架轰炸府谷县北部的哈拉寨(今哈镇。抗战时期,东北抗日挺进军总司令兼黑龙江省政府主席马占山将军率部驻防该地),投弹九枚,炸死二人,毁民房20间。 
  1939年1月8日上午9时半,日机一架由西北方向飞来侵扰,在府谷县城西关投弹三枚,炸死中国守军骑三师士兵一名。同年1月13日上午10时,日军轰炸机l0架由东南方向飞来,在哈拉寨投弹50枚,炸死5人,毁民房 85间。同年1月20日,日机一架轰炸哈拉寨,投弹数枚,炸死二人,伤三人。 
  1940年2月2日上午11时,日机12架轰炸县城城关,投弹80枚,炸死 33人,伤50人,毁民房600间。同年2月6日上午19时,日机九架轰炸县城城关,投弹60枚,炸死5人,伤10人,毁民房50间。同年2月7日,日军轰炸机10架轰炸哈拉寨,投弹70枚,炸死7人,伤11人,毁民房170余伺。(另有资料说:抗战时期,日军轰炸哈拉寨共出动飞机30余架次,投弹 140多枚)(王宝成) 

 
日机轰炸神木县的暴行
  神木县位于陕北北部,在府谷县西南方。抗战时期,日机多次侵袭轰炸该县。1938年9月13日,日机轰炸神木。l939年12月15日上午8时许,日机35架自东而来轰炸县城,投弹多落在北川和东门外,炸死和平居民30余人,毁民房百余处。次日,日机36架自西而来,过县城上空,投炸弹数枚,未造成伤亡。(王宝成)
日军进犯神府县河防的暴行
  神府县1937年7月由陕甘宁边区设置,辖区包括今神木县东南和府谷县南端各一部(中心区在今神木县贺家川镇),东临黄河与山西相望。1938年3月13日,侵入山西兴县的日军在飞机、大炮、机枪的轰击配合下,对神府县河防发动渡河进攻,被边区部队击退。日军进犯中,神府河防地带有平民伤亡和房屋损毁。(神府县1950年5月撤建)(王宝成) 
 
日军进犯葭县河防的暴行
  葭县(今佳县)位于神木县以南,东临黄河与山西相望。1939年11月20日,侵入山西西北部的日军在炮火掩护下,强渡葭县渡口,被陕甘宁边区河防部队击退。日军进犯中,葭县河防地区有平民伤亡和房屋损毁。(王宝成) 
 
日军进犯吴堡县河防的暴行
  吴堡县位于茵县(今佳县)以南,东临黄河与山西相望。1938年5月--1939年12月,侵入山西西北的日军在飞机轰炸、炮火轰击掩护下,先后20次由汾(阳)离(石)公路西侵,从黄河要口军渡进犯吴堡县的宋家川渡口。其间,日军还从另外两个黄河要口碛口、孟门对吴堡县河防地区发动数次渡河进攻,并炮击河西李家沟一带。日军历次进犯少则两干人,最多达万余人,投入的重炮皆在20门以上,但均被陕甘宁边区河防部队击退。日军历次进犯中,吴堡县河防地区均有平民伤亡和房屋 损毁。(王宝成) 
 
日军进犯绥德县河防的暴行
  绥德县位于吴堡县西南,东临黄河与山西相望。1939年6月,侵入山西的日军在从军渡进犯吴堡县宋家川渡口的同时,向附近的绥德县枣林坪一带河防区猛烈炮击,有平民伤亡和房屋损毁。(王宝成) 
 
日军进犯固林县河防的暴行
  固林县1937年12月由陕昔宁边区设置辖区包括今延长县东南和延安市东南、宜川县北各一部(中心区在今延长县赵家河一带),东临黄河与山西相望。l938年10月、1939年8月,日军两次出动飞机五架侵扰轰炸固林,投弹15枚,毁房四间、石窑三孔、粮食450斤。同年,日军从山西大宁县曹娘娘滩炮击县境河防渡口马头关,炸毁关口庙宇。 
  1939年1月和6月,侵入山西的日军在飞机、大炮、机枪的轰击配合下,两次对县境黄河渡口马头关和凉水岸发动强渡攻击,并投掷了10余发毒瓦斯弹,边区河防部队击退了日军的进犯。日军进犯中,县境河防地带有平民伤亡、房屋损毁。(固林县1948年7月撤建)(王宝成) 

 
日机轰炸延长县的暴行
  延长县位于延安市以东。1937-1942年,日机先后12次侵袭轰炸该县。其中:1937年冬,日机轰炸县境的交口、马家河、城区呼家川等地,炸死平民10人(其中有县工会主席),炸死牲口百余头,损坏器物千余件。1939年l0月,日军两次出动飞机轰炸延长,投弹143枚,炸死15人,伤18人,死伤牲畜12头,毁房31间、石窑一孔,损坏粮食2100斤。(王宝成) 
 
日机轰炸南郑县的暴行
  抗战时期,位于陕南西部的南郑县辖区包括今汉中市和今南郑县(迁治周家坪镇)的大部分地区,县城在今汉中市区。日机对这座与四川省接壤的重要城镇,先后进行过数百次的侵袭轰炸,其中有确切记载的就有32次。1938年3月13日,日机首次轰炸原南郑县城。当天上午9时,24架日机以县城西郊机场为目标投弹轰炸,机场油库被炸焚。同年3月14日上午11时,日机26架轰炸县城西郊,所投燃烧弹烧毁民房40余间。同年11月4日(另说l0月4日),日机26架轰炸县城西关一带,炸伤数十人,毁房近百间。 
  1939年4月6日,日机轰炸县城,炸死迁驻的上海扶轮中学学生一人,伤数人。同年5月16日,日机l5架轰炸县城,投弹100多枚,死伤100多人。同年5月17日,日机12架再次轰炸县城,投重型炸弹50枚(另说48枚),死伤八人,毁房56间。其中,石灰巷中弹七枚,设在这里的中央银行仓库被炸。其后,县城各机关、团体、学校迁至城郊,商店不能正常营业。同年10月20日上午l0时,日机26架再次轰炸县城。同年10月25日下午2时,日机35架又轰炸了县城。日机从城东郊的吴基庄起,经何家庄、七里店、五郎庙、五家巷,到城东关、北关、中学巷、文庙巷桑园,投弹甚多,炸死平民 83人,伤70余人,毁房78间。同年10月26日,日机16架轰炸县城东关和东北城角,炸死100余人(其中新兵40多人),伤34人。(另说:10月25、 26日两天共炸死近200人,伤者尤多,毁房数百间)同年10月30日上午10时,日机26架轰炸县城东关一带。 
  l940年5月20日晚9时,日机12架分两批夜袭县城,在城东郊黄家坡、国立西北医学院(由西安迁来)等处投弹40多枚,炸死14人(内有医学院耳鼻科教授杨其昌)、伤17人,弹片显有日本"昭和"字样。 l941年1月31日中午1时(另说当天午夜),日机20架(另说26架)轰炸县城西郊机场及西关一带,投弹20多枚(另说70多枚),落在机场跑道北侧和南关小学西侧及汉江中,内有定时炸弹数枚,午后6时爆炸,毁南关民房三间。同年5月21日上午10时,日机40架轰炸县城,伤30余人(另说死伤合计30余人)。同年8月29日,日机两批28架轰炸县城,主要目标是南门新市场,共投弹70多枚(另说80多枚),内有定时炸弹七枚,在当天和次日爆炸三枚,余四枚为中国防空部队摘除。同年12月4日下午2时,日机八架轰炸县城,伤数十人。 
  1942年4月17日,日机12架轰炸县城南关。同年4月某日,日机轰炸县城北校场。北教场正开教职员大会,人群迅即散开。同年4月下旬,中国空军进驻县机场,多次迎击来犯日机。4月30日下午,日机轰炸县城,驻地中国空军迎击,双方在汉江上空激战,日机一架零式轰炸机被击落,机上四人烧死,一人跳伞被俘。 
  1943年2月8日上午10时,日机12架(另说29架)轰炸县城。同年3月9日,日机九架轰炸县城。同年4月20-21日,日机19架连续轰炸县城 (另说为1944年4月20一21日)。同年6月5日夜,日机轰炸县城(另说为 1944年6月5日)。同年7月4日夜,日机轰炸县城(另说为1944年7月4日)。同年夏,日军一架侦察机窜入县城上空,中国军机二架迎击,日机中弹坠入洋县南山,机上三人全部毙命。同年10月3日夜,日机轰炸县城(另说为1944年10月3日)。 
  1944年2月9日,日机九架轰炸县城。同年6月9日夜10时,日机一批轰炸县城北郊十里铺和八里桥,以第四军械库的火药库为目标,投小型炸弹数百枚,未中,均落农村秧田中。同年8月l0日夜,日机四架轰炸县城。同年9月8日凌晨1时许,日机二架轰炸县城,投弹19枚,炸死迁驻董家坡文家庙内的西北医学院教务长万大夫和冷水区陈家营陈土保等数十人。同年9月11日中午12时,日机四架分批轰炸县城,投弹46枚,炸死三人,伤九人。同年10月7日上午,日机二架轰炸县城,投弹六枚。(王宝成) 

 
日机轰炸西乡县的暴行
  西乡县位于陕西省汉中地区东部。抗战后期,日机三次侵袭轰炸西乡县城乡。1943年2月8日上午,日机九架轰炸县城。先以机枪扫射,后投弹近30枚(其中定时炸弹五枚),炸死平民六人,伤多人,炸毁西乡中学教室及广庆寺街、小东街民房多间,震损房舍无数。 
  1944年10月28日黄昏,日机再次轰炸县城,广庆寺和北门外中弹数枚,炸伤二人,毁房多间。 
  1945年7月15日晚,县北的碾子沟农民出窑炭,被日机发现火光,投弹10余枚,庙儿沟、丁家沟庄稼及山林遭受损失。(王宝成) 

 
日机轰炸安康县的暴行
  安康县(今安康市)位于陕南中部,是陕南重镇。抗战期间,日机先后四次侵袭轰炸该县。其中:1940年5月1日,日机24架轰炸县五里机场,投弹180余枚,炸死炸伤平民200余人,炸毁房屋120余间。同年9月3日,日机36架轰炸安康县城。当天下午2时许,县城发出空袭警报,10分钟后,日机12架从西而东进犯县城上空,投弹轰炸并加以机枪扫射。随后,第二批、第三批各12架来犯,俯冲投弹,总计日机三批36架共投燃烧弹、毒气弹达500多枚,整个县城大街小巷一片火海,死伤(另说死亡)平民达800余人,毁民房无数。其中:北马道庙台子死30余人;金银巷口福泰昌点心铺死伤7人;大小南门外一带死伤较多;新城南井街死10人;兴安师范死七名学生;老城土西门至大什字一带死100余人;县邮电局营业室被炸毁;安康中学仪器室被烧毁;陕西会馆(今市人武部)储存的百万斤桐油中弹起火,浓烟弥漫三昼夜。(王宝成) 
 
日机轰炸石泉县的暴行
  石泉县位于陕南中部。1939年3月,日军34架战斗轰炸机侵入石泉县上空,在关头山对羊群俯冲扫射,伤一人炸死一只羊后离去。(王宝成) 
 
日机轰炸洛南县的暴行
  洛南县位于陕南东北部。l940年7月某日下午 3时左右,从西南飞来三架由重庆返回的日军轰炸机,其中一架被中国军队击伤,在洛南县城北郊的洛河滩降落,机上四个飞行员除一人受伤被同伴打死外,其余三人纵火烧毁飞机后潜逃,途中被洛南县地方武装抓获,解送商洛专署(驻商县)。次日上午,日军即派两架轰炸机飞窜洛南县进行报复轰炸。日机一到县城东川一带,就开始机枪扫射,侵入县城上空后分别在西街火神庙、中街银行、东小(今城关粮站)、王家巷(今城关中学巷子)等处投弹,炸死和平居民三人,炸伤一人,毁民房数间。(王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