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纪念场馆和文物 > 抗战纪念场馆和遗址 > 综合资料 > 内容正文

访忻口战役原址
来源:中国新闻网 2011-12-01 作者不详   2016-08-05 08:56:14

  “打得挺好,为了保护祖国,都不怕死,山头上堆满了尸体。”七十四岁的老汉赵安然坐在自家的炕上,回忆起儿时亲眼目睹的忻口战役,平静的语气中透露出无尽的哀伤和愤恨。

  在中华民族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史上,战争初期四大会战之一的忻口战役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作为国共合作抗日的典型战例,蒋介石亦赞扬于忻口浴血抗战的爱国志士:“宁惜一死、挺身杀贼,誓雪国耻,无忝炎黄”。

  六十多年过去了,当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六十周年即将来临之际,记者一行再次踏访了这块遍洒英雄热血的土地。

  忻口坐落于忻口山之断阙处,素为忻州的北门户。汉高祖刘邦平城解围后,将此地取名为忻口,从此筑城设险,成为重要军事防守地。北齐、北周以及五代时期,都是中原王朝与北方少数民族争夺的关口。抗战时期作为保卫太原的重要屏障,忻口成为侵华日军的眼中钉、肉中刺。

  怀着对爱国将士的满腔崇敬之情,记者来到战役遗址之一的战备窑洞前。九个默默伫立的窑洞已不见当年的喧嚣,在尘土的掩盖下略显苍凉荒芜。

  据记者步测,每孔窑洞宽约三米,深约二十八米,石头水泥结构,洞口若城门状,门洞之上有石垛,垛下有“第X号”字样的横匾。第六、七号窑洞还分别书有“办公号”、“民国二十六年夏日第二十五团二营”等字样,当是团、营驻地。

  据忻口村七十六岁的李大爷称,忻口战役期间,中国军队充分利用这些窑洞,指挥作战、储放军火、安置伤员、隐藏战马,发挥了很大的作用。“还有的窖洞之间是相通的,比现在看到的都大,有个洞有一百米深呢!”

  一九九七年忻口战役六十周年,山西省政府在忻口村南的一个山坡上立起一块“忻口抗战纪念墙”,墙上雕有抗日战士英勇作战的场景。记者看到纪念墙上方还立有两名战士的塑像,一位紧握大刀和手榴弹正冲杀在前,一位手持望远镜好似指挥作战。

  抗日将士的英姿将记者的思绪带入时空隧道,六十八年前那场中国抗战史上惨烈异常的战役又浮现于眼前。

  从一九三七年十月十一日开始,日军利用飞机、坦克等优势武器,向忻口守军猛攻。国共两军亲密配合,浴血奋战,不断击退日军疯狂的进攻。忻口西北的二0四高地,一昼夜易手十三次之多,敌我多次进行白刃肉搏,国民党第九军军长郝梦龄等高级将领壮烈牺牲。

  家住忻口村忻远路二十七号的老汉赵安然,显然已经多次面对媒体,但回忆起当日战场的惨烈依然心情沉重。“白天日本人有飞机,咱不敢露面。到了晚上,咱又把失去的阵地给夺回来。郝梦龄将军就是战死在旁边的山头上,离忻口村只有几里路。”

  为打击与牵制进攻忻口之敌,八路军深入敌后,于平型关重创日军,后奇袭雁门关,火烧阳明堡,断绝了敌人通往后方的交通运输线,捣毁了敌人多架飞机,大大减轻了忻口正面守军的压力。

  历时二十三天的忻口战役,歼灭日军近万人,显示了中国人民坚强的抗战决心和伟大的抗战力量,谱写了一曲曲英勇雄壮的民族之歌。

  六月的忻州阳光灿烂,悲壮肃穆的抗日纪念墙前却山风呼啸,仿若低沉的呜咽,呼唤着烈士的英名。凝望着先烈以血肉之躯保卫的美丽家园,只希望残酷的战神永远不再降临。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