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纪念场馆和文物 > 抗战纪念场馆和遗址 > 综合资料 > 内容正文

广东新兴烈士陵园办蕉山战斗69周年纪念活动
来源:南方日报 2014-08-25 作者不详   2016-08-13 09:28:32


纪念蕉山战斗69周年活动现场,人们给烈士送上花圈以表敬仰

烈士张丁儿子张少锋在战斗事迹简介前驻足细看
  1985年清明节,当年的老战士,包括张健(左一)、罗范群(左二)、霍文(左三)、樊明(左四)在蕉山战斗现场回忆当年战斗情景。
  1995年4月5日,原广东人民抗日解放军政治部主任刘田夫(左一)、原粤中纵队二支队司令员郑锦波(左二)向革命烈士献花圈。资料图片

  2005年4月5日,原粤中纵队二支队司令员郑锦波(左四)、原广阳支队七团团长陈全(左三)、原广东人民抗日解放军一团逸仙队机枪手杨标(左五)、原新兴人民游击独立大队大队长刘良荣(左六)、原广阳支队七团情报总干事梁珍(左一)在蕉山烈士墓前摄影留念。

  原标题:新兴举行纪念蕉山战斗69周年活动

  今年是蕉山战斗69周年,为弘扬革命传统、缅怀革命先烈,4月3日,新兴县各级领导干部、部分离退休干部、青少年学生等近500人来到太平镇蕉山烈士陵园,以默哀、敬献花圈、行鞠躬礼、宣誓入团等多种形式缅怀蕉山战斗中的先烈。

  据了解,太平镇蕉山烈士陵园就建在蕉山战斗发生地,牌坊上“蕉山战斗革命烈士陵园”十个大字,由参与了当年的蕉山战斗并担任广东人民抗日解放军政治部主任的刘田夫手书。

  活动在庄严肃穆的国歌中开始,全体人员列队默哀致敬,县各级领导代表、师生代表、老干部代表和烈属代表分别向先烈送上花圈,表达对先烈的敬仰之情。

  县委常委刘锋汉在活动中指出,今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和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9周年,也是蕉山战斗69周年。69年前,广东人民抗日解放军将士用热血洒在了这块土地上,先烈们用热血和生命换来了人们的翻身解放,换来了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

  刘锋汉表示,在这里缅怀蕉山战斗中为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事业而牺牲的革命先烈,就是要学习他们为国家、为民族而勇于牺牲的爱国主义精神,学习他们为人民的利益而奉献一切的高贵品质,以激励我们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为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作出应有的贡献。

  活动期间,党史县志办的工作人员向在场的团员青年讲述了先烈们为国捐躯的英勇事迹。在团县委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新老团员庄重宣誓,一定牢记历史,弘扬革命精神,努力学习,为建设祖国、建设家乡贡献力量。

  蕉山战斗:

  挺进共成山区 以寡敌众突围

  69年前,广东人民抗日解放军司令部决定执行省临委关于“逐步向西江、南路推进”的战略部署,率主力挺进新、恩、阳边区,建立云雾山抗日根据地。

  抗日解放军司令部本打算途经新兴时,袭击县城,打开监狱营救被捕同志,夺取武器、弹药和供养物资,不料行踪被泄露。抗日解放军改变挺进策略,绕过新兴县城经太平共成山区、沿着新恩边境挺进恩平境内,驻军在蕉山村时,遭顽军袭击。抗日解放军随即英勇反击,最后大部队成功突围,59名战士在此次战斗中壮烈牺牲。

  前奏:军情遭泄 改变挺进路线

  1945年2月20日,经新兴县地下党侦察员报告,新兴县城只有国民党158师一个连队及肇庆地区专署的一个中队兵力驻守,对抗日解放军毫无戒备。抗日解放军司令部决定,由第1团作主力,第3团居侧翼作支援,当晚部队从高明出发,经布社、高村翻越老香山,向新兴县城进发。

  2月21日,部队进入新兴县境内岩头村,行踪被靖安乡乡长泄露。当部队到达东成东利咀时,从县城回来的侦察员报告称,顽军对抗日解放军已有戒备,县城已增兵,并加固防御工事,国民党的党政机关、监狱、银行等也已撤离。抗日解放军认为敌情已变,突击取胜的机会不大,决定放弃袭击新兴县城的行动,命令第3团回师高明皂幕山区,与2团会合,而主力部队及雄狮、逸仙两个中队绕过新兴县城,朝恩平方向的云雾山区继续挺进。当天晚上,抗日解放军部队在大雨滂沱中艰难行军。

  22日清晨,先头部队进入了蕉山村,此时侦察参谋马敬荣发现前面河水暴涨,暂不能渡河。司令部决定让部队在蕉山村待命,等水位下降后,继续挺进至共成(今太平镇)山区。由于路滑,人员疲惫,直到中午时分,后续部队才陆续抵达蕉山村。

  其时,不少指战员已看出蕉山村并不利于驻军,该村三面环山,容易遭到居高临下的袭击,村前的稻田、河流和道路形成一片开阔地,易受正面拦截和封锁,整条村子处于易攻难守的位置,如遇敌围攻,抗日解放军就只能挨打。

  将近12点时,河水水位已降至膝下,水势较缓,部队可以过河前进,但也有人认为,部队长途跋涉,连夜冒雨行军,战士衣服湿透,应该休整。况且,当时顽军473团刚进皂幕山区,离蕉山村有60公里远,难以长途袭击。最后,抗日解放军司令部决定在蕉山村宿营。

  高潮:驻军遭袭 就地反击突围

  下午4时左右,已获军情的顽军抵达蕉山村外围,随即兵分三路,一路沿河边攻村的正面,一路从东面登上蕉山村后山的制高点,一路从村的北面攻入村里,其先头部队伪装成身穿蓑衣头戴竹帽的农民,一被抗日解放军哨兵发现就立即开枪扫射。

  当枪声响起时,三路顽军共600余人就把蕉山村包围起来。村前的敌人已冲到稻田,隔着池塘向抗日解放军扫射,东面的敌人抢占村后山的制高点,居高临下向村里疯狂扫射,北面敌人已攻进村边,向雄狮驻地逼近。当时,抗日解放军部队中,有不少是司政机关的人员,真正能作战的军力估计只有300多人。

  面临敌众我寡的困境,抗日解放军领导立即分头投入指挥战斗。作战科长霍文抓起雄狮队的机枪向村边的敌人扫射,冲到前面的敌人一个个应声倒地。民族队和逸仙队的战士们对准稻田里的敌人猛烈开火,火力压得敌人抬不起头。副司令员谢立全与团长黄江平、参谋主任黎明率领一个连向村尾冲去,抢夺南面香炉山的制高点,吴桐把村前稻田里的敌人打退后,立即带领战士抢占蕉山南面山头,霍文打退北面敌人后,立即带领战士抢占蕉山南面东侧的山头,这两个阵地与南面的香炉山形成了品字形两重阻击防线。

  吴桐、霍文各握一挺机枪对准山头上的敌人点射,只要敌人一抬头,子弹就在敌人面前呼啸而过,交叉火力网把敌人压住,打退顽军的进攻,掩护司政机关人员撤出村庄。

  进入村里的敌人在村后山阵地火力的支援下,发动了反进攻,妄图一举夺下吴桐的阵地。可是,吴桐率部集中火力,把敌人打得连滚带爬退下山去,打退敌人几次进攻后,司政机关人员撤出村庄,转移突围。

  由于蕉山村前是河,又有社圩自卫队隔河据守,机关人员只能向东南方向的大山撤退,正当他们经过左侧阔地时,就遭到埋伏在蕉山后面的敌人袭击,多名人民战士因此壮烈牺牲。司令员梁鸿钧在指挥战斗中通过稻田上香炉山时,不幸中弹牺牲。

  尾声:分兵转移 59名烈士牺牲

  战争一直持续到天黑,抗日解放军主力在夜色的掩护下,分两路撤出,一路由政治委员罗范群、政治部主任刘田夫、省临委委员连贯率领机关人员向东南方的大山撤退,经东南方沿新恩边境向恩平境内转移,一路由参谋长谢立全、中区特委周天行、李国霖率领,渡河撤到共成耕下村,沿新兴西南部经共成马林、合河和盛洞向里洞宠洞方向转移。

  蕉山战斗,广东人民抗日解放军在十分被动的情况下,部队指战员发扬勇敢战斗、不怕牺牲的革命精神,毙敌伤敌百余人,粉碎了敌人妄图一举消灭我军的罪恶企图,但抗日解放军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牺牲了司令员梁鸿钧等59人,受伤30余人,被俘70余人。

  ■亲历者说

  村民参与抢救伤员27名

  “蕉山战斗响起了枪声,我在几公里外的下朝村能隐约听到。”当时还是十几岁小孩子的梁坤如今已白发苍苍。“不少大人用自己的床板搭建成简易的担架,去抢救伤员。”时任新兴县特派员罗明得知,蕉山战斗中抗日解放军的死伤不少,立即通过三叉坑、舍村等党支部发动党员群众,对伤员进行地毯式搜索,开展抢救工作,共27名伤病员获救。

  为了不被国民党军队搜村发现,村民到处寻找隐蔽点将伤病员藏起来,“有的被藏到山上的废弃棺材洞,有的被带到石窟窿里,有的还被扶回村民家中治疗。”梁坤回忆。

  蕉山战斗后,抗日解放军部队成功突围,不少战士在战斗中脱离了大部队。当时参加宣传抗日工作的梁佐林回忆,有一天共成镇(今太平镇)儒洞村来了两个相互搀扶的重伤病员,其中一人因重伤体力不支而死,另外一名叫曾超常的战士腿部受伤,经村民悉心照料不久病愈。

  病愈后,曾超常托牛贩给家人送信,为不暴露身份他谎称自己到广西桂林求学,在归家途中病倒且遭土匪抢劫。家人闻讯后赶到新兴接他回到老家阳春,曾超常以教师身份为掩护,开展群众工作。

  “接下来这个故事,有我的参与。”梁佐林故意提高了音调。

  一名女同志从蕉山战斗突围出来,身上还携带着冒死保护的望远镜,白马先涌村村民戚松发现了她,随即收拾草屋让这位女同志住下,这位女同志提出要将望远镜归还部队。

  “我从戚松口中得知情况后,便转告给县特派员罗明,当时正值清明节,罗明让我和村民戚松、梁耀装扮成祭祖的孝子贤孙,梁耀挑着装有黄饭、香烛冥纸的担子,戚松扛铲子,我拿着锄头,把望远镜藏在裤中,我们的任务是把望远镜送到大江镇规模洞,交给排长。”

  回忆起当时场景,梁佐林不禁苦笑,“当时通往大江的路特别崎岖难行,清晨出发,下午5点多才将望远镜安全送到。经过这次考验,我终于如愿以偿加入了共产党。”梁佐林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烈士家属故事

  张丁之子张少锋:首次来新兴祭拜父亲

  新兴县纪念蕉山战斗69周年活动结束后,在铭刻蕉山战斗历史的大理石板前,记者遇到了从开平驱车赶来的烈士家属张少锋一家。

  “我就是蕉山战斗中牺牲的烈士张丁的儿子。”这位拄着长伞、佝偻着腰的老人张少锋告诉记者,“我七八岁时,父亲就永远离开了我们,今年是我第一次到他的牺牲地来祭拜他。”张少锋老人神情中透露出一丝愧疚。

  对于父亲,张少锋老人只有一些模糊的记忆,“记得爸爸经常出去,却没有人知道他到底干什么,村里的人都猜疑他在干坏事。”在抗日战争年代,一心救国的有志青年只能活跃于地下活动,关于党组织的任何行动都是机密,不能向外人透露,包括至亲。当张少锋得知父亲为救国而牺牲时,他之前的所有猜疑都化为乌有,敬仰之情油然而生。

  烈士张丁的长孙张海雄向记者讲述:“当奶奶知道爷爷在蕉山牺牲后,陷入了悲痛之中,也许是伤心过度,不久之后,奶奶在深山割草时去世了。”

  张海雄坦承,其实家人一直都知道张丁埋葬在新兴县,可却不清楚具体的位置,在信息欠发达的年代里,没线索可循,“虽然爷爷身在他乡,但是他一直活在我们心中,我们在老家为他造了一座坟墓以表追思。”直至前两年,张丁烈士的后人从新兴县党史中无意中发现蕉山战斗的事迹,从而得知蕉山烈士墓的具体位置。

  “去年重阳节前后,兄弟几个按照书上写的位置寻来,几经波折,一路打听,还曾走错路,最后老天不负有心人,让我们找到爷爷的葬身之处。”张海雄说。

  梁鸿钧之子梁德平:为寻父广东读书

  在激烈的蕉山战斗中,司令员梁鸿钧身先士卒,不幸牺牲。据了解,当时梁鸿钧遗孀李静已怀孕数月。梁鸿钧遗腹子梁德平自懂事以来,一直坚持寻找父亲的牺牲地。

  记者从党史县志办处了解到,梁德平从小就跟随着母亲北上至天津定居,与母亲相依为命,对于父亲梁鸿钧,他只知道是在广东的一场战争中牺牲,具体哪一年在哪里发生的什么战争他一概不知,但是梁德平却没有因此放弃追寻父亲的努力。

  为了早日找到父亲墓地,梁德平下定决心一定要努力读书争取考上广东的大学。最后,梁德平如愿以偿,考上华南理工大学。来到广东后,梁德平不忘初衷,几经周折找到了父亲梁鸿钧当年的战友刘田夫同志。从刘田夫口中,梁德平得知父亲就被埋葬在牺牲地新兴县太平镇蕉山村。

  据了解,此后梁德平几乎每年都抽空来新兴拜祭父亲,而为了梁鸿钧终生守寡的李静却没来过新兴,“也许是怕触景生情,悲伤过度,她终究没有来蕉山。”党史县志办的有关负责人说。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