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纪念场馆和文物 > 抗战纪念场馆和遗址 > 综合资料 > 内容正文

“日本沟”罪恶的终结
来源:牡丹江新闻网 2010-01-13 作者不详   2016-10-02 15:35:55

  横道河镇的九月,丰饶而祥和。

  前往镇西南方向的路,大约只有5公里。我们此行的目的,是到那个曾经被当地的老百姓称做“日本沟”的地方。

  这天是9月12日,阳光下,路两边金灿灿的黄豆、成熟的玉米饱满沉实,它们可否知晓,半个多世纪前这片土地的沧桑与屈辱?

  得知我们采访“日本沟”的消息,土生土长的横道河人王殿杰主动担任起向导。51岁的他虽然没有亲历那段历史,然而老辈人给他讲述的日军暴行却成为童年中最深刻的记忆。

  当地人讲,从“小五官”养路工区往里15里地左右的区域,就是“日本沟”了。

  “日本沟”里的秘密

  “日本沟”夹在两山之间,看上去和其他地方没有区别。它的特殊之处在于,日军在这里修筑过工事。据了解,当年,这里有五六百名民工从早到晚用马车驮着沙子、洋灰(水泥),驶向日本沟。为了保守秘密,民工中没有本地人,全都来自山东、吉林和省内其他地方。   

  “日本人在这里修工事的时候,我就在‘小五官’附近种地,每天都能看见最少二三十辆马车装得满满的,从路边经过,把我的地糟践得够呛。”83岁的老人马俊山说,但他与其他人一样,因为日军把守严密,无法靠近“日本沟”,所以并不知道他们在修什么样的工事。

  见过这些工事而现在仍然健在的老人,镇上已经很少了。几经周折,记者找到了77岁的隋绪君老人。他曾经看过这些工事。那是在光复不久。老人描述:这些山洞大约高六七尺,宽2米,有的挖到10多米深,有的只挖到五六米深,看样子,是要做装备的掩体。这样的山洞他看见了五六个,实际数字比这要多出许多。“这些洞都还没有完工。”不少人也证实了这一点。 

  据说,后人曾来寻找这些掩体,但是因为荒草的掩埋,没有找到。

  然而,“日本沟”并不是因为这些工事才遭践踏的。采访中,不少老人提到了一个日本“三友”公司,是作“木头活”的,也就是采伐木材。他们进驻这里的时间要早许多。他们把伐下的木材运到日本。一位老人介绍,这些人太祸害人,他们平日里烧的柴火,都是现在的一等材。

  然而当这里开始修筑工事之后,日军对资源的掠夺便让位于军事需要,“三友”撤离了。

  “日本沟”中还有一个日军放置水泥的地方,人们叫它“洋灰垛子”。这个地方,在某种程度上比“日本沟”还要有名。因为人们虽然看不见那些隐蔽罪恶的掩体,却看得见修建这些掩体时的水泥。

  王殿杰告诉我们,小时候,他常到这座山里打柴,看见地上散落着一些已经凝固了的水泥,差不多有四五袋水泥落在一起那样高,10米左右宽。之所以叫“洋灰垛子”,就是这个原因。

  但是我们并没有看到水泥。据说,多年前,人们发现凝固的水泥可以重新利用,就用车拉走了。

  没有完成的工事    

  这些工事并没有完成,了解它们是什么时候兴建的,或许有助于说明日军的战略企图。

  于连恩老人介绍,1945年,他在当地火车货物处当装卸工,每天卸下的净是好东西:豆饼、粮食、军用品、药……其中不少拉到了“日本沟”,看样子是为备战准备的。而马俊山老人则表示,从牡丹江到横道河子,属于日军抵抗苏军的第3道防线。他的话到底确不确切,记者没有得到证实。但是老人的一段劳工经历可能说明一些问题:他曾和村里的20多个年轻人一道,在牡丹江给日本155部队当劳工,每天不停地挖池子,用来埋汽油桶。每个坑都要平放着装进3个200多斤的汽油桶,用土盖上,以防苏军轰炸。谈到“日本沟”修筑工事的时间,他说:“民工在那里干了半年,苏军就打过来了。”

  一位老人说,大约是7月末的一个深夜,窗外下着细细的雨,

  人们被一阵炮声惊醒了,不久便看见了警察署着了火,事后得知,火是日本人自己点的,因为苏军打过来了。老百姓听说,苏军已经打到穆棱一带了。

  “日军撤退时,‘日本沟’里的兵力也撤出沟里,为了防止苏军从后路包抄过来,他们还在地里埋下了不少地雷,慌乱中,有些人不小心踩上了自己的地雷,我亲眼看到了一些胳膊、腿在到处飞。”隋绪君说道。

  从老人们的回忆中,可以理出这样的历史脉络:1945年初,已经意识到大势已去的日军,试图做最后的挣扎,他们以“日本沟”为掩护,抵抗随时可能进入的苏军的袭击,然而“好梦难圆”,日军终无回天之力,“日本沟”也无法实现他们的“厚望”。

  半拉架子的“日本沟”工程,虽然尘封于历史的长河,但是它以罪恶证明了历史的公正。

  “日本沟”不应被遗忘,就像历史不能被遗忘。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