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纪念场馆和文物 > 抗战纪念场馆和遗址 > 综合资料 > 内容正文

探访被史料忽视的抗战遗迹
来源:北京晚报 2012-09-04 作者不详   2016-10-11 15:10:03




白塔寺罗德俊手迹

现在行宫西侧的土山基本保持完好,150多株古柏树上,大多嵌有当时的子弹。

图片中的老人是惨案幸存者张润生,他正在展示当年被日军刺刀扎透的左臂。   

  在哪里?北平市民藏下了“国家兴亡难以断定……”的泣血字条以告后人!

  在哪里?起义保安队活捉了殷汝耕!

  在哪里?地下党颠覆了304次特快列车,撞死日军24名将、校、尉级军官!

  在哪里?6名阻击日军的八路军士兵在子弹用尽后,抱枪跳下了山崖……

  在北京,就在你的身边。

  从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到1945年9月2日日本在投降书上签字,在8年血与火的岁月里,沦陷的北京(北平)城里烽火从未断绝,京城处处都有反抗者的足迹。近年来,北京的抗战史研究人员发现了许多过去被史料忽视了的抗战遗迹,这些遗迹记录了8年里那些艰苦卓绝的日子。

  今天是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重新寻找这些抗战遗迹,有助于记住那些曾经发生在我们身边的苦难和坚强的故事。

  白塔内藏手书“以告后人”

  1976年唐山大地震波及北京,白塔寺白塔受损。1978年10月,工人们在维修白塔时,在塔顶天盘内的一个夹缝中发现一份民国时期的手稿。纸已经泛黄,墨迹依旧清晰,全文包括没有句读的148个字。

  “今年重修此塔,适值中日战争,六月二十九日,日军即占领北京,从此战争风云弥满全国,飞机大炮到处轰炸,生灵涂炭莫此为甚。枪杀奸掠无所不至,兵民死难者不可胜计。数月之中而日本竟占领华北数省,现战事仍在激烈之中,战事何时终了尚不可能预料,国家兴亡难以断定,登古塔追古忆今,而生感焉,略述数语以告后人,作为永久纪念。民国二十六年十月初三日 罗德俊”

  民国二十六年就是1937年,六月二十九日是8月15日,而十月初三,则是11月13日。

  如今已经很难再考证这个罗德俊是谁,又是在怎样的情况下写下这纸短情长的148个字,更不知道这个罗德俊是否熬过了8年被奴役的生活。这个藏在白塔之巅的手书,在39年后重见天日,留下了一个平民的忧国之心、愤慨之意。时至今日,读来仍旧令人叹息。

  通州南门

  伪冀东保安队起义

  活捉殷汝耕

  1935年,“冀东防共自治政府”成立后,驻通州的冀东警察被改编为保安队。1937年7月27日,日军向驻通州的中国军队发动突然袭击,保安队没有执行日军的部署,按兵不动,并在保安队队长张庆余、张砚田等的带领下,于7月29日发动起义,占领了“冀东防共自治政府”长官公署,活捉汉奸殷汝耕,攻占日军特务机关、西仓日军守备队,击毙通州日本特务机关长细木繁、第一总队顾问渡边少佐、教育厅顾问朱藤茂、宪兵队长何田、顾问甲斐、甲茂等人。虽然这次起义在大形势下以失败告终,殷汝耕也在混乱中逃走,可是起义军击毙了数百日军,给以日军迎头痛击。

  正阳门

  8月8日

  日军从正阳门进占北平城

  1937年7月26日下午,日军向第29军发出最后通牒,要求该军于28日前全部撤出北平地区,否则将采取行动。紧接着由天津乘火车到达丰台的日本驻屯军步兵旅第2团2营乘卡车从丰台向北平城内开进。晚7时日军卡车违反约定驶入城内,被中国军队拦截,大部被阻在城外,后经交涉,已经入城的日军在27日凌晨按第29军指定的路线到达东交民巷日本公使馆。

  中国军队对北平城的控制很快结束了,8月8日日军占领北平城,日军驻北平司令官河边正三率两千多名士兵进占北平城,途经前门大街,入住天坛、铁狮子胡同1号、北京大学等地,北平从此遭受日军侵占,长达8年之久。

  房山石楼镇二站村

  躲进教堂

  110人难逃被杀厄运

  房山石楼镇二站村有一个天主教堂,1937年9月17日下午,几百人躲在这里避难,可是仍有110多人被日军拉出杀害,就连抗议的法国神父也被杀害。

  9月16日夜里,一路日军侵入石楼地区,二站村及附近村庄逃难百姓数百人相继躲入教堂避难。17日下午,日军分三批把100多人带到村外,列队以排枪射杀,没有被打死的也用战刀砍死。法国神父提出抗议,也惨遭杀害,神父的尸体还被钉在了十字架上。

  昌平白羊城村

  国民抗日军“红蓝箍”起义

  昌平城西40多华里的五峰山下,是一座百余人的小山村——白羊城村。平郊第一支人民抗日武装国民抗日军就是在这里诞生的。

  1937年一二月间,流亡在北平的东北抗日义勇军成员赵侗、高鹏、纪亭谢等人,动员白羊城村保卫团团长汤万宁父子共同组织抗日武装。七七事变后,在中共东北工作特别委员会军事部支持下,起义领导小组很快就成立了,起义地点就在白羊城村。

  那是7月22日,武装起来的队伍也就20多人,集结在白羊城村关帝庙前的空场上,正式宣布成立抗日军。

  一个月后的8月22日,抗日军奇袭德胜门外的第二监狱,救出了一大批被关押的共产党员。

  9月5日,抗日军正式定名为国民抗日军,成员人人佩戴上红下蓝的袖标,红色代表战斗,蓝色表示祖国河山,当地老百姓都叫他们“红蓝箍”。

  到了12月25日,经过八路军总部批准,国民抗日军编为八路军晋察冀军区第五支队。

  百望山

  黑山扈击落日军飞机

  海淀区百望山,有一块黑山扈战斗纪念碑。

  时间回到1937年9月8日,国民抗日军在海淀黑山扈地区和日军展开了激战。虽然只有几十人,可是国民抗日军愣是毙伤日军20多人,还击落了日军飞机一架。这个消息甚至出现在了当时法国巴黎出版的《救国时报》上。

  团河行宫

  150多株古柏

  大多身嵌子弹

  大兴区黄村卫星城东3公里,是团河行宫。1937年7月25日,29军132师师长赵登禹自河间驰援南苑,27日拂晓行至团河,与驻守团河的29军骑兵营及福利工厂的伤残官兵一起,在团河行宫周围的土山上构筑了工事。27日午后1点多,日军对团河行宫进行轰炸,接着从魏善庄、黄村下火车的上千名日军从两路向团河行宫发起攻击。守军凭借简易工事奋力抵抗,双方均伤亡惨重,激战至傍晚,赵登禹才率部撤至南苑。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