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抗战研究 > 抗战损失 > 江西抗战损失 > 内容正文

江西省抗日战争时期人口伤亡 和财产损失调研报告【1】
来源: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作者:江西省委党史研究室   2017-06-22 08:55:42

江西省抗日战争时期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调研报告

江西省委党史研究室

  日本帝国主义继1931年发动九一八事变、鲸吞中国东北三省后,又于1937 年7月7日发动卢沟桥事变,全面展开侵华战争。1937年8月13日,日军挑起八一三事件,11月12日上海失守。为侵占长江两岸大片中国国土,霸占长江流域资源,日军溯长江天堑西进,挟腥风血雨,直逼地处东南腹地、屏障抗战指挥中心武汉的战略要地江西。1938年6月26日,日军第27师团波田支队在赣北长江的马当要塞公然违反国际法、疯狂使用化学武器,攻占了马当要塞,自彭泽登陆,窜入了江西大地。

  (一)江西在抗日战争时期的战略地位

  江西省地处长江中下游南岸。抗战时期,作为全国正面战场的重要作战区域之一,江西坚持对日作战八年,在整个正面战场乃至全国战局中占有重要的地位。

  江西东、南、西三面环山,边界山脉奇峰异谷,有着丰富的农林资源和地下矿产等重要战略物资。江西东接闽浙,西靠湖南,南连广东,北携皖鄂,既是东南战场连接西南大后方的纽带与通道,又是西南大后方的前沿与东南战场的后方,东、南、西地区战时便成为国民党江西省政府退踞的中心区域,为江西战场后方的经济建设提供了很有利的客观条件。

  江西北部临江,全省地势由外向里、由南向北倾斜,形成了一个向长江开口的盆地。北部地区因地势低洼平坦,村落密集,农业发达,使得战时江西成为粮食供应的大省,除负责本省战区军民粮食的供应外,还承担了第三战区驻浙江、皖南部队,第七战区广东东江、北江驻军和第九战区湘东、湘北驻军的军粮供应,江西与四川、湖南3省被并称为后方三大产粮区。在国民政府实施征粮的19个省市中,江西历年征粮平均数占全国的12%。因此有人预言,如果“失掉江西,便没有法子来支撑江南的战局”,江西省主席熊式辉也曾把江西比喻为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法国要塞凡尔登,“就粮食一项说,实负有支持东南整个抗战局面的最大责任”和“使命”[1]。

  自1937年11月、12月和1938年10月上海、南京、广州、武汉相继沦陷后,东南各省和西南大后方的交通大都经过安徽、江西、湖南、广西、贵州到达国民政府陪都重庆,守住江西,就保障了东南与大后方的联系。鉴于其在抗战中重要的战略地位,中日双方都非常关注江西战场。抗战初期,赣北战场的作战滞缓了日军对武汉和长沙的进攻,是武汉、第一次长沙会战中较有成绩的外围战。特别是武汉会战中的万家岭大捷,沉重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对全国军民抗战具有极大的鼓舞和激励作用。进入相持阶段以后,正面战场共有18次大的战役, 其中第三、第九战区就有8次,而江西境内就有南昌、上高、赣东(浙赣)3次大会战。这对打击日军,推进全国抗战起了重要作用。在战略反攻阶段,江西战场虽然没有发生大的军事行动,但赣中和赣西南的几次阻击战,对湘、粤等战场也有一定的策应和配合作用。

  抗战期间,江西战场抗击了大量日军,始终没有全境沦陷,基本上守住了境内相对稳定的对日作战线、相持线,对支撑东南抗战,屏蔽西南大后方,坚持全国持久抗战直至最后胜利作出了重要贡献,在中国抗战史上写下了不朽的篇章。

  (二)侵华日军在江西犯下的主要罪行

  自1937年8月15日14架日机首次空袭南昌后,江西这片美丽的河山,从此遭受了长达八年的蹂躏,生长在这片土地上的人民陷入了空前的灾难之中。

  日军侵赣以来,常年保持10万人左右盘踞江西。其中主要作战部队是日本陆军第3、第6、第27、第33、第34、第40、第101、第106等8个师团和独立第7、第20旅团,空军是第3飞行团及海军航空队,海军有舰艇10余艘。日军疯狂叫嚣“烧杀以扬军威,奸淫以供军乐,抢劫以助军食”,大肆推行烧光、杀光、抢光的“三光”政策,给江西人民留下了世世代代不能忘记的耻辱、血泪和对侵略者的深仇大恨。

  1.飞机轰炸

  全国抗战爆发后,日军飞机经常对江西实施狂轰滥炸。1937年8月15日, 14架日机首次空袭南昌,投弹10多枚,炸死6人。由此至1939年3月,日机共在南昌地区进行了 49次轰炸,投弹1559枚,中弹地点达431处。仅1938年3 月18日至9月4日,日军就出动飞机142架次轰炸南昌,炸死市民1225人[2],烧毁大片房屋。

  日本侵略者在沿长江西犯的过程中,在九江未沦陷之前,即于1938年6月15日派飞机7批36架次,对九江城区实施骚扰和轰炸。1938年6月20日至1940年,日军飞机先后大规模轰炸彭泽县马当、黄岭、老湾汪村、太平关等处共16次,炸毁房屋2000余栋,炸死百姓800余人。1938年6月23日至29日, 日军飞机2批11架次,轰炸德安县城,挤在火车站防空洞口的平民全被炸死,全城房屋851栋被烧毁821栋。1938年7月25日清晨,日军出动72架飞机, 对九江城区和江北小池口狂轰滥炸,投掷燃弹,至晚7时半,九江城区沦陷,共致九江(含县市)死亡23537人,伤4795人[3]。

  1939年底至1942年7月,日军飞机先后对景德镇进行了 16次21批轰炸, 其中轰炸城区7次12批,轰炸乐平县城和鸣山煤矿5次,轰炸浮梁旧城和三龙圩4次。1939年农历11月16日,日机2架首次轰炸瓷都景德镇城区,炸毁圆器坯坊一座。1940年农历12月16日,日机9架,将城区戴家上弄吉安会馆炸为废墟,炸死难民100多人,浚泗井、千佛楼等处亦被炸。1940年农历1月16日、17日,4架日机连续两天对城区进行轰炸,董家岭一处防空洞内60余人全被炸死,并炸毁了观音岭窑、土地岭窑和项家窑。1940年4月5日清明节,27架日机对城区狂轰滥炸,陶王庙、落马桥、烟园口、花园上弄一带数百间坯坊和民房被夷为平地,戴家弄中段被炸成焦土,金家弄口的王长兴国药店被炸起火,烧得片瓦无存。这次炸死平民160余人,伤者无数。1942年7月,日机最后一次轰炸景德镇,一天6批,10多处地方被炸毁。

  自1938年1月至1945年8月,日军前后出动飞机2140余架次,轰炸上饶12个县市,炸死平民数千人,伤近万人,炸毁民房9000余栋。仅1940年3月中旬的一次轰炸,日军就出动飞机36架次,对上饶县城和皂头进行轰炸,造成县城中街(今信州区信江中路)一里多长大街的两旁店铺全被炸毁,死伤680余人[4]。

  鹰潭市今辖月湖区、贵溪市(县级)、余江县。自1937年8月15日,日军出动14架飞机第一次空袭鹰潭镇(今月湖区)始,至1943年7月最后一次空袭止,前后共空袭72批次,出动飞机447架次(其中贵溪县193架次,鹰潭镇211架次,余江县46架次),共投弹1243枚,炸死炸伤平民589人,烧毁房屋748栋,铁路、桥梁、车辆被炸毁。

  自1939年3月28日日军占领南昌后,就开始派飞机对抚州实施狂轰滥炸。至1941年,共对临川、南城、东乡、崇仁、宜黄、南丰、广昌等县轰炸37次, 其中对东乡县城的轰炸多达20余次,仅东乡、南城、临川、崇仁县炸死炸伤平民就多达1700余人,烧毁房屋1242栋。

  赣南曾经是江西和华南抗日战场的大后方, 后期又是抗日前线战场之一。 自1938年5月29日至1945年,日机多次对赣南地区狂轰滥炸,造成赣南人民生命财产的重大伤亡和损失。据抗战后国民党江西省政府《江西各地受敌机轰炸及损失总报告》记载,日机在赣南先后共投弹500余枚,炸死350余人,炸伤620 余人,炸毁房屋1500余栋。

  吉安市位于赣中西部,抗战时期曾作为江西省政府所在地,是东南抗战的大后方,是江西战时工业建设的中心地区和军粮的主要产地,同时也是沦陷区人民南下逃亡的主要寄居地。从1937年冬开始,日军有计划地对吉安进行轰炸。1939年至1940年8月,日军共出动飞机46架次,对泰和县空袭10余次,投弹70余枚、其中燃烧弹64枚),炸死炸伤80余人。遂川机场建成后,从1942年9 月至1944年12月,遭日机袭击103次,日军共出动飞机455架次,投弹1.5万余枚,炸死炸伤平民173人,毁坏房屋35栋。吉水县城遭日机轰炸2次,共伤亡70余人,炸毁房屋30余栋。新干县被空袭3次,伤亡40余人,炸毁房屋80 余栋。吉安城区被日军空袭59次,投下炸弹1729枚,炸死488人,炸伤741 人,炸毁房屋1851栋、汽车16辆、民船6艘[5]。

  1944年春夏期间,日军三次窜犯萍乡,两次深入腹地,先后盘踞47天。当时全区41个乡镇,有38个受到日军袭扰和蹂躏。7月26日,3架日军飞机在芦溪上空盘旋低飞后,突然在打石坑发射机关炮,3名农民当场中弹身亡;紧接着,敌机又沿铁路线投放炸弹,一列军用列车的两节车厢被炸起火,引起连环爆炸,一时浓烟滚滚、火光冲天。27日上午,9架日机呈“品”字形飞行,再次袭击芦溪上空。芦溪麦园街谢木匠的弟弟、颜维汉的母亲等3人当场被炸死,另有9人被炸伤。

  南昌沦陷后,地处南昌外围的丰城、樟树、上高、高安、奉新、靖安等县市,是当时较大规模的“南昌会战”、“上高会战”的火线区域;而地处湘鄂赣边的袁州、万载、宜丰、铜鼓等县区,又是先后遭受4次“长沙会战”及日军为打通浙赣、 粤汉交通线而发动的大规模进犯的战火波及区域。 1938 年, 日军飞机首次对丰城城区进行轰炸。从1939年3月22日至4月2日,奉新、靖安、高安相继沦陷。 在这期间, 上高、 万载、 宜丰、 铜鼓、 袁州、 樟树等县市区, 都先后遭到日军飞机轰炸。1939年9月24日,日军飞机又对高安岗上村进行轰炸,炸死平民310人,烧毁房屋70余间。

  从1939年3月至1941年8月,日军先后出动飞机二三十架,对新余地区进行了 8次狂轰滥炸。1939年3月23日至1940年11月,日军飞机11架次轰炸新余县城,炸死炸伤平民105人,烧毁房屋23栋。

  2.残杀民众

  日军在江西肆无忌惮地残杀百姓,先后在彭泽、湖口、九江、瑞昌、永修、德安、奉新、南昌、临川、高安、余干、万年、崇仁、进贤等地,以及在主要交通道路上的县市野蛮制造了上百起集体大屠杀事件,用极为残忍的手段屠杀手无寸铁的民众,其暴行骇人听闻。

  1938年6月26日,日军攻陷马当后,随即在彭泽境内进行了两次集体大屠杀,马当附近以柯、毕、高、詹四姓为主的村庄死亡千余人。同年7月20日, 初入江西的日军包围了湖口县的周玺村,将百余村民用刺刀捅,用机枪扫,全部杀死。8月23日,日军将鸟林峦村的50多个农民集体杀害,并烧毁民房76户。在日军的残害下,原有600多户的湖口县棠山镇,仅存50来户,500多平民死于非命。9月20日,一股日军窜至瑞昌县北亭,把郝家、叶家、王家几个村子的百姓集中到南山叶村的禾场上,用机枪扫射,107名村民倒卧在血泊中,少数中弹未死者被日军活埋[6]。

  1938年冬,驻扎在德安永安堡岑家(今八一行政村岑家)的一连日军调防。行前头日下午,日军将抓获的50多名村民押至村后龙山边站成一排,全部被刺刀捅死。次年1月5日、6日,驻扎在永修县燕坊附近的日军出动一个中队100 多人窜至德安县磨溪乡吴家庄,打死打伤群众460余人,烧毁房屋千余间[7]。

  1939年9月18日,日军把高安县芦桐村群众100多人关在屋里,纵火烧死, 毁屋210间。24日,日军在肖家村投掷了数十枚手榴弹,炸死炸伤村民520余人,烧毁房屋300多间。同日,日军在大族村把群众逼至一口水塘边,当场枪杀400多人,烧毁房屋1600多间。9月29日,日军在大屋场纵火烧村,烧死群众280人,烧毁房屋700余间,全村顿时成为废墟[8]。

  1942年6月,日军进入临川县城。他们将抓到的居民50多人一个个反绑成串,押至行易桥上,首先推一人下河,后面的人也随之坠入河中淹死。当月19 日,日军120人乘夜包围了唱凯岭上的徐家村,136名村民躲在附近禾田内,日军发现后,用机枪扫射,村民全部被杀害[9]。

  凶残的日军连儿童也不放过。1944年七八月间萍乡被日军侵占时,新塘黎少林的10岁儿子在放学途中被日军撞见。日军对他当头一刀,劈死在水塘边。他的同学,9岁女孩黎小莉,被日军拦腰斩断。

  日军在江西残杀百姓的罪行不胜枚举。以赣东为例,据1942年11月25日《新民报》载:“浙赣之役后的赣东,一片凄凉,崇仁、宜黄、贵溪、上饶、玉山等各县,其中以上饶、玉山烧杀最惨,贵溪尤烈,景况凄凉,极待善后。敌此次进扰时,口号有曰:烧杀以助军威,奸淫以助军乐,抢劫以助军食。其杀人方法有二十六种。临川文昌桥下,被害者数千人。崇仁、宜黄一带,数十里无人烟”。由此可见日军暴行之一斑。

  3.淫虐妇女

  日军在妄图灭我民族、毁我河山的同时,还犯下了令人发指的强暴妇女、伤害女性的滔天罪行。一位江西受害者曾指控他们:纵将这群禽兽不如的恶鬼,千刀万剐,亦不足以抵偿其凶残、邪恶、无耻的罪孽之万一!

  凡被日军所掳妇女,不论老少,皆被奸淫,有的被轮奸多次,奸后被杀。1939年10月5日,日军在高安将600多村民围困在团山寺,大肆抢劫一番之后,将7名青年妇女剥光衣裤,拖出庙外,在光天化日之下轮奸。高安在沦陷期间, 全县遭到日军奸淫的妇女多达15300余人[10]。

  1941年3月,上高会战期间,日军在当地一见到女人,不论老幼都强行奸污,然后杀害。1942年7月,日军在临川抓到一批妇女,剥光她们的衣服,把她们赤身露体地押到坤贞观,集体轮奸后将她们全部杀死。

  日军占领上饶期间,抓到妇女,往往先是强暴轮奸,然后再强迫她们裸体挑柴、担水、做苦工。南城沦陷时,日军把抓获的大批妇女集中关押在尧家大屋, 在光天化日之下进行集体轮奸。王玉英等5人被当场奸淫致死。

  1942年6月,日军在崇仁烧杀之后,又疯狂地四处抢掳妇女。从十一二岁的幼女到七八十岁的老妇, 凡落入日军之手的多被奸淫致死, 不死亦受重伤。 仅县城受害妇女就多达50余人[11],其中不少是少女,这些人被奸后皆被杀死。流亡逃难去宜黄的南昌葆灵女中300多名师生,途经崇仁许坊圩时,在许坊小学遭遇日军,倍受凌辱,30多名女学生在校内被集体奸淫,余者四处逃散。

  1942年7月7日,20多名日军在余干县城搜寻妇女,当街强暴奸淫。同月15日,又有20多名日军在县城搜寻妇女。侵华日军丧尽天良,寡廉鲜耻。他们在余干“县城搜寻妇女,肆行奸淫,露天旷野也好,大庭广众也好,他们在哪里抓获就在哪里奸淫”;强奸之后,还不准她们穿衣服,逼迫她们赤身裸体供日军猥亵,对这些妇女百般羞辱凌虐,其无耻之状难以尽述[12]。

  日军奸淫妇女手段残忍至极,就是出了家的尼姑他们也不放过。据国民党中央通讯社1942年10月6日赣州电讯:“敌寇在南昌、新建等地大施兽行,无恶不作……有敌酋一人,率领敌军十余人在距南昌市60里之岗山附近强奸玉华观尼姑,并将寺内一切食物劫掠一空,扬长而去”,全观14名尼姑痛愤清门受玷, 遂举火自焚[13]。

  被日军蹂躏残害的江西妇女数字难以确切统计,但日军给江西妇女及家庭造成的肉体上的折磨和心灵创痛非言语所能形容。

  [1]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编:《抗日战争正面战场》,江苏古籍出版社2005年版,第820页。

  [2] 《江西省军事志》编纂委员会编:《江西省军事志》,赣出内图志(97第009号)1997年版, 第239页。

  [3] 中共江西省委党史资料征集委员会编: 《江西抗战纪事》, 中央文献出版社1995 年版, 第9 页。

  [4] 《江西省军事志》编纂委员会编: 《江西省军事志》, 赣出内图志(97 第009 号) 1997 年版, 第239 页。

  [5] 见中共吉安市委党史工作办公室: 《抗战时期中国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课题调研成果》(江西省吉安市), 2005 年9 月14 日, 第5 页, 原件存中共江西省委党史研究室。

  [6] 中共江西省委党史资料征集委员会编: 《江西抗战纪事》, 中央文献出版社1995 年版, 第16 页。

  [7] 中共江西省委党史资料征集委员会编: 《江西抗战纪事》, 中央文献出版社1995 年版, 第18 页。

  [8] 同上,第20页。

  [9] 同上,第22页。

  [10] 中共江西省委党史资料征集委员会编: 《江西抗战纪事》, 中央文献出版社1995 年版, 第24 页。

  [11] 中共江西省委党史资料征集委员会编: 《江西抗战纪事》, 中央文献出版社1995 年版, 第25页。

  [12] 同上,第27页。

  [13] 中国科学院历史研究所三所南京史料整理处编: 《抗日战争时期江西大事月表》, 存江西省档案馆。编目号: J043—22—0132。分类名: G231。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