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抗战研究 > 抗战损失 > 江西抗战损失 > 内容正文

江西省抗日战争时期人口伤亡 和财产损失调研报告【2】
来源: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作者:江西省委党史研究室   2017-06-22 09:13:28

  4.施毒散疫

  日军侵占江西期间,多次使用化学毒弹和细菌武器,在水井水源里投放毒药,同样给江西人民造成了深重的灾难。

  1938年6月下旬,日军第27师团的波田支队在进攻彭泽马当要塞时大量使用化学毒弹和毒剂,使中国守军伤亡70%。日军在进攻彭泽的抗日军民时,在南垄阳村一带施放了大量毒瓦斯,使中国军民惨遭重创[①]。

  同年8月下旬,日军波田支队和第9师团的丸山支队联合进攻瑞昌。9月下旬,日军飞机在南义乡张家铺东面的羊虎尖山、梅山等地投下毒气弹、细菌弹多枚,使瑞武公路东侧一带的村庄发生了严重瘟疫。当地群众大量出现手脚溃烂的特异病症,死于非命者众多。

  1938年9月,在德安战役中,日军第106师团每个步兵队都配带了 100多发“特种筒”毒气弹,在战场上使用。

  自1938年9月至次年2月,日军在德安投放、发射了多枚有毒炮弹和窒息性毒剂,致使许多当地百姓和抗日战士遭到严重伤害,其中有的突然暴毙,有的全身溃烂、烂脚生疮,慢慢受尽折磨而死。据1987年8月7日北京中国新闻社的《我首次披露日军侵华时使用毒剂情况》揭露:“日军在江西省德安县就使用红筒、系窒息性毒剂)12000个,并发射毒剂炮弹3000余发,造成染毒面积30 万平方米”。

  次年1月3日,日军进犯永修县张公渡,大量使用毒气弹和化学武器,给中国守军和当地人民造成极严重的伤害。

  1939年3月20日,日军攻打南昌外围时,在修河南岸一带向中国军队发射了 2万多只烟雾喷射器毒气弹[②]。 26日,日军第101师团主力在炮兵掩护下进攻南昌,作战时大量使用毒气弹,得以由牛行车站及生米街附近渡过赣江,攻入南昌。日军沿途施放的毒弹,严重危害中国军民的生命。

  1939年8月27日清晨,6架日机在高安县吴珠岭一带投下大批细菌弹,给这一带群众造成了毁灭性的灾难。 当地民众及外来难民 7000多人受到细菌和毒气的严重感染,全身溃烂,2100多人[③]很快断送了生命。吴球长一家18 口全部被毒害而死。吴珠岭下尸骨成堆,阴风惨惨。

  同年9月19日,日军第106师团从北面,第101师团第157联队从东面合攻高安,在战场施放大量毒剂。中国军队第139师很多官兵中毒,阵地被日军攻占 。

  1942年6月上旬,占领鹰潭的日军窜到江山艾家,一面抓人当苦力,一面在水井里投毒,当时即造成55人中毒死亡,水井亦被废弃。

  由于日军在江西各地肆意杀人,整村整镇地灭绝人口,抛尸四野,往往造成大量尸体无人掩埋,腐尸臭气熏天,致使细菌繁衍、疾病流行。日军将米缸、水缸、水井当作粪窖、便池和垃圾箱,使许多水源被严重污染。日军每到一地,疯狂抢劫家畜、家禽,将不食用部分随处抛掷,对来不及食用的畜禽也都加以宰杀,任其腐烂,毒害地方。这样,进一步促使鼠疫、伤寒等各类瘟疫在各地蔓延,其中受瘟疫祸害最严重的有南城、萍乡、南丰、玉山、靖安、九江等地,许多人未死于战火却死于流行病。1942年10月5日《解放日报》载讯:“赣东于战争中遭敌寇烧杀洗劫者有10余县之多,灾民在300万以上。灾情以南城、金溪、崇仁、宜黄、南丰、鄱阳、清江等县最为严重。灾民多四散逃亡,十室九空。目前灾区传染病极流行,饿毙及因传染而死者极多。”

  日军对江西地区的毒气和细菌攻击, 不但在当时给当地居民带来了极其严重的危害,而且留下了长期隐患。许多地方数十年后还发现感染病例,有些地方至今还留有因污染严重而封禁的山林。近年,上高县泗溪乡官桥村扩建圩集时,挖出200余枚侵华日军毒剂罐。这批毒剂罐埋匿在官桥祠堂的一个房间内,全部排列盛放在一个单砖砌成的长2.2米、宽1.5米、深1. 3米的长方体大坑里。毒剂罐为圆柱体,直径约0.11米,高约0.22米,罐壳为铁皮夹纸结构,一端为拉火装置。罐体因年久而腐蚀,露出白色药物,散发出强烈刺鼻的怪味,使在场人员出现打喷嚏、肋紧胸闷、干咳等症状。经有关部门取样检测,鉴定为氰化物毒剂。据调查考证,这批毒剂罐是1941 年“上高会战”时日军留下的,当时日军第34师团正驻扎在这一地区[④]。

  被日军施放的毒气和细菌致病、致死的江西民众之多令世人震惊,但这却是不容置疑的铁的事实。

  5.残害劳工

  日军在江西烧杀抢掠,并到处设立据点。为此,四处抓掳民工,为其搬运物资、建筑碉堡工事。日军对待江西劳工极其残忍,其恶行罪不可赦。

  1940年间,日军在交通枢纽鹰潭设立物资转运站,盗运抢夺来的铁轨、钢材等物资,在各地抓来2000多民众充作苦力,关进劳工营。入营劳工都被剃了头发,当作标记,每天食不果腹,累死累活。钢材、铁轨等物资运完后,日军就开始大规模屠杀劳工。日军将60个劳工分为一组,用棕绳串联捆手,押到项家岭峭壁上,开枪打倒第一个人,使他坠入崖下的信江,并将其他人也拖带下峭壁。日军还在江中部置了几只汽艇,用机枪对落水劳工扫射。2000多名劳工[⑤]或被机枪打死,或因绳索的串联捆绑而被溺毙。

  1942年6月,日军侵占广丰县后,烧杀抢掠,大筑工事。被掳民工当牛做马,苦不堪言。当工事筑好之后,日军将民工押到虎头背山边,逐一处决。日军在几十丈深的悬崖绝壁边搁置一块木板,一头用山石压住,一头悬空伸出崖外,将民工们蒙上眼睛,捆住双手,赶到木板上。民工们不知深浅,一踏上木板就滚落山谷,摔得粉身碎骨。日军撤走后,乡亲们到虎头背掩埋尸首,共装了 18担大箩筐白骨。从此,这条无名山谷被称作“杀人沟”。

  1942年7月18日,驻扎在南昌的日军骚扰市郊的塘南地区,大肆抢劫,掠夺甚多,并在当地抓获了数十名农民充当苦力,逼迫他们搬运抢来的物资。在协成乡樊家村停歇时,日军用刺刀威逼民工们向正在沸腾的油锅里伸手捞起食物,把他们一个个烫得肉烂骨现,围观的日军取笑作乐。在快到达日军据点时,日军又把民工们和沿途抓获的80多人赶到一处叫作野猫洞的地方,强令两人一排, 列成4队,拿这些人当作练习刺杀的活靶子,逐个用刺刀捅死,惨不忍睹。被抓民工陈凤水是第五个被刺杀的,日军先对他腰上猛刺一刀,拔出刀后,趁他未倒,又从他背部捅刺一刀,穿透了胸腔,他当即昏死过去。半夜,在尸体堆中的陈凤水苏醒过来,爬行4个多钟头,皮肤磨烂,指甲脱落,终离险境,成为这场残杀民工血案幸存在世的唯一目击者。

  (三)江西省抗日战争期间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情况

  1.人口伤亡情况

  日军从1937年8月首次袭赣至1945年9月投降,前后历时8年,在赣鄱大地上肆虐横行,烧杀淫掠。据不完全统计,江西全省伤亡人口总计为504450人, 占全省原有人口的3.8%。其中受伤者191201人,占全省原有人口的1.4%;死亡者313249人,占全省原有人口的2.4%[⑥]。还有510万的难民[⑦],在难民中间因流离失所而死亡和致病致残者为数众多,但无法统计。详见表一:

表一抗战期间江西省人口伤亡总表[⑧]) 单位:人

  仅南昌市在陷入敌手后,全城人口由26万锐减至六七万人,其他如奉新、高安、九江、永修、瑞昌、湖口、临川、靖安各地的死亡人数,也均在1万人以上[⑨]。在日军“把房子里的中国人都杀掉的命令”[⑩]下,在日军的枪挑、刀劈、火烧下,江西大地上,从受伤的军人至被奴役的劳工,从白发苍苍的老人到吃奶的婴儿,皆成日军屠杀对象,到处尸横遍野,遍地哀声震天,那种惨状前所未有。

  抗战期间,江西因其重要的战略地位,成为日军死死盯住的目标之一。从前方战场的作战到后方物资的劫掠,日军都不惜投入重兵,以致江西军民伤亡惨重,人口剧减,久久不能复原。具体分析江西人口伤亡构成情况,主要有平民伤亡和军队伤亡两大类:

  平民伤亡。

  日军侵赣8年来,窜扰与轰炸所及达78个县市,许多县市惨遭沦陷。由于日军的侵略本性,与其疯狂的军事占领相伴随,带来的必是疯狂的屠杀。无论是在窜扰区还是在沦陷区, 日军都极尽一切手段屠杀平民。

  日军侵赣初期,妄图一举击垮江西人民的抵抗意志,实现快速占领江西的意图, 对江西实施了疯狂而又野蛮的轰炸, 炸死炸伤平民无数。 轰炸过后, 日军便陆上进犯该地,采用集体枪杀、烧杀、奸杀、毒杀等各种手段来祸害当地平民。赣鄱大地上,处处尸横遍野、血水横流,日军在江西制造了一个又一个“无人村“乃至“无人乡”。据战地记者冯英子所著《赣江两岸所见》记载:1939年3 月22日,安义县五房村97个村民遭日军杀害;同月24日,蔡村72个村民惨遭杀害;5月份,在南昌县仅荷埠周村就有1100余村民遭到日军惨杀,在南昌市瓜村有2700多村民被集体杀害。

  随着战争的深入,战线进一步延长,日军深感兵力不足,供给也开始出现困难。为此,日军开始抓掳劳工为其加修工事和搬运战略物资。劳工们生活环境极其恶劣,工作任务非常繁重。吃不饱,睡不好,生病了也得不到医治,许多江西劳工饿死、累死、病死。工事修筑好之后,为防止劳工们泄密,日军对幸存的劳工最后都施以屠杀。

  军队伤亡。

  江西作为全国正面战场的重要作战区域之一,承担着支持东南抗战及屏蔽西南大后方和国民党中枢的重要责任。为阻止日军的进攻,江西军民作出了巨大的牺牲。

  纵观江西境内中日交战,为控制江西这块战略要地,双方皆布下重兵,先后爆发了马当之战、德安战役、南昌会战、赣北战役、上高会战、赣东(浙赣)会战、湘粤赣边区阻击战、赣江追击战等重大战役,中日之间大的交锋多达18 次。昔日平静的江西大地,变得枪炮轰鸣、杀声震天。从鄱湖沿线到赣江两岸, 从平原丘陵到深山野岭,处处都浸染着中国官兵的鲜血。江西战场上中国官兵伤亡高达10多万。其中第九战区江西战场主要作战情况,如表二所示(由于资料不详,第三战区江西战场主要作战情况暂缺):

表二第九战区江西战场主要作战情况表【1939.3—1945.1】[11]


(注:浙赣会战在第三战区管辖作战范围内,也在江西省区内)

  军队严重的伤亡需要兵员的大量补充,抗战时期,江西共征兵103万,位居全国第四。英勇的江西儿女为了民族的尊严、国家的荣辱,不惜抛头颅、洒热血,驰骋疆场,奋勇杀敌,终于换来了江西境内相对稳定的对日作战线、相持线,对支持东南抗战,坚持全国持久抗战至最后胜利作出了重要贡献。

  2.财产损失情况

  日本侵略军在江西实行^烧光、杀光、抢光"和^以战养战"的罪恶政策, 给江西人民的生命财产造成巨大的损失。

  ——由于日军的轰炸、焚烧,全省较大城镇的房屋被毁在50%以上,其中有18个城镇被毁房屋超过90呢。高安、奉新等县城几乎被夷为平地,有些农村甚至片瓦无存。以致“战后复归之难民惟有以树叶搭棚,暂时容身”。省会南昌,“昔日繁华衢,率多成为废墟。战后义民复归,什九栖身无所,房荒问题严重达于极点”[12]。根据1946年国民党江西省政府统计资料,全省战前原有房屋2170847栋,抗战期间日军放火烧毁房屋多达391874栋,占战前原有房屋的18.1%。其中南昌战时遭受损失35205栋,占原有房屋45214栋的77.9%[13]。

  ——由于战时日军的到处窜扰,引起土地抛荒十分严重,全省至少有300万亩土地荒羌[14],造成粮食生产严重萎缩,产量急剧下降。如前所述,江西在战时还承担了本省和东南部分地区粮食的供应,以致本省没有粮食储备应付战后缺粮之急,造成战后江西人民果腹无粮,饿殍遍地。

  ——由于战时日军摧毁一切工矿设施,致使战后江西几无近代工业可言。赣南、赣西南地区的一些县市,原来被视为战时“江西安全区”。战时的省会泰和与吉安、遂川、赣州、大余、赣县等县市境内,集中了南迁和适应战争建立起来的一批工矿企业,如江西炼铁厂、江西机器厂、江西硫酸厂、江西车船厂、水电厂、电厂等工矿企业,关系到江西乃至西南大后方抗战军需民用的供应问题,极为重要。但1944年4月,侵华日军为了打通南北联系的大陆交通线,发动了所谓“一号作战”,使得战火蔓延过来。在日军的炮火和日机的狂轰下,悉被摧毁殆尽,“受创均极惨重”[15]。战后调查资料表明,仅21个地方官营企业的损失, 就高达10. 1亿元(法币)。

  ——强征暴敛,经济掠夺,对江西经济造成严重破坏。为达到“以战养战” 的目的,日军在江西大肆进行经济掠夺。从车船矿产、机器设备、工商业产品、粮棉油杂、畜禽桑麻,到老百姓的饰品衣被,无一不成为日军掠夺的对象。除公开掠夺外,日军还在沦陷区各地普遍设立“物资交换所”,开办诸如“洪都公司”、“昭和通商”、“吉田洋行”、“富士洋行”等名目繁多的商贸机构,强买强卖,垄断市场。与此同时,日军还用如同废纸的“军用票”,勒收稻谷等物资, 解决驻赣日军的粮食供应,并将大批谷米由“洪都公司”转运上海。据统计, 每月均在1000石以上。

  在日军铁蹄的践踏下,江西全省抗战时期财产损失据不完全统计总计为10072. 023亿元(法币),合战前(1937年上半年,下同)11.5亿元。其中:直接财产损失(以1945年9月物价为准)6719.886亿元(法币),合战前7.7亿元;间接财产损失3352.137亿元(法币),合战前3.8亿元;每户平均损失约357160元(法币),合战前410元。详见表三:

表三抗战期间江西省财产损失总表[16] 单位:千元(法币)

  (四)结论

  根据截至目前所掌握的资料和进行的相关研究[17],我们得出了江西省抗曰战争时期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的以上若干数据。由于年代久远、搜集资料困难等客观原因,应该说,我们得出的这些数据还只是初步的和尚不完整的数据,并不是研究的最终结果。今后,我们将继续推进本课题调研工作,以期在掌握更多资料和取得研究新成果的基础上对有关数据再做出修订和补充。

  日本侵略者对江西的进犯、轰炸以及对部分地区的侵占,前后历时八载。江西这片物华天宝的膏腴之地,人杰地灵的锦绣山河,在日军铁蹄的践踏下,处处血雨腥风,生灵涂炭,满目萧条。上述这些触目惊心的数字,展现了江西历史上最凄惨的一页!日军对江西经济资源的搜刮,“以至无所不用其极之程度”[18],对江西经济造成了严重破坏,其恶果长期难以消除,严重阻碍了江西的社会发展, 污染了江西的自然生态环境,给江西人民带来的损害创巨痛深,亘古未有。

  1.繁华城镇成为废墟

  战时江西全省84县,竟有78县惨遭严重轰炸烧掠,其中有24个县市城区几成焦土,房屋被毁391874栋。以赣州为例,1939年4月赣州连续3次遭受敌机轰炸,同年6月又连续3次遭敌机轰炸,造成大量人口伤亡、房屋被毁。仅1942年1月15日日机对赣州的轮番轰炸,就使得市区的阳明路、中山路、华兴街等主要街道,被炸成一片瓦砾,处处断壁残垣,浓烟滚滚,昔日繁华的街区顿时变成废墟,被当地人民称之为血腥的“一?一五”。

  2.富庶乡村变成荒原

  日军不但对城镇实施毁灭性的烧杀劫掠,他们的魔爪同样也伸向了江西广大农村。由于日军灭绝人性的疯狂破坏,抗战期间江西全省有300多万亩土地荒羌,无数村庄人烟稀少,近乎灭绝。鹰潭镇方圆30里以内的村庄如夏埠、湖塘、江上、白露、双凤、严家、东溪等地,日军入侵以前人丁兴旺,生活富庶。1942 年6月16日,日军侵入鹰潭,对上述地区进行残酷蹂躏,近千人被杀,大量人口四散外逃,致使多数村庄荒无人烟。

  3.民族工业严重破坏

  日军对江西的入侵,不但严重毁坏了江西美好的城市和乡村,而且对江西的民族工业造成了巨大的破坏。

  从1939年12月日机对景德镇实施第一次轰炸开始,至1942年7月止,日机炸毁了瓷都一座圆器坯坊,炸毁了浚泗井、千佛楼和观音岭窑、土地岭窑、项家窑,并且将陶王庙、落马桥、烟园口、花园上弄一带数百间坯坊夷为平地。日机对景德镇的轰炸,给瓷业生产造成极大打击。景德镇原有瓷窑150余座,战时屡遭敌机轰炸,毁损达百余座,直到1945年抗战胜利,“开工者尚不及原有数的三分之一”,流传千年的民族工业在日军炮火的侵袭下,遭到了史无前例的破坏, 严重阻碍了江西民族工业的发展。

  4.疫区瘟疫鼠疫流行

  日军全然不顾国际法,在江西施毒散疫,施行细菌战,使得赣鄱大地瘟疫流行、鼠疫不断,并严重破坏了江西的自然环境,对自然生态造成长期的,甚至是永久的污染。不少地方在抗战胜利后都难以控制疫情,许多人死于非命。1944 年11月23日《江西民国日报》揭示了疫区的惨状:“玉山是浙赣交通要冲……据调查,战前这里的人口有25万,至今还不到21万。虽然这4万人不尽是死于疫病,而这数目是确够惊人的。自这地方光复以后,一直流行着几种可怕的传染病症……使这儿的人民无时不陷在恐怖和窒息中。”

  祸赣日军在江西欠下了累累血债,这一切将永远刻印在江西人民的记忆之中。在抗战胜利60多年后的今天,我们要时刻不忘日本侵略者的凶狠残暴给江西人民乃至全中国人民带来的巨大灾难,居安思危,牢记落后就要挨打的道理, 继承和弘扬爱国主义精神,团结一致,为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努力奋斗!

  (执笔:万强)

  附

表一江西省抗战时期人口伤亡统计表[19]

地名

合计

合计

备 注

儿童

不明

儿童

南昌

39605

17883

6060

872

64420

7119

2752

1260

11131

5435

5696

九江

70284

22461

5625

91

98461

44558

23620

13005

81183

33398

47785

景德镇

197

190

73

1

461

193

180

69

442

89

353

萍乡

1760

374

127

1

2262

600

177

5

782

524

258

新余

331

45

21

1

398

199

252

42

493

182

311

鹰潭

5156

2515

1299

24

8994

2003

817

231

3051

1377

1674

赣州

2493

881

314

7

3695

1857

812

151

2820

1562

1258

宜春

45900

28239

16016

153

90308

20608

12741

5760

39109

20231

18878

上饶

7341

3791

1154

27

12313

2275

1202

452

3929

1987

1942

吉安

7268

1735

306

8

9317

29538

6755

1216

37509

12725

24784

抚州

13381

6254

2893

46

22574

5156

3788

1772

10716

6012

4704

光泽[20]

23

11

12

 

46

25

6

5

36

7

29

共计

193739

84379

33900

1231

313249

114131

53102

23968

191201

83529

107672

总计

504450

表二江西省抗战时期财产损失统计表 单位:千元(法币)

地名

直 接

间 接

合 计

备注

南昌

262182971

61072349

323255320

 

九江

105798363

45184799

150983162

 

景德镇

5939666

53677708

59617374

 

萍乡

13426655

8154439

21581094

 

新余

2854076

2754173

5608249

 

鹰潭

13738956

7297071

21036027

 

赣州

16754390

28653660

45408050

 

宜春

101989838

39242020

141231858

 

上饶

24756085

37817188

62573273

 

吉安

20529954

20549530

41079484

 

抚州

35174793

22670977

61845770

 

光泽③

48517

1248626

1297143

 

合计

603194264

332322540

935516804

 

省级机关学校

18289610

2891222

21180832

 

全省公教员工

50504698

 

50504698

 

共计

671988572[21]

335213762[22]

1007202334[23]

 

  注:以上附表根据江西省政府1946年上报国民政府行政院的((江西省抗战损失调查总报告》(1946年)数据及江西省各市党史部门的调研报表编制。

  [①] 中共江西省委党史资料征集委员会编: 《江西抗战纪事》, 中央文献出版社1995 年版, 第28 页。

  [②] 中共江西省委党史资料征集委员会编: 《江西抗战纪事》, 中央文献出版社1995 年版, 第29 页。

  [③] 同上,第29页。

  [④] 中共江西省委党史资料征集委员会编: 《江西抗战纪事》, 中央文献出版社1995 年版, 第30 页。

  [⑤] 中共江西省委党史资料征集委员会编: 《江西抗战纪事》, 中央文献出版社1995 年版, 第32 页。

  [⑥] 陈荣华: 《江西抗日战争史》, 江西人民出版社2005 年版, 第392 页。

  [⑦] 中共江西省委党史资料征集委员会编: 《江西抗战纪事》, 中央文献出版社1995 年版, 第36 页。

  [⑧]江西省档案馆存档资料: 江西省政府统计处编印《江西省抗战损失调查总报告》(1946 年)。卷宗号: J43—24—4334。此表统计数据与1946 年8 月国民政府行政院赔偿调查委员会统计的《抗战八年全国分省人民伤亡估计总表》有所不同, 待进一步查证、研究。参见中央党史研究室第一研究部、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编: 《国民政府档案中有关抗日战争时期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资料选编》(1), 中共党史出版社2014 年版, 第380 页。

  [⑨]江西省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徐辉主编: 《江西省人口志》, 方志出版社2005 年版, 第33 页。

  [⑩]冯英子: 《赣江两岸所见》, 载《新民晚报》1982 年9 月12 日。

  [11]参见陈荣华: 《江西抗日战争史》, 江西人民出版社2005 年版, 第398 页; 李国强: 《论抗日战争中的江西正面战场》, 载江西省社会科学院主办: 《江西社会科学》1995 年第7 期; 中共江西省委党史资料征集委员会编: 《江西抗战纪事》, 中央文献出版社1995 年版; 《第九战区历次会战经过(1938郾7—1942郾1)》, 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藏, 全宗号七八七, 案卷号6539。

  [12]江西省档案馆存档资料: 《蔡孟坚江西灾情报告》(1946 年8 月)。卷宗号: J043—24—4497。

  [13]陈荣华: 《江西抗日战争史》, 江西人民出版社2005 年版, 第395 页。

  [14]江西省档案馆存档资料: 《江西救济分署署长张国焘在上海的谈话》。卷宗号: J043—19—1125。

  [15]江西省档案馆存档资料: 《蔡孟坚致国民政府行政院善后救济总署代电附件》(1947 年8 月8日)。卷宗号: J043—11—0080。

  [16]引自江西省档案馆存档资料: 江西省政府统计处编印《江西省抗战损失调查总报告》(1946 年)。卷宗号: J43—24—4334。

  [17]本次课题调研, 所覆盖区域为江西省现辖行政区域。

  [18]胡雨林: 《赣北、鄂南前线敌后视察报告》, 1940 年10 月10 日。转引自钟起煌主编: 《江西通史》(11, 民国卷), 江西人民出版社2008 年版, 第391 页。

  [19]此表统计数据与1946 年国民政府行政院赔偿调查委员会统计的《抗战八年全国分省人民伤亡估计总表》有所不同, 待进一步查证、研究。参见中央党史研究室第一研究部、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编: 《国民政府档案中有关抗日战争时期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资料选编》(1), 中共党史出版社2014 年版, 第380 页。

  [20]光泽县, 原属福建省建安道, 1934 年划归江西管辖, 属江西南城督察区, 1947 年复归福建省管辖。

  [21]损失计值以1946 年9 月物价为准, 折合1937 年上半年法币7郾7 亿元。

  [22]损失计值以1946 年9 月物价为准, 折合1937 年上半年法币3郾8 亿元。

  [23]损失计值以1946 年9 月物价为准, 折合1937 年上半年法币11郾5 亿元。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