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抗战研究 > 抗战损失 > 江西抗战损失 > 内容正文

江西抗战史料——赣鄱军民齐抗战
来源:新浪江西   2018-07-30 15:09:01

  一、日本帝国主义给江西造成的损失巨大

  1938年6月26日,日军波田支队用沾满血迹的双手敲打开了江西的大门——九江马当要塞。至此,10万人左右的侵略者常年在江西盘踞。其主要作战部队有:日本陆军第3、第6、第27、第33、第34、第40、第101、第106等8个师团和独立第7、第20旅团,空军第3飞行团,海军航空兵及舰船10余艘。日军“烧杀以扬军威,掳掠以助军需,奸淫以供军乐”的“三光”政策,给江西人民留下了世世代代刻骨铭心的记忆和血海深仇,日本侵略者给江西人民造成的巨大损失必须清算。

  大轰炸

  1937年8月至1939年3月,日机共在南昌地区进行了49次轰炸,投弹1559枚,中弹地点431处。仅1938年3月18日至9月4日,日军就出动飞机142架次轰炸南昌,炸死市民1225人。在九江,1938后6月20日至1940年,日军飞机先后大规模轰炸九江地区的马当、黄岭、老湾汪村、太平关等处共16次,毁坏房屋2000余栋,炸死老百姓800余人。1938年6月23日至29日,日军飞机2批11架次,轰炸德安县城,全城851栋房屋有821栋被炸毁,挤在德安火车站防空洞的平民全部被炸死。九江(县市合计)在日军的飞机的轰炸下死亡23537人,伤4795人。

  在景德镇,1939年底至1942年7月,日军飞机先后有16次21批轰炸,其中轰炸城区7次12批,轰炸乐平县城和鸣山煤矿5次,轰炸浮梁旧城等地4次。

  在抚州,从1939年3月28日日军占领南昌后,就开始对抚州进行疯狂的轰炸,至1941年,临川、南城、东乡、崇仁、宜黄、南丰、广昌等县就先后被轰炸37次,仅东乡、南城、临川、崇仁县炸死炸伤平民达1700余人,房屋1242栋。

  在上饶,自1938年1月至1945年8月,日军出动飞机2140余架次对上饶12个县市进行了大轰炸,炸死平民数千人,伤近万人,民屋9000余栋。上饶县城和皂头镇在1940年3月的一次轰炸中就死伤680余人,县城中街(今信州区信江中路)一多长的大街的两旁店铺全被炸毁。

  在鹰潭,从1937年8月15日,日军第一次轰炸开始,至1943年7月最后一次空袭止。前后共计72批次,出动飞机447架次,共投弹1243枚,炸死炸伤平民589人,房屋748栋。

  赣南地区是华南抗日战场的大后方,据抗战后国民党江西省政府《江西各地受敌机轰炸及损失总报告》记载,日军在赣南共投弹500余枚,炸死350余人,炸伤620余人,房屋1500余栋。江西的吉安、新余、宜春、萍乡地区在整个战争期间同南昌、九江等地一样,受尽了日军飞机的杀戮。

  大屠杀

  1938年6月26日,日军攻破马当后,在彭泽境内进行了两次集体大屠杀,马当附近以柯、毕、高、詹四姓为主的村子近千人死亡。1939年9月18日,日军将高安县芦桐村群众100余人关在屋内,纵火全部烧死。据1942年11月25日《新民报》记载:“浙赣之役后的赣东,一片凄凉,崇仁、宜黄、贵溪、上饶、玉山等各县,其中以上饶、玉山烧杀最惨,贵溪尤烈,景况凄凉,亟待善后。敌此次进扰时,口号有曰:烧杀以助军威,奸淫以助军乐,抢劫以助军食。其杀人方法有二十六种。临川文昌桥下,被害者数千人。崇仁、宜黄一带,数十里无为烟。”1942年6月,日军进入临川县城。他们将抓到的50多名老百姓一个个反绑成串,押至行易桥上,首先推一人下河,后面的人也随之坠入河中淹死。1939年8月18日,日军在高安市的团山寺将躲在庙内的老百姓财物全部劫走,随后又把7名妇女拖出庙外,强行轮奸。最后,日军放火烧庙,寺内的630多名老百姓当场有200多人葬身火海。其余400多人冲出庙门,在鬼子机枪扫射下,当场又有300多人倒在血泊中,剩下的100余人,全被日军围困在一块稻田里,绝大多数死于机枪口下,这就是震惊全国的“团山寺大惨案”。抗战期间,1944年7、8月间,萍乡新塘黎少林的10岁儿子在放学途中被日军撞见,日军毫无理由的对他当头一刀,劈死在水塘边。他的同学,9岁女孩黎小莉,被日军拦腰斩断。据不完全统计,抗战期间由日军造成的江西省成年男性重伤48361人,轻伤65770人,死亡193739人;成年女性重伤24748人,;轻伤28354人,死亡84379人;儿童重伤10420,轻伤13548人,死亡33900人;总计重伤83529人,轻伤107672人,死亡313249人,其计伤亡人数高达504450人,

  大歼淫

  日军在发动战争期间,还犯下了令人发指的强暴妇女、伤害女性的滔天罪行。凡是被日军抓住的江西妇女,绝大多数都被奸淫,然后杀死。1941年3月,上高会战期间,日军在当地一见到妇女,不论老人,儿童都强行奸污,再全部杀掉。高安在沦陷期间,全县遭到日军奸淫的妇女高达15300余人。1942年7月,日军将在临川抓获的一大批妇女,剥光衣服集体押到当地的坤贞观,集体轮奸后将她们全部杀死。1942年6月,日军在崇仁烧杀之后,又疯狂地四处抢掳妇女。从十一二岁的幼女到七八十岁的老妇,凡落入日军之手的多被奸淫致死,不死也受重伤。仅县城受害妇女就多达50余人。1942年7月7日,20多名日军在余干县城搜寻妇女,当街强暴奸淫。同月15日,又有20多名日军在县城搜寻妇女。禽兽们丧尽天良,寡廉鲜耻,他们在余干“县城搜寻妇女,肆行奸淫,露天旷野也好,大庭广众也好,他们在哪里抓获就在哪里奸淫;强奸之后,还不准她们穿衣服,逼迫她们赤身供日军玩弄,对这些妇女百般羞辱,其无耻之状难以尽述。

  大放毒

  在江西被侵占时期,日军多次违反国际法在赣鄱大地使用化学武器,他们在水井、水田、水源中投放毒药,在与中国军人战斗中使用介子气、毒瓦斯等生化武器,使当地军民受到了重创。日军第27师团的波田支队在进攻彭泽马当要塞时首次在江西使用了化学毒弹和毒剂,造成中国守军伤亡高达70%。同年9月下旬,波田支队在和第9师团的丸山支队联合进攻瑞昌时,日军飞机在南义乡张家铺东面的羊虎尖山和梅山投下了大量的毒气弹和细菌弹,使瑞昌到武宁的公路东侧一带村庄发生了严重瘟疫。当地的老百姓大多数死于手脚溃烂的“怪病”。在1938年的德安战役中,日军第106师团每个步兵队都配发了100多发毒气弹,在与中国军队交手时使用。据1987年8月7日北京中国新闻社的《我首次披露日军侵华时使用毒剂情况》揭露:“日军在江西省德安县就使用红筒(系窒息性毒剂)12000个,并发射毒剂炮弹3000余发,造成染毒面积30万平方米”。1939年3月20日,日军在攻打南昌时,一共向中国军队发射了20000多只烟雾喷射器毒气弹。1939年8月27日,6架日机在高安县吴珠岭一带投下了大量细菌弹,当地民众及难民7000余人受到了严重感染,2100多人很快死亡。有叫吴珠长的一家人,全部18口全部被毒气害死。

  大损失

  日本帝国主义在江西实行的“三光”政策,给江西人民的生命财产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全省抗战时期财产损失据不完全统计为10,072.023亿元(法币),合战前11.5亿元。其中:直接财产损失(以1945年9月物价为准)6719.886亿元(法币),合战前7.7亿元;间接财科损失3352.137亿元(法币),合战前3.8亿元;平均每户损失357160元(法币),合战前410元。全省较大城镇的房屋被毁在50%以上,其中有18个城镇房屋被毁超过80%。高安、奉新等县城几乎被夷为平地。以致“战后复归之难民唯有以树叶搭棚,暂时容身”。据1946年国民党江西省政府统计资料,抗战期间被日军放火烧毁房屋多达391874栋,占战前的18.1%,其中南昌损失35205栋,占原有房屋45214栋的77.9%。战争期间,江西损失器具52474417元(单位:千元 法币 下同),农具5540340元,运输工具6541808元,修理机械及工具4480935元,仪器1551229元,稻米17456449元,小麦2958948元,植物油5001409元,原料3203023元,材料285686元,制成品1728516元,存货147461437元,保管品85567元,医药用品535644元,公路线设备4522965元,现款14012146元,减少生产额196119432元,减少纯利额113947651元。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