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抗战研究 > 抗战损失 > 安徽抗战损失 > 内容正文

安徽省抗日战争时期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调研报告(三)
来源: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作者:安徽省抗战损失调研课题组   2017-07-02 15:04:43

  3.关于安徽人口伤亡概况的分析

  抗日战争时期安徽省辖62县,战争期间不同程度遭到沦陷者达53县,占全省行政区的85.48%。在这次抗战时期人口伤亡调研活动中,我们在全省有关市、县开展了社会调查,根据记载和战后各县查报损失的原始档案或一些当事人亲历亲见的回忆资料提供的线索,对当事人、幸存者进行走访、调研,最后根据各方面的调研结果统计出了一个是由许多不完全统计数所构成的抗战时期安徽人口伤亡数据。

  根据这次全省调研结果的统计:安徽省直接伤亡为199929人,包括:(1)日军空袭轰炸造成的伤亡人数,据现有资料为14422人;(2)日军屠杀造成的人口伤亡,据现有统计的376起惨案,被日军屠杀的平民达125511人;(3)苏皖边区人口伤亡, 合计伤亡49621 人; (4) 砀山县人口伤亡, 合计为10375人。

  四者相加, 共为199929人。

  能够统计出的安徽省间接人口伤亡,包括:(1)黄泛区淹毙407514人;(2) 劳工伤亡41664人。

  上述前两项共计449178 人。

  除以上数字外,还有全省难民293.6万人,砀山县难民7963人。难民和被抓壮丁中的伤亡及失踪人数,因无法统计,仅在此说明。

  另外,引入两组历史数据辅助说明。(1)根据有关历史档案资料的记载, 安徽抗战时期及前后人口变化很大,下降的趋势十分明显。如下表:

表6安徽抗战时期及前后人口变化表

  从表6数字中可以看出, 抗战期间安徽人口数量下降的趋势十分明显。 1946年与战前的1936年相比,减少972080人左右,人口增长率为-4.3‰[①]。

  (2)从人口密度分析,也可以看到:1936年安徽人口密度为每平方公里173. 07人[②];1941年安徽人口密度为每平方公里166人[③]; 1943年安徽省人口密度为每平方公里156人[④]。这三个数据对比也能明显反映出安徽人口下降的趋势。

  当然,这两组历史数据并不很准确。当时中国人口调查的客观和主观条件都受一定的限制。战争前后人员流动情况复杂,国民政府在基层的行政能力也比较弱,人民并不明了人口调查的实际意义,办事人员也不一定能十分尽职。所以,1946 年比1936年减少972080人只能是一个近乎估计的数字,可以作为参考的根据。

  各种情况表明,实际数字应该还要大于上述两个数字。

  首先,历史数据显示:自民国元年至民国38年〈1912—1949年),安徽省人口在正常情况下的年平均增长率为1.4%[⑤]。如果按正常人口增长率计算,八年抗战期间安徽人口应增加260万,即到1946年安徽人口总数应为2587万左右,而实际上,安徽省人口 10年之间不增反降了近100万人。两者合计的数字达到360万,这中间包含了巨大的潜在人口损失。

  其次,历史资料中记载的数字在统计地域上不完整,无法全面反映安徽抗战期间正常的人口数字。日军进犯安徽,造成安徽境内被分为国民党统治区、沦陷区以及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根据地的局面。所以,当时国民政府的统计数据,在地域上不能准确反映当时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安徽淮北、淮南、皖江抗日根据地的人口状况。

  因此,无论是根据历史档案资料所记载的安徽抗战期间人口下降数,还是此次调查后经统计得出的安徽人口伤亡数,都不能全面准确的反映安徽抗战期间人口伤亡总数。我们所进行的这次统计,只是一个阶段性成果。

  (五)财产损失

  日本帝国主义对中国发动的侵略战争是一场军事战、政治战,也是一场经济战。其发动战争的重要目的之一是攫取经济利益。全国抗战期间,日军及汪伪政权在安徽采用公开的或隐蔽的手段,疯狂掠夺安徽的资源和人民财产,其种类繁多, 数量巨大。

  下文中涉及全国抗战期间安徽省财产损失的统计,一般采用当年通用的法币来反映损失价值。法币亦称为国币,特此说明。

  1.直接财产损失

  (1)农业损失

  安徽是农业大省,具有发展农牧业生产的得天独厚的条件。农业人口一直占全省总人口的80%以上,最高年份达90%以上[⑥]。全国抗战爆发后,安徽有54%的人口和62%以上的耕地沦入日本侵略军占领地带,致使田园荒羌,粮价暴涨,民不聊生。

  1)日军掠夺农产品

  日本侵略者在占领安徽期间,大肆掠夺安徽的农产品。仅举羌湖的例子予以说明。羌湖是全国四大米市之一,在日军占领期间,抢走烟台帮“复成祥米号” 老板孟祥仪家大米3000包,小麦1000余包,麻袋3万多条,合计损失3万余元。米粮采运业同业公会理事长李念慈存在无锡等地的小麦2万多担,大麦、糯米2000多担,菜籽、稻谷4000多担,大米7000包,均被日军抢走。1941年日本一次从国内运来麻袋250万条,在羌湖等地抢购粮食200万担,造成皖南严重粮荒[⑦]。据我们的统计,日军抗战期间在安徽掠夺农产品数量如下表:

表7日军掠夺农产品统计表[⑧]

  2)日军掠夺、毁坏粮食生产工具

  据安徽省政府秘书处1945年8月1日统计,日军抢走耕牛397385头,毁耕犁99077把,毁锄铲等农具2956073余件[⑨]。(见表8)

表8安徽省战时粮食生产工具损失

  说明:以上牛按每头50元计算〈河南省牲口每头合法币53.43元、,损失为法币19869250元;犁每把按10元计算〈据阜阳市上报材料〉,损失为法币990770元;锄铲每件按1元计算〈据我们估算得出),损失为法币2956073元。三项相加共计损失23816093元〈折算成1937年7月的法币币值〉。

  3)良田被毁和被淹

  日军强迫农民毁掉粮田,改种鸦片,全省共有合肥等27个县的17532亩稻田改种鸦片[⑩]。(见表9)

表9安徽省战时粮食生产方法〈毁粮田种鸦片)

  此项损失, 我们已在后文粮食间接损失中计算得出, 故在此处无计算。日军毁坏的棉田面积为12180亩。〈见表10〉

表10摇安徽省战时毁坏的棉田面积

  说明:此项损失,我们将在后文粮食间接损失中计算得出,故在此处无计算

  1938年6月9日,日军沿陇海路西犯武汉,为阻遏日军前进,国民党军队炸开郑州以北花园口黄河大堤,豫、皖、苏三省顿成泽国。其中安徽有18个县受灾, 淹没土地1. 6万平方公里,灾民300余万,财产损失1 5亿元法币以上。这是1938 年的损失,从1938—1946年的损失统计看,是一个巨大的数字。列表如下:

表11阜阳等18县历年黄泛灾害损失简表[11]

  (注: 表11 的1937 年7 月的折算价值是将每年的损失价值除以当年9 月的物价指数倍数而得的。参见调研报告后的附件2)

  为了详细说明年度损失情况,我们将1938年因黄水造成皖北各县的损失统计如下:

表12 1938年皖北各县灾情统计表[12]

  4)苏皖边区安徽部分损失

  1946年,苏皖边区政府统计了其所辖范围内的抗战人民生命财产损失,其中第三、第四、第七、第八行政区属于安徽范围。由于损失大多与农业有关,故将此项损失归入农业损失且单独统计。共损失房屋1265102间,粮食9756710 担,衣被9215440件,牛马202755头,猪羊396736头,农具1325101件,棉花70500斤,树木720500棵[13]。〈见下表)

表13苏皖边区第三、四、七、八行政区人民生命财产损失表[14]

  5)林业损失

  抗战期间,安徽全省森林被毁191.6万株,竹林17万株[15]。按每株2元计算,共计损失为法币4172000元。

  6)水利方面

  因战乱失修,黄水入淮,河道堵塞,导致农田受淹。安徽省政府组织淮域工赈委员会,修复被灾之霍邱、颍上、阜阳等18县从1939年5月开始,至1943 年,共施工8181784米,完成土方数122960219公方,保障农田130090177亩, 受益价值法币15208057910元[16]。按每公方发面粉1市斤计算,共法币9683117元〈面粉价格按《开封零售物价表格》,《河南统计月报》民国二十六年第3卷第2 期,河南图书馆2388。按每吨45袋,按1936年的平均价格每袋3郾5元计算)。

  以上几项农业损失相加,共计法币321158687元。

  (2)工商业损失

  关于工业损失。抗战爆发后,安徽羌湖、蚌埠、合肥、安庆等市、县相继沦陷。这几个市、县是安徽工业、商业的中心,沦陷后遭到日本侵略者的严重破坏。以羌湖为例,羌湖市的工商业比较发达,集中了全省一半的轻工企业。日军占领羌湖后,对裕中纱厂、益新面粉厂、大昌火柴厂、明远电厂等几个比较大的工厂和大量的手工作坊大肆破坏。裕中纱厂被日军改为伤病医院,不少机器被劫走,余下的细纱机也大部被拆毁,这个当时安徽最大的工厂被摧残得不复存在,直接损失30 万元[17]。日军将益新面粉厂改为“华友面粉厂益新工场”,实行“军管理”,生产面粉统由日本侵略者分配[18]。位于陡门巷23号的羌湖华球衫袜厂生产机器遭到焚毁,损失价值为105770元。位于中二街的晓华电池厂在日军进攻羌湖市中,损失原材料价值为15927. 70元。木器建筑同业分会会员夏汉庭所经营的美丽顺木器厂及夏茂椿建筑营造厂的房屋、货物、木材等在日军进占羌湖后,被抢劫一空,损失价值为39210. 80元[19]。张恒春制药厂也在日机轰炸中损失药材价值80万元[20]。

  全省其他各市工业都遭受不同程度的损失〈见后表14〉。

  关于商业损失。安徽的商业损失以几个重点城市羌湖、蚌埠、合肥以及战时省会立煌最为严重。

  羌湖是长江流域上一个繁盛的商埠,“十里长街闹市”闻名大江南北。自1937年12月5日开始,日机连续5天对市区进行狂轰滥炸后,长街一带的房屋遭到破坏,许多多年“金字招牌”的老店,西式建筑的门面都成了瓦砾场[21]。

  蚌埠是皖北新兴的交通枢纽和物资集散地,手工业、运输业和商业甚为繁荣。1938年2月2日,蚌埠被日军占领。沦陷前,日军对蚌埠进行了 20多天的轰炸,国民党军队在潜逃前又炸毁了蚌埠淮河大铁桥,日军又封锁了淮河,依靠津浦铁路和淮河而繁荣起来的商市,顿时失去依托而受到致命的打击。全市15 万人口有10万人逃离,整个经济一度处于瘫痪之中[22]。

  合肥抗战前夕共有商业店铺近千户。1938年5月14日合肥被日军占领。沦陷前,日军对合肥进行了长达5个月、40余次的轰炸,一半以上市民被迫逃避, 300余人被炸死,房屋倒塌不计其数,工商业遭到了彻底的破坏。据1946年国民党政府行政院善后救济总署安徽分署、合肥县政府和万慈会等机关团体的社会调查,日军占领合肥时,财产损失达5000万银元[23]。

  当时的省城安庆城区1936年有1100多家商店。1937年,桐城〔含今枞阳) 工商业户2800余家。潜山县黄泥港镇有200余家,怀宁县的上下石牌有商店服务业400余家,高河埠有商店300多家,望江县的青林镇有商户103家,吉水有商户200余家,赛口仅鱼行就有30多家。随着1938年6月日军入侵和日机的狂轰滥炸,造成城镇大量的房屋、店铺被炸、烧毁,特别是日军在占领安庆后连续十多天的公开大抢劫,使安庆市元气大尽[24]。

  在皖西地区,1938年夏日军大举入侵,六安、舒城、寿县、霍山被炸毁、烧毁的店铺就有1000多家[25],许多商店遭抢劫。据1939年舒城县汇报,县内被轰炸商店1.7万余间,价值70万元,因战争停顿商业损失约500万元[26]。 1939 年初日军攻陷安徽战时省会立煌,纵火三昼夜,25里长街尽成灰烬,烧毁房屋2 万间,许多库存物资的损失,约折合法币100亿元以上〈相当于1937年7月1. 482亿)。计商业直接损失18158元,间接损失14562万元[27]。

  抗日战争时期安徽各市工业、商业直接损失列表如下:

表14全省工业商业直接损失统计表 单位:法币元

  黄山、宿州、淮北、滁州无工业、商业两项数据;蚌埠、铜陵、安庆无工业数据;合肥、马鞍山、巢湖、池州、阜阳无商业数据。

  (3)交通损失

  全省交通损失,包括公路、铁路、航空、桥梁、水运等项。

  关于公路损失。抗日战争爆发前夕,安徽公路里程达到5731公里[28]。抗战爆发后,为阻止日本侵略军进攻,安徽公路破坏殆尽。至1940年6月,全省已破坏公路5640公里,未破坏者418公里能通车[29]。按每公里价格40元计算,损失为225600元[30]。公路的破坏,对军民的生产、生活极为不利,影响甚巨。日军撤离后,军政当局督责各县择段修复,整理公路和乡村旧有小道,如1941年修复立煌至流波碴段公路50公里;1943年完成叶集至界首段公路198公里的修复任务。立煌至六安公路先后破坏3次,每次需上工3000余人;由流波至古碑冲30余公里破路征工1.2万人,破路、修路所需民工〈每个工按0.15元计)和损耗物资约值328.3万元,损失附生至营运价值和社会价值约260万元[31]。此两项皆列入战争所需或战争带来的间接损失。全省到1943年底,计有立煌等23县整理县道700余公里,乡镇道1550公里。县道按每公里40元,乡镇道按每公里20元计,所需和耗资为5一 9万元。以上公路直接损失为法币284600元。

  关于铁路损失。全省抗战期间铁路共有8条遭到破坏,列表如下:

表15全省铁路损失统计表

  说明:①1912年向比利时借款2.5亿法郎〈约合1000万英镑)筑自开封至滨海铁路;1913年3月,发行债票1亿法郎〈约合400万英镑)修建开封以东、洛阳以西铁路。5月开封至徐州段〈含刘杨段)开工。1915年4月国内发行陇海公债,募法币324.7万元,供开封至徐州段铁路施工之用[32]。

  ②1938年,日本侵略军逼近淮南,国民党军队撤退时将线路破坏。日军侵占后,为军事和掠夺资源需要,由日伪华中铁道株式会社”重新修建淮南铁路,1940年开工,同年底全线通车。1944年初,日军为配合侵略华南需要,将水家湖至裕溪口段188公里线路全部拆除, 除移建水蚌线61公里线路外,其余轨料器材均运往浙赣线。淮南煤矿改经水蚌线转津浦线外运。

  根据以上材料,全省铁路被毁价值列表如下:

表16全省铁路被毁价值统计表[33]

  关于桥梁损失。日军在侵占全省各地时,炸毁了许多桥梁。据《安徽省志-交通志》记载全省大桥被毁8座:津浦路蚌埠淮河铁路老桥;肥西丰乐河桥;淮南东津渡桥;淮南鸭背铺桥;泗县草沟桥;永济桥;青阳县东蓉桥;青阳五溪二号桥。各地县志记载被破坏桥9座以上:石台广阳大桥;宣城东溪桥、凤凰桥;潜山双桥、余井大桥;六安南门桥;濉溪2桥;羌湖湾址大桥。其他资料及各地调研报告记载破坏桥涵221座以上。据我们统计,有据可查的桥梁直接损失列表如下:

表17全省桥梁损失统计表

  关于航空损失。1938年5月,日军轰炸阜阳城南九里沟飞机场[34],为躲避日军轰炸,国民党放弃九里沟飞机场(1000亩),在地理城〈今阜南)建新机场, 占地1000亩,含飞机场一所,油库一座,1945年毁于黄水〈据阜阳市上报材料)。广德县飞机场两处所有场内设备完全损失〈安徽省档案馆档案〉。亳州市损毁5架飞机。此外,安庆机场、寿县南门外机场、歙县机场、凤台简易飞机场被日机轰炸。所有这些损失无法计算。

  关于水运损失。抗战期间,根据已有资料记载,损失轮〈汽)船43艘,大船43只,小船5只,盐船51只,木驳30只,趸船15只,帆船325只,其他各类大小船5513只。要塞3处,船坞2处,修理机械所1所,船泊所6所,码头若干,手车6650辆。

表18全省船舶损失统计表[35]

  以上交通类公路、铁路、桥梁、水运直接损失共计法币31621509元。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①] 关于抗战后安徽的人口状况, 还可以参照1947 年安徽省政府秘书处的以下统计: “本省户政业务, 自胜利以后, 即积极办理清查工作, 现全省户口业经清查完毕, 并已统计竣事, 计全省有乡2038, 保19731, 甲2022052, 户3446676, 共有人口21816560, 内中男为11567566, 女为10247994 人, 惟所列数字, 内有宣城、宿县、桐城等三县, 是局部安全区之户口清算数字, 泗县、天长、盱眙、怀远等四县, 以情形特殊, 户口清查, 尚未办竣, 上列仍是二十五年户口数字, 查本省战前原有人口22136660, 约减一百五十余万人。冶(见安徽省政府秘书处编译室编: 《皖政导报》第9 期《本省户口清查竣事》, 1947 年2 月15 日。)这份文献中所记载的安徽战前人口22136660 与1936 年国民政府内政部统计的安徽人口数23265368 有别, 因为这个数字未包括泗县、天长、怀远、盱眙四个县人口数。

  [②]国民政府主计处统计局编:《中华民国统计提要》1935年辑,见安徽省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安徽省志-人口志》,方志出版社1995年版,第23页。

  [③]《安徽一年》0941年6月),见安徽省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安徽省志罾人口志》,方志出版社1995年版, 第23页。

  [④] 安徽省政府统计室编印: 《安徽省统计简编》, 1944 年7 月, 安徽省档案馆馆藏档案, 档案号: JZW809。

  [⑤] 安徽省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 《安徽省志·人口志》, 方志出版社1995 年版, 第23 页。

  [⑥]安徽省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安徽省志罾农业志》,方志出版社1998年版,第1页。

  [⑦]安徽省政府秘书处编: 《安徽行政》 第9期, 1945年, 第9页。

  [⑧]资料来源:根据档案资料和各市上报材料统计,各市统计数量不一,一包按150斤计算,一石按145 斤计算,一担按100斤计算,已全部换算成斤。米每斤0.062元,盐每斤0.059元,粮食、红粮每斤0.062元〈价格按《景宁县公务员生活费指数》,景宁县政府制,1941年5月,浙江省档案馆馆藏档案,档案号:11)35—001 —068〉;小麦每斤0.05元,稻谷每斤0.04元,棉花每斤0.4元,黄豆每斤0.07元〔价格按《安徽泾县物产概况表》〈二),泾县县政府制,民国330年2月,泾县档案馆民国档案106件];食用油每斤0.2元,麻油每斤0.23元〔价格按阜阳市上报材料计算〉;黄花菜每斤0.5 元,糕点每斤0.3元,为我们估算得出。

  [⑨] 安徽省政府秘书处汇编:《安徽省战时损失概况》,1945年8月1日。

  [⑩]安徽省政府秘书处汇编:《安徽省战时损失概况》,1945年8月1日。

  [11]资料来源: 安徽省地方志办公室编: 《安徽水灾备忘录》, 黄山书社1991 年版, 第48 页。1937 年7 月价值是我们换算的结果。安徽黄泛区总损失折算成1937 年物价指数为法币200250083981 元。该项损失因和后面的间接损失有重合, 我们没有计算在损失中, 仅作为参考。

  [12]本表一、三栏数字引自《安徽省黄汛区水利工程实施计划纲要》(1948 年)、二栏数字引自《鸿英图书馆辑藏资料》, 转引自《安徽水灾备忘录》, 黄山书社1991 年版, 第45 页。该年度财产损失折算成1937 年物价指数为法币192211233 元。

  [13]苏皖边区政府:《八年抗战人民生命财产损失表》,见《中华民国史档案资料汇编》第5辑第3编,江苏古籍出版社2000年版,第194页。

  [14]粮食价格参照景宁县政府1941 年5 月制《景宁县公务员生活费指数》(每斤0郾062 元); 房屋价格参照《泾县档案资料》折算每间30 元; 牛马按每头50 元计算(河南省牲口每头合法币53郾43 元); 猪羊每头35 元(参照滁州市实物折算); 棉花每斤0郾4 元[价格按泾县县政府民国30 年2 月制《安徽泾县物产概况表》(一) (四), 泾县各乡镇保民众伤亡损失调查表(1940 年10 月), 安徽省档案馆馆藏档案, 档案号: L3—7—600]; 树木每棵2 元(参照郎溪县资料); 衣被每件1 元、农具每件1 元, 是我们估算得出。

  [15]安徽省政府秘书处编: 《安徽政治》第8 卷第10 期, 第42 页。

  [16]安徽省政府编: 《安徽概览》, 1944 年出版, 安徽省档案馆1986 年翻印, 第203 页。

  [17]芜湖纺织厂厂志编辑室: 《裕中纱厂抗战损失》, 1986 年12 月编, 现存芜湖市地方志办公室, 收入《芜湖纺织厂志》(1916—1985)。

  [18]王鹤鸣、施立业: 《安徽近代经济轨迹》, 安徽人民出版社1991 年版, 第333 页。

  [19]《芜湖华球衫袜厂财产损失单》(黄沛霖、黄佑民填报, 民国36 年8 月18 日), 安徽省档案馆馆藏档案,档案号: 20 宗2 目708 卷。

  [20]芜湖市地方志编委会编: 《芜湖市志》下册,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3 年版, 第531 页。

  [21]《芜湖县玩鞭乡财产损失报告单》(玩鞭乡乡长王中和填报, 民国34 年12 月9 日), 安徽省档案馆馆藏档案, 档案号: 20 宗2 目539 卷。

  [22]政协蚌埠市委员会编: 《蚌埠古今》第2 辑, 1983 年印行, 第53 页。

  [23]政协合肥市委员会编: 《合肥春秋》1985 年第2 期, 第11 页。

  [24]政协安庆市委员会编: 《安庆文史资料》第12 辑, 1988 年印行, 第33 页。

  [25]六安地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 《六安地区志》, 黄山书社1997 年版, 第349、350 页。

  [26]《安徽抗战损失汇报表1939》, 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馆藏档案。

  [27]姜继永: 《日军火烧安徽临时省会》, 载安徽省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 《志苑》, 1995 年第3 期。

  [28]安徽省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 《安徽省志·交通志》, 方志出版社1998 年版, 第4 页。

  [29]安徽省政府秘书处编: 《安徽政治》第4 卷第10 期, 1940 年9 月, 第74 页。

  [30]此数据与国民政府交通部1943 年11 月编的《九一八事变至三十二年六月止沦陷及因战事破坏公路里程及估价表》数据有所不同, 待进一步查证、研究。参见中央党史研究室第一研究部、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编: 《国民政府档案中有关抗日战争时期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资料选编》(2), 中共党史出版社2014 年版, 第792 页。

  [31]《六安市抗战期间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调研报告》, 存中共安徽省委党史研究室。

  [32]安徽省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 《安徽省志·交通志》, 方志出版社1998 年版, 第267、270、259 页。

  [33]铁路损失据《安徽省志·交通志》(安徽省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 方志出版社1998 年版) 材料统计,没有损失数据的按每公里3郾5760 万元计算(参考宁芜线造价)。

  [34]阜阳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 《阜阳市志》, 黄山书社1993 年版, 第343 页。

  [35]说明: 汽轮每艘602 元, 小船、木船、趸船每只24 元(《浙江善后救济资料调查报告》, 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馆藏档案, 档案号: 二十一·276); 盐船参照汽轮价格每艘602 元; 帆船每只按一吨计算, 每只1608 元; 大船按每只300 格每艘602 元; 帆船每只按一吨计算, 每只1608 元; 大船按每只300 元计算; 各类大小船只按每只30 元计算。另有手车6650 辆, 按每辆8 元计算(《浙江善后救济资料调查报告》, 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馆藏档案, 档案号: 二十一·276), 共计53200 元。船只和手车损失相加共811878 元。其余要塞、船坞、修理机械所、船泊所、码头等没有计算。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