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线战役 > 中国远征军 > 内容正文

抗战大反攻—中国远征军滇西反攻战役
来源:抗战史记   2022-06-18 11:12:52

中国驻印军挺进缅北

  1943年10月开始,中国驻印军新1军,新6军发起缅北反攻战役。一路势如破竹,取得孟拱河谷,胡康河谷等战役胜利,攻克新平洋,太白加,达罗等地;歼灭南京大屠杀罪魁第18师团。并猛攻密支那,八莫等地。

抗日名将,民族英雄陈诚

抗日名将,民族英雄卫立煌

  为配合中国驻印军的反攻,彻底肃清滇西日军;并打通滇西公路与中印公路。1944年5月,驻滇西整训的中国远征军组建完成;由卫立煌任代司令长官(原司令长官陈诚;陈诚是作战计划实际制订者;此时已返回第六战区),远征军的任务是对怒江以西日军实施反攻。

 

机械化精锐-第5军

  1.国军精锐编成中国远征军,猛攻滇西日军

  为了打好这仗,向同盟国表明中国人民抗战决心意志。蒋介石命令国民党中 军精锐第2军,第5军和第71军全部编入中国远征军。第5军位列国军五大主力之一,是昆仑关大捷,同古保卫战,棠吉战斗打出来的英雄之师;也是国军唯一的全机械化部队。而第71军则是淞沪会战,南京保卫战,兰封会战,武汉会战打出来的抗日铁军。而第2军,也是淞沪会战,徐州会战,田家镇要塞保卫战,昆仑关战役,宜昌反攻战役打出来的王牌部队;第2军第76师,是著名的福山师。

  另外第6军,第8军,第54军都是国民党中央军精锐。

  中国远征军滇西反攻战役具体作战部署是:

  (一)以第20集团军(司令霍揆彰)为攻击兵团。所部周福成第53军(辖赵镇藩第116师、张玉廷第130师)为第一线攻击部队,方天(石牌保卫战英雄)第54军(辖李志鹏第36师)、叶佩高第198师)为第二线攻击部队。

  (二)以第11集团军(司令宋希濂)为防守兵团。所部王凌云第2军(辖张金廷第9师、夏德贵第76师(著名福山师)、杨宝榖新编第33师)、黄杰第6军(辖洪行新编第39师、顾葆裕预备第2师)、钟彬第71军(下辖张绍勋第87师、胡家骥第88师、刘铸军新编第28师)以及集团军直辖第5军高吉人第200师分别固守怒江东岸第一线防御阵地。

  (三)第8军(辖汪波荣誉1师、王伯勋第82师、熊绶春第103师)离开滇西后,归远征军直辖,控制于祥云附近地区,为总预备队。

  具体攻战计划为:

  第一阶段:渡河攻击战。第一线攻击部队(第53军)即以一部利用栗柴坝、双缸桥两个渡口一举强渡,于怒江西岸占领桥头堡阵地,掩护主力渡河。

  第二阶段:第一线攻击部队主力渡河成功后,即全力进占当面高黎贡山通陇川江谷地之各要道口。掩护第二线攻击部队(第54军)渡河,并继续向桥头、林家铺之线出击,务求于高黎贡山西侧获得而后攻击所要之展开地域。

  第三阶段:第53军攻抵桥头、林家铺之线后,即占领有利阵地,一面构筑工事,一面为尔后攻击前进之准备,等待第54军到达,再向固东街、江苴街之线攻击。

  第四阶段:攻占固东街、江苴街之线后,即构筑工事固守,并依状况调整部署续向腾冲攻击。

  当我攻击部队攻击进展至固东街、江苴街各附近之线,而敌第56师团以其主力集中于腾北,企图向我攻击部队反击时,我第2军应相机以1个师之兵力由三江口以北地区渡河,乘虚奇袭龙陵,以策应腾冲之攻略。同时,第71军应以1个团之兵力由惠仁桥附近渡河,以期与我腾北部队合围腾冲之敌而歼灭之。

  另中美联合空军须派有力部队直接协助地面部队之攻击作战,并集中力量轰炸芒市、龙陵、腾冲、固东街、瓦甸街等地之日军及其间之交通线。并获得大量美械;但并不是全美械部队。

  注:中美联合空军,已完全掌握制空权。并在缅北,滇西反攻战役中发挥了巨大作用。

国军渡河战告捷

  2.中国远征军渡河战“出乎意料”顺利

  1944年5月11日黄昏,远征军第53、第54军以及第76、第88、新39师各1个团分7处强渡怒江。新39师1个加强团在惠通桥上游率先强渡成功,12日攻占红木树,揭开了滇西远征军反攻的战幕。当天拂晓,中国远征军第一线攻击兵团全部成功强渡怒江,先后攻占马面关、桥头、平戛等据点。第53军还于14日攻占大塘子后,乘胜追击,越过了高黎贡山,进抵甸江、江苴街之线,一举切断敌退路。

抗日名将,民族英雄-方天(时任第54军长,石牌保卫战英雄)

  在远征军主力渡过怒江后,日军第56师团(乙种)主力及精锐第18师团(乙种)一部决定在怒江西岸实施反击,其具体部署如下:

  大塘子正面:由日军第56师团步兵第148联队(联队长藏重大佐)第3大队(大队长宫原春树少佐)驻守,主力占据大塘子东侧要地。

  冷水沟正面:由日军第56师团步兵第148联队第2大队(大队长日隈少佐)驻守马鞍山、灰坡、冷水沟一线。

  红木树方面:由日军第56师团步兵第113联队(联队长松井秀治大佐)第1大队(大队长绀野忞少佐)在相膊子附近据守,以阻止红木树方面远征军的西进。

  平戛方面:由日军第56师团步兵第146联队第1大队(大队长安部和信少佐)在平戛驻守。因中国远征军第2军第76师加强团于13日起包围了平戛,第56师团长松山祐三遂命令第113联队第2大队长原田万太郎大尉率领3个中队前往增援。

  片马方面:由日军精锐第18师团步兵第114联队第1大队(大队长猪濑重雄少佐)驻守。

  滚弄正面:由日军搜索联队(联队长柳川大佐)固守霍班、农莫之线。

  但日军守备部队总计只有10个大队约11000人左右,要想阻击中国远征军攻击,根本没有可能;而且中国远征军完全掌握了空中优势。

国军官兵浴血奋战

  3.中国远征军快速进攻,击垮日军防线

  渡河各攻击部队奏效后,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鉴于中国驻印军已开始攻击密支那,判断日军难于短期内调动大量部队增援滇西。遂命令远征军迅速攻占腾冲、龙陵,与驻印军会师缅北。远征军司令长官部于1944年5月20日调整作战部署,以第20集团军为右集团军,攻击腾冲;以第11集团军为左集团军,攻击龙陵、芒市。其具体作战部署如下:

  (1)令第71军(欠1个师)为攻击主力向龙陵挺进。

  (2)令第2军(欠新33师又1个团)以主力向芒市攻击,截断敌后方联络线,一部协力第71军攻击龙陵。

  (3)令第6军之预2师(欠1个营)由栗柴坝以北渡河,经明光、固东街协力第20集团军攻击腾冲。

  (4)令第6军之新39师(欠第116团)由惠仁桥经龙江桥,协力第20集团军攻击腾冲。

  (5)令第71军以1个师、第2军以新33师(欠1个团)及另1个团,及第6军之新39师第116团为防守部队,守备怒东原阵地各重要渡口,以防敌之袭击。

  (6)令滇康缅特游击区郑坡部(配属预2师1个步兵营),经片马、拖角向密支那挺进。

  (7)令第8军荣誉第1师即用汽车输送至保山集结,为预备队。

国军官兵翻越高黎贡山

  1944年6月初,第20集团军所属第198师会同第36师全力攻击腾冲北部咽喉要地——南斋公房和北斋公房。北斋公房是由日军第56师团第148联队驻守高黎贡山北的一个重要据点,海拔3000多米。中国远征军官兵以一部牵制当面之敌,以主力强行穿过无人区;在攀登高黎贡山时有数千官兵因冰冻饥饿壮烈殉国。远征军官兵不畏艰难险阻,勇往直前;经十余日长途奔袭,始进出于桥头、马面关、瓦甸、江苴各附近之线,以断敌归路。此时我围攻南北斋公房之部队,与迂回的第36师遥相呼应,开始隘路战。

  至1944年6月16日,第198、第36师在预备第2师一部的配合下,攻占北斋公房。其后,第20集团军所部又克复了被日军反扑夺去的桥头、马面关阵地,从而将高黎贡山北部地区全部控制。接着,第20集团军主力南下,猛追向南退却的日军,先后收复明光、瓦甸,21日又攻下南斋公房、江苴街。

  而第20集团军主力继续沿阳桥、固东两道向南进击,并迫近腾冲北郊。6月28日,第54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占南北宝凤山。7月3日,第53军一举攻占飞凤山,第54军亦于同日攻占蜚凤山。至此中国远征军已打破腾冲城外围防御;三面逼近城郊。

抗日名将,民族英雄-霍揆彰

  4. 血战腾冲

  此时,日军残敌一部仓皇南窜,其主力编成一个混成联队(3800余人),由第148联队长藏重大佐指挥死守来凤山及腾(冲)城;为避免第148联队被全歼,其第3大队调往龙陵外围,导致中国远征军未能全歼该联队。腾冲为滇西最坚固的城池,有来凤山为屏障。日军在此构筑了坚固工事及堡垒群,准备了充分粮弹,奉命固守到10月底,以待援军到来。

  日军第33军不甘心于在滇西的受挫,7月上旬,该军拟定了新的作战计划。其作战方针是“军主力集结于芒市周围,在龙陵方面击灭云南远征军主力之后,前出到怒江一线,在救援拉孟(即腊勐)、腾越(今腾冲)守备队的同时,切断印中联络路线”。由于这次作战目标是要切断印度(驻印军)和中国(远征军)作战部队的地面联络,又被称为“断作战”。但是由于日军兵力分散,该进攻计划要于9月上旬才能开始。

  1944年7月26日,第20集团军主力在中美联合空军掩护之下,以优势之兵力,向敌最后一道屏障来凤山四个堡垒群同时猛攻。中国远征军官兵前赴后继,舍生忘死;当晚就攻占来凤山。27日晨又将城东、南两城门外繁华市区之敌全部肃清。残敌龟缩于城内,四门紧闭,企图凭借深沟高垒困斗。尽管第20集团军已将腾冲城四面包围。但腾冲城墙为坚石砌成,又高又厚,且有大盈江及饮马水河环绕东西北面;形势天然,有险可凭;况城墙上端堡垒环列,其距离不过十公尺,而城之四角更有坚固堡垒侧防。这给攻城部队带来极大难度和伤亡。

国军官兵攻克龙陵

  经过将近1个月的围攻,攻坚部队只得以空军对腾冲城实施猛烈轰炸;陆续炸出缺口十余处,各部队冒敌浓密火网,先后登城,对城上之敌堡垒以对壕作业,逐次攻击。腾冲守备队长藏重康美大佐于8月13日被中美联合空军航空队炸毙。至8月20日,攻击部队始将东、南、西三面城墙上之敌大部肃清,21日晨向城内日军发起总攻。预2师、第198师、第36师、第116师各部主力突入市区,惨烈的巷战于是展开。但腾冲城内人烟稠密、房屋连椽,大都坚实难以攻敌;且日军家家设防,街巷堡垒,星罗棋布,尺寸必争,处处激战。

  双方经常展开残烈肉搏,尸填街巷,血满城沿。第20集团军司令部不得已又将原来部署在南甸、腾龙桥防守的第130师调入城内增援。激战至9月14日,终将困守腾城之敌3000余人全部歼灭。这也是中国军队首次全歼日军重兵守城之敌,而且是整编混成联队。遗憾的是在攻城前,第148联队第3大队提前调往龙陵方向,导致未能全歼该整建制联队;但第3大队在龙陵战役中,也几近全灭。特别第148联队旗在攻克腾冲前就被焚毁,这也是日军在中国战场首面被焚毁的联队旗;可以说第148联队全军覆没。

抗日名将,民族英雄卫立煌将军指挥滇西反攻战役

  5.血战松山

  国军第11集团军至1944年5月22日渡过怒江,向攀枝花、毕寨渡、火石地、葛蒲厂及平戛各地区集结,以第71军为右翼攻龙陵,第2军为左翼攻芒市。由惠通桥向龙陵攻击,必须经过战略要地腊勐。日军在这里构筑了以松山和滚龙坡互为犄角的两大据点,阵地均设于海拔3000米的高地上。每个堡垒上有射击设备及交通壕,下为坑道式骑兵部。其掩体分为四层,坚固无比;除重炮直接命中,一般山炮、野炮无法将其击毁。

  1944年6月4日,第71军新28师占腊勐。6月6日,攻克阴登山。日军拉孟(即腊勐)守备队队长金光惠次郎少佐率领第113联队1个步兵大队和1个野炮兵大队退进松山既设坚固阵地,凭险据守。当时日军兵力为1260人,拥有火炮20门。新28师对松山高地发起5次进攻,均不能克服。且死伤过大。7月1日,卫立煌下令由第8军军长何绍周指挥荣誉第1师第3团、第82师第246团以及第71军两个山炮连担任攻击任务。

市民自发祭奠中国远征军烈士

  1944年7月14日,第8军官兵采取“先以炮击迫敌于堡垒部内,步兵乃乘机……一举跃入敌壕,而以手榴弹、冲锋枪、机枪、火焰放射器消灭敌于掩蔽部”的战术,将滚龙坡日军完全肃清。但对松山日军的攻击却毫无进展;之后中国远征军苦战两月,攻坚兵力由一个团逐次增至六个团;伤亡重大。

  从1944年9月1日起,第8军第246团昼夜不停地用小部队在松山顶峰周围向敌阵地扰袭,掩护该军工兵营在松山顶峰向日军阵地垂直下约3米处,掘进两条地道,构成两个炸药室,装进1吨TNT黄色炸药。9月8日,军长何绍周下令起爆,松山整个山顶被炸翻;在山内工事困守的日军拉孟守备队野炮兵第3大队长金光惠次郎少佐及以下官兵全军覆没。而中国远征军血战百余日,伤亡官兵超过6000余人;终于全歼守敌1280余人,攻克松山。

抗日名将,民族英雄-宋希濂(时任第11集团军司令)

  6.三战龙陵

  腾冲,松山鏖战之时,第71军主力第87、第88师于6月10日攻入龙陵城外的日军复廓阵地。日军龙陵守备队兵力当时只有两个加强步兵小队200余人,仅占据西山坡、黄土坡、观音寺三据点,负隅顽抗。第71军面对弱敌却有所懈怠,未能一鼓作气全歼这股日军,一举攻克龙陵。

  1944年6月14日,日第56师团命令在腾冲的松井秀治大佐率步兵第113联队2个大队迅速南下;第56师团参谋永井清雄中佐指挥第53师团第119联队的2个步兵中队向龙陵东部高地的中国远征军侧背发动攻击;野炮兵第56联队长山崎周一郎率联合步兵1个中队、装甲车1个中队、野炮兵1个中队从芒市向北上增援反扑。16日,第71军被迫退居龙陵东北郊与敌对峙。

  1944年6月16日黄昏,日军突破第87师阵地,冲入龙陵。宋希濂鉴于“现腾冲敌主力已南移龙陵……企图将我71军先行击破。为谋整顿态势,事先站稳脚步,即令七十一军……主力暂转移镇安街以西坌田坝、赵家寨、五四五〇高地及红木树之线”。

抗日名将,民族英雄-钟彬

  第87师的败退是以该师第261团不明原因的溃逃引发的;由于该师突然败退到距离龙陵5公里的后方。6月17日,第71军军长钟彬命令第88师也放弃龙陵附近阵地,撤至龙陵东北13公里外的地区。蒋介石接获第71军败退的消息,十分气愤;立即电报中申饬卫立煌“查明放弃龙陵系何人所下命令”。龙陵战役后,钟彬为自己的轻敌付出代价;攻克龙陵后,被蒋介石调往青年军第203师师长,陈明仁接任。一代名将,抗战生涯到此画上句号。

  1944年6月20日以后,日军在龙陵的兵力不断得到加强。由于第1大队(大队长武田)于19日夜到达龙陵,日军第113联队建制已经完备,拥有3个步兵大队、1个炮兵大队又1个装甲车中队。此外,永井清雄中佐还指挥着原龙陵守备队藤木部队(步兵1个大队又1个中队)、精锐第18师团的猪濑大队、奥仲部队(第53师团搜索第53联队主力)和第119联队的野中大队。

  卫立煌于6月22日命令第11集团军“应立即集结主力,击破当面敌之攻势,至少亦须于黄草坝以西地区利用地形,站稳脚跟……非有命令不得向东移动”。同时命令第20集团军乘日军主力南下之际,迅速攻占腾冲。同日,卫立煌将荣誉第1师主力调往龙陵,该师4个营于27日加入第88师方面的战斗。第6军新39师也奉命调往龙陵以南张金坡、南天门防守,阻击从芒市向北增援的日军。

  在得到增援后,钟彬率第71军在腾龙桥、达摩山、黄花坝、镇安街一线阻击日军向松山的增援。6月28日,日军2000余人由龙陵向东突击,猛攻第87师阵地;第205团5255高地被日军突破。第87师师长张绍勋目睹战情恶化,诚恐无法挽回;乃愤而自杀,但因弹由左乳左胁下出而自杀未遂,由副师长黄炎代理师长职务。黄炎将军率第87师绝死反击,当日即夺回5255高地;一举稳定战局。

  1945年8月上旬,远征军改变了攻击部署:新28师在古泽山;第87师在六山、东山;荣誉1师在北山;新39师在西山、一山、二山分别展开,准备发起反攻。8月14日,钟彬将军调来新28师接替久战疲惫的第87师,对龙陵发起第2次围攻。当天拂晓,攻坚各部所有火炮发起猛烈轰击,且在战斗机、轰炸机34架的联合支援下,开始了全面总攻。仅美军第14航空队当日就出击6次,日军大队长荻尾勇少佐、片山次郎大尉、永未纯一大尉等均被炸死。激战至20日,第11集团军所部将龙陵外围据点全部占领。日军龙陵守备队长小室钟太郎中佐于23日致电第56师团长松山称:最多还能坚持两天。

日军精锐中的精锐-第2师团

  日军第33军司令部于8月26日决定派遣王牌中的王牌第2师团主力从缅北南坎出发,利用3天的夜行军,跃进到芒市附近参与“断作战”,以救援龙陵、腾冲一线的日军第56师团。第2师团与第6师团并称日军头号劲旅,曾在太平洋战争中屡败美军王牌部队。

  第2师团主力于8月29日抵达芒市。30日,本多政材下达了作战命令:“军决定迅速击破龙陵周围之敌,前出到怒江线,首先救出拉孟守备队,继而营救腾越、平戛守备队”。日军的攻势定于1944年9月3日拂晓开始。日军参与进攻的兵力包括:(1)第2师团6个步兵大队、2个炮兵大队、1个工兵中队约计6000人(全部是主力精锐);(2)第56师团6个步兵大队、2个炮兵大队、1个工兵中队约计6000人;(3)军炮兵队榴弹炮2门、1个山炮中队,约500人;(4)军预备队3个步兵大队、1个工兵中队。日军援军总人数达15000人。

  日军第56师团长松山于24日即命令第148联队第3大队增援龙陵。该股日军1000余人于1944年9月27日下午突入龙陵。松山决定先进行龙陵解围作战,于26日夜率师团主力沿滇缅公路东西两侧向龙陵攻击挺进,遭到新39师和第76师的阻击。9月3日,第2师团主力从东南方向攻击龙陵,截至9月中旬,中日两军在龙陵外围阵地展开激战,均伤亡惨重。日军再从芒市出兵增援,夺回大部被占据点。

  1944年8月23日,蒋介石决心与日军决战,以彻底收复滇西失地;打出中国军队军威。他命令将预备队第5军第200机械化师及重炮营从昆明调往保山,归远征军指挥;第200师于9月初已经抵达黄草坝一线,迂回攻击日军龙陵、芒市间交通线。此外,蒋介石又下令将第20集团军的第36师划归第11集团军指挥,该师从腾冲南下,与荣誉1师夹击日军援兵,迫使其停顿在龙陵南面。

  截至9月14日,由于日军腊勐守备队和腾冲守备队均被我军全歼。日第33军遂决定停止反攻,集中主力救援平戛守备队。9月22日,日军第56师团步兵第146联队突入平戛,将该部第1大队救出,退回到芒市。而日军龙陵守备队长小室钟太郎于16日决定放弃龙陵,尽管后来在第56师团的严令下改变了命令,但小室钟太郎中佐仍于18日自杀。

  1944年10月29日,中国远征军向龙陵发起第3次攻击。经五日血战,将龙芒公路截断;并逐次攻克龙陵城区外围所有坚固据点。11月3日凌晨2时左右,第11集团军终于完全攻克龙陵。残余日军仅剩四五百人由小路突围,逃回芒市。

  龙陵战役虽未能全歼第113联队,但该联队旗在龙陵被克复前就已焚毁。可以说第113联队不复存在。

中国抗战领袖-蒋介石

  7.攻克芒市,遮放,远征军准备最后一战

  第11集团军第2军自8月上旬起即对芒市发起攻击,日军凭据坚固工事据守,加之日军第2师团于8月底抵达芒市,攻势不得不停顿。收复龙陵以后,第9师在第71军和第6军所部的支援下,于11月19日凌晨3时向芒市发动攻击,将老街、新街同时占领,迄至当日下午4时左右;全歼芒市境内全部残敌,一举克复芒市。远征军攻克龙陵、芒市后,以第53军、71军主力、第2军一部及第200师向遮放追击前进。12月1日攻克遮放。

  日军继续向西南退却,据守中缅边境最后的据点畹町,企图凭借回龙山与远征军作最后的抵抗。而远征军也于12月上旬在龙陵、芒市一带休整。但是蒋介石,不顾远征军巨大伤亡;于12月12日命令远征军“迅速攻击畹町之敌”,而卫立煌则于15日复电蒋介石,声称现时进攻畹町存在困难。原因有三点:

  第一,经过半年作战,远征军伤亡惨重;兵员战斗及非战斗减少超过12万;尤其缺少下级干部。而日军在畹町有7000余人,轻重炮数十门,且地形险峻、工事坚强。以本军现有兵力,发动大规模攻势,实胜算难操。

  第二,需要充足的时间来运送弹药、汽油,抢修公路、桥梁,调配交通工具,筹集各种器材。

  第三,请蒋介石立即饬令兵役部“在最短期内设法空运补充兵六万名,并予以训练时期……一并收复畹町”。

  1945年11月21日,蒋介石仍电告何应钦、卫立煌:“畹町敌军数目不大,且驻印新一军自攻克八莫后,继续推进,颇为顺利”,命令远征军“从速进攻畹町,以期与驻印军早日会师”。何应钦、卫立煌联合复电,说明部队伤亡太重;减员,武器装备损耗过大。请求休整,以一击畹町而克之。蒋介石遂同意。

在芒友会师的中国远征军和中国驻印军官兵(从图中可以看出双方武器装备,体质都存在明显差距)

  8.中国远征军以巨大牺牲取得大胜

  远征军经过近1个月休整,从1944年12月28日开始对畹町发动进攻,日军惟步步凭坚固守顽抗,赖我官兵不惧牺牲,拼死猛攻,进展还算顺利。12月30日攻占佛蚌、1月2日克复戛中及黑猛龙、1945年1月4日占领猛卯,1月10日至19日,又先后攻克回龙山、佛结、信结、南虎、佛棒、九谷及其东南高地;特别回龙山之战,第71军以巨大牺牲;全歼守敌八百余人。至此,远征军已从东、西、北三面包围畹町城。日军于19日晚向南突围,远征军又先后攻占大黑山、黑山门等要地,20日中午将畹町完全攻占。

  1945年1月27日,中国驻印军和中国远征军在畹町附近的芒友会师,渗透了无数中国抗日将士鲜血的中印公路与滇缅公路至此贯通。中国驻印军和远征军在极为恶劣的地理气候条件下,进行反攻缅滇西作战中取得了巨大胜利。

中国远征军纪念碑

  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于1945年1月29日发表战讯,称“自1943年10月底以来,我缅北滇西部队抱攻击决心及勇敢精神,先后发动攻势,转战迄今,共死伤79154人,除毙敌48858人及大量虏获品外,打通封锁数年之中印交通,扫清滇缅敌寇,歼灭精锐师团,如第18、第56两个师团全被歼灭,第53、第2、第47等师团及第24混成旅团被击溃。此皆我滇西及驻印军健儿之丰功伟烈”。此外,中国军队还俘虏日军647人,缴获步枪11644支、轻重机枪601挺、炮160门、战车12辆、飞机3架、汽车606辆、马1430匹以及其他大量的军用物资。歼灭和消耗了日军的重要力量,配合了盟军反法西斯战场的作战。

  更值得称耀的是,日军第113,148联队两面联队旗焚毁,这也是中国战场焚毁的仅有的两面联队旗。另外中国远征军首次击溃日军最精锐的王牌第2师团,第2师团与第6师团被日军称为“军中劲旅”

抗日名将,民族英雄-王凌云(时任第2军军长)

  但是中国远征军伤亡,失踪,非战减员超过12万。三大苏械突击军第71军伤亡超过70%,第2军伤亡过半;第5军第200师也蒙受重大损失。滇西之战国军可谓是拼尽全力,精锐尽失。但中国远征军战不如中国驻印军,究其4大原因:

  1.史迪威为了逼蒋交出中国战场军事指挥权,决定将驻印军打造成中国美式部队的典范。故说服罗斯福重金支持,故中国驻印军是真正全美械装备,全美式训练;重武器,机械化装备远超过日军;弹药又充足,而且完全接受全美式训练,兵员也是按美军标准选拨。

  2.英国全力保障中国驻印军后勤保障,物资给养,空军支援,是中国远征军无法比拟。以物资给养来说,中国驻印军是三餐制,与英军餐食标准一致;是餐餐牛奶,牛肉,鸡蛋,水果生鲜。反观中国远征军,二餐制;餐食虽好于国军其他部队,但远不如中国驻印军;牛肉1个月才1斤,而且常常被美军挪用。

  3.史迪威从中作梗,没有给予中国远征军足够的美式武器装备;并克扣中美联合空军的油料,又要支援豫湘桂战场。

  4.英帕尔会战后,驻缅北日军损失惨重;丧失了战场主动权。为中国驻印军集中优势兵力,各个击破创造了良机。

坑苦中国的史迪威

  9. 滇西反攻战役争议

  然而,中国远征军以巨大伤亡创造的辉煌胜利;却因为一个美国人的个人私欲,引起了史学界巨大争议。这个美国人就是时任盟军中国战区参谋长史迪威,他不顾中国战场日军发动“1号作战”(豫湘桂会战)危局;动用国军最精锐的驻印军,远征军发起缅北滇西反攻战役。最终以巨大牺牲,实现了克复滇西缅北,完成了中印公路(即“史迪威公路”)的通车。但是事实上,蒋介石及国民政府并不乐意;根据蒋介石构想,他期望将中国驻印军,远征军投入到更重要的豫湘桂会战;遗憾的是,他完全是被美国总统罗斯福及史迪威所“绑架”,承担所谓的“盟国责任”,最终满足了美英的利益,成就了史迪威个人的辉煌。

“著名”的史迪威公路(实际价值极低)

  而这条被誉为“抗日生命线”的中印公路,对中国抗战所发挥的作用也极为有限。中印公路从1942年12月开工,到1945年1月初才通车。通车后从1945年2月—7月,中印公路的货物运量辨别为1111吨、1509吨、4198吨、8435吨、6985吨、5900吨,总计才2.8万吨。与史迪威在筑路之初,估计的每月3万吨相差太大。相比较驼峰航线,1945年第一个月运输物为4.4万吨,6月添加到5.5万吨,7月更到达7.1万吨的高峰。

  为修建这条“伟大”的公路,中美两国前后共投入了1.7万名任务人员,破费1.49亿美元;运用中国、印度、缅甸、尼泊尔劳工12万余人。由于在筑路进程中,各国人员克制了外地恶劣的天文、气候条件,而使中印公路有“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最伟大的工程奇观”之称。但是这一工程学上的奇观,并没能给中国抗战带来实际上的帮助。

  中国更大的损失是豫湘桂会战,国军全线溃败;损失60余万部队,上百座城县沦陷。日军实现了打通了大陆交通线的战略目标。所幸国军官兵拼死作战,日军损失十万余人;特别是衡阳保卫战47天,震惊世界。造成了侵华日军兵力严重分散,为国军,八路军,新四军全面大反攻创造了有利条件。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