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时中国 > 北京抗战 > 内容正文

怀柔区早期抗日民主政权建设的特点
来源:中共北京市怀柔区委员会 怀柔区党史办   2018-05-08 15:16:21

  1938年6月,八路军第四纵队在司令员宋时轮和政委邓华率领下,奉命由平西出发,向冀东挺进途中经沙浴地区,遭遇从怀柔出发增援四海的日军。第四纵队在沙浴村东河道两侧伏击歼灭日军120余人后,留下政治部主任伍晋南率领部分主力部队,以怀柔的秋场、大地、头道梁等村为中心开展游击活动,宣传抗日,组织救国会,建立抗日民主政权—滦(平)昌(平)怀(柔)联合县。怀柔区域内由共产党组织领导的第一个抗日民主政权建立了。到1945年8月,根据斗争形势的发展需要,平北地委批准,怀柔单独建县,组建中国共产党怀柔县委。在这七年多的时间里,由于对敌斗争的残酷性,革命斗争情况的复杂性,怀柔区域内的政权建了停、撤,停、撤后再建,经历七次艰苦周折。研究这段革命政权建设的历史,有以下几个特点。

  一、政权建立频繁,而且存在时间短。

  1933年,日军进犯长城各口。5月,占领怀柔、顺义板桥和昌平半壁店一带。日伪在这里建立了严密的统治秩序。由于怀柔地理位置的特殊性,怀柔早期建立的抗日政权面临长城南、北不同且两相对应而交错的日伪的残酷“扫荡”和“清剿”。北面是伪满洲国,南面是伪华北政务委员会;北面驻有日军独立第2和第15两个旅团的大部和许多伪满、伪蒙的军队,南面是日本华北派遣军;北面修“围子”、制造“无人区”,南面挖“大沟”、搞“治安强化运动”,等等。这种特殊的、恶劣的斗争环境,就决定了怀柔早期的抗日民主政权建了撤、停,撤、停后再建,而且政权存在时间较短。

  1938年7月,滦(平)昌(平)怀(柔)联合县在头道梁村建立,县长张书砚。同时组建了中共滦昌怀联合县工委,工委主任(县委书记)刘国梁。当年9月,伪满洲军集中6个团的兵力,围剿滦昌怀联合县及八路军部队。在敌众我寡的严重形势下,伍晋南率领八路军部队和联合县党政机关全部人员突出重围,撤向冀东。滦昌怀联合县终止工作。 1940年1月,冀热察挺进军派王伍率北平工委、钟辉琨率一个主力连和平北游击队,再次挺进平北,开辟抗日根据地。1月5日,昌(平)延(庆)联合县在昌平后七村正式建立,县长胡瑛。该县所辖范围包括现在怀柔区的二道关、庙上、杏树台、黄坎、花木、九渡河、局里、西四渡河、平义分、沙浴口、上王峪、下王峪、桥梓等村。当年10月,昌延联合县二区区委书记高万丈在庙上村建立了怀柔第一个农村党支部。1940年5月,冀热察挺进军第10团团长白乙化率该团主力挺进平北,开辟丰(宁)滦(平)密(云)抗日根据地。6月,建立了丰滦密联合县工作委员会和联合县政府,马力任工委书记,王森任县长。丰滦密联合县发展到15个区。其中怀柔现辖区有八个区:一区(秋场、八道河、沙浴、渤海所等村);四区(县城以北,长园、范各庄等村);五区(枣树林、后山铺等村);六区(驸马庄、北房一带);八区(琉璃庙、四合堂等村);九区(北宅、茶坞等村);十四区(宝山寺等村);十五区,(碾子等村)。这一时期,怀柔境内有两个抗日民主政权同时存在,即西部的“昌延”联合县和东部的“丰滦密”联合县。这两个政权领导人民从东、西两个方向向中间夹击,开辟怀柔抗日根据地。根据革命斗争形势的需要,1942年1月,滦(平)昌(平)怀(柔)联合县正式成立。县委书记樊凌玺、县长倪蔚廷。革命政权的建立,引起敌人的恐慌,疯狂地对抗日政权进行围剿。同年7月,中共滦昌怀县委书记樊凌玺,在岐庄西山被敌人包围,不幸中弹牺牲。宣传部长石英被捕。“滦昌怀”联合县50多名县机关干部多数殉国。县长倪蔚廷随部队转移。滦昌怀联合县被迫停止工作。1943年秋,恢复滦昌怀联合县的工作,重新组建中共滦昌怀联合县委,县委书记刘作垣、县长田华。1944年1月,滦(平)昌(平)怀(柔)顺(义)联合县在黄坎村成立,县委书记刘作垣、县长田华。1945年1月,平北地委决定,撤销6个联合县,恢复原来8个县制。顺义的一部分地区与怀柔合并,建立怀(柔)顺(义)联合县。县委书记刘作垣、县长肖遵一。1945年8月15日,日本帝国主义宣布无条件投降,抗日战争胜利结束。同年8月,平北地委决定,撤销怀顺联合县,怀柔单独建县,县委书记张廷森、县长杨磊之。

  由此可以看出,早期怀柔区域内的抗日民主政权建设过程中,时间最短的只有三个月,时间长的一年多。期间,滦昌怀联合县经过了三次撤回和建立。分析原因,主要是当时创建抗日根据地的险恶环境,开展革命斗争的残酷性,联合县主要领导同志的被捕或牺牲和后期革命斗争形势发展的需要。

  二、政权建设中牺牲的革命同志多,付出的代价大。

  1939年初,冀热察区党委和挺进军依据当时的抗日斗争形势,以及党中央对开展华北敌后抗日斗争的总要求,明确提出了“巩固平西、坚持冀东、开辟平北”的战略任务。平北地区,是指北平以北、平(北平)承(承德)铁路以西、平(北平)张(张家口)铁路以东、长城内外的一片地区。怀柔县在其中。它是伪满、华北、蒙疆3个伪政权的结合部。日伪在这里建立了严密的统治秩序。日本发动侵华战争后又把这里作为战略后方,派有重兵把守。开辟平北,这里边包含三层意思:一是过去共产党没有在这个地区正式建立抗日民主政权,开展武装抗日斗争,二是开辟这个地区有很重要的战略意义,它是平西与冀东热河开展武装抗日斗争的前进阵地,是平西与冀东的交通支点、联络站。三是开辟这个地区斗争一定会很残酷。这就决定了这个地区必须得开辟;开辟过程中就要有牺牲。因此,在怀柔境内这一时期的政权建设过程中,许多革命同志前仆后继、不屈不挠,为开辟根据地,抗击日本侵略者,打击敌人,英勇地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樊凌玺,曾任滦昌怀县委书记。1926年参加革命,192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0年,随挺进军十团进入丰(宁)滦(平)密(云)地区,开展武装抗日斗争。1941年6月,组建滦昌怀县分委,樊凌玺任分委书记。1942年初,组建滦昌怀县委,樊凌玺任县委书记。在抗日战争处于极端困难的情况下,他以大无畏的革命精神深入群众坚持斗争,对怀柔地区抗日根据地的建立、巩固和发展做出了贡献。1942年7月18日,樊凌玺在岐庄西山被敌人包围,在与敌人战斗中不幸中弹牺牲。马云龙,曾任丰滦密联合县第十三区区长。十三区位于今怀柔区长哨营、七道河、喇叭沟门一带。当时日伪军在长哨营、喇叭沟门建有警察所。怀柔北部山区一带驻有日伪军300余人。开辟抗日救亡运动困难很大。马云龙不畏艰险,爬山涉水,走村串户,宣传抗日纲领。到1941年下半年,喇叭沟门以南的多数村庄都建立了抗日救国会。由于马云龙神出鬼没,勇斗顽敌,威震十三区,日伪军对他恨之入骨,悬赏捉拿,四处搜捕。1941年8月,马云龙在二道河村开会,日伪军得知消息后,出兵将会场包围。马云龙临危不惧,一面向日伪军开枪射击,一面在群众的掩护下冲出了包围,但左臂中弹受伤。第二天,马云龙在大沟村的摈榔沟小北岔自然村养伤。由于汉奸告密,再一次被日伪军包围。就在马云龙带伤冲出包围,潜入青纱帐时,敌人的一颗子弹穿透了他的胸膛。他壮烈牺牲,年仅24岁。

  依据有关资料不完全统计,在这一时期内牺牲的各个联合县的县、区领导干部16名,牺牲的区工作队员、游击队员、村干部等150多名。有些同志牺牲的相当惨烈。1942年4月7日,驻汤河口、琉璃庙、后山铺等据点伪满讨伐队和驻大水峪伪满洲军1000余人,从南北两个方向,长途奔袭密云西部黄花顶臭水坑,四面包围丰滦密联合县政府机关、10团团部驻地。翌日凌晨,在突围无望的情况下,干部战士毫不畏惧,有枪的用枪,无枪的用木棍为武器挺身迎敌,就连伤病员也赤手空拳与敌人厮打在一起,有的战士抱住敌人滚下断崖绝壁与其同归于尽。县长沈爽、10团供给处长乔永昶 卫生处长郭庭章、六连副指导员沈奎等战斗到只剩最后一颗子弹,誓死不当俘虏,毅然饮弹自戕。沈爽县长牺牲前对他的警卫员说:“出去告诉同志们,多大的困难也要坚守我们的根据地”。这次惨案,沈爽等38名同志壮烈牺牲。敌人还残忍地割下县长沈爽的头颅,在大水峪村头悬挂示众。“唯有牺牲多壮志”。就是有了这样一批不畏艰险,不怕牺牲、前赴后继、不屈不挠的英勇战士,怀柔区域的抗日烽火才越烧越旺,抗日根据地不断扩大,抗日民主政权不断创立和发展。

  三、从区域上看,怀柔不是单独地、整体地建立人民政权,而是在局部区域内若干村与外县建立联合政权

  怀柔县原辖区与现辖区相差甚远。怀柔现辖区,抗战时期,长城以北属伪满洲国热河省,除交界牌以上碾子、道德坑等12个村庄属丰宁县外,其余喇叭沟门、汤河口、琉璃庙等113个村庄均属滦平县。西北部与蒙疆所属的延庆、赤城相连。长城以南为伪华北河北省所属。怀柔原辖区,按民国二十八年一月制《怀柔县全图》标示:以莲花池村、甘涧峪村、郭家坞村、西台下村、高各庄村一线向东,一直延伸到今平谷区大华山以西地区。而怀柔县城以西66个村庄为昌平县所属。这种区划上的更迭变化,造成从现辖区看,怀柔早期抗日政权建设不是单独地、整体地,而是局部的村庄与外县建立联合政权。

  从地理地貌上看,怀柔现辖区北部深山区山高林密,西部浅山区群山连绵。在这些地方开展革命斗争易于活动和隐蔽。从当时敌人兵力部署上看,北部和西部山区相对比较薄弱,利于开展活动。按当时怀柔日伪警察分驻所、据点、炮楼、分布情况,怀柔境内有日伪据点34个,敌人总兵力3073人。敌人炮楼56个,其中北部山区(长城以北)10个;西部山区3个。县城周围和以南平原地区,敌炮楼林立,“治安沟”纵横交错,敌人在兵力部署上较多。早期在县城及周边平原地区开展活动难度很大。这个时期的北部山区和西部山区从区划上又归滦平、昌平所属。因此,早期的抗日民主政权多数为丰滦密、滦昌怀或昌延联合县。

  注:本文参照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著《(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一卷·下册》、中共北京市委党史研究室著《(中国共产党北京历史)第一卷》、中共北京市怀柔区委党史办公室编辑《(中国共产党北京怀柔区历史大事记)1938—2000》、中共北京市怀柔区委党史资料征集办公室编《(罪恶与屈辱)怀柔地区日伪罪行调查》等资料编写。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