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时中国 > 辽宁抗战 > 内容正文

回顾抗战时期大连工人运动
来源:华夏经纬网   2017-10-13 09:39:00

  从130年的大连工人运动史上看,抗日战争时期的大连工人运动是一段特殊的历史时期。在日本法西斯的残暴统治下,大连的工人运动转入低潮,积蓄力量,等待时机,准备迎接新的工运高潮到来。这段时期的工人运动有着三个特点:自发斗争空前激烈,半自发斗争空前惨烈,有组织斗争空前壮烈。特别是大连工人“爱国反帝,自强不息”的团队精神,激励着大连人民同日本法西斯统治展开血与火的激烈搏斗,成为这一时期大连抵抗日本法西斯的主导和主流。

  自发斗争空前激烈。

  1937年9月,“政记轮船公司”的“绅利号”轮船无线电报员林济臣和王永升、刘培东等40多名中国船员秘密集议,待“绅利号”驶入公海后,把船长、大副、大车等日本人看押起来,将轮船和船上物资支援祖国抗战。由于二副王兆经告密,日本人船长暗中将“绅利号”驶进日本港口。林济臣等40多名中国船员被日本警察逮捕、判刑。

  大连船员为抵制汉奸张本政用“政记轮船公司”船只为日本运送军火,有的逃到外地,有的躺在床上装病,还有集体拒绝上船的。船员桑景瑞、马吉盛、张子江、李士德等因此被日本警察逮捕关押,在狱中有的被打成残废,有的受刑过重而死去。

  太平洋战争爆发之后,全市各日资企业工人普遍采取怠工和欠勤的办法抵制日本当局开展的“工人皆勤运动”,使之遭到失败。沙河口工场、大连船渠、旅顺海军修理工厂等大型日资企业的工人多次自发地破坏日本军工生产;大连机械制作所、满洲制麻株式会社等较大型日资企业工人多次自发地举行反抗日本法西斯残酷剥削和野蛮压迫的罢工;日本信号会社大连工厂、满洲德和纺织株式会社等中型日资企业工人多次自发地开展反饥饿、反虐待、反迫害斗争。

  半自发斗争空前惨烈。

  为挽救民族危亡,大连的一些工人参加了抗日谋略团等非本土或民间的秘密抗日组织,并成为这些抗日组织的主体和主力,采取防火等破坏手段,破坏日军后方基地。从1935年6月至1940年6月,在大连放火57次,使日军在华后方基地损失严重。

  抗日战争初期,抗日谋略团给予日军打击最为严重的是大连工人吴诚江、卢炳义1938年4月10日在满洲石油株式会社(简称“满石”,今大连石化公司前身)的放火。这一场大火烧了16个小时,把“满石”供应日军用的14、15号仓库储藏的6万桶石油和大量石蜡等化工原料全部烧毁,直接损失价值达700万日元以上。

  抗日战争相持阶段,抗日谋略团给予日军打击最为严重的是大连工人王有佐1940年6月14日在郭家屯日本陆军被服厂奉天支厂周水子出张所被服仓库的放火,烧毁5万多套日本军用毛衣毛裤等大量物资,日军直接损失价值达700多万日元。大连码头工人于守安,1940年1月下旬加入抗日谋略团,在不到半年时间里,对日军目标放火17次,是抗日谋略团中放火次数最多的人。同年6月24日,抗日谋略团遭到日本破坏,155人先后被捕。于守安等18人被活活打死,邹立升等12人被处绞刑,李泽民等4人被处10年徒刑,包玉侠等13人被处7年徒刑。他们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胜利作出了不可磨灭的历史贡献。

  有组织斗争空前壮烈。

  抗战爆发后,当时的中共大连市委即被日本“辽东租借地”当局彻底破坏。中共中央社会部、情报部和中共胶东区委等分别派人到大连开展工作,特别是1942年6月18日(农历端午节)建立的中共胶东大连支部活动时间较长,在相当大的范围领导大连工人开展有组织的斗争。

  1945年8月日本投降时,中共胶东大连支部党员已达60余人,分布在市内的西岗子、周水子、侯家沟及金州的登沙河、杏树屯和城子疃的谢家屯、干岛子等地。为配合苏联红军解放大连,中共胶东大连支部委员赵恩光在周水子“苦力窝棚”建立工会组织,斗争了大工头,组织起200余人的工人队伍,从周水子日本关东陆军仓库里起出400支步枪、4挺机枪,成立了“中国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第八路军”,编成3个中队。中共胶东大连支部委员李彭华在杏树屯盐场组织盐工拉起3个中队9个小队共90余人的工人武装大队,后与赵恩光组织起来的工人武装一道开往庄河,同中共胶东区委派出的挺进东北八路军先遣支队汇合,在后来的东北人民解放战争作出了贡献。

  抗日战争时期的大连工人运动是大连工人“爱国反帝,自强不息”团队精神的生动写照。这个团队精神是经历了长期的大连工人运动的积淀而形成的,具有广泛的认同性和相对的稳定性,同时具有鲜明的时代性。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