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时中国 > 辽宁抗战 > 内容正文

大连抗日放火团威震“关东州”
来源:华夏经纬网   2017-10-13 09:40:45

  “九一八”事变后,苏联红军总参谋部在莫斯科郊区开设了有德国、波兰、日本、蒙古、朝鲜、中国等国学员参加的军事情报培训班。结业后,这些学员被派往各地专门从事放火、破坏日军军事设施等活动。大连地区抗日放火团从1935年6月到1940年5月,在大连、旅顺等地放火57次,据不完全统计,日本侵略者因此损失达2000多万日元(按1938年物价可购白面1000万袋)。

  邹立升是抗日放火团在大连地区发展的第一个工作员。邹立升又名邹初东、邹关然,1913年10月30日生于山东省福山县黄务村一户人家。他沿街卖过报纸,在报馆学过印刷,还在军阀刘珍的部队当过兵。三十年代初,为生活所迫,邹立升和妻子跨海来到大连谋生,耳闻目睹了日本鬼子欺压中国同胞,夫妇俩心底充满了对日本侵略者的仇恨。

  1934年,邹立升秘密参加放火团组织,并且作为负责人之一,组织指挥过多次放火破坏活动。以邹立升、秋世显、赵国文等为骨干的大连放火团,仅1937年到1938年4月,就先后烧毁了日军的油漆厂、码头军用仓库及石油、军粮等军需物资,沉重地打击了日军的侵略行径和嚣张气焰。

  在他的影响下,妻子包玉侠也加入了放火团。当年包玉侠主要有两项任务,一是传递信息。她曾多次往返大连、天津、沈阳之间,把上级的指示带回来,把大连的情报送出去。二是在邹立升等在制造炸药,研究放火计划时,她在门外放哨。无论接送情报还是放哨,包玉侠都多次化险为夷,出色地完成任务。

  点燃大连的“第一把火”掀起放火高潮

  抗日放火团在大连放的第一把火就是邹立升指挥的。1935年6月25日,邹立升派工作员高绪慎潜入满洲油漆株式会社(以下称“满油”,今大连油漆厂前身)放火。“满油”是日本人重点防火部门,到处都有“禁止烟火”的标语,连日本工头也不许在厂区吸烟。高绪慎是“满油”的老工人,他把外形酷似香皂的放火装置带进厂区,放在成品油漆库里,点燃了抗日放火团在大连的第一把火。

  1938年6月到1940年春天,大连放火团活动达到高潮。1938年6月下旬,邹立升和秋世显策划火烧大连港码头日军仓库。大连港在日本殖民统治时期称大连埠头事务所,是日军运输战略物资的重要港口,码头上密密麻麻全是仓库。放火团工作员于守安执行这次放火任务。于守安是码头常年佣工,熟悉码头每个角落。他性格随和,码头里里外外都混得不错,连日本人有时也拍他肩膀“于桑”、“于桑”开玩笑。就这样,于守安进了码头,把定时放火药放进124、126、128、130号仓库里。

  当天晚上,4个仓库相继起火。大火震动了大连市,日伪所有的消防人员都赶来救火,他们刚把水龙架起来,别的仓库又着起来了,消防队员救不过来,扔下水龙逃命。火势实在太凶猛了,铁轨烧弯了,仓库房顶上的铁皮被大火冲向天空,像纸片一样飘扬。日本鬼子急得哇哇大叫,无计可施,眼睁睁看着大火烧了3天3夜……。

  火烧大连码头,惊动了坐镇沈阳的日本关东军司令官梅津美治郎,他亲自飞到大连,敦促关东州厅警察部尽快破案,抓住放火分子。日本人红眼了,在起火现场逮捕200多人,又抓走前3天在码头干过活的300多人。老百姓吓得不敢出屋,外出做工的人一天最少接受3遍盘问。为了保护防火团成员,抗日放火团上海总部及时调整战略,调邹立升到天津、秋世显到青岛领导放火工作。

  1940年,邹立升和秋世显回到大连,联合放火团的另一位负责人赵国文,指挥工作员烧毁三泰油坊、日清油坊、瓜谷油坊的露天堆积场、甘井子弹药库等军需重地,在大连港码头仓库烧毁十多个车皮的军马草料、一架飞机及多种零件。

  一句失言惹来麻烦、铁血夫妻双双被捕

  日本鬼子对放火团恨之入骨,千方百计破坏放火团。据1953年旅大市人民法院对牛嗣义、宋洪泰的审讯口供,有如下的记载:

  1940年5月,大工头马某托小工头牛嗣义帮他招募工人去佳木斯干活,牛嗣义又托工人徐元丁帮助招工。不久,牛嗣义问徐元丁招工的事情办得怎么样。徐元丁说:“没有人。”

  牛嗣义问:“老王(指王有佐)现在不是在家里闲着没事吗?”

  徐元丁说:“老王不能干啦,他说干活也吃饭,不干活也吃饭。”

  牛嗣义问:“怎么干活也吃饭,不干活也吃饭?”

  徐元丁未加思索,脱口而说:“他是放火的,上面发钱给他,干一回能给百八十元,够一年生活的。”说完他知道闯了大祸,但是已经没有办法挽回了。

  牛嗣义很是警觉,听到这里便记在心上。隔了一些日子,牛嗣义和大工头宋洪泰在去香炉礁工棚的路上,突然听到火警的响声。牛嗣义问宋洪泰:“你说码头起火是人放的,还是天火?”宋洪泰说:“码头仓库都是洋灰铁筋造的,连一根木头也没有,还有工人在那里干活,怎能起火呢,不是天火是什么?”牛嗣义说:“不是天火,是人放的。”宋洪泰问:“你怎么知道的?”牛嗣义就把徐元丁的话说了一遍,然后又说:“这件事我对隋爷(指大连警察署高等系刑事隋云葑)谈一下不好吗?弄个刑事干干。”宋洪泰随口答应说:“行啊。”说完他们便分手了。

  当天晚上,他们一起来到寺儿沟面见隋云葑。牛嗣义把徐元丁的话向隋云葑说了两遍。接着在隋云葑的指使下,牛嗣义把徐元丁骗到寺儿沟的“四间房”(隋云葑的活动场所),威逼他交待出放火团的事情,徐元丁无奈就把王有佐的事情讲了。他自知事情太严重,放出后不久就吓死了。

  此后,牛嗣义四处侦查王有佐的住处、行动和其联络人。最后他引领隋云葑及其爪牙先后在东关街、北岗子、寺儿沟、黑石礁等地捕捉放火团负责人王有佐、赵国文、黄振先、孙元芳、于守安、冯宝忠等,使放火团惨遭破坏。

  关东州厅警察部马上组织了逮捕与审讯机构,出动200多人,不分昼夜在大连开着警车乱抓乱捕,先后逮捕20多名放火团工作员。放火团总负责人姬守先在上海被捕,秋世显在沈阳被捕。邹立升、包玉侠带着孩子躲到黑石礁,由于叛徒告密,1940年7月3日夜遭日本殖民当局逮捕。

  日本殖民当局用尽种种酷刑,邹立升手指被铁筷子夹断,皮肉被剥掉,但仍然不屈。他们在监狱中以多种形式坚持和敌人斗争。1942年3月15日,邹立升被敌人判处死刑。为实现入狱前的一项重大放火计划,他不顾受酷刑的重伤身体,于1942年8月12日深夜同难友周明霄一起,从大连岭前监狱成功越狱,躲藏在大连西岗刘桂林老师家中。不幸在日本警、宪、特追捕中,又遭第二次逮捕。敌人深恐他再逃,打断了他的双腿。1942年12月9日,邹立升被敌人杀害于旅顺监狱。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