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时中国 > 辽宁抗战 > 内容正文

抗日战争的焦点性战役
来源:辽宁日报   2017-11-23 14:23:48

  甲午战争,日俄战争,九一八事变,日本军国主义侵略中国整个战略链条的重要节点。甲午战后,日本获得了巨额战争赔款和战胜中国的信心。日俄战争后,日本完成了侵华的战争准备。九一八事变后,东北三省沦陷,成为日本全面侵华的大本营和根据地。

  9月11日,盘锦田庄台镇甲午战争陆地遗址。清军殉国将士墓,静静地安放在一大片玉米地的怀抱中。

  碾房村69岁村民董金贵家的蔬菜大棚就在墓园的东墙外,看到来采访的记者,董金贵放下了手中的活计:“甲午战争,我太爷赶上了,抗日战争,我爷爷、我爸爸赶上了。”

  田庄台的记忆

  对于110年前就发生在自己脚下的那场惨烈的战争,董金贵还保留着老辈留下的诸多传说。他用手指着东边:“日本人就是从那边上来的,打了3天,咱田庄台死了1万多人!”

  这场发生在1895年3月9日的“田庄台防御战”,是甲午战争陆战的最后一战,以清军的惨败告终。一个月后,清政府被迫签订了屈辱的《马关条约》。

  盘锦市文物管理办公室主任杨洪琦介绍说:当年清军在海战中失败后,日军转入陆战,在田庄台辽河岸边展开了激烈的巷战。清军失守后,日军在镇内屠杀百姓,放火烧城,大火几日不熄,一个原本繁华的商埠重镇变成了一片废墟。文献记载,此役清军2000多人阵亡,600多名百姓丧生。老董的“死了1万多人”的说法源自当地百姓的切身感受,虽不准确,却能证明当时日军的暴行与战争之惨烈。

  田庄台之役并不是甲午战争中最著名的一场战斗,黄海海战、刘公岛海战中,中国军队之奋勇、战况之惨烈更有过之。而日军的暴行也并不以田庄台为最,1894年11月22日,日军在旅顺进行的四天三夜的大规模屠杀、抢劫和强奸,遇难者超过2万人,只有埋尸的36人幸免于难。

  辽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张洁认为,从甲午战争开始,就暴露出日本军国主义的残忍本性,旅顺大屠杀与九一八事变后在辽宁阜新、抚顺发生的万人坑以及后来的南京大屠杀,在本质上别无二致。如此灭绝人性的大屠杀,在当时没有得到很好的清算和揭露,这也是日本在全面侵华战争肆意杀戮的重要原因。

  复盘甲午

  指挥田庄台之战的是清东征帮办军务、70岁的老将宋庆。对于这场战役的得失,史学界一直有不同说法。一种说法是宋庆临危受命,身先士卒,“蹈死不顾”,奈何左右掣肘,无力回天。另一种说法是宋庆一路失守,因调度无方、指挥不力导致清军在辽南战场全部瓦解,京畿危逼,最终清廷被迫议和。

  并不只有宋庆,如果从细节上复盘甲午战争很多重要时间节点上的战役,很多清军将领都面临着这种功过无从评说的尴尬。比宋庆更为著名者,壮烈如邓世昌、左宝贵,遗憾如丁汝昌、刘步蟾,均为一时人杰;与日军激战,勇于赴死的殉国者大有人在;各地自发组织反抗的民众也不鲜见。总结甲午,更应从战略上着眼。也许可以这样说,历时9个月的甲午战争,从在朝鲜半岛打响那一刻起胜负已定。

  日本侵略中国蓄谋已久。1867年,明治天皇在《天皇御笔信》中宣称“开拓万里波涛,宣布国威于四方”,蓄意向海外扩张。1887年,日本政府制定了以侵略中国为中心的“大陆政策”,即攻占台湾、吞并朝鲜、进军满蒙、灭亡中国、征服亚洲、称霸世界的“六步走”战略。在这几十年里,日本前后实施了8次《扩充军备案》,甲午战前的几年,平均年度军费开支高达总收入的31%。大批间谍在中、朝活动,在甲午战前绘成了包括朝鲜和我国辽东半岛、山东半岛和渤海沿线的每一座小丘、每一条道路的详图。日本就像一架制作精良的战争机器,不停地运转着,只待时机到来。

  反观清政府,对遭受侵略缺乏应有的预见和警惕。当时一些有识之士,如两江总督沈葆桢、台湾巡抚刘铭传等都看出“倭人不可轻视”,但朝廷和大部分政要对日本的认识还停留在“蕞尔小邦”的阶段,“不以倭人为意”。在日本倾全国之力扩充军备,战争危险日益迫近的紧要关头,清政府反而放松了国防建设,以财政紧张为由削减军费预算。到了甲午战争爆发前,主战、主和意见分歧,相互掣肘,事先既未组成专门的作战指挥机构,更无统筹全局的战略指导。始寄希望于俄、英等国的“调停”,继则在海陆战端已启的情况下仓促宣战。至于战争爆发后先败于朝鲜,后败于辽东,北洋舰队全军覆没,京津危急,已是必然之势。

  日俄战争主战场

  1904年2月,日俄战争爆发。

  这场没有出现“中国”字样的战争,与中国休戚相关。战争的最大受害者正是中国,主战场就是在中国的土地上,在辽宁,在人口稠密的辽东半岛。

  日俄战争起因于甲午战后清政府与日本签订的《马关条约》。清政府割让辽东半岛给日本,这就同沙皇俄国的“远东政策”发生了尖锐矛盾。于是,沙俄联合法、德两国对日施压,最终中国以白银3000万两从日本手中赎回辽东半岛,史称“三国干涉还辽”。沙俄借机攫取了在中国东北修筑中东铁路及其支线等特权,后来,又强行向中国政府租借旅顺和大连。

  日本经过10年备战,实力大增,决心在东北地区卷土重来,取代沙俄在东北的地位。1904年2月,日本海军偷袭停泊在旅顺港外的沙俄太平洋舰队,日俄战争爆发。清政府无力约束交战双方,屈辱地宣布“局外中立”,辽宁人民因此蒙受了极大的灾难,生命财产遭到空前的浩劫。工厂被炸毁,房屋被炸毁,就连寺庙也未能幸免。耕牛被抢走,粮食被抢光,流离失所的难民有几十万人。成批的中国平民被日俄双方当做“间谍”,惨遭杀害。翻看当年史料,让人掩卷叹息:“自旅顺迤北,直至边墙内外,凡属俄日大军经过处,大都因粮于民。菽黍高粱,均被芟割,以作马料。纵横千里,几同赤地。”“烽燧所至,村舍为墟,小民转徙流离哭号于路者,以数十万计。”……

  中国人民遭受如此深重的灾难,可是战争结束时,战败的沙俄“不割寸土,不赔一个卢布”,却要中国人民去接受战胜者的宰割。1905年9月5日,日俄两国在美国签订《朴次茅斯和约》,俄国将旅大租借地及该租借地内的一切权益、公产等转给日本;将长春至旅顺间的铁路连同支路、利权、煤矿等无偿转让给日本。

  自此,中国东北从一国独占变为两国分据南北的局面,旅顺、大连地区人民由此开始了40年屈辱的日本殖民地生活。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