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时中国 > 辽宁抗战 > 内容正文

万家岭战役中牺牲的王锡山将军
来源:360doc个人图书   2018-07-30 09:15:49

  1938年武汉会战中,中国军队在德安万家岭地区围歼日军第106师团,是役国军毙敌万余人,几乎歼敌一个整师团,对全面抗战初期嚣张的日军不啻为最沉重一次打击,该战役被称为南浔大捷、德安大捷,又称万家岭大捷,是中国抗战中的著名战役和经典战例之一。(当时一名日俘供认:中国军队“几次攻至师团部附近,司令部勤务人员,都全部出动参加战斗,师团长手中也持枪了。如果你们坚决前进100米,师团长就被俘或者切腹了”)

 

  武汉会战万家岭战役要图

  万家岭战役从9月25日开始至10月17日结束,历时22天。参加万家岭战役的国军共15个师(其中2个师各以1个旅参战)、10万余人。这些原分布于德(安)星(子)、南浔、瑞武路方面的部队在参加万家岭战役前大多经旬逾月与日寇激战,兵力与装备损失严重。参战各师将士在第九战区第一兵团总司令薛岳将军、前敌总指挥吴奇伟将军及各参战军师长官的指挥下,协力围歼与阻援,浴血杀敌,终获大捷,皆功不可没也。

 

  万家岭战役国军缴获日军大量装备,日军死伤惨重,到处都是坟墓

  万家岭战役震惊日本朝野和国际社会,战役中日本东京大本营按照日皇裕仁的指示下达命令:不惜一切代价,尽全力救出淞浦师团。武汉会战时任日军第11军司令官的冈村宁次后来在其回忆录中承认:该战松浦第106师团“受到全军覆灭的严重打击”。 

  《大公报》10月11日发表社评称:“这种胜利是抗战以来的第一次,其意义重大,远过于四月初旬之台儿庄。”外国《士米斯报》评价该战役称:“南浔一线,德安大捷,使敌军对汉口之前进,受极重之打击,可为今后史家大书特书。” 

  在万家岭战役中,国军第53军91师副师长王锡山,率部在江西柘林以北甘木关阻击日军第27师团增援106师团的战斗中,被日军重兵围攻,不幸中弹牺牲,王锡山将军也是在万家岭战役中牺牲的唯一一位将军!

 

  王锡山在东北讲武堂

  王锡山(1902-1938) ,字岳刚,辽宁凤城人。东北陆军讲武堂第8期毕业,历任排长、连长、营长。九一八事变时,任东北军第25旅中校团副。1932年,参加冯占海等人组织的吉林自卫救国军,曾率部奔袭吉林榆树日军司令部,击毙日军支队长大川、副官阿部等数百人,缴获步枪数百支及迫击炮、轻重机枪等,本人在激战中负伤。后随冯占海投奔冯玉祥,被改编为第53军91师,参加热河抗战、察哈尔抗战、豫北抗战、山西太行山抗战和豫皖对日游击战。 

  1938年初,王锡山升任第91师副师长。8月,参加武汉会战。日军第11军占领九江后,以第9师团、第101师团、第106师团、第27师团等部队在赣北展开攻势。王锡山随部与其作战。在万家岭战役中,先是驰援与日军第27师团激战的黄维第18军等部,随后参加在德安万家岭地区对日军第106师团及101师团一部的围歼战。10月5日,王锡山率部在江西柘林以北甘木关阻击日军第27师团增援106师团的战斗中,被日军重兵围攻,中弹牺牲。所部官兵虽牺牲大半,仍完成阻击作战任务,获第9战区嘉奖。

 

  王锡山将军(右一)与同僚合影

  王锡山将军作战勇敢,有勇有谋,屡立战功,常身先士卒,冲锋陷阵,将军的牺牲对91师冯占海师长打击巨大,“股肱或亏,何痛如之!” “王岳刚 一直印在我脑海中,忘不了的抗日英雄啊!” 

  王锡山将军牺牲后,将军夫人蔡书琴女士收到的王将军的遗物就是一把战刀和一双马靴,此后王夫人携儿艰难辗转,清贫一生,终身未再嫁。 

  王锡山将军为国奋勇征战、舍身忘家,何其壮哉! 

  2014年9月1日,民政部公布第一批著名抗日英烈,王锡山名列其中。 

  通过时任第91师连长的老兵韩声涛回忆,我们可以看出当年战斗的惨烈: 

  9月24日,第91师奉令向小坳地区进攻,以截断瑞武路日军第27师团后方联络线,接着在小坳以南的白水街与预备第6师共同向日军第106师团123联队(该敌企图由白水街西进与日军第27师团会合)发动猛攻,歼其一部,将其阻截于白水街以东。与此同时,第142师、第60师和第58师在麒麟峰与日军第27师团一部激战,歼其大部,夺回麒麟峰。在国军的奋勇攻击下,日军第27师团被迫放弃白水街、麒麟峰一带的作战,弃日军第106师团而西去。麒麟峰、白水街两战的胜利,粉碎了日军第106师团与日军第27师团会合的企图,使日军第106师团处于孤立无援的境地,为紧接着的在万家岭地区围歼该师团创造了决定性条件,可说是万家岭战役的序幕。当时日军第106师团已深入万家岭地区,薛岳总司令已获军委会和第九战区司令部电准并开始调动部队拟将其围歼。

  10月2日,薛岳总司令下令对敌断行围击,第91师属包围万家岭地区日军西半面的6个师之一。3日,第90师、第91师从东西联合夹击南田铺,重创日军,并集中炮火轰击日军第106师团司令部所在地,使敌师团司令部亦“面临危险之状态”。在日军第106师团司令部西南边的走马畈,第91师和新编第13师与日军激战,歼灭日军500余人。

 

  万家岭村舍,我军抗击日军的情形

  6日,日军华中派遣军司令官畑俊六大将亲自组织派出的3支救援部队(实力强于被围的日军第106师团及101师团之一部)的前锋已抵达柘林以北地区,形势紧迫,第91师与其他4个师即奉令南下阻击日军。9日,第91师王旅奉令由张古山西南向张古山、哔叽街进攻,其余固守原阵地。11日,第91师奉令以一团到长岭南端,其余由张古山西南向张古山东北进攻。11日夜,左翼武(宁) 永(修)路方面突告紧张,第91师即奉令派兵一团星夜开往甘木关抗敌。13日,鉴于预定作战任务总体完成且国军损失严重,加之敌救援重兵跟进到达,又有敌海军第2联合航空队、陆军第3飞行团及坦克部队的配合参战,薛岳总司令向国军各部下达撤出战斗的命令,17日全军撤出战场。万家岭战役从9月25日日军开始进入万家岭地区到10月17日国军总撤退历时22天。

  万家岭战役异常惨烈,部队伤亡惨重,既是血战,又是苦战。那是我14年抗战中经历的最惨烈、最艰苦、时间最长之战。

  日寇每进攻一个山头或村庄,先用飞机、重炮来一个面积轰炸,然后步兵接着攻击。日寇完全掌握制空权。敌机欺我缺乏高射火器,超低空飞行(飞机驾驶员我们都能看得清楚),有时甚至擦树梢而过,我地面目标他看得清清楚楚,恣意对我轰炸扫射,真嚣张也!记得有两次多架敌机竟整日向我狂炸,投弹密集,阵地遂成焦土,官兵牺牲惨烈。

 

  万家岭的山地和丛林给日军造成极大威胁,但国军方面其实也不占上风。国军在万家岭最后阶段,补给也决断,官兵靠吃南瓜树皮支持。

  我们的武器装备差,作战主要靠短兵相接和夜袭。为争夺一个山头、一个村庄,往往反复拼搏,屡失屡得,形成拉锯,阵地上尸体横陈,血迹遍地。很多弟兄被飞机重炮炸死,血肉模糊,惨不忍睹。很多弟兄拉响手榴弹与敌同归于尽。很多弟兄在弹药耗尽后赤手与敌搏斗,力战牺牲。我的一个排长打红了眼,浑身是血,就站在那里用机枪向敌扫射,壮烈殉国。我的年轻的勤务兵就在我身边中弹牺牲。

  官兵绝大多数是北方人,初至江南,水土不服,加之山地蚊虫肆虐,饮用生水,大多生病(痢疾、疟疾、伤寒等等,到后来我全身都肿了),诚所谓“不习水土,必生疾病。” 然药品奇缺,只能硬撑。因战斗激烈,又缺医护人员、医药和担架,很多重伤病员无法得到及时救护医治,其处境之惨,实不忍言,及今思之,心犹惨然。 

  由于后勤补给线遭到日寇轰炸,加之江西省陡增大批部队且赣北的交通已被破坏,后勤供给难以保障。我们经常吃不上饭喝不上水。饭和水一般都是晚上才能送上来,白天时常饿着肚子战斗。有时好不容易饭送上来了,却已发馊,只得勉强下咽。当时的气候是白天闷热流汗,夜晚却山风阵阵,寒气袭人。我们衣衫单薄破旧,雨后更觉潮湿阴冷。而我们面对的日寇,可由飞机以及其掩护的补给线迅速补充兵力和军需。

 

  国军部队增援万家岭

  一天,在一阵日军飞机大炮的轰炸后,我指挥部队反击日寇组织的仰攻。我身边的一个班长中弹牺牲,我端过他手中的轻机枪向敌扫射。正在这时,营长过来叫我:“韩连长,师长命你到师指挥所去!” “这时候我能离开!” 我不客气地说。“是急令,师长派了2个卫兵来接你。这里由副连长暂时代替指挥。” 营长又说。

  我跟卫兵冒着炮火翻山越岭赶到师指挥所。师指挥所设在一破屋内,周围不断响起爆炸声。进门报告时看见师长冯占海和旅长赵维斌正在看地图。一见面,师长冯占海开口就说:“韩声涛,第三营营长阵亡,全营无人指挥,现在战况紧急,命你为该营营长,迅速到位!” 他又指着地图对我说:“韩声涛,这个高地(第三营阵地)你不能给我丢了!” 旅长赵维斌接着强调:“韩声涛,一定要守住!”

  我和第三营来接我的一位连长立即往第三营阵地赶。当时第三营阵地正发生激战,我一到即投入指挥。刚参战时有600多人的第三营只剩400多人。我率弟兄们冒着敌飞机重炮的猛烈轰炸奋力打退敌多次进攻,守住了该高地。此后,按照长官的命令,我带着第三营的弟兄们,穿行在山岭中,在一个个山头、一个个村庄,或攻或守,奋勇杀敌,其间数次与日寇展开白刃战。我眼看着兄弟们一个个倒下。到战役结束时,我的营只剩下40多个伤病员。这些为国捐躯的壮士们,我至今怀念他们。 

  在柘林以北的甘木关,第91师师直部队和第271旅的官兵奋力阻击日军第27师团(该师团力图增援接应被围的日军第106师团)的装备精良的3个大队,血战数日,毙伤日军千余人,日军飞机大炮的猛烈轰炸将我阵地几乎夷平,官兵牺牲惨烈,第271旅少将旅长王锡山力战殉国(万家岭战役71年后老朽得知:血战中王将军及部下被日军围攻,王将军遭敌机枪扫射牺牲,遗体都未能抢出来)。

  在半个多月的山地战中,冯占海第91师官兵协力与日寇浴血厮杀,没有增援,大部分官兵壮烈牺牲,全师官兵伤亡近万人。第91师官兵在万家岭战役中的英勇壮举获得第九战区传令嘉奖。

  万家岭战役结束后,部队奉命撤往南昌,我营幸存的伤病官兵相互搀扶、艰难跋涉,到达南昌时,我实在撑不住倒下了,处于半昏迷状态。团长迅速把我送到南昌最好的一家法国人办的医院救治,我患的是重伤寒。当时南昌白天经常遭到敌机轰炸。医生护士的敬业及对抗日军人的关怀令人感动。后来医生对我说:“韩营长,晚来一天,你就没命了。”

 

  万家岭战役我军缴获日寇的武器

  武汉会战结束后,第91师所剩官兵(不足2000人)随汤恩伯第31集团军开往湖南宝庆整训。刚到宝庆时,我吃不下饭,睡不好觉,悲痛万分。想我英勇的第91师,东北奋起抗日,从黑龙江畔到长江畔,纵横10省抗击强敌,先后参加东北抗日、热河抗战、察哈尔抗战、河北永定河地区抗战、豫北抗战、山西太行山抗战、豫皖对日游击作战和武汉会战。由于是独立师且战斗力较强、与日寇作战经验丰富,经常被调动与强敌作战且往往是孤军作战,战后却得不到补充,只得缩编。这支九一八事变后在东北名声颇大 (最多时曾拥有7万余众)的抗日义勇军队伍,为了国家民族的生存,奋勇搏杀,历经7年转战,最终在保卫大武汉的会战中熔入抗战的烈焰,与敌同归于尽。

  时至今日,每当我想起第91师,一幕幕悲壮的与日寇厮杀的场景就浮现在眼前;官兵冲锋陷阵的呐喊、重伤病官兵的呻吟、一声声“连长、营长”的呼唤,犹在耳畔,悲从中来,久久不能平静。我怀念冯占海将军,怀念王锡山将军,怀念赵维斌将军,怀念英勇抗日的第91师官兵;怀念那些在战场上为国捐躯的官兵,也怀念幸存下来的官兵。历史不会忘记他们!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