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时中国 > 辽宁抗战 > 内容正文

燃起大连抗日之火的“大连国际情报组”
来源:大连党史网   2018-12-10 16:55:45

  1935年6月25日晚8时许,位于大连甘井子的日本“满洲石油株式会社(满石)”仓库突然燃起大火;两天之后,离此不远的“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满铁)”器材仓库又燃起了一把大火;7月13日,日本关东军大连仓库再次冒出了冲天火光,大量军队给养被烧毁。神秘的大火在日本侵略者的工厂、仓库接二连三地烧了起来,日本的军警宪特们为大火而焦头烂额。日本统治当局从国内找来消防专家勘察火场,结果是一无所获,各处物资生产及储存地的火灾还是时不时着上一把,损失一次比一次大。接下来的一年多时间里,就在最先发生火灾的满洲石油株式会社,又先后燃起了四次大火。

  直到1937年 8月,受苏联红军参谋部领导的“北满国际情报组”在哈尔滨被破获,一名成员供认在大连也有一个国际情报组织在活动。大连警察署才终于确知,大连的大火是一个针对日本军事目标进行破坏活动的国际特工组织所为。而这个组织被中国人得知后,一般被简称为“抗日放火团”。 抗日放火团是如何渗透到大连这个日本统治的“无缝地带”的呢?话还要从“九一八”事变说起。

  “九•—八”事变后,日本在中苏边境接连挑起事端。为了防止日本进攻苏联,摧毁日本占领区的军事设施,共产国际决定,由苏联红军参谋部负责训练中国、朝鲜等国的爱国青年,组成国际情报组,其任务是破坏占领本国的日本侵略军的军事设施和战略物资,钳制日军的行动。1933年后,中共满洲省委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先后选送几批中共党员和抗日爱国进步青年去苏联,一部分参加莫斯科红军参谋部军事训练班接受特殊训练,—部分参加哈巴罗夫斯克(伯力)远东局司令部情报部第四情报科受训。学习的内容有:政治、无线电、燃烧、爆破、射击、游击、汽车驾驶、秘密工作等课程,主要科目是燃烧与爆破。参加国际情报工作的中共党员从参加培训之日起,即不再与本国党组织发生横的联系,而直接由国际方面派出的同志单线联系。

  1933年底,受训后的中共党员姬守先、黄振林、赵国文等人回到国内,在上海设立指挥部。国际情报组在中国的最高指挥者是德国人A•鲍维尔,住在上海苏联领事馆内,负责接收、掌握和使用被派遣回国的人员。姬守先担任A•鲍维尔的交通联络员,情报组的工作部署、人员调动、经费分配等都经过姬守先下达到各地,各地情况也通过他上报A•鲍维尔。姬守先实际上成为中国国际情报组的总负责人。

  1934年初,国际情报组在天津设立联络点,通过它指挥东北地区的大连、奉天、安东(今丹东市)和营口等地情报组的活动。大连是日本对中国进行扩张侵略的后方军需供应基地及海陆联运的交通枢纽,国际情报组确定把大连作为战略破坏的重点。

  1934年夏,大连国际情报组(又称抗日放火团)建立。第一任负责人是共产党员赵国文。之后,陆续派来李寿山、王耀庭、张守义等人。他们通过直接或间接的关系,物色具有强烈爱国心的青年,秘密发展组织。 1936年前,大连国际情报组发展缓慢。 1936年3月,上海指挥部调共产党员秋世显来大连。秋世显接受任务后,化装成苦力住进大连码头工人居住的“红房子”,与工人群众吃住在一起,以交朋友的方式对工人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宣传革命道理,从工人中发展成员,从而壮大了组织。 1937年全国抗战爆发后,上海指挥部把侦察破坏日寇战略设施和物资的重点转向华北,将秋世显等人从大连调到天津,1939年9月,又将秋世显等4人调回大连,并指定黄振林为大连地区的负责人。这时的大连国际情报组分3个小组进行活动。几年间,直接参与和间接参与放火爆破活动的有70余人,其中大连工人(包括店员)占其组织人员总数的70%。他们既是国际情报组的主体,又是放火爆破行动的主力,为直接打击日本侵略者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火攻”是中外战争史上一项有效的克敌制胜的手段。大连国际情报组对日本战略设施和物资的放火破坏活动,始于1935年6月。在2年时间里,先后在码头仓库、满洲油漆株式会社、陆军仓库、万丰银行仓库、日清油坊仓库等处,对日本军需物资实施放火破坏。由于大连国际情报组组织严密、训练有素,日本统治当局始终未发现可疑之处, 一直认为是自然火灾。1937年8月,日本统治者在哈尔滨逮捕了北满国际情报组负责人姚荫芳,从姚的供词中,关东州厅警察署方知大连也有国际情报组在活动。与此同时,日本统治当局在满洲石油株式会社的火灾事件中发现用化学药品引爆的线索,这才如梦初醒,认识到过去的一系列火灾并非自然起火,而是与大连国际情报组的活动有关。此后,关东州厅加强防谍机构,增设外事警察课,充实警备力量130余人。还组建中央防谍委员会和关东州劳务协会,用严密侦察和武装镇压的手段打击大连国际情报组。关东军司令部也三令五申,严令属下加紧搜捕,务在破获。

  面对严峻的形势,大连国际情报组的活动不仅没有停止,反而随着全国人民抗日斗争的不断发展而更加活跃。特别是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 以后,随着全民族抗战热潮的出现,大连国际情报组对日斗争更加激烈。 1938年2月,国际情报组成员王金泰、陈根茂在码头二站烧毁军用纸库1座;秋世显和洪德锡在周水子烧毁军用马草10垛。4月10日,秋世显领导甘井子满洲石油株式会社工人吴成江、厨师陆炳义在甘井子满洲石油株式会社15号和16号仓库,借装运货物之机,巧妙地把发火药放置在油桶上,将日军储存的6万桶石蜡、石油全部烧掉,仓库化为灰烬。

  同年6月,秋世显、邹立升又领导于守安在码头4个仓库再次实施放火行动,烧毁124号仓库储存的全部布匹和毛织品,126号仓库储存的茶叶、猪鬃、芝麻、糖和蛋黄,228号仓库储存的纸张和罐头,120号仓库储存的水银、机器等大批物资,大火烧了整整三天三夜,铁轨都烧弯了,仓库房顶上的铁盖被气浪冲上天像纸片一样飘落。

  1940年初,日本为发动太平洋战争,准备了大量的军需物资从大连港中转。国际情报组得知这一情报后,决定抓紧时机,迅速开展工作。2月13日,于守安利用在码头当勤杂工的便利条件,将火药放到137号仓库的马粮秣内,又转到303号仓库将另一包火药放进棉花垛里。两场大火,使日本侵略者损失11.5万日元。2月22日正月十五,于守安又借着闹花灯的日子,潜入三泰油房的露天堆积场和日清油坊的露天堆积场,烧掉大量五谷杂粮和军用草料。2月23日,于守安放火烧毁停在大连码头内的2架军用飞机。之后他放火一发而不可收:3月11日,在码头西部37号仓库烧毁大量砂糖;4月1日,在码头东部13l号仓库烧毁大批纸张;4月23日,在码头东部105号仓库东侧露天货场烧毁部分机器;4月27日,在码头东部102号仓库烧毁大量杂谷;5月28日,先是在码头东部506、507号仓库露天货场烧毁大量玉米、大豆、花生、苏子等,20分钟后,又在码头西部112号仓库露天货场烧毁干草、石灰等物资。其放火行动之敏捷,手段之高超,令日本关东州厅警察部惊呼:“其活跃十分惊人”。

  据关东州厅的调查统计:“从l937年4月抗日谋略放火团开始行动以来,到1940年6月止,放火团进行有组织、有谋略的放火事件共78件,其中发生在大连的放火事件就有57件之多。”给日军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达日币2000多万元以上,足够日军2个师团六七万人全年所需。

  正当大连国际情报组活动规模不断扩大的时候,情报组成员黄振先酒后失言,泄露了码头起火的实情。一同喝酒的福昌华工株式会社嘴子砂场的二工头牛嗣义得此消息,立即向大连警察署告密。从1940年6月24日晚~7月初,日本警宪特一齐出动,对大连国际情报组成员进行大搜捕,除洪德锡、王金泰二人逃离大连外,其他成员全部被捕。其他地区的国际情报组也遭到破坏。8月15日,敌人在上海逮捕了姬守先。至此,各地的国际情报组被彻底破坏,其成员和家属及受牵连群众被捕达100多人。

  国际情报组在长达6年的时间里,给日本殖民统治当局以沉重打击,给殖民地人民以巨大的鼓舞。该组织被破坏后,日本殖民统治当局挖空心思,动用所有刑具,对情报组成员进行惨绝人寰的摧残。 面对敌人的严刑拷打,姬守先、秋世显、邹立升等绝大多数情报组成员,坚贞不屈,大义凛然,视死如归,表现了革命志士的坚强意志和士不可辱的崇高民族气节。

  “国破家亡,民族恨不共戴天。起来,反抗巨浪,革命狂澜,武装工农几百万,抵住强敌五六年。要生存不怕斗争久,决死战。身入狱,志愈坚,头可断。志不转。看敌人气馁,进退两难。铁血冲开自由路,奋勇打破胜利关。建设起中华苏维埃,死无憾!”姬守先牺牲前在旅顺监狱中写下的这首气壮山河的《满江红》,是国际情报组英雄群像的最好写照。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