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口述回忆 > 抗战故事 > 内容正文

杜秉灿瓦解日伪军有高招
来源:洛阳党史方志网 作者:朱书宗   2022-11-25 10:32:04

  杜秉灿,1913年出生,曾用化名卢富贵、刘宪贵,今横水镇张庄行政村柏树嘴村人。在孟津县以至于洛阳地区,杜秉灿是一个传奇性人物,也是一位家乡民间众口传唱的英雄。孟津人称杜秉灿为杜司令,他是孟津县家喻户晓的共产党人。

  1945年1月,杜秉灿随王树声、戴季英领导的南下部队重返孟津,开辟抗日根据地。他以老区新安县为依托,昼隐夜出,在孟津西部山区发动群众。当时,横水据点的汉奸日特活动猖獗,给发动群众造成很大困难。为了打开抗日工作的局面,他决定开展反特斗争。在新安县一区的支持、协助下,他组织了一支游击小队,悄悄摸进上院村,把特务头目杜荫荣打得光着身子跳墙逃跑,以后再也没敢露面。他所指挥的战斗最有成效的是古县村一战。

  那是一个深夜,寒风飕飕,大雪纷飞,茫茫雪野上,笼罩着一层朦胧的月色。游击小队分两路从新安狂口和孟津煤窑出发,到孟新交界处的一座山头集合,然后向东前进。

  东去约三十里之外,有个傍岭而居的古县村,村里住着一户姓陈的人家,家里有个陈天合。陈天合行伍出身,在国民党部队干过连长,日寇侵占横水后,他当上了日伪情报队队长,经常带一帮爪牙四处盘查、搜索“八路”,危害百姓。古县村距横水只有几里路,他白天进据点给鬼子效劳,晚上回家过夜。游击小队今夜的行动,就是要捉拿陈天合,教育他改邪归正,从内部瓦解敌人。

  经过约两个多小时的行军,游击小队潜入古县村,迅速包围了陈天合家的院子,在院后土崖上布置警戒,开始行动。

  首先,杜秉灿让两名队员佯装日伪情报队员,到陈天合的门前叫门。一个队员拍着大门上的铁环叫道:“陈队长,陈队长,太君让我送信来了!”

  另一个喊道:“陈队长,兄弟们出事了,快开门吧!”

  不管两个“特务”怎样呼叫,院内仍旧没有一点动静。

  杜秉灿见叫门难以引蛇出洞,接着便果断地下了命令:“搭人梯!"队员们立即搭起一道人梯,杜秉灿爬上墙头,忽听咔嚓一声,院内树枝被大雪压断。东厢房的门扇突然打开,陈天合的“二十响”狂叫起来。杜秉灿伏在墙上,向院内投下一颗手榴弹,崖上警戒也打起排枪,把陈天合的火力压了下去。杜秉灿乘机跳进院内打开大门,队员们迅速冲进去。这时,陈天合已躲入密洞。

  陈天合的母亲从上房跑出来,跪在地上求告:“胡子老爷们,饶了他吧!我给您们磕头啦!”

  杜秉灿说:“老太太请起,我们是八路军,要打的是日本鬼子,快劝你儿子出来,我们不会伤害他。”

  陈天合的母亲止住哭声,走到窑前拍着门说:“天合,还不爬出来赔罪!”

  没有动静。

   “不要好的整子儿,等着死哩!”陈天合的父亲站在屋檐下吼骂。

  窑门哗啦一声打开,陈天合走出来,把枪一扔说:“你们随便吧!”

   “陈天合,我们不要你的脑袋,只要你的良心。做一个中国人,不要跟着鬼子糟蹋自己的国家,惨害自己的同胞。共产党八路军的政策,是团结一切可团结的人抗日,只要你愿意在敌营协助我们工作,我们既往不咎,保证你的身家性命安全。对那些不听劝告、死心塌地的汉奸,我们是决不会放过的,你好好考虑一下。”

  陈天合的母亲听了杜秉灿的一番话,急忙对儿子说:“你爹常说你,跟老日跑没有好下场。俺们都老天大地了,还叫街坊邻居指指戳戳。今儿你要是改不了,我就不认你这儿子!”

   “畜生!还愣着干啥?”陈天合的父亲又骂起来。

  陈天合是个孝子,最听爹娘的话,平日也很讲哥儿们义气。今天这节骨眼上,他以为必死无疑,没想到八路他还给了条活路,便激动起来,一边招呼“弟兄们屋里坐”,一边发誓赌咒:“我陈天合要是狗改不了吃屎,就让我五雷轰顶,死无葬身之地!”

  就在这个大雪纷飞的夜晚,游击队与陈天合订立了“抗日密约”。

  队伍的不断壮大,尤其是受到附近百姓的拥护,杜秉灿抗战信心和热情更高了。

  1945年3月15日,洛(阳)孟(津)抗日办事处在孟津元庄村成立,杜秉灿任主任。

  1945年4月26日,在孟津西部香坊沟的一家窑院内,杜秉灿招呼刚从外面进来的刘清廉坐下,接着问:

   “那边情况怎样?”

   “自前几天横水自卫队起义后,鬼子生怕小浪底出事,石桥中队长跑去训话,正好碰上自卫队几个士兵逃跑,被小浪底自卫队队长谢效仙抓住揍了一顿。他不过是当着石桥的面献忠心,其实心里也不牢靠。士兵们的思想越来越不稳定,我又趁机在下面做了些工作……”

  杜秉灿听了刘清廉的工作汇报,决定兵围小浪底,逼谢效仙就范。

  刘清廉走后,办事处召开会议研究兵围小浪底计划,并派人与新安黄河支队联系,请届时出兵援助。4月27日夜,黄河支队教导员徐兆基带领30名武装人员与办事处独立大队在香坊沟会合。杜秉灿派队员韩松峰、郭治华先行与敌人交涉,力争和平解决,随后率队出发。

  韩松峰、郭治华在小浪底日伪军驻地,面见自卫队队长谢效仙,谢效仙耻于和两个士兵平起平坐,现出一副傲态,拒而不谈。二人告辞而去。

  这时,抗日武装已抵小浪底,分布在周围山头,封锁了各个通道。杜秉灿听韩、郭报告后,便亲自去见谢效仙。谈判一开始,杜秉灿就先将了他一军:“今天我来,为谢队长带了个好消息。刚才我上山,碰到你们几个兄弟下山,说是要投奔八路。我说,我就是八路,我们来了很多人,就是来欢迎你们抗日的,我现在先来迎接你们谢队长,不知他肯否屈就?”

  谢效仙暗吃一惊,却装出不在乎的样子说:“出两个逃兵有啥奇怪?咱们井水不犯河水,都不过混碗饭吃,请不要干涉我们。”

   “请问谢队长,日本人派你们在这里干什么?是不是干涉八路军过河?你们犯的是哪家河水?”

   “这……这大路通天嘛,人各有志,何必勉……勉强哩?”

   “前几天石桥来训话时,你谢队长不是把几个逃兵揍了一顿吗?既然人各有志,你为什么要勉强?”

   “他,他……他们违犯军纪呀!”

   “违犯军纪?日本鬼子犯的又是什么?他们侵占我国领土,惨杀我们的父老兄弟,犯的是滔天罪行!共产党、八路军代表民族利益和人民的意志,要坚决消灭日寇!那些认贼作父、不知悔改的汉奸败类,决没有什么通天大路可走,只有死路一条!我们的政策……”

  突然,崖顶上响起激烈的枪声,子弹雨点似的射进院内。原来徐兆基见杜秉灿久去不返,以为出了什么意外,命令开火试探虚实。杜秉灿出来大声喊:“老徐!我在这里,不要打了!”又返回房内对谢效仙说:“我们的政策是,团结和争取一切抗日力量,即使那些给日本人干过事的汉奸,只要他痛改前非,站到抗日的行列里来,我们也同样欢迎!”

  这时,刘清廉带一群士兵拥到门前,举枪高喊:“我们不愿为鬼子卖命!我们要投奔八路军!”

  谢效仙僵在椅子上,再也不发一言。

  杜秉灿接着说:“卢济生、陈天合已经投诚,薛春营中队也全部瓦解,现在只剩下第二中队了,又让你们来此困守孤境,能长久吗?为鬼子掉了脑袋,也不过落个臭名,何如高举义旗,同扫敌寇,为国立功?希望你看清形势,速作决断!”

   “拥护谢队长高举义旗!”

   “坚决跟着八路走!”

   “同扫敌寇,为国立功!”

  刘清廉带头高呼,士兵们喊得山摇地动。

    谢效仙叭地一拍桌子,终于下了决心,“兄弟们走啊,跟八路军抗日!”

  就这样,谢效仙也率队起义了。此后,自卫团第二中队驻在马屯的残留部分亦随之瓦解。

  1945年5月,解放军豫西第二分区对洛孟抗日办事处领导的抗日武装进行整编。孟津县抗日武装大队和抗日游击大队合编为洛孟独立团,杜秉灿任团长。

  从1945年初到抗战胜利,我党在孟津西部采取敌内策反和公开作战相结合的策略,共策动日伪军160余人起义投诚,瓦解日军120余人,歼敌100余人,摧跨“剿共军”1000余众,抗日武装由开始时十几人的游击小队发展为拥有4个大队500余人的洛孟独立团,可以动员参战的群众达2000余人,抗日势力范围由原来横水、煤窑的几个村庄,逐渐扩大到南至麻屯、北至长华、西至孟津新安交界方圆50余里的地域,使一个完全的敌占区变成了一块抗日烈火熊熊燃烧的根据地。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