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线战役 > 少数民族抗战 > 中国少数民族 > 内容正文

战斗在绥中地区的蒙古族抗日小组
来源:人民网   2015-10-24 09:46:31

  编前 察右中旗西南部属阴山北麓,山岭重叠,峡深谷幽。那日斯太、灯笼树、独贵等嘎查就分布在这方圆几十里的群山中。在抗日战争时期,居住在这些嘎查的蒙古族群众与绥中地委和大青山抗日支队同甘苦并肩战斗,结下了兄弟般的情谊,也使得这片土地成了绥中地委的掩蔽所和军用物资集散地,也是八路军大青山抗日支队的根据地。

  一

  1938年秋,八路军大青山支队司令员李井泉率部夜袭陶林城(今科布尔镇),拉开了大青山抗日游击战争的序幕。绥中地委在蒙古族爱国人士那音泰、武香牛的宣传帮助下,成立了蒙古族抗日工作小组(后更名为那日斯太抗日救国同盟会),先后有蒙古族那音泰、武香牛、武此鸟此老、朝根达赖、王银万、韩布布,还有汉族米老八、米全才等几十人参加了这个抗日组织。他们投入蒙古族抗日救亡工作,动员群众捐献皮毛、粮食等物资,保证八路军被服厂顺利生产,为八路军购买枪支弹药,捐献军马、传递情报;冒着生命危险掩护干部战士,救治伤病员……李井泉司令员曾感慨地说:“我们得到了蒙汉群众的支持,就一定能在大青山站住脚,打败日本侵略者。”

  在伏击蜈蚣坝战斗打响前,大青山抗日支队弹药奇缺,仅有的一挺轻机枪只剩两发子弹,武香牛等人得知消息后,凭着他们的社会地位和上层关系,几天的时间就购买了2000发子弹,连夜送到了支队司令部,解了燃眉之急,从而赢得了蜈蚣坝战斗的胜利。

  大青山抗日支队不断地发展壮大,急需补充枪支、马匹,武香牛把嘎查自卫队的十几条好枪和十几匹马全部送给了大青山游击支队;那音泰亲自挑选了5匹好马让妹妹绿叶和葡萄冒着生命危险,翻山越岭,跋涉了一天一夜,送到了八路军司令部。

  一次激战过后,游击大队长高鸿淼的坐骑在战斗中跑失,在附近放马的老阿爸巴克达赖闻讯后,把自己心爱的杆子马(骑手用来套马的坐骑)送给了高队长,老阿爸真诚支持抗日的博大胸怀,让高队长终生难忘。为支援抗战,还有许多牧民把家中的皮张、羊毛、肉食、炒米、马匹、鞍具送给了八路军,并且勉励战士勇敢杀敌,早日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

  二

  8年抗战,面对凶恶的日寇,蒙古族阿爸、额吉、兄弟姐妹们与八路军指战员结下了鱼水深情,在那残酷的战争环境中,他们冒着生命危险,掩护干部战士,精心护理伤病员。绥中地委、大青山抗日支队的许多领导人和战士,经常在这些忠厚、豪爽的蒙古族弟兄家中开会、休息、吃住、养病疗伤,遇到危险面对日寇的屠刀,蒙古族兄弟临危不惧、机智勇敢地掩护汉族同志们脱离险境。

  绥中专署秘书张贞长期住在蒙古族兄弟韩布布母亲热布杰玛家里。她在此传递情报,刻印文件。热布杰玛还把张贞认成了自己的干闺女。为了保证张贞的安全,老人白天黑夜为其站岗放哨。有一次,扫荡的日本鬼子搜山时,张贞来不及躲藏被堵在了屋子,热布杰玛十分镇定,她让张贞取碗斟茶,面对敌人的反复盘问,她一口咬定张贞是自己的亲生女儿,敌人确定不了真假,只得灰溜溜地下了山。绥中地委负责人杨植霖在武此鸟此老家中办公,一天,他家突然被日本鬼子包围,武此鸟此老的妻子韩额尔登娜急中生智,连忙把老杨藏在了羊毛堆里。鬼子进院搜查时,韩额尔登娜从容自如的应答,没有露出一丝破绽,鬼子只好悻悻而去。又一天,黎明时分,日寇发现武此鸟此老门前有多匹战马,堵住了他家的大门,夜里在他家开会的杨植霖等同志已经来不及从前门撤走,他急忙把同志们藏在房后的地窖里。鬼子认为一般人家里不会有这么多的坐骑,于是要武此鸟此老交出乘马人,他矢口否认家里有外人,鬼子找不到人,就下令用皮鞭抽打他,直打得皮开肉绽,他还是不吐露真情,带队的鬼子头目怒不可遏,抽出洋刀用刀背将武此鸟此老砍得昏死过去。邻居们闻讯赶到,联名向鬼子作保,鬼子又找不出乘马人,武此鸟此老才躲过一命。张达志同志负了重伤,安置在嘎瓦家养伤,嘎瓦的妻子武胜格亲自熬药送汤,用牛奶、羊肉汤给他补身子,无微不至地照顾着张达志,直到他病愈才护送其返回部队。

  三

  1942年,绥中地委奉命向晋西北撤退,一部分家属和伤病员不能随机关同行,需留在当地。王银万等蒙古族弟兄听到消息后,抢着把伤病员和他们的家属接回自己家里,妥善安置治疗。等这些伤病员痊愈后,王银万、武此鸟此老等人又把他们分批送往晋西北,没一人遭到意外。在那艰难的岁月里,绥中地委、大青山抗日支队的许多同志,如杨植霖、李井泉、姚喆、张达志、白如冰、黄厚、高鸿淼、成枫涛、张贞等同志都与这里的蒙古族群众结下了如母子、弟兄般的珍贵情谊。

  有一年,白如冰同志奉调回延安学习,中央来电通知,让他为中央机关买一部分物资,顺便带回延安。这些东西都是边区紧缺物资,如牙刷、毛巾、暖水瓶、稀缺药品、分省地图、皮图囊等,时间限定在一星期内。可这些东西买多了,又会引起敌人的注意。当成枫涛、高鸿淼同志找到武此鸟此老商量此事时,他毫不犹豫地承担起购买这批物资的重任。他和几位同志连夜出发,分头到归绥(呼和浩特市)、张家口、太原等大商号分批量购买,然后把东西陆续集中到自己家中,最后用几辆牛板车由二团的战士护送到山西忻县,而后转送到延安。白如冰临走时握住武此鸟此老的手激动地说:“我代表党中央首长,感谢你为边区办了件大事。”

  1951年,武此鸟此老被选为革命老区群众代表,他代表家乡人民光荣地出席了在北京召开的华北老区会议,受到毛泽东主席、朱德总司令、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毛主席笑容满面地握住他的手热情地问他叫什么名字,他说原名叫乌楚鲁,蒙语为石头的意思;同志们取发音写成武此鸟此老,毛主席想了想和蔼地说:“这样不好写,以后就叫武策劳吧。”并亲自用笔把“武策劳”3个字工工整整地写在出席证上。

  斗转星移,岁月更替,虽然时光已过去70多年,但蒙古族儿女在抗日战争中作出的巨大贡献,将永载史册。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