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英雄名录 > 抗战英烈名录与英勇事迹 > 山东抗战英烈名录与英勇事迹 > 内容正文

张自忠与临沂大捷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5-03-20   2016-06-30 14:54:34


张自忠部在山东临沂附近战头说详报(部分)

1938年3月17日,蒋介石嘉勉张自忠部的电文。

1938年4月7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铨叙厅为嘉奖张自忠部致军令部的电文。

1938年,进攻山东临沂的是号称“钢军”的日本精锐部队——板垣征四郎第五师团。2月中旬,日军相继占领山东莒县、沂水后,继续南下,3月5日占领临沂以北仅20余公里的汤头镇。3月9日,日军再增加兵力,由坂本支队长指挥,向临沂猛扑而来。10日,日军步兵八九千人、骑兵四五百人,战车20余辆、装甲车60余辆、飞机10余架、炮30余门,以强大的火力向临沂猛攻。

临沂距台儿庄90公里,为徐州东北的屏障。奉命坚守临沂的是西北军旧部庞炳勋第三军团。

庞炳勋为人圆滑,善于左右摇摆,投靠各方势力,口碑不佳。抗战初期,他对抗日救国、民族大义还有清醒认识,但在抗战后期,他却投降了日伪军。

庞炳勋部虽号称是一个军团,其实第三军团仅辖40军一个军,40军下辖一个39师,39师下辖两个旅四个团,另有一个补充团。此时,在坂本支队的猛烈攻击下,庞部仅以五个团兵力,经旬苦战,士兵伤亡惨重,渐感不支。庞炳勋连电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告急。

临沂告急,李宗仁当即命令张自忠率59军从峄县急援,同时复电庞炳勋:“临沂为台、徐屏障,必须坚决保卫,拒敌前进。除已令张自忠部前往增援外,并派本部参谋长徐祖诒前往就近指挥。”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名将,张部骁勇善战,由张自忠就近驰援原本是最佳选择,但庞炳勋接电后,反而顾虑重重。

原来中原大战时,张自忠、庞炳勋都是冯玉祥手下的大将,彼此关系很好,亲如兄弟。不料,庞炳勋眼见冯玉祥不敌将败,遂暗降蒋介石,临阵倒戈之前,出其不意袭击了还是友军的张自忠部,使他险遭不测。张自忠心中愤恨,誓报此仇。此次调至第五战区,张自忠便私下与参谋长徐祖诒陈述这一情况,表示在任何战场皆可拼一死战,唯独不愿与庞炳勋同一战壕。当时,第五战区各部队均已布置就绪,实在无兵可调,只有张自忠部尚可机动调遣。李宗仁请来张自忠,诚恳地说:“你和庞炳勋有夙怨,我甚为了解,颇不欲强人之所难……庞炳勋现在前方浴血奋战,乃属雪国耻,报国仇。我希望你以国家为重,受点委屈,捐弃个人前嫌。我今命令你即率所部,在临沂作战。你务要绝对服从庞军团长的指挥,切勿迟疑,致误戎机!”

蒋介石也颇不放心,亲电庞炳勋:“此次鲁南莒沂诸役,该集团军作战以来,艰苦奋斗,至堪嘉尚。今后希与张军长自忠部确切协同,捕捉突进之敌而歼灭之为要。”

没想到,张自忠闻言,立即回答:“绝对服从命令,请长官放心!”

3月11日,张自忠率部从峄县出发,因军情火急,三天的路张部一昼夜急行军90公里,于12日抵达临沂北部的沂河西岸布防。

张自忠到达临沂时,天已薄暮。庞炳勋得知司令部调动张自忠部前来救援时,心中忐忑不安,此时见到张自忠,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下,他紧紧握住张自忠的手说:“荩忱老弟来得正好。我的部队都在前线伤亡殆尽,现在补充团担任九曲店附近的作战,连我的警卫队都增援到第一线,再有就是我了。不过,我决心在临沂保卫战中和敌人拼战到底。”张自忠答道:“大哥你放心,我尽力帮你打赢这一战。”

当即,两部高级将领召开军事会议,庞炳勋因该部伤亡殆尽,建议由张自忠部接替城防。张自忠认为,兵贵神速,更贵在出其不意。张自忠部已提前到达指定位置,可以对敌突发袭击,打敌一个措手不及。会议决定采纳张自忠的建议,对当前之敌反守为攻,采取正面坚守,两翼迂回,抄敌后路,一举歼灭的战略。

3月14日拂晓,张自忠指挥主力部队开始强渡沂河,迅速向敌第五师团右侧背发动攻击。同时,40军为协同59军进攻,也进行拼命反击。两军相互配合,打响了第一次临沂之战。

此时,日军虽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认为,从峄县到临沂,国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因此日军不但可以抢先击溃已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而且还可以逸待劳反击张自忠部。没想到,张自忠率领59军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并且不作休整和换防,直接发起攻击,猛攻日军第五师团背侧。加之庞炳勋部将士同时从阵地正面拼命反击,日军在完全没有防备的状况下,腹背受敌。一时间日军飞机、大炮、坦克均失去效用,而西北军的大刀却发挥了作用,40军和59军的将士们大都挥舞大刀,赤膊上阵,与敌军短兵相接,战况之惨烈,实属空前。张自忠更是不顾个人安危,不畏枪林弹雨,亲临前线阵地,沉着督战,极大地鼓舞了士气。

一夜之间,日军第五师团被歼逾千,损失惨重,被迫放弃正面攻城,转而对59军发起主攻。16日晨6时,日军由莒县赶来的增援部队千余名,及抽调与我40军正面一带作战的大部,在其炮火掩护之下向59军阵地猛攻,并以飞机10余架向我方阵地轰炸。双方展开混战,在沂河两岸逐村、逐屋争夺,反复冲杀,形成拉锯战,战线犬牙交错。双方冲杀不下几十次,59军两个师的连、排长几乎全部牺牲,营长也伤亡近半。

第五战区司令部鉴于59军虽士气高昂,斗志旺盛,但连续作战,伤亡过重(已达6000人以上),疲惫不堪,建议该军暂向郯城后撤稍加休整,以利今后再战。而张自忠却要求抓住战机,再坚持一个昼夜,以痛歼顽敌。他说:“我军伤亡很大,敌人伤亡也大。敌我双方都在苦撑,战争的胜利,决定于谁能坚持最后5分钟。既然同敌人干上了,我们就要用精神和血肉拼命干一场,不打败敌人誓不罢休!”战区司令部感动于其志,遂同意张部再战。张自忠即令全军将士再赴第一线,倾其全力,向敌军作最后一击。

16日夜10时,59军主动向敌发起空前猛烈的攻击,拼杀至17日凌晨4时,59军胜利攻克日军全部主阵地。晨5时,敌复倾全力猛攻,59军当即反攻,“激烈争夺,刘家湖失而复得者四次、崖头失而复得者三次、茶叶山一度被敌侵占旋复夺回,将该敌大部歼灭于我阵地前,其残部分向汤头白塔方向逃窜”。同日,庞炳勋抓住有利战机,率部出城,猛袭日军侧背,全力配合59军的正面攻击。18日,张、庞两军从东、南、西三面夹击日军,经过三昼夜血战,将日寇第五师团的两个大队几乎全部歼灭。日军第五师团横尸遍野,损失极其惨重,残余部队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被迫退守汤头、莒县一带,困守待援。

在此战役中,张自忠、庞炳勋尽弃前嫌,共御外敌,激战七昼夜,共歼敌4000余人,“日军以载重汽车运回莒县尸体一百余车。敌在汤头、葛沟屡次焚化尸体,来不及运回者、就地掩埋者达七八百具”。中国军队为争取胜利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自3月14日至19日,59军38师、180师,阵亡官兵达3400余人。

临沂一战,成为抗战史上有名的“临沂大捷”。它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得以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由于59军勇敢善战,战果辉煌,蒋介石特致电李宗仁,表示嘉勉:“临沂捷报频传,殊堪嘉慰。仍希督励所部,确切协同,包围敌人于战场附近而歼灭之。如敌脱逸,须跟踪猛追,开作战以来之歼敌新纪录,藉振国军之气势,有厚望焉。”李宗仁通电全国告捷。报纸舆论盛赞:“是役亦当增我抗战中之光荣一页。”

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提供档案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5年3月20日 总第2736期 第一版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