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时中国 > 综合资料 > 内容正文

海南文化抗战:文艺团队成为抗战中宝贵的精神食粮
来源:海南日报    2016-03-08 16:59:12

      

      2015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回顾抗战历程,如果说琼崖纵队是海南抗战胜利的引航者,那么活跃在烽火线上的一支支文艺团队便是抗战中宝贵的精神食粮。琼崖抗战中的歌曲、舞蹈、戏剧等等多样的文艺形式,以光芒映照出风雨时期的时代影像。一身戎装,烽火歌舞,也正是那一特殊时期敌后文艺工作者们的真实写照。

      70年光阴倏然闪过,抗战文工团队在琼岛所播撒下的文艺火种,犹如历史长河中那依然闪烁着的最为动情澎湃的浪花。

      正如琼纵文工团老战士王昆所说:“在那战火纷飞的年代里,海南岛那一支活跃在火线上的文艺宣传队,就像南海上矫健的海燕,穿波掠浪,展翅翱翔。”

      进入抗日战争时期的琼崖,涌现出了一支支特殊的文艺群体,这些群体在漫长而艰苦的年代或用歌喉高唱信仰,用舞姿表达战斗激情,于硝烟弥漫的烽火之中以红妆掩着武装,让抗战文艺的旗帜猎猎飘扬。

      “只要人民需要,到处都是我们的演出阵地”

      1939年日军侵琼后,琼崖特委明确指出,发动群众抗日救国,动员青年参军参战,开展敌后游击战争,创建抗日根据地,文艺宣传工作必须要紧紧跟上。

      其实,早在1937年“七七”抗日战争爆发后,中共琼崖特委书记冯白驹就在琼山县演丰老区,发动当地青年成立了业余剧团,在演丰乡一带农村演出琼剧、话剧进行抗日宣传。

      据1990年代出版的琼纵政治部文艺团队活动摘要显示:1938年12月,琼崖红军改编为琼崖独立大队,在琼山云龙誓师抗日。1939年2月日寇侵占琼崖,部队正式扩编成立琼崖独立总队,在总队机关、连队成立业余剧团,活动在咸来、树德等一带乡村。1940年春,琼崖独立总队在澄迈县美合地区建立抗日根据地,总队新成立了一个青年剧团,在美合周围的南坤、仁兴、岭仑、美厚等一代农村和小墟集搞抗日宣传演出,《大义灭亲》、《爱河潮》、《参军和送粮》、《战斗凯歌》等一批剧目,激发了军民抗日救国的昂扬热情。

      琼纵历届领导人都非常重视革命文艺宣传,如冯白驹、王业熹、何毅等人都亲自参加过编写剧本。只要战争形势需要,不限形式,不限场地,就组织文艺队伍,在连队、机关,甚至是黑夜的草地、危险的战场,开展文艺活动,鼓舞士气。

      对于这一点,琼纵文工团老战士王昆感触至深,他撰文回忆道:那时,我们歌剧团的演出是不受时间、场地、服装、道具、灯光等条件限制的。在驻地,我们演;行军中途休息时,我们也演。而且,不管有多少观众,我们都演,有时甚至专门为一个观众表演。有一次,我们跟随林茂松带领的二支队二大队到潭文、旧州附近的村庄去宣传。到了目的地,水也顾不得喝一口,就在村边一棵大树下开始演出。那时,我们的演出根本不用贴海报,只要我们的张老(张华润同志)那动听的洞箫一吹,人们就会闻声而至。

      文艺工作者的生活和战场上的战士们同样艰苦。1942年1月,“大水战斗”打响,枪声剧烈,战斗激烈。琼纵政治部歌剧团临危受命,挑选了男女团员随部队进入前沿阵地,同指导员一起唱歌鼓舞士气,同时照看伤员。经过五天四夜的激战,歌剧团同志们撤出战场后紧接着被派往医院,代表政治部慰问伤员演出,真可谓哪里有需要,哪里就有文艺兵。

      王昆也曾记得,为了激发军民抗日救国的热情,1942年10月的一个晚上,歌剧团在东湖村演出,2000多名群众一起观看话剧《竹浪桥大捷》,当时舞台特别简陋,照明就只能用台前左右两旁吊着的两盏汽灯。演到一半时,戏台不远处突然传来巨大的炮弹爆炸声。

      原来,黑暗中,汽灯吸引了日军注意。王昆的特长是耍竹板,情急之下他急中生智,脱掉了上衣,把汽灯灯光罩住,让军民和演出人员在敌人的炮击中有秩序疏散,这才避免了伤亡。文艺工作之艰险,革命工作之艰难可见一斑。然而,在当时,文艺工作者们的内心想法几乎趋于一致:“只要群众想看,只要群众愿意看,哪里都是我们的演出阵地!”

      台上从艺,台下战斗

      战争时期的部队文工团,大部分时间是行军打仗,有时会受到敌人伏击,有时要深夜急行军。王昆撰文回忆,部队行军时,每当我看见有人掉队了,便打起竹板唱:“同志哥,听我唱,前边战斗已打响,后边战士赶路忙……莫学狗熊慢慢走,评功会上羞死人,谁是英雄谁好汉,行军打仗见端详。”唱完,还大声鼓劲:“同志哥喂!快跟上去吧!慢了打仗就没你的份啦!”说也奇怪,掉队的战士也不知从哪儿来了一股劲儿,竟跑步跟上了队伍。

      与其他普通战士所不同,在利用部队休息的空隙或者部队休整的时间里,文艺兵们还要想法设法挤出时间搞文艺创作,排练节目。

      今天的一些年轻人误以为战争年代的文艺兵不需要参加战斗,就是唱唱歌、跳跳舞,摸不到真刀碰不了真枪。然而事实上,战争中的文工团战士们,个个都撑得起红妆,也配得上戎装。他们在台上搞文艺,在台下就是普通的战士、军人,甚至更多时候,他们还要为战争中的文艺宣传献出生命。

      1942年冬,琼崖政治部歌剧团成员分散到各地,根据战斗形势的变化暂时停止演出,跟随各自所在部队战斗。时过不久,便传来了很多战友牺牲的消息。在日寇的扫荡中,那位在部队中被很多人熟悉和喜爱的演员邢丽霞在琼山树德乡突围时被擒,她英勇不屈而惨遭杀害,战士们再也听不到她那动人的《送郎参军》。

      演员张运斌曾在第二支队第一大队当文化教员,在一次日寇包围时,他带一个班阻击日寇掩护大队突围,部队最终胜利突围,可张运斌和全班战友在阻击敌人的战斗中壮烈牺牲。

      演员符国京在第一支队第三大队当连队党支书,在一次伏击日寇,带领部队追击残敌战斗中受重伤,在澄迈县四区的花场村附近山林中养伤,然而,日寇搜山之时,他的腿实在没有办法走动,敌人发现了他要活捉他,他决然地拉响了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

      青年剧团团员冯裕湖是琼山县人,美合事变后分配在美合留守医院工作,在一次出发筹粮途中遭伏击牺牲。

      演员符月光、林秀娟、周学典等人也分别在文昌、琼东等战斗中英勇牺牲。在文昌县第六区部队医务所的符秀英、祝新、祝娟、从文昌县迁回琼山县,在咸来乡覃冠山,被扫荡队发觉残忍杀害杀死。

      ……

      抗日战争时期,有数不清多少文艺战士先后英勇牺牲在了这片洒满热忱的土地之上,他们把鲜血、青春,乃至生命,都献给了琼崖抗战事业!

      传递文艺热忱,群众文艺团体广泛参与

      1942年,毛泽东同志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指明了抗战文艺方向、为谁服务、创作源泉等一系列问题,指导了全国剧运的发展。很多地方部队在抗日根据地办起了艺术干部学校,还有不少专业剧团帮助地方办起了各种规模的乡艺训练班,组织了许多儿童剧团和妇女剧团。而在海南,除部队文工团之外,还有活跃在战场上的琼籍华侨文艺宣传队。

      海外琼籍华侨素有爱国爱乡的优良传统,抗日战争爆发后,各阶层琼侨广泛参加抗日救亡运动,捐款捐物支援祖国抗战,救济受难同胞。随着祖国抗战形势的发展,为了从人力上支援家乡的抗日斗争,海外琼侨抗日救国组织,还发动琼侨爱国青年返国参战。先后组织了香港团、星洲团、越南团和暹罗队,共240多人。他们肩负广大琼侨的重托,冲破日本侵略者的海上封锁,回到战火纷飞的家乡,同全岛抗日军民并肩战斗。琼崖华侨回乡服务团团长符思之曾回忆:“在琼侨服务团中,宣传队就是其中一支有力的队伍。”

      宣传队里还分成了歌咏队、口琴队等,战争时期频繁到部队驻地慰问。符思之在回忆文章中写,演唱抗日歌曲《流亡三部曲》、《八百壮士》、《游击队之歌》等等,演唱完就开始宣传抗日形势和抗日必胜的道理。离开部队时,总有官兵送行,大有恋恋不舍之意。

      抗日战争胜利后,以抗战风云岁月为背景的相关琼崖文艺作品不断涌现,绽放着新的生命力。

      每当看到《打盅盘》舞(也叫“八音舞”),人们便会忆起当年的琼纵文工团;每当看到歌剧影片《五朵红云》,人们便会深情感触到当年文工团战士们那有力的脉搏似乎仍在搏动……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